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Thaler 的贡献?他的研究在我们生活中有什么实际应用?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 Richard H. Thaler,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方面做出的贡献。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诺贝尔奖巡礼,更多「诺贝尔奖」相关话题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6703
被浏览
1018839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首先,如果发的是behavioral economics这个领域,那不给他是说不过去的。连Rabin自己都说Thaler、Lowenstein是他的hero。他在JEP发的一系列anomaly的文章影响深远,这在行为经济学界是公认的。

之所以说意料之外,是想不到他独自获奖了。这个领域群星璀璨,起码Lowenstein、Rabin这两位是完完全全有资格并列的。不过回过头来一想,倒也情理之中。我猜测他独自获奖的原因主要是nudge这一块最近几年在养老保险等政策方面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是行为经济学中的一大亮点。而Thaler在这个领域的理论和实践方面都有关键性的贡献。

简单说一说nudge吧。传统上,我们认为经济体系是一个比较连续的体系。所谓连续,就是一个小的输入应该带来一个小的输出。例如,对税率的微调只会带来产出、价格等等变量的微量变化。同时,我们认为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实质。例如,给定同样的选择,怎样排列顺序、怎样设定默认值等等framing并不重要,或者只会有很小的作用。

然而,nudge的想法是对选项的形式设计带来的细微变化可能会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举个经典的例子:美国主流的养老保险是401k,是雇员和雇主共同出资,雇员得益的个人账户,其中雇主出资的部分常常是匹配雇员自己的储蓄,直到某个上限为止。例如,如果我每月存3%的收入,雇主也match 3%,则我的账户中每个月能增加我月收入的6%。这部分资金可以投入到一些资产组合中,以供退休后养老用。显然,这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很需要的,也是很划算的,不仅仅可以得到雇主的匹配部分,而且可以延迟交税来降低税率。可是根据通常对理性人偏好的估计来看,储蓄严重不足。那么如何鼓励人们多储蓄,不仅仅是个重要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重大的政策问题。按照经典的做法,之所以储蓄不够,无非激励不够,这就需要通过增加匹配的比例、增加税收优惠等等真金实银的办法来鼓励储蓄,是吃力不讨好的。又或者需要强制储蓄,人为的限制雇员的选择,且不论伦理问题,这在政治上一般行不通。

Nudge则可以通过近乎零成本的intervention来实现大的政策效果。原来,雇员是否参加401k是用opt in的方法:默认不参加,想要参加的自行填个表,每年有一次或者几次机会加入。这个intervention则是把默认选项改成了opt out:默认参加(例如设定为contribute 3%+matching 3%),想退出的自行填个表。这个改变的成本相对于养老保险的规模而言,可以忽略不计。但效果是惊人的。例如Madrian and Shea (QJE, 2001)发现,参与率从57%提高到了86%,其中一半人选择的就是默认选项。也许你会说很多人可能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是否加入了,在后续的研究中发现没有默认选项,而强制要求每个人做出主动选择的情况下(Carroll et al., 2009),结果和opt out类似,说明并非是awareness导致的。

那么为什么一个看似没有实质性改变的intervention会有这么大的效果呢?在行为经济学看来,这是由于两个偏离理性的因素导致的self-control或者说procrastination问题。其一,人是present-bias的,也就是说今天的痛苦比明天的尖锐,但是明天和后天比则没有多大区别。其二,人往往对自己的present-bias并不自觉(naive)。这两个因素会带来什么后果呢?假设你今天需要选择是否填表去参加401k。对比两个选项,选项A. 今天填表;选项B.下次机会(例如3个月后)填表。填表的成本虽然不大,但是却需要牺牲当下本可以用于休闲的时间,同样的牺牲放在B选项的三个月后,感觉就好得多了。填表的收益则在几十年后的将来,而且量也不大,因为A、B两个选择对比起来,退休后的收入并无特别大的影响。那么,很多人反正差不多,干脆等下次吧。殊不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因为人对自己present-bias的不自觉,每次都以为自己下次会参加,结果一直没参加!反过来,如果默认选项变成参加,而退出变成需要填表的话,那就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把默认选项变成不管参加不参加都要填表(active choice),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nudge的威力在众多领域都得到了验证,其中涉及的机制各有不同,例如Thaler在这个领域的代表作之一是SMarT plan (Thaler and Benartzi, JPE 2004),通过提供一个事先的commitment来帮助人克服self-control的问题,是个行为经济学中集合了几个行为要素来设计nudge政策的典范之作。和很多其他行为经济学的发现不同的,是这些领域不仅仅有广泛的(非实验室)实证研究,而且对政策和商业实践有直接的影响。最早的例子是英国、美国政府先后设立了行为科学的部门,直接应用行为经济学来指导政策制定。在商业方面,一个例子是Uber也用各种nudge的方法来鼓励司机多开车等等。

其实仔细想想,nudge这个想法我们老祖宗早就有啦。"狙公赋芧,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 (庄子 齐物论) 通过没有实质性变化的设计来影响选择,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但是行为经济学的贡献则在于系统性的把这些心理因素整合到了理性选择模型中,既能广泛应用于众多看似不相关的领域,又能给出非常明确的预测,不能不令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