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对动物有哪些片面/错误认识?

例如「兔子喜欢吃胡萝卜」(兔子并不怎么喜欢吃胡萝卜,而且也不能多吃)
关注者
6428
被浏览
6477449

小叶叔叔之前在专栏写过一篇文章,再补充几个例子,刚好可以提供一些参考。

1. 鸟的巢就是鸟的“家”

人们常常以为鸟巢就是鸟类的“家”,这种解释不太确切,因为对于大部分鸟类来说,鸟的巢(nest)是鸟类繁育后代的一个特殊场所。大多数鸟类在配对以后开始筑巢,鸟巢是为了产卵,孵化直到雏鸟飞出而临时性搭建的场所,可以起到容纳后代的卵和雏鸟、保暖和保护后代的作用。但是幼鸟离开鸟巢之后,鸟巢就被遗弃了,所以和传统意义上的“家”还不太一样。大部分鸟类来年会重新筑巢,比如棕头鸦雀(Paradoxornis webbianus),白头鹎(Pycnonotus sinensis),少部分鸟类会连续好几年一直沿用一个巢,比如朱鹮(Nipponia nippon),喜鹊(Pica pica)。

棕头鸦雀的巢,图:小叶叔叔


朱鹮的巢,图:小叶叔叔


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晚上的时候鸟在巢里睡觉吗?这里以朱鹮为例:


在非繁殖期的时候,鸟儿有自己的夜宿地,比如朱鹮的夜宿地(如下图)。夜宿地是鸟儿夜间休息和受庇护的场所,朱鹮晚上的时候是集体在一片林子上夜宿。在繁殖期的时候,一般是一只亲鸟留在巢或者巢边上照看后代,另外一只和其他朱鹮一起在夜宿地睡觉。

朱鹮的夜宿地,图:小叶叔叔


2. 鸳鸯(Aix galericulata)是“爱情”的象征

关于鸳鸯,羽色艳丽,姿态优美,雌雄常常成双成对,被誉为爱情的象征而受到人们的美誉。最具代表意义的当属《小雅·鸳鸯》篇:“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君子万年,福禄宜之。鸳鸯在梁,戢其左翼。君子万年,宜其遐福。乘马在厩,摧之秣之。君子万年,福禄艾之。 乘马在厩,秣之摧之。君子万年,福禄绥之”。这里歌颂了鸳鸯的双宿双飞,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雄鸳鸯在“求爱”时候会非常主动追求雌性,但是在交配结束之后,由雌鸟承担的筑巢、孵化和育雏的任务,偶尔能见到雄鸟在边上“看着”,但是基本对后代“不闻不问”,时常还能看见几只雄性鸳鸯一起活动。

鸳鸯(左:雄,右:雌),图:小叶叔叔


下面列举一些文献记载

“筑巢由雌鸟承担,巢为浅杯状,巢材由一些枯树枝、树叶、绒草及羽毛组成。孵卵是在产卵结束后开始的 , 全部由雌性承担” (金志民等,2010)。


“孵卵全由雌鸟担任。仅在孵卵初期的一早和一晚,有时偶尔可以见到雄鸳鸯栖于巢附近的树上,在此期间多单独或与别的雄鸳鸯 3-5 个,成小群的活动在较开阔的水域或雌鸳鸯经常取食的场所,因此常常可以在雌鸳鸯孵卵休息、或取食的时候见到鸳鸯成对活动。我们曾在孵卵的不同阶段做过多次全日观察,亦未见有雄鸳鸯出入于巢洞或在巢区内活动”(赵正阶等,1980)。


“根据观察,雄鸭未参与育雏活动”(杨炯蠡等,1985)。


鸳鸯的巢是在树洞里面。

鸳鸯的巢和雌鸳鸯,图片:http://photo.fengniao.com

雏鸟孵化出来之后全身就长满羽毛,眼睛已经睁开,一般洞里停留1-2天就从树洞里跳下跟着妈妈找吃的。

鸳鸯雏鸟,图片:http://photo.fengniao.com

3. 乌鸦反哺

“乌鸦反哺”,是大家所熟知的成语典故,例如《本草纲目·禽·慈鸟》:“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但是目前还没有科学的报道和证据证明此事

据推测,古人观察到的乌鸦行为可能是鸟类的合作繁殖(cooperative breeding),鸟类的合作繁殖是指两个以上的家族成员在繁殖期共同照料同一窝幼鸟的现(Brown,2014)。Ligon and Burt (2004)发现,全世界505种鸦科鸟类,有59种,占总数的11.7%的乌鸦都有合作繁殖的行为。这个行为目前最合理的解释就是Hamilton(1964)年提出的亲缘选择学说(Kin selection),这些帮助者多是雏鸟的亲属(比如哥哥或者姐姐),通过帮助父母抚养孩子,间接的传递了自己的基因。古人可能看到了第三只乌鸦往巢里送食物的行为,误以为是乌鸦“反哺”父母。

乌鸦的合作繁殖,图片:http://allaboutbirds.org


当然还有一种是可能是,在育雏的后期,雏鸟长得和亲鸟一样大,亲鸟喂养雏鸟的时候,由于体型差不多,古人以为是幼鸟喂养亲鸟

红嘴山鸦(Pyrrhocorax pyrrhocorax)亲鸟喂养雏鸟,图片:http://mt.sohu.com


4. 天下乌鸦一般黑

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五十七回:“这更奇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岂有两样的。”杨沫《青春之歌》第一部第五章:“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儿黑暗、龌龊,别处还不是一样。”这些都是形容乌鸦的本质都是漆黑的。乌鸦的形象总是和肤色一样,被各种“黑”。在自然界,并不是所有的乌鸦都是全身黑的,比如南方很常见的白颈鸦(Corvus torquatus),达乌里寒鸦(C. dauuricus),身上都有白色斑块

白颈鸦,图:小叶叔叔
达乌里寒鸦,图:小叶叔叔


5. 鸵鸟遇到惊吓的时候会把头埋进沙中

非洲鸵鸟(Struthio camelus)是现存最大的鸟类,雄鸟成鸟体重可以达到100-150 kg,主要栖息于干旱的沙漠草地和稀树草原,喜欢群居。目前尚未有确切的证据说明鸵鸟遇到惊吓时候会把头埋进沙子里,可能是因为鸵鸟头部和身体比例小,当鸵鸟贴近地面时,被误以为鸵鸟将头埋进沙子里。其实鸵鸟拥有强健有力的双腿,奔跑时速可以达到70 km/h,鸵鸟遇到危险时候可以选择逃跑,或者直接战斗。

图:http://tupian114.com


6. 子规啼血

子规就是杜鹃鸟,也就是俗话中的“布谷鸟”。例如西汉《蜀王本纪》:“望帝去时子规鸣,故蜀人悲子规,鸣而思望帝。望帝,杜宇也,从天堕。”相传,蜀国的皇帝杜宇,是治水的英雄,深受百姓爱戴,后来退隐身亡,化作杜鹃,鸣声凄苦,哀啼声切,泣血于大地。

那么杜鹃鸟真的会鸣叫泣血吗?这也是没有科学根据的,杜鹃在繁殖期的叫声主要用来求偶保卫领域,可能因为大杜鹃就叫声“布谷,布谷”,听起来有点凄凉,加上杜鹃的鸟嘴是红色的,让人误以为是“泣血”。

大杜鹃(Cuculus canorus)的红色大嘴,图:http://birdnet.cn

从“子规”叫声凄惨的角度,“子规”更可能是鹰鹃(Cuculus sparverioides)或者噪鹃(Eudynamys scolopacea),但是肯定不会“啼血”

鹰鹃,图:小叶叔叔

鹰鹃叫声

噪鹃,图:鸟网

噪鹃叫声


7. 鸟类都是“一夫一妻”制

在繁殖期,我们经常看年鸟儿成双成对的活动,似乎所有的鸟儿都是“一夫一妻”制度。其实真实的情况是4种婚配制度(Lack,1968):

(1) 单配制,就是“一夫一妻”制度,雌雄都没有机会独占多个配偶,雌雄共同承担抚育后代的职责,92%的鸟是这种情况,比如朱鹮;

(2) 混交制,即雌性和雄性个体都和很多个异性发生交配,雄鸟和雌鸟都有可能抚育后代,占了鸟类总数的的6%; 比如非洲鸵鸟;

(3) 一雄多雌制,一雄多雌制,即单只雄性个体可以控制多个配偶或者可以获取多个雌性交配的机会,而单个雌性个体只会和一只雄性交配,占了鸟类总数的1.6%,比如艾草榛鸡(Centrocercus urophasianus);

艾草榛鸡,图片:http://animaluntamed.yuku.com

(4)一雌多雄制,即单只雌性的个体可以控制多个雄性配偶,并且可以和多个雄性交配,同时单只雄性个体只会和一只雌性交配,占鸟类总数的0.4%,比如水雉(Hydrophasianus chirurgus);

水雉,摄影:李晓京


8. 雏鸟沾上人类的气味鸟妈妈就不养了?

一般是不会的,鸟类属于视觉和听觉特别灵敏的动物,但是嗅觉中枢退化,除了极其少数美洲鹫类、秃鹫类和响蜜鴷类这几个类群鸟靠气味寻找食物,大部分鸟类的嗅觉是不太灵敏的,所以鸟儿可能闻不到人类的气味的,就算闻到了气味,也不会因为幼鸟沾上人类的气味鸟妈妈就不养了。

鸟妈妈不养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巢被破坏,或者鸟儿已经觉察到天敌捕食了其雏鸟,这时候鸟儿会选择弃巢而飞走,但是这个和人的气味关系不大。

麻雀(Passer montanus)雏鸟, 图片:http://blog.sina.com.cn


参考文献:

金志民, 杨春文, 刘铸, 等. 黑龙江省牡丹峰自然保护区鸳鸯繁殖习性观察. 四川动物, 2010, 29(3): 489-491.

杨炯蠡, 邹迅, 林乾正. 梵净山地区鸳鸯的繁殖生态. 野生动物, 1985, 4: 15-17.

赵正阶, 张兴录, 何敬杰, 等. 鸳鸯的繁殖生态学研究. 东北师大学报 (自然科学版), 1980, 2: 008.

Brown J L. Helping communal breeding in birds: Ecology and evolu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4.

Hamilton W D. The genetical evolution of social behaviour. II. 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 1964, 7(1): 17-52.

Lack D L. Ecological adaptations for breeding in birds. 1968.

Ligon J D, Burt D B. Evolutionary origins. Ecology and evolution of cooperative breeding in bird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04: 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