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不成问题的问题》里的中国式人情?

老舍笔下永不过时的中国式的处世哲学和人情世故,常常能让人收获良多。尤其在《不成问题的问题》这本堪称职场教科书的作品里,将生活哲学刻画得极其克制。电影版也即将公映,如何看待里头的中国式人情?希望各位大神能结合原著或电影分享一下见解。
关注者
339
被浏览
118767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一部中国人都能够看懂的小说,因为它的核心就是人情世故。而人情世故是我们生活中每时每刻都需要面对的问题,换句话说,它是我们约定俗成的社会规则。通过丁务源、秦妙斋以及尤大兴三个人物,老舍先生对这种规则表示出他坚决而又明确的批判态度。虽然这种较为强烈的情绪在电影里有所减缓,不过那些问题——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同样是我认为需要展现并且永远富有意义的。


当对与错、好与坏、应该与不应该这些原则性的问题遭遇人情的时候,我们习惯性地做法都是去模糊它们的边界,进而将其统一成一个简单的、情多情少的概念。对于熟稔这一规则的人来说,他们总是可以逢凶化吉,因为谁见了他们都舒服,他们也从来不会对别人的存在构成威胁;但是那些我们称之为不会“做人”的人,即使拥有再大的能力,也很难在这个社会受到别人的拥戴。丁务源与尤大兴的对比是最好的例子。有人说丁务源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坏人,这样的评价是最说明问题的。


可是如果我们仅仅在道德层面来对这个故事的不同人物做出价值取舍,那也会显得肤浅。归根到底,人总不免在物的基础上才能谈到情。人情尽可如何幻化,但背后对利的要求总是要拎清楚的。万般周旋的丁务源,哪怕再会摆局面,但是他永远面对着一个困扰,那就是农场的亏损。这个局面摆不了,他永远面临被撤换的危险。农场刚刚有了起色,尤大兴就被排挤走了。之后在电影里,三太太问丁主任,农场的果子结的这么好,为什么还会赔钱。丁主任只得说,明年吧。可是没有人能保证明年还会有一个尤大兴出现。在这个更加现实的逻辑上,问题永远都在,而且永远在被“不成问题”四个字一次次推向急迫。


当然,我们同样可以仅仅从个体的命运与感受来再次回味老舍先生为我们建构的这个小世界。原作中辛辣的讽刺手法,在电影里我更倾向于转换成如范伟老师所说的“静水深流”。这样一来,且不说尤大兴与明霞的黯然离场,哪怕是丁务源闲暇时光抽一根香烟,也是一幅竭力生存于规则中的个体最有代表性的肖像。在人情世故的江湖上,没有无忧无虑的人,只有两幅面孔的演员。人前人后,冷暖自知,这是电影从小说中创造出来的基调,也大致是我对人情世故的感受与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