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Thaler 的贡献?他的研究在我们生活中有什么实际应用?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 Richard H. Thaler,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方面做出的贡献。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诺贝尔奖巡礼,更多「诺贝尔奖」相关话题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6706
被浏览
1019099

谢邀。

已经有很多答主介绍了Richard Thaler在行为经济学等方面的学术贡献,我们来重点回答一下题主的后一个问题:Thaler的研究在我们生活中有什么实际应用呢?

(答主 @陈茁 在前面提到的)诺奖委员会介绍的NudgeSaving More for Tomorrow这两个应用性经济政策项目,就是最好的应用案例代表。


我们半年前给大家介绍过“Nudge”这个十分有趣的概念:有哪些心理学小技巧可以运用在生活中? Nudge,中文译为“助推”,它不依靠强制手段,没有硬性规定,不改变奖惩机制,却能保证你同时收获‘最大利益’和你的‘自由选择权’。简单来说,助推不改变人的自由意志,不改变现有选择,它通过改变做选择的环境来影响人的行为。

Richard Thaler和Cass Sunstein在所著的《助推》(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一书中举了一些生动的实际应用案例,比如,阿姆斯特丹一个机场的男厕所有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小便池尿液溢出的现象非常严重,机场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减少尿出便池的情况。最后,他们用了这样一个方法:在每个便池里刻上一只小苍蝇。令人诧异的是,这个看似极其简单的举措竟成功将小便溢出的情况骤减了80%之多。(更多应用案例见答案:有哪些心理学小技巧可以运用在生活中?


下面我们来重点介绍Saving More for Tomorrow的应用案例。

十几年前Thaler和他的伙伴Shlomo Benartzi 提出了“saving more, but not today, tomorrow”的概念,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通过分析人们做经济决策时的心理(偏见),利用行为经济学的策略帮助人们克服不理智的决策,并且找到简单易行的解决方法。

我们都知道为老年退休生活准备一定的储蓄是十分必要的,可是有规划的存钱/理财对大多数人来说,似乎总是很难,Thaler认为,这实际上是由我们的一系列决策偏好决定的。


为什么saving for today这么难?

1. 自控力,自控力,还是自控力问题

Benartzi 在相关的Ted演讲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当研究者告诉现场参与者接下来一周参加活动的茶歇有香蕉和巧克力两种选择,超过74%的参与者都表示愿意选择香蕉这种更健康的零食,而一周后,超过半数的人却都去吃了巧克力。

换句话说,人们在想象未来时,是知道并且能够作出那个更理智、健康的选择的。可是,当理智与诱惑的选择被挪到了当下,他们就“沦陷”了。

因此,Benartzi 说,自控力从来不是个针对“未来的你”的问题,它一定是当下眼看着垃圾/高脂食品触手可及的你会面对的问题。“及时行乐”是我们的一种天性(一些经济学学者也称之为现时偏差,present bias),在面对存钱这件事上也一样,我们总是说,“等我未来更有钱了再存钱吧,现在还是先犒劳自己好了”、“双11/黑五/圣诞快来了,我有一堆东西要屯根本做不到不剁手啊”。


2. 当你的“懒”遇上了一大堆手续

Thaler他们对比了德国和澳大利亚两个国家的器官捐献状况。在德国,当你领取驾照或身份证时,你会收到一封邮件,确认是否同意捐献器官,如果不手动确认邮件则视为放弃捐献。而在澳大利亚,情况则是,当你领取驾照的时候,你同样有是否捐献器官的选择权利,你会收到一封邮件,确认是否放弃捐献器官,如果不手动确认邮件则视为同意捐献

这样细微政策差别的结果是,在德国,大约有12%的人是器官捐献者,而在澳大利亚,接近99%的人都是器官捐献者。差异的情况十分显而易见——检查邮箱是需要花费认知资源的,所以大多数人都选择了那个默认选项。

在存钱这件事上,我们也是类似的。拖延、把它停留在“未来计划里”,都比“申请理财材料”“做存钱计划”等等“舒服”得多。


3. “多存少花”会引发我们的损失厌恶

看到这里有些知友可能会有这样的困惑,现在有很多操作简单的存钱渠道,然而我就是无法按下那个“存入”的按钮,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这跟我们对损失的厌恶(loss aversion)有关。

研究者们曾经做过这样一组实验,他们将动物园的猴子分为两组,研究者给第一组猴子发放了一根香蕉,猴子们都非常高兴;接着,研究者给第二组猴子发放了两根香蕉,转身又拿走了其中一根,这组猴子们拿着这一根香蕉十分愤怒。

对人类来说也一样,我们极其厌恶“损失”这件事,当你要从当下的收入中抽取一定的比例投放到储蓄计划里,这个直接削减你的消费水平的行为,就好像拿走了你到手的包包/游戏机/旅游机票一样令你感到厌恶。


那么,在发现我们的这些决策偏好后,Thaler和他的伙伴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他们提出了这个针对普通企业员工的轻巧并实用的计划——Save More, not today, Tomorrow(SMarT),这个计划是这样实施的:


我们很难抗拒手边巧克力的诱惑,但是我们能够轻松地为未来的自己制定“吃香蕉”的计划,所以,SMarT计划邀请员工们为“明年的自己选择存钱计划”。

我们面对“查收邮件”这件事都嫌累,所以SMarT设置了“自动存钱”的规则,一旦你同意了这项计划的启动,到了规定时间它便会自动从你的账户中转出用于储蓄的那部分——你有选择随时终止的权利,但是终止它可能意味着一系列额外的手续,需要花费你的认知资源。

最重要的是,它制定了如何面对“损失厌恶”的对策。想象一下,当我们拿到了第二年的工资,思考着要取多少比例去存钱,听起来依旧会很“肉疼”。于是SMarT计划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它让你从未来工资的增长部分中选取一定比例进入存钱系统。你依旧可以拿着增长后的工资去进行消费升级,而不是在习惯了的消费水平下“忍痛割爱”。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rio简单的策略,却起到了惊人的效果。

1998年,Thaler和同伴在中东的一家中型制造业公司试验了他们的计划,一群不断向他们重复“几乎存不下钱、没有办法存更多钱”的蓝领们加入了该项计划,同意未来每增长一次工资就将存款比例提高3%。三年半之后,这群蓝领们成功存下了收入的14%。

Thaler和Benartzi总结说,这不仅仅是数字的对比,而是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当人们选择只存下收入的3%的时候,他们可能可以拿着钱去买更好的包包和鞋子,但当他们存下收入的14%时,他们却可以穿上新鞋走向他们自己的车。


以上。看完你准备去给未来的自己存钱了吗?

Reference:

Leonard, T. C. , Richard H. Thaler, Cass R. Sunstein(2008), 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 Constitu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19(4), 356-360.

Richard Thaler and Shlomo Benartzi, "Save More Tomorrow: Using Behavioral Economics to Increase Employee Saving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2(2004): S164-S187.

Shlomo Benartzi (2013). Saving for tomorrow, tomorrow.

了解更多与心理相关的知识、研究、话题互动、人物访谈等等,欢迎关注KnowYourself - 知乎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