如何看待外卖小哥等餐时看《西方哲学史》?

外卖小哥很忙,这个行业分秒必争,而他还在挤出时间看书,还是《西方哲学史》这样一本看名字就很专业又内涵有思想(虽然其实它……)而且与生存无关的书,而另一方面是中国的人均阅读量确实不高,在最应多看书、也有大把时间去看书的群体比如大学生中,和那些畅销小说相比,看过这本书的人是寥寥无几的。
关注者
4024
被浏览
1869241

1625 个回答

我觉得很多人看底层(当然外卖小哥也可能不是底层)就觉得他们不是人类
乃至别人看本书都像猴子看书一样令人新奇

来自中产阶层的我们内心存在一种不为外人道的隐秘心思:总喜欢看到一些人去做我们以为他们所属阶层该做的事,以此来收获一种阶层区隔的安全感和优越感。

农民不该会书法,卡车司机不该会油画,自闭症儿童不该会交响乐,外卖小哥不该读书,等等。我们喜欢看到他们安静地缩在我们视线的边角,干着苦逼的工作,过着苦逼的日子,用苦逼的方式娱乐自己,这时平时读点书写点字画点画听点音乐的我们就会觉得自己读点书写点字画点画听点音乐是一件有意义的,进步的活动,就会相信我们处在一个有意义的,进步的阶层,和上述人截然不同,也不该相同。这种安全感和优越感对很多人很重要,因为这构成了他们自尊和自我价值的基础——即便这种自尊和自我价值源自毫无意义且充满偏见的比较。

书法,油画,交响乐和读书是比较典型的中产阶层的“品味”,因此也成为了我们甄别异己,固化区隔的符号。当这种符号跨越阶层区隔出现在我们鄙视且忽视的另一个阶层身上时,安全感和优越感就会产生动摇,并自然而然引发认知失调,其外在表现就是如同观赏珍奇动物一般的群体围观。

但这种围观本身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于认知失调的自我调控,因为它同时也传递了另一层信息:中产阶层的同胞们不要慌!这种跨阶层区隔的符号仅仅是具有新闻性的孤例罢了!我们只要把外卖小哥读书认知为猎奇新闻来围观,就仍然能继续心安理得地用书法,油画,交响乐和读书符号区隔其他阶层,享受属于我们自己阶层的安全感和优越感!

于是,这条新闻最终出现在了中产阶层的代言网站“知乎”上,并被一千多个答案牢牢钉死在猎奇新闻的标签下大加评论——这个新闻之所以成为新闻,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恰恰凸显了我们无法将外卖小哥读书视之为日常的一部分平等对待的态度,凸显了我们拒绝将读书这个符号从我们的阶层剥离开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