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Thaler 的贡献?他的研究在我们生活中有什么实际应用?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 Richard H. Thaler,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方面做出的贡献。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诺贝尔奖巡礼,更多「诺贝尔奖」相关话题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6703
被浏览
1018509

几位大神 @陈茁 @慧航 已经从正统的行为经济学角度对其贡献进行了介绍。Thaler的学术贡献具有极强的应用性(因为是从anomaly行为出发产生理论),对于人的行为改变具有显著作用,而且还有成本低廉的特点。因此各个领域,尤其是金融决策、贫困等非理性“重灾区”都非常重视行为科学的应用。


在公共管理领域,公共政策本质就是行为按照制定者的意向而改变,而尽量不要出现misbehavior,这天然的就给Thaler等一众行为、心理学家提供了机会。Thaler和Sunstein提出了nudge,可以说是这一类新型公共政策的雏形。


Thaler和行为科学给公共政策领域带来了什么新鲜东西?

现代公共政策的基本假设还是理性人假设:

我给你颗糖让你往东你就会往东,我给你一巴掌让你不要往西你就不会往西

但是现实中这些方法不一定有效。我们依然看到有人吸毒、赌博铤而走险,有人明知该做什么却拖延不做最后贻误最好机会等等主如此类的非理性行为最终将导致基于理性的政策实效。因此政策研究也要反思原有的问题。Chetty (2015) 在AER上说行为经济学为公共政策提供三个新视角:

1、提供新型的政策工具(行为政策)
2、提升对于现有政策的预测
3、对福利衡量的新思考
  • 新型的政策工具

所谓新的政策工具值的就是nudge和之后提出的行为公共政策(behavioral public policy)。说到底这一类型的政策核心要干三件事:

1、让人更加理性(有限理性)
2、增强自控或对抗诱惑(有限意志力)
3、利用利他、从众等社会性特质(有限自私)

在公共政策的视角里,达成政策目的有很多种方法,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因此本来存在很多的工具和理论。但是公共政策的选择的几个基本标准就是成本收益分析,四两拨千斤的方法理论上更加受到欢迎。行为政策刚好具有这样的特点。

促进个体更加理性这个角度与我们熟知的行为金融、消费者行为一脉相承,比如利用心理账户促进贫困人口增加医疗消费、利用Frame effect促进退伍老兵参加就业培训。增强自控或对抗诱惑一般通过提醒、默认选项(选择设计)、损失厌恶、承诺等方法操作,在税收、遗体捐赠、健康等领域取得了效果。对于有限自私的利用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领域,以为可以解决非常多的问题:包括动机-行为不一致(自控)、集体行动(搭便车)、短视等等。以下举几个例子:

以下例子均来自世界银行2015年的《世界银行发展报告》
1、如何促进贫困人口重视医疗消费?研究者让贫困家庭设置两个带锁的盒子,一个设置为日常消费,一个设置为健康医疗,里面都放一些钱。最后发现有医疗盒子的家庭的医疗消费增加了。
2、默认选项除了用于增加储蓄,还用于遗体捐赠方面。
3、如何促进减肥行为的坚持?一个研究先收取每个参与者100美元,如果你没有完成目标,就要扣掉这100块,结果实验组比控制组达成目标的更多。
4、如何促进大家节约用电用水?在原有用水报告中加入和邻居的比较、排名就能降低5%左右的使用量。
  • 提升对于现有政策的预测

在行为政策领域除了Thaler为代表的行为经济学一派,Kahneman作为开山鼻祖他们的方式“偏心理”一些(这种说法不一定正确,请拍砖)。Kahneman,Mullainathan,Shafir这一波来自普林斯顿和哈佛的学者他们比较关注的是决策偏差、认知、刻板印象等等。

简单来说,即便是合理的公共政策,如果没有考虑个体的心理和行为特点一样会面临失败。这也是为什么要提出用行为科学预测现有政策。我们需要对于现有公共政策用行为科学进行预测,提升公共治理的水平。举几个例子:

1、哥伦比亚某城市因为某些原因,供水受到重大影响。政府离开进行一轮宣传工作(information campaign,也算是一类信息政策工具),说城市供水收到影响了,请大家节约用水。结果是用水量比不宣传的时候还多(汗),因为大家听说供水受到影响赶紧屯水。问题就在于这项政策本身是要促进大家集体行动的,但是结果却激发了自利行为。
2、我国股市“熔断机制”
3、美国有食品救济制度,但是有人就是不领,因为涉及到刻板印象威胁问题。研究者通过自我肯定训练提升了参与率。
4、发展性的扶贫政策很好,但是贫困群众要么等靠要,要么观望,要么完全不参与,就是没有吃透贫困人口生活特点、心理行为特点,不能完全等同于理性人来假设。
5、某幼儿园对迟到接送孩子的家长要罚款,最后发现交罚款成了迟到家长的“ticket”相当于是买了一张迟到门票,该迟到还是迟到。
6、买了环保汽车的人更容易违章,做了公益的人更容易买奢侈品,锻炼更多的人控制不住吃的更多(实验环境下)。这些都是政策干预或的negetive spillover,都是moral licensing的结果。
  • 对福利衡量的新思考

直接引述张苏老师的文章吧:

行为经济学带来的一个冲击是,新古典框架下的福利经济学从假设开始就是令人质疑的。新古典
福利经济学的基本思想是,完全竞争市场能够实现消费者、生产者、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第一定理) 任何一个消费者、生产者、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资掠配置的帕累托最优都可以通过完全竞争市场达到(第二定理)。这一基本思想背后的假设是,硝费者作为商品的需求者、要素的供给者要追求效用最大化,厂商作为产品的供给者、要素的需求者要追求利润最大化;同时,他们的偏好满足完备性、传递性、单调性和凸性。但当人们没有标准化的偏好,不追求完美的最优化,没有完全的自我控制能力的时候,新古典福利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得不到保证。所以,从行为经济学起源开始,经济学家就开始了行为福利经济学的研究。


Thaler和行为科学给公共管理和治理理论带来了什么新思想?

  • 政府角色

公共管理思想经历了好几个阶段的思想发展,从公共行政、新公共管理、新公共服务,其中对于政府角色的探讨是不断的。我们到底要一个怎样的政府?明显如果政府不干预,个体的非理性(个体失灵)在自由市场中的结果就是使个体福利受到损失。那如威权专制政府一样,对于个体行为做过多的指导和规制好不好呢?可能也不好。Thaler提出我们应该倡导一种“温和的专制主义(自由家长主义 libertarian paternalism)”:

我们这可都是为你好!但是我们给你选择的自由!在此基础上,我设计选择体系和改良政策帮助你更加理性、对抗诱惑、增强自控,促进利他。
  • 避免政府犯错

是人都会犯错,作为官员的个体也是会犯错的。因此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设计到决策的部门更加要加强行为科学的学习和评估,减少政府犯错。

  • 精细化治理

当公共政策已经下沉到个体问题的时候,可见治理领域已经变的多细分。启发我们的是在未来的治理中要关注到更多的东西,要不断的精细化才能保证治理效果。尤其要把行为科学中的一些实验方法推广保证政策的效果,包括RCT等。


最后,nudge和行为政策本身依然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这种政策一定成本很低吗?这种政策本身的negative spiilover也还没研究清楚。还有一些伦理的问题。不过Thaler已经为我们公共管理和公共政策论文和实践的研究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未来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做。


注:本文中行为科学泛指所有涉及行为的研究领域,包括行为经济学、决策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等等(这点不是我提的,这是Kahneman在Shafir(2013)那本书里的序言里提到的)。


Thaler, R. H., & Sunstein, C. R. (2008). Nudge. Yale University Press.

Chetty, R. (2015). Behavioral Economics and Public Policy: A Pragmatic Perspective.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oi.org/10.3386/w20928

World Bank. (2015).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15: Mind, Society, and Behavior. Washington, DC: The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15: Mind, Society, and Behavior

Mullainathan, S., & Shafir, E. (2013). Scarcity. Penguin UK.

Shafir, E. (2013). The Behavioral Foundations of Public Polic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张苏. (2014). 行为福利经济学前沿理论及其未来. 经济学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