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AI 「替代」的生产力,会被抛掷到哪里?

本题已收录至知乎圆桌 数字关系与新社群,更多「网络社会」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听到很多人在预测未来的时候非常乐观,觉得一部分人类可以被解放实现更多的自由……但无法想象这样的未来,只是感到对不可预知的竞争的隐忧。从工业化的体力解放,到未来 AI 技术可能带来的智力解放,人性将要到何处去?
关注者
663
被浏览
67663

55 个回答

「解放」这个词不太贴切;用「替代」更好些。

发生在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是用机械动力替代体力的过程。而现在开始的 AI 革命,将会是用机器智力替代脑力的过程。

体力被替代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去从事脑力工作;那脑力被替代后,人们又会去做什么?

有两种不同的预测:一种是说,人们会从事更具创造性的工作,比如,文学、艺术或是科学研究;另一种则认为,人们的主要活动是休闲和娱乐,比如,打电子游戏。

两种情况都可能发生,而且很可能是:一小部分人去从事更具创造性的工作,大部分人则会有更多的时间休闲和娱乐。

结果就是:忙者愈忙,闲者愈闲。

工作日可能会从一周五天变成四天或者更短;单位时间的人工成本会越来越高,以保证在工作时长缩短的情况下,人们的收入不会减少,反而要有所增加,这样,大家就可以有更多的钱来休闲和娱乐。当然,人们可以互相娱乐。未来,「产消者」(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的概念可能会进一步演化为「互娱者」

而那些从事更具创造性工作的人,比如,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尽管他们的创造力不会被 AI 替代,但他们的时间很可能被 AI 管理。AI 会追踪他们的任何一个举动,包括他们在键盘上敲下的每一个键,来分析出他们在什么时间什么条件下,效率最高,并为他们制定最佳的工作计划。在 AI 的管理下,这些人的休闲和娱乐时间将被最小化。

上面的预测是一种理想状况,或者说,是后 AI 时代的场景。

在 AI 革命的过程中,会有大量职员被 AI 替代,失去工作,就如同工业革命时代所经历的社会问题一样。还没有理由可以让我们更乐观一些。所以,像扎克伯格和马斯克这些人,都在考虑「全民基础收入」的可行性。所谓全民基础收入,就是不论你工作与否,都会从政府或机构领到一笔补贴,这笔补贴足够你的日常温饱,但不可能让你奢侈一把。「全民基础收入」实际上是应对大规模失业的一种社会保障制度。

除了失业,被「替代」的生产力是否有可能转化成新的生产力?

这要看人们的学习意愿和学习能力了。不管怎样,未来的再就业培训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AI 时代,最大的冲突不是技术和人性的冲突,而是先进的技术和落后的社会制度的冲突。


有朋友看了回答后提了几个问题,补充一下哈:

  • 为什么我会认为那些从事更具创造性工作的人要依靠 AI 来管理他们的时间?

我先举一个人的例子:Stephen Wolfram(斯蒂芬·沃尔夫勒姆)。这个人是我的偶像,因为我在美国念书和工作期间,凡是遇到弄不明白的数学概念和问题,都会到一个叫 MathWorld 的网站上找答案。MathWorld 就相当于数学领域里的维基百科。不过,它是 Wolfram 凭一己之力做出来的。更牛的是,Wolfram 还是 Mathematica 这套数学分析工具的开发者。他还花十年时间研究初等元胞自动机,穷尽了初等元胞自动机的所有规则和演化模式,提出了某条规则(110号规则)是图灵完备的猜想(这个猜想后来由他的一个助手证明了),强有力地支持了「简单规则创造复杂世界」这个信念。

Wolfram 就是一个记录自己日常生活的狂人。他收集了自己 25 年来收发的所有邮件,记录了 13 年来自己每一次的键盘敲击、电话通话、脚步移动、在家中和办公室里不同房间穿梭的轨迹以及出门后的 GPS 位置;他还追踪了自己写书和写文章时修改校订的次数。他把这些数据统统导入到 Mathematica 里,分析自己一天中哪个时间段的效率最高。

没错,你在我的回答中看到的预测其实不是预测,而是事实。它已经发生了,只不过未来会更普及。

  • 在回答中提到的「理想状况」是针对什么来说的?

「理想状况」的意思是,AI 革命已经完成,人类还没被 AI 干掉,也没被自己 zuo 死,社会进入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所以我用了「后 AI 时代」来补充说明。而下面提到的大规模失业,则是 AI 革命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况。


再更新一下,回答评论里的问题:「你说的 AI 还早着呢吧?」

先引用威廉·吉布森在 2011 年接受《巴黎评论(The Paris Review)》采访时的一段话:

如果你在 1981 年的时候拿着一本科幻小说书稿找出版社;小说里描述的都是今天发生的真人真事。编辑们读了你的书稿后,一定会说:哈,这也太扯了吧!完全是无稽之谈!煤和石油竟然会影响地球气候的稳定性;还有什么从非洲传出来的无药可救的性病;纽约市最高的两座建筑物居然会被恐怖分子炸掉;联合国军队会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而如果你再向他们讲述因特网的话,他们恐怕会立刻马上把你请出门外。你所讲的(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科幻的科幻,是天方夜谭。

如果你问的是三、五年的时间尺度,没错,那我描述的情景可能还早着呢;但如果你考虑的是二、三十年的时间尺度,我只怕我们的想象力还远远不够!


接着补充:评论里有朋友问,AI 时代那些「无用」的人该怎么办,会不会「灭绝」,或没有存在的价值?

简单的回答是:不会。

虽然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异会越来越大,但很难想象一个只有科学家而没有普通人的世界。人类的整体创造力,来自于由整个人类所形成的社会网络,而不仅仅只是少数科学家。社会网络越大,创造力越强。关于这一点,可以参考我刚刚发的专栏文章:《城市既是问题的根源,也是问题的解决方案》

但人类的分化恐怕不可避免。太空移民时代的到来要比我们大多数人预期的快得多。


早上起来又想到,其实 KK 一直在说,人机协同是大趋势。深以为然。


再更新一下:

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夜宣布美国将重返月球并前往火星。我非常期待人类的太空移民时代。

我以前与学生们讨论过这一主题,我的见解不变:
1)人工智能的进展虽然很快,但绝不像国内公众想象的这样,在取代人工之前,人工智能有至少三类难以突破的困难。

2)每一个人都是人,有主动性,只要不是灭顶之灾,就可调整自己的生存策略,有能力适应人工智能或任何技术进步带来的冲击。

3)经济学家很早(诺奖经济学家希克斯在1930年代)就考察过技术进步对劳动力的替代问题,人工智能只不过是技术进步的一种,目前,还有纳米(材料)技术和基因技术,都有快速发展。技术进步的问题,两百年前的人类就讨论过。生活在目前的人类,没有那么特殊,不是那么幸运,不必那么惊悚。

4)最近几年热点话题刷屏,充分表明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外语阅读,从而越来越依靠国内封闭的消息来源。在封闭的社会,均衡状态,只有两类人,其一是没有主见的,他们的意见就是周围的人的意见;其二是偏激的,他们顽固坚持己见,并总可说服周围的人持有他们的意见。所以,在均衡状态,这样的封闭社会里,人们持有的其实是偏激分子的意见。幸亏,常见的封闭社会里有不止一个偏激分子于是有多样化的偏激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