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目睹了血腥的事故现场,可能带来哪些影响?家长要如何安抚?

相关新闻:江苏徐州一幼儿园疑发生爆炸 正值放学多人受伤 如果遇到了这种情况,怎么做可以尽量减少事件给孩子带来的阴影?
关注者
333
被浏览
104536

63 个回答

再回来被 @王若枫 的回答吓了一跳,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点赞同,也许大家都对家长的小题大做很反感,或者有些人对情绪的感知力不强,觉得有情绪的人是在小题大做。这个问题最初的几个回答都在强调如何安抚孩子的情绪,获得的赞数寥寥,一个否认情绪的回答一出来,赞数飙升。看来我需要解释一下儿童面对血腥场面的情绪是什么,以免更多的人被误导,以为在孩子面前假装淡定才是好的处理方式。没有兴趣的可以拉到最底下看如何安抚。

孩子的恐惧情绪发展得很早,在半岁左右就知道害怕了。如下图:

恐惧情绪对人是有重要意义的,面对危险的时候,恐惧作为一个强烈的信号,提醒人逃离或采取措施自我保护。面对血腥场面不觉得害怕的孩子,不是他们没有恐惧情绪,而是在他们的知识体系里还不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家长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需要正确引导孩子对危险的认识和看法,对危险的事物有恐惧很正常,比如孩子害怕快速行驶的车,那他会知道离行进的车远一些。如果孩子知道这事危险却毫不恐惧,这更值得家长担忧,需要去探究,孩子是表面知道危险实际上不认同呢,还是有意无意地压抑了自己的恐惧心理,还是喜欢冒险,面对危险不恐惧反而兴奋。针对孩子不同的情况,要用不同的方式去教育。

孩子面对血腥场面的情绪波动,通常主要来源于:

1、孩子对血腥场面的情绪。因为这不是平时常见的情况,不管孩子懂不懂,一个陌生的、不美好的、有视觉冲击力的场景,都容易对孩子造成心理冲击;

2、孩子对引发血腥场面的事情的情绪。这个事情也许是真实的,也许是孩子的想象。孩子想象力丰富,有些孩子脑洞很大,会想象很多恐怖的事情,进而引发更多的恐惧。

3、周围人对血腥场面的态度引发孩子的情绪。即使没有人告诉孩子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周围人的表情、行为、态度等等都在无形中散发一种信号:此事恐怖、危险。这种无形的信号也会引发孩子的情绪。

4、孩子对受伤的人的同理心。有些富有同情心的孩子,看到别人受伤流血,会感同身受,引发情绪波动。其实成人也会有,但是孩子和成人不同,他们对界限感没有成人强,有些孩子同理之下甚至会产生错觉,觉得自己也像受伤的人一样痛。

而本题描述的血腥场面比较特别,是爆炸现场的血腥场面,孩子们是直接经历了爆炸事件的。只看到了结果的血腥场面,和经历了造成血腥场面的事件,心理上受到的冲击是非常不一样的。经历了前者的孩子可能情绪不会太强(也有些情感细腻的孩子会有强烈情绪),不一定需要安抚;经历了后者的孩子大多都有情绪反应,对安抚的需求非常强,所以才有了这个问题以及这些回答。

即使是@王若枫 回答中的情况,同一件事,家长害怕孩子无感,那是因为家长知道这件事有多可怕,孩子不知道。这时大人的情绪直接给孩子传递一个信号:这件事是危险的。孩子接收到了,也开始害怕。这就是社会学习(Social Learning),通过别人的反应去认识这个世界,以前不懂的危险,现在开始意识到了。等孩子开始害怕了,就是又多学到了一种危险的情况,家长再去安抚,是丰富和完善孩子对这种危险的认识:虽然情况很可怕,但是还在可控范围,我们只要小心就没事了。

这种学习过程很正常,也有它的意义。作为家长,难道你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傻乎乎的,对外界的危险毫无感觉?虽然有极少数人天生情绪就淡,但是你就这么笃定你的孩子是真的没有情绪而不是为了迎合大人或者别的原因才掩盖了情绪的?

以我接触过大量的个案来看,绝大多数有心理问题的人都有情绪被压抑的问题。中国的文化不鼓励情绪的自然流露,很多人小时候的情绪没有得到接纳,于是为了迎合成人,压抑了自己的情绪,长大以后就以为自己没什么情绪,也理解不了别人的正常情绪甚至觉得有情绪是弱者的表现,蔑视情绪。

我接触过不少孩子,被老师怀疑有自闭症转介给我,据说在家和学校都不太理人,既不表露情绪也不理解他人的情绪,但是在我的游戏室里,他们都能展示出内心细腻敏感的一面,有很多细节我什么时候想起来都特别感动。这些孩子,不是没有情绪,是被经历和环境封印了他们的情绪,再用奇怪的行为表现出来。家长总觉得孩子有行为问题,其实很多孩子的行为问题是情绪问题的外显表现罢了。

————————原答的分割线————————

@刘柯 邀。根据题目,我主要答针对学前幼儿的心理和安抚。

这种威胁到人身安全的灾难性事件会对孩子的安全感造成冲击,孩子会产生很强的恐惧心理,如果受了伤或者亲近的人受了伤,情绪会更加强烈,严重的可能会出现性情改变、退行等应激性情绪行为问题,甚至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时家长可以这样处理: 一、第一时间让孩子感觉到安全。 对年幼的孩子,不管看起来有没有受伤,家长都应该先仔细检查孩子的身体。这么做一是避免因孩子表达不清误判伤情;二是与孩子确认TA的身体状况。有些孩子看到别人受伤,受惊吓之下会有错觉,觉得自己也受了伤,或因情绪出现躯体症状。此时家长对孩子身体状况的确认,会帮助孩子从恐怖的幻想回到现实中,同时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让孩子表达TA的恐惧。

此时孩子可能会哭闹,可能会懵圈,家长应根据孩子的情况,多给予肢体安抚,尽可能陪伴在孩子身边,对孩子的应激反应表示理解和宽容,帮孩子恢复安全感及平复情绪。事发后第一时间应该尽量帮孩子稳定情绪,可以不用急着去询问情况或疏导情绪。

二、孩子情绪稳定后,家长可帮孩子疏导情绪。 年幼的孩子语言和思维发展都不够成熟,难以像成人一样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同时,孩子在经历了心理冲击后,也会难以直接表达自己的感受。

这时,家长可借助游戏、绘画、故事等方式让孩子自由表达。可以给孩子提供人偶、车、房等仿真玩具,让孩子可以不用说话就说出TA的经验。也可以让孩子自由绘画,或者让孩子把TA的经历感受画出来。或者用跟孩子一起编故事的方式,让孩子把TA的经历经过艺术加工后表达出来。

需要注意的是,让孩子讲述创伤经历时不可太直接,处理不当容易造成二次创伤。为了给孩子一个心理上的缓冲,可以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来讨论发生在TA身上的事情。

比如讲故事,可以编一个角色,用这个角色引导孩子说出TA的经历。举例:“从前有一只小兔子和一只狗狗,有一天它们在幼儿园开开心心地玩游戏,突然听到一声很大的响声,小兔子就跑出去看。小狗狗很害怕,不敢出去,就问小兔子:'是什么声音?你看到了什么?'”这时孩子会很自然地用小兔子的口吻讲发生在TA身上的经历和感受,同时心理上是抽离的,不容易因此再受到冲击。为了逼真,家长可以拿着手偶或玩偶,变声成角色的声音,营造一个“虚构故事”的氛围。

三、如果孩子情绪难以平复或持续出现反常的情绪行为问题,可求助专业人士。 针对学龄前儿童,最好是带孩子去做游戏治疗。然而这个建议说出来我也很无奈,因为内地极少有人做游戏治疗,唉。

@Nancy 的回答只有一句话,我一看就知道是香港的同行,因为若在香港发生这种情况,临床心理工作者的第一反应都是做游戏治疗。发生新闻中这种意外,无论是政府、学校、社工机构,都会主动给有需要的孩子提供免费的心理干预服务,儿童的心理干预首选游戏治疗。相比之下,内地的儿童心理干预资源真的太少了,特别是非一线城市,家长们通常只能靠自己了。如果孩子的情况比较严重,有条件的还是尽量带孩子去找专业人士,毕竟儿童的心理发展变化很大,不同年龄的儿童心理特点和需求可能差很远,相应的心理干预所需要的技术也很不同,普通的临床心理工作者都不一定会处理,更何况是一般的家长。

在这里我也只能粗略地介绍一下,比如前面介绍的故事技巧,其实在游戏治疗中通常不会用这种故事技巧来处理创伤体验,因为效果不够好。只因为这是最容易被家长借鉴的技巧,一般的情况下家长使用会有一定帮助,所以挑出来介绍了。

其实孩子的心理很脆弱,我见过不少孩子,年幼时期非常小的事情就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创伤体验,极大影响了孩子的性格,并且最糟糕的是因为这创伤体验在大人看来太微不足道了,家长通常完全想不到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只会觉得孩子莫名其妙。如果有好的儿童心理工作者,帮孩子妥善处理了这些创伤体验,有可能会改变孩子的一生。但是儿童心理干预,特别是儿童期心理创伤的干预,没有个四五年系统的专业训练很难做得好,所以此类专业资源很稀缺(摊手)。有感而发跑题感慨一下,请见谅。

最近特别忙,没有空找资料,只能参照经验回答,如有不准确之处还请指正。以上。

谢谢邀请,没有直接做过,但是有一些培训知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要让孩子在安全的环境下说出自己的所见所感所想,这个时候游戏、故事治疗都是好的辅助方式。中国人比较习惯事情发生了之后不说不提以为会过去,但事实上并不能让问题自动消失。家长可以让孩子感受到安全之后,与孩子聊聊,孩子表达出来之后大人会更容易知道怎么帮孩子。如果孩子不说,他会在自己的世界里尝试自行消化,用想象用退行用行为等来宣泄,让大人“看不懂”。

如果家长和孩子聊过之后,观察到在一段时间之后,孩子还是多了很多“看不懂”“处理不了”的情况,那最好找专业人士来处理了——这也是一种安抚和处理的好选择。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