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建筑?

这些最新的建筑作品有哪些亮点?为什么让你印象深刻?本问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年度盘点」,更多相关话题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1,722
被浏览
215,317
收录于 编辑推荐知乎圆桌 ·

谢邀。 @周鑫

北京时间2018年1月1日更新。所有图片来源请见文章结尾。

2017年10月10日的时候列了一个提纲。按照每月一个的算法,一共12个项目,当时有一个空缺,现在补上了。这个列表有非常强烈的主观偏好,但同时也考虑兼顾了项目本身的意义和特色。

一般上deng次的榜单什么的好像都要起个名字……那就叫“司空见筑-2017”吧(此处应当有掌声)。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大略按照时间线。

祝各位新年快乐。

Let's roll.

1. RCR,普利茨克奖新晋得主

2017年3月1日,国际公认的每年最重要的建筑奖项——普利茨克奖的桂冠,落在了“名不见经传”的西班牙事务所RCR Arquitectes的三位联合创始人(Rafael Aranda, Carme Pigem与Ramon Vilalta,图1)头上。

图1: Image © Javier Lorenzo Domínguez

虽然著名建筑杂志El croquis @ELcroquis建筑素描曾经在RCR获奖前的20年间为这家成立于1988年的事务所出版过数次专刊,但是外部世界依旧对本年度普利茨克的新科得主表示陌生,以至于著名建筑网站建筑日报(ArchDaily)不得不专门刊发了一篇名为“Who Are RCR Arquitectes? 9 Things to Know About the New Pritzker Prize Winners”的文章(链接:archdaily: who-are-rcr-arquitectes?),来介绍这位让Steven Holl(人称“普利茨克界的小李子”)等大师继续陪跑的加泰罗尼亚本土事务所。

在经历了近年来首位中国本土建筑师王澍、非常“不日本”的日本建筑师坂茂、引发普利茨克是否考虑太多建筑以外因素争议的亚历杭德罗-阿拉维那等几位比较有戏剧冲突的获奖者之后,今年的普奖似乎也有意重新“回归建筑”,颁奖给了RCR这样一家坚守本土、尊重自然(绝大多数作品集中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工作室所在的小城人口不到四万人,被火山公园的自然风光包围)、注重通过光影和材质营造场所感、对室内与室外空间的配置与沟通极有灵性的事务所,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种“返璞归真”的举动。

个人偏好的RCR作品是位于西班牙里波利的La Lira剧场公共空间(La Lira Theater Public Open Space, 图2)。

图2:Image © Suzuki Hisao

在原有的剧场建筑拆除后,RCR在临河的空地上参考原有建筑的尺度设计了一座半露天的广场,以及一座长度40米的桥。耐候钢材质与周围的老城区建筑契合融洽。从桥上步向广场,可以看到其后的老城区的街道与建筑渐次映入眼帘,整个过程就仿佛欧洲艺术电影中开场的一幕(图3);而站在广场上望向来处,则可以看到取景框一般定格的新城区和优美的远山(图4),成为了广场上各种公共活动最佳的背景。

图3:Image © Suzuki Hisao
图4:Image © Suzuki Hisao

即使没有实地拜访过,但是通过图片,从桥上走向广场,老城缓缓展开,到达后驻足、转身、回望的一系列动作,加上透过耐候钢结构透入的光影,足以身临其境地体验到爆棚的场所感(图5)。

图5:Image © Suzuki Hisao

其他的项目中,RCR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也是这种“一期一会”般的场所感和光影的运用,让每一个作品都拥有无可替代的场域氛围(图6~8)。

图6:Crematorium Hofheide, Holsbeek, Belgium. Image © Suzuki Hisao
图7:Les Cols Restaurant Marquee, Olot, Girona Spain. Image © Suzuki Hisao
图8:Bell–Lloc Winery, Palamós, Girona, Spain. Image © Suzuki Hisao

RCR的不可复制,并非如同盖里、扎哈那样的张扬的个性与天赋,而是一种低调而有质感的笃定,在于面对“一切与一切相联”的时代,在特定的恒久被普遍的短暂逐渐替代的时代,依旧可以拒绝“正确”,纯粹地不发生联系——两者并无高低,但是能够做到“不移”的人总是有魅力的,建筑亦如是。

2. ARCHSTUDIO,水岸佛堂,唐山

这可能是我最近看到的建筑本身最具有禅意的佛堂建筑(图9)。初见这座位于唐山附近田野中的小小的佛堂(建筑面积不到200平方米),委实被惊艳了一下。现代风格的教堂和清真寺见过不少,现代而犹有禅意的佛堂建筑着实不多。

图9:佛堂外景

佛堂利用水畔的天然场地特性,大部分空间位于山丘的覆土之下,充分地融入了原有的自然地形,对场地上树木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和保护,使之成为建筑的一部分(图10)。

图10:通向山丘

3厘米宽的松木板拼接的混凝土模板,让浇筑出的混凝土有了木材的纹理,冰冷的工业材料因此变得自然、柔和而有温度(图11)。

图11:带有松木纹理的混凝土墙

整体建筑空间造型上的克制和低调,也让穿过地下的通道到达佛堂核心空间后,直接面对水域的开阔视野显得非常突出,颇具峰回路转、水落石出之意(图12~14)。

图12:顾盼
图13:观止
图14:普照

3. OPEN Architecture, “海边的对话”,秦皇岛

也是位于河北省,也是位于水畔,不过这次场地从田野换到了渤海湾的某处少有人至的沙滩上。

这座由两个不同艺术空间组成的艺术馆(图15)。

图15:总平面

之所以被称为“海边的对话”,是这两个艺术空间一个位于沙滩上,外部采用了有机造型,内部仿佛连环的洞穴一般,充满纯真的童趣(图16~17);另一座则位于海中,线条分明,沉静稳重,与岸上的沙丘洞穴遥遥相望,通过狭长的海中栈道相连,只有在退潮时才可能抵达(图18~19)。

图16~17:驻足
图18~19:抵达

从灵动变幻的洞穴空间中走出,沿着这条狭长的道路,通往海中码头一般矗立的“礁石”,再拾级而上,以观沧海:整个流线隐喻了人们追求艺术乃至一切真理的过程,从天真烂漫的灵感到孤独阻隘的探索前行,到逐渐开阔却又艰辛的攀登,以为终于到达顶峰之后,才看到真正的无限无垠,蓦然回首,却见灯火阑珊处(图20)。

图20:非常有纪念碑谷风格的建筑图

4. 刘宇扬建筑事务所,北京西店记忆文创小镇

可能是因为来自重工业城市沈阳,从小又和铁路有不少接触,我对铁道或者火车站附近的场地和建筑有一种特殊的兴趣,因此这个项目入选有一定个人主观的因素,不过整个设计的水准也确实值得选入。

这个项目位于北京东四环与东五环之间,被数条交错的铁轨分割,故而逐渐成为了无人关注的城中空地。

建筑师将分割开的空地组合处理,设计了这个结合了商业、办公、酒店、餐饮等功能的综合体(图21)。通过对现有显得错综凌乱的仓库建筑重新编排、组团、疏离,将零散的场地转化为整体,使用的材料也以钢材、青、红砖、混凝土为主,尊重原有的工业风格。

图21:改造后的项目鸟瞰示意图

最出彩的莫过于核心区的“车站”空间:室外的出彩点时仿佛行进中火车车厢的序列飘窗(图22~23),室内的则是半透明盒子里的楼梯(图24),以及完美复原了复古火车站大厅的商业大堂(自流平地面、复古的挂钟、半透明阳光板背后藏线形灯管营造氤氲神秘的气氛)。火车驶过的刹那,有一种回到童年的穿越感(图25~26)。

图22~23:本身就像一列火车的序列飘窗
图24:设计感十足的楼梯
图25~26:列车驶过前厅,仿佛穿越

5. Wutopia,八分园,上海

本年度私人以为的中国建筑师最有趣的作品。虽然俞挺老师好像自己提到过2017年最满意的是另一个“朴素之家”项目,八分园依旧在揭幕之时彻底地引爆了一次建筑师们的朋友圈。

八分园是以展出工艺美术作品的美术馆为主功能的微型文化商业综合体。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场地内院园子占地400多平米,恰好八分地,因而称为“八分园”。

这个项目的难点也是亮点,首先就是三角形的非常规复杂场地——被两座现有的“板儿楼”的背面与主要街道隔开(图27~28)。虽然给营造私密的园子提供了可能性,但是同时现有立面上各种裸露的管线、空调,也给造园造成了一定的干扰。

图27~28:鸟瞰与俯瞰,复杂场地也带来了设计的机会

针对这种情况,建筑师选择使用帷幕将内院中的庭院与周边的立面剥离开,提升了庭院的空间品质(图29)。

图29:帷幔和格栅隔出了干净的庭院立面

平面布置中最出挑的是展厅建筑。一个完整的圆形容纳了核心的展厅、工坊空间,也沟通了周边其他功能空间,并且和室外的庭院呼应(图30)。

图30:三层平面

总平面上来看,这个圆并没有为了追求对称而和三角形的中轴线重合,而是偏向一侧,给庭院留出了灵活的空间(图31)。

图31:场地总平面

建筑立面上的白色穿孔铝板既制造了内部空间多变的光影效果(图32),也为外部庭院提供了构图上的衬托(图33~34)。

图32:穿孔铝板带来丰富的光线层次
图33~34:白色铝板衬托下的庭院景色

园林不是我的专业,仅从图片上来看,局部的框景很惊艳(图35),但是整体效果看起来似乎有点分散(顶层的日式景观和中式庭院)。不过瑕不掩瑜,整个项目对一个复杂畸零地块的处理非常成功,而且园子对周边居民开放,使得本来脏乱的“Back of House”空间成为了新的社区中心,本身也非常有意义。

图35:庭院框景

6. Morphosis, Bloomberg Center, Cornell University, New York, United States

汤姆-梅恩的Morphosis为康奈尔大学设计的位于纽约罗斯福岛的彭博中心(大学科技中心),延续了他们在旧金山联邦大楼中就开始实践的可持续被动式设计:四层的建筑被近4000平方米巨大的太阳能光电伏板屋顶覆盖(图36),做到了完全电气化而不使用矿物能源。这座建筑在节能方面做出的成果比罗斯福岛上眺望曼哈顿岛的景色更吸引人关注。

图36:巨大的布满电光伏板的屋顶

作为目前全美最大的零净能耗建筑,彭博中心使用的能源全部在罗斯福岛上的校区内产生,无需外部供电。由康奈尔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学生合作编写的程序,被建筑师直接应用在了可控透光比率的穿孔金属立面系统中,兼顾了外观与自然光控制(图37)。

图37:立面上的圆孔是否透光是可控的

中心采用的节能技术还包括绿色屋顶和雨水回收系统、智能照明系统、地热井和高性能隔热立面材料,使得建筑即使在冬季寒冷的纽约,也可以取得零净能耗,以及更加适宜的室内环境(图38)。

图38:中规中矩的内部空间

建筑本身中规中矩,印象深刻的是应用的节能技术值得去研究。虽然可持续设计、被动设计的应用和规范标准依旧存在争议,这座教学楼依旧是本年度最炫酷、科技含量最足的建筑之一。

7. MAD, Tour Montparnasse Redesign “都市蜃楼”, Paris, France

说到马工,大家印象比较深刻的应该是今年落成的北京朝阳公园广场(图39)。我一直以为“山水城市”就是马工的噱头,没想到还真有甲方买账……这座建筑……真的是黑。

图39:Hmmm……

而这里上榜的并不是朝阳公园广场,而是MAD为法国巴黎市区唯一的摩天楼蒙巴纳斯大楼改造项目设计的竞赛方案(图40~41)。

图40~41:塔在虚无缥缈间(我总觉得是虚圈的入口,蓝染就要登场了)

虽然最后遗憾未能中标,而且即使中标,实际能否真的像图解一样做出“都市蜃楼”、“梦幻倒影”的效果(图42)尚存疑问,但是私以为这个方案的对巴黎作为一座独特都市意义的考量还是超过了中标的项目,以及其他“老牌”欧洲建筑事务所不瘟不火的方案。最近两年超高层方案上有亮点的设计事务所,除了大型商业所之外,MAD和奥雷舍人这样立足亚洲、辐射欧美的国际事务所,势头已然显得超过了很多传统的欧美明星事务所。我个人认为这个趋势的积极意义是远大于其负面影响的,可能我们需要自问的就是:为什么MAD在法国可以做出“都市蜃楼”,在国内就只能做“超级假山”了。

图42:图解如何在立面上得到倒影

8. Heatherwick Studio, Zeitz MOCAA, Cape Town, South Africa

如果要是非要排名的话,今年的第一名我给这座英国鬼才Heatherwick的蔡茨艺术馆——当人们以为Heatherwick与Foster合作的上海外滩复星艺术中心的动态“流苏帘幕”立面(图43)已经足够创新的时候,他就用位于南非城市开普敦的蔡茨当代非洲艺术馆(Zeitz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frica)又结结实实地秀了一次大的(图44)。

图43:上海外滩复星艺术中心
图44:蔡茨艺术馆外景

建筑上半部分的玻璃立面塔楼是精品酒店。下半部分的艺术馆由一座1920年代的混凝土圆筒阵列谷仓改建而成。

外部似乎看不出什么名堂,因为真正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建筑内部:近10层楼高的巨型中庭,将艺术馆公共空间的宏大而崇高的纪念属性凸显得淋漓尽致,虽然是2017年竣工的当代建筑,却有着巴洛克式的古典美感(图45~46)。

图45~46:令人惊叹的中庭空间

更令人开眼界的是这座建筑的施工方法:这是一座施工中做“减法”,通过拆除来建造的建筑——原来谷仓的混凝土仓体结构是一个圆柱体阵列,并没有一个开阔的中央空间,建筑师索性反其道而行之,将原来的混凝土结构“切除”,打通一个个圆筒,形成了这样一个魔幻的中庭(图47)。这个脑洞,胡诌一个评价的话,就是:天马行空的巴洛克复兴。

图47:“拆建”中的蔡茨艺术馆

9. Foster+Partners, Apple Campus, Cupertino, United States

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乔布斯生前最后一次公开场合演讲,就是为了说服Cupertino市民和政府批准这个巨大的圆环飞船建筑——苹果的新总部(图48)。所以就算是做个甜甜圈,估计也会上榜的(于是真就做了个甜甜圈 :P)。

图48:施工中的苹果新总部

我从今年年中开始就一直盘算着联系在苹果工作的同学找机会进去看看,但是目前还没有成行……实地考察之后会专门写东西,这里就说几个最近工作中和各个顾问了解到的一些好玩儿的细节。另外WIRED有一篇17年5月的文章,揭秘了这座“Mothership”的内部设计,可以参考:Apple’s New Campus: An Exclusive Look Inside the Mothership

  • 听Foster驻场的建筑师介绍,乔布斯剧院为了保证玻璃立面以及内部空间的纯粹,完全没有竖向的墙体或者立柱。虽然结构玻璃承重在苹果店中已经使用成熟了,但是这次所有的电气暖通布线都或者藏在地下,或者隐藏在玻璃拼接缝当中连接到巨大的碳纤维屋顶,再全部隐藏在屋顶中。所以外观看去,完全看不到任何一条管线(图49)。
图49:开幕前无人机拍到的乔布斯剧场
  • 前一阵子拜访了一家专攻智能玻璃——通过玻璃片上电镀薄膜来调节透光率,从而起到控制室内光热目的的厂家。根据他们透露,苹果的新总部因为所有的外立面玻璃都带有微小的曲率,只能在欧洲(德国/意大利)生产,也因为板面不是平面而无法做电镀膜,因此并没有使用类似的可调控智能玻璃技术;而根据苹果的一贯风格,又不会用窗帘……所以,苹果避免西晒等不理想自然采光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靠窗的20英尺距离内不放办公桌、不坐人……(图50)
图50:蓝色是办公区域,靠近立面的区域是“无人区”
  • 为了景观效果,运到场地的景观树必须有一定的树龄,导致因为树木尺寸问题增加了好几百车次的运输花费这种事儿……已经是常规操作了。

其实Infinite Loop这种低密度、大占地面积的设计,在本就因为低密度而住房紧张的加州湾区,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案例,我觉得真的需要再考量……

颜值即正义。我投苹果一票。

10. BIG, LEGO House, Billund, Denmark

没别的,就是因为好玩儿(图51~54)。

图51~54:充满童趣的LEGO体验中心 © Iwan Baan & Kim Christensen

Bjarke的态度在最近 @ELcroquis建筑素描的回答中,已经非常明白地被说明了:

但BIG没有这样的负担。 BIG是不受约束的实用主义者。
对于传统的美学争论和哲学思辨,他们丝毫不感兴趣,他们关注的是如何让设计在面临各种社会、自然、经济、环境等特别状况时能更好的适应和融合(Fit in),将自身嵌入现实,服务于现实。 【注1】

从这个角度来看,BIG是现时最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建筑设计公司,这也是为什么乐高的这座需要轻松欢乐气氛的体验中心可能只有BIG最为合适(MVRDV可能是一个备选)。虽然这种Yes is more的模式是否能够做出更好的建筑需要具体问题具体看待,但是这种态度的确是BIG能够成功的关键,也可能是未来建筑设计行业、建筑教育、建筑学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即使业内人士可能不会完全服气BIG,但是还是要思考:设计到底被附加多少意义才合适。

世界需要RCR,也需要BIG。

11. Jean Nouvel, Louvre Abu Dhabi, Abu Dhabi, UAE

十年磨一剑的项目,漂浮在海面上的梦幻之盘。再一次证明了让-努维尔是一位“无法被抄袭”的建筑师。直径达180米的穹顶,由外层的4层不锈钢结构与内层的4层铝制结构共8层结构组成,中间由5米高的钢架进行分隔(图55~56)。

图55:海上浮岛
图56:多层结构的穹顶

穹顶上的以阿拉伯传统图案为基础的几何图形在8个重叠的结构层面上以不同的角度和尺寸被重复排布,使射入室内的每一束光线都要经过这8层结构的过滤,最终呈现出“光之雨”的绚烂效果(图57)。

图57:光之雨(效果图)

下方的白色建筑群则是一个以传统阿拉伯白色建筑为范本的“博物馆聚落”,白色的特种混凝土构成了一个个独立的艺廊,也形成了一种宁静的场地氛围,落下的光雨洒落在纯净的场地和建筑立面上,进一步增强了穹顶带来的效果(图58)。

图58:穹顶下的白色“艺术聚落”

努维尔与阿拉伯世界颇有渊源,而阿拉伯文化中对几何、形式的深刻研究与运用,又促进了努维尔的设计。阿布扎比卢浮宫可以说是2017年下半年竣工的最具国际关注度的建筑,对建筑界的影响是从设计审美到技术到施工管理全方位的,在建筑之外的文化交流的意义在去全球化的一年中也显得非常重要,不过我还是有一个小小的调侃:施工中如何能够把效果图中的丁达尔现象也造出来呢(图59~60)?(大雾

图59~60:完成度如此之高,仍然和效果图有着出入

12. Arthur Mamou-Mani, Burning Man 2018 Temple. "Galaxia"

最后这座“建筑”,只会存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作为一种建筑设计以非传统的方式与外界发生关系的文化现象,可以看出在这个建筑日益被认为无关紧要的年代,建筑设计师如何可以用自己的技能在其他方面影响世界。

它就是2018年位于美国内华达黑石沙漠中的“火人节”的临时“庙宇”,由在伦敦执业的法国建筑师Arthur Mamou-Mani主持设计,平面上模仿了一个旋转对称的涡旋星系的造型(图61),由20组巨大的木制桁架互相依托而成,向中心逐渐升起,最终形成一座60米高的木结构直指天宇(图62)。桁架之间的空间足够参与节庆的访客在这个人造的星系中自由穿行(图63)。

图61:Galaxi——木制的沙漠星系
图62
图63:夜空下沙漠中的Temple

整个建筑将在18年春季依靠门票等收入、众筹的捐款、志愿者的参与完成实际的搭建;并按照惯例在火人节结束的时候被焚烧。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在火人节的官方网站上介绍这个设计和它的作者的时候,提到了“Arthur is an advocate for a new approach to architecture in which the architect is also the maker.(建筑师Arthur是新型的”建筑师+制造工匠“这种模式的积极推动者。)”文艺复兴时期标志着建筑师与工匠身份的剥离,而几百年之后这种复合的身份却又作为一种“新的”模式重新出现了。也许,这正是BIG带来的影响表面之下真正值得思考的深层问题:当“Architect”不知不觉中“being as”了太多其他的“er”之后(maker, builder, developer, engineer, thinker, curator, creator, designer, etc.),建筑师作为独立身份存在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呢?

Leave the answers to 2018.

Happy New Year!

图64:Courtesy of BIG
图65:Courtesy of MVRDV
图66:Courtesy of M.A.D.

图片来源

图1:RCR Arquitectes to Design Catalan Pavilion at 2018 Venice Biennale

图2~5:La Lira Theatre. Public Space

图6:Crematorium Hofheide

图7:architectmagazine.com/p

图8:Selected Works: Rafael Aranda, Carme Pigem and Ramon Vilalta

图9~14:水岸佛堂,河北唐山 / 建筑营设计工作室

图15~20:OPEN建筑事务所作品:“海边的对话”开始施工

图21~26:北京西店记忆文创小镇 / 刘宇扬建筑事务所

图27~35:Eight tenths Garden / Wutopia Lab

图36~38:彭博中心 / Morphosis

图39:北京建成墨色山水 – 朝阳公园广场 / MAD

图40~42:“都市蜃楼” – MAD公布巴黎蒙帕纳斯大厦改造方案

图43:上海外滩金融中心 / Foster + Partners、Heatherwick studio

图44~46: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开普敦 / Heatherwick Studio

图47:ALL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2016 ZEITZ MOCAA GALA - Elle South Africa

图48:Quiz: Is this quote about Apple's new campus or Dave Eggers's 'The Circle'?

图49:Apple’s iPhone event marks debut of Steve Jobs Theater on new campus

图50:More about Foster + Partner's new Apple Campus in Cupertino

图51~54:LEGO House / BIG

图55~60:阿布扎比卢浮宫 / 让·努维尔

图61~63:Galaxia: The 2018 Temple

图64~66:World Architecture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