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中国版电视剧《深夜食堂》?

如何看待黄磊主演的中国版深夜食堂?
关注者
14,471
被浏览
14,218,414

3,450 个回答

别的不说,中国版深夜食堂怎么能不是大排档?
我曾经住在大排档上面一年。
我在这个大排档遇到了以下事件:
一,小三抱着孩子找正室
二,高利贷带手下找债主
三,一对情侣在一堆啤酒瓶里鬼畜版互打耳光
四,一对中年妇女一边撕打一边抱着哭
五,我在吃河粉时,一个人腹部中刀倒在我脚下。老板边给我上青菜边叼烟打120。
六,女版马景涛抓着男版林黛玉当求签桶摇: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男的只会哭。
七,少女抱着吉他唱歌,结束时,老板娘都会给她一碗糖水(甜品)
八,两个大男人喝醉了,脱裤子,比大小。还没脱完被老板娘劝走了。
九,有个警察给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朋友洗尘。他哭得坐在地上,那朋友把他送上车。
十,三个大男人喝着喝着问老板要三柱香,学桃园结义。老板还真给了他们。
……
外表冷漠的中国人在大排档里,两杯浊酒下去,回归到最原本的自己。
大排档对于都市的我们来说,不仅仅是那一口美食,更是一个告解室,一个释放痛苦的地方,一个心灵卫生所。
没有在城市里默默无闻生活的人不会懂,外表平凡的都市人却承受着和英雄一样的七情六欲。英雄能够处理,凡人只能找地方倾诉。
深夜食堂太干净,干净得只剩下看起来不错的食物,没了残留的心理垃圾。
黄老师啊,你在人间四月天,我们在凡间四季。

(中国的深夜食堂应该是这样的画风 ,照片是我ps的,这样的黄老师是不是看着顺眼多了)


我不太懂为什么要翻拍,黄老师想营销自己的“黄小厨”品牌,完全可以原创一个符合本土品味的本子,而且难度并不是很高。

我随便编一个。

老黄是个国企老员工,人到中年屁事一堆,老婆更年期敏感神经,女儿叛逆期凶猛乖张,老婆吵着要买房,女儿吵着要留学。

因为顶撞领导一气之下主动请辞,因为此事婚姻也受到了影响,老婆女儿离开了老黄。

老黄净身出户,搬回了原来单位分配的房子,找工作一直受挫,老黄此时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当过厨子(老黄能追到自己的老婆,也是靠着自己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

于是老黄在自己楼下摆起了摊,经营起了大排档。


第一集:蛋炒饭

出走少年被流氓欺负,偶尔逃到老黄的摊头,老黄为少年打了掩护保护了少年,并为少年炒了一碗蛋炒饭,少年说自己是单亲家庭,因和父亲不和所以离家出走,爸爸不会做饭,只会炒蛋炒饭,他不太爱吃,但没想到老黄的蛋炒饭如此好吃。老黄说,不是因为我炒得多好吃,而是因为你饿了,相信我,如果你今天回家,会吃到此生最美味的炒饭。


第二集:炒面

小红是个快30岁十八线的小演员,整天面试谋求工作机会,她没有背景也不想被潜规则,一直碌碌无为,早出晚归,多年男友也抛弃了她。一次她获得一个大ip剧的小角色的机会,但明确了要被潜规则。在老黄的饭桌前,她正苦于此事,她也不经意和老黄提起此事,小红按老规矩问老黄要了一碗不要放豆芽的炒面,小红不爱吃豆芽,但老黄故意给小红炒了一碗加豆芽的炒面,小红不解,老黄说不小心忘了,小红说不爱吃就是不爱吃,于是一边吃炒面一边把豆芽都挑了。老黄笑着说,你都不肯为豆芽献身, 还指望为艺术献身?别多想了,你不可能红的。吃完回家吧。

以此类推。

反正走清新路线,尝试从每道家常菜推演出故事主题。

炒饭是最简单的家庭料理,平时一般不会吃,是苦于没有食材而将就的料理。但饿的时候吃起来特别香,就像我们大部分人的父母平凡,成就平平。但当我们无助孤单,总会先想起他们。(第一集主题,平凡)

面条就像人生抉择,看似一团乱麻,但吃的每一根都有头有尾。所以料理以面食为主。(第二集主题,选择)

然后再在这些主题里面注水剧情。


我没什么文化,也可以随便想出两碗鸡汤,真叫专业编剧绝对写得更为专业暖心,何苦嫁接别人的感动清新。我们国内市井层面上的某种粗粝才是最打动人心的。


ps:有人提醒我说的故事有即视感,首先这真是我临时编的,挺套路,有即视感也正常,家长里短,人情冷暖,没有什么波澜不惊,我们大部分的经历都形不成情节,只是不断重复。


我认识一个长辈,年轻的时候是某某技术厂长,他当时有一个汽车空调冷凝技术的专利,拿了上海市的二等奖。奖金是2万左右,但最后分到他这只有二百。

他非常有个性,给了自己班组一个关系很好的钳工一百,就辞职了。

然后开了小饭店,我经常去他哪儿吃吃饭,他因为和我父亲关系不错,所以不收我钱。但当时我还觉得他小气,因为我喜欢吃椒盐排条,也喜欢红烧大排,但他通常只允许我点一个,他说都是猪肉重复了,但通常只允许我吃排条,他的排条面粉多过肉。

如果我和父亲一起来吃饭,我就可以都点,他给我父面子,所以我经常拉着父亲去吃饭,父亲也经常一个人去吃饭,当然我们都不给钱。


其实饭店生意不太好,后来我问父亲应该给伯伯钱的,做生意不容易。


父亲说,他开饭店的钱是他出的,他还没还呢。

于是乎我很多年一直白吃白喝得理直气壮。父亲差不多都快住到他店里了。

我们三个人就这么互相占对方便宜这么多年,我们都是凡人,活得粗糙,谈不上重情重义,大多遵循本能,只是不做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