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与山东人谁的官本位思想更重?

关注者
1,598
被浏览
968,632

山东的官本位思想是骨子里对仕途的渴望,对官员的崇拜。去年中央查处的“五假干部”卢恩光的事迹将这种思想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这种官本位思想更多的是局限于自己仕途的的升迁,和大家认为的贪腐横行,政治生态败坏还有些不一样。一方面,卢恩光制定了三个狠抓,两个满意。三个狠抓就是“狠抓工作、狠抓领导、狠抓群众”,两个满意就是“让领导满意、让群众满意”,说明卢还是做了些实际的工作;另外,在他的材料中,只提到自己掏钱当赞助,说明他只是在行贿,没有受贿。

(应部分知友要求,又补充了相关材料,以下材料节选自央视新闻公众号。)

20多年前,卢恩光在老家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其实是个小有名气的私营企业主。这家现在已经半停产的工厂,当年生产的诺亚双层玻璃杯畅销全国。卢恩光脑子灵活,爱搞小发明,双层玻璃杯这个点子让他迅速攒下上亿身家。但他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一心只想当官,而且达到了痴狂程度。

1992年卢恩光看到乡里有的企业老板名片上印着“公司党委书记”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党内的念头。他找到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的李恒军帮忙,李恒军收了卢恩光5000元钱,突击发展他入党。混入党内后,卢恩光又通过工作经历造假混入公职人员队伍。卢恩光的企业当时挂靠在高庙王乡中学,他请托时任校长帮他出具假的民办教师履历材料,再用它申报转为公办教师,获得国家干部身份。

1993年,聊城地区出台“民营企业家挂职科技副乡长”政策,卢恩光觉得机遇来了。他通过一番又跑又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很快,卢恩光又被任命为乡党委副书记,职务由虚变实,实现了仕途真正起步。1997年底,阳谷县四大班子换届,卢恩光觉得解决副县级将是关键一步,于是不惜花重金多方请托。高庙王乡、阳谷县、聊城市的多名主要领导干部放弃党性原则,在用人关口上开绿灯,卢恩光顺利当上了县政协副主席,成了副县级。

满脑子封建官本位思想的卢恩光,制造了和企业脱离的假象后认为完成了身份转变,又开始了向上一级的“冲刺”。这一次他的目光投向了省城,开道手法仍然是大把撒钱。1999年5月,山东省政协因人设岗,增设鲁协科技开发服务中心,将卢恩光调任中心副主任。一年多后,又任命他为中心主任,成了正处级干部。

卢恩光:
“就是觉得干什么事,都没有当有身份。尤其是那个年代,不管你多大的企业老板,跟县里科局的人一快吃饭,企业老板都得做下面,科局的上得让到上首去。”
<当上副乡长后>“那时候就觉得,我已经光宗耀祖了,到我父母坟前,那真是好好祭拜一番,谁要是在喊我卢董事长、卢总,那时候就心里觉得TMD不懂事。”

卢恩光有了完整的档案,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进京做官。中国残联下属的华夏时报社成了他进京的第一块跳板。2001年,他安排自己的企业拿出500万元,通过其它企业捐助给报社,谎称是自己拉来的捐款,因此得以调入华夏时报社任职,成为副局级。2003年为了能顺利提任正局级,他再次拉来了1000万所谓“赞助”,其实同样是自己企业掏的。1997年到2003年,是卢恩光仕途的高速发展期。这段时期,他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再到省再到北京,从副科级到正局级,火箭速度的背后是金钱助推。

虽然已经进了北京,成了正局级,但卢恩光认为报社不是党政机关,不是从政的主战场,一心想调入政法、组织、纪检等系统。为了实现目标,卢恩光把钻营升迁当作事业,把所谓的商业成功模式复制到政治生活中。调到司法部后,卢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时间很少回家,一门心思投机钻营。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当天情况,多年来每天睡觉前默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奋斗”,默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一个靠各种造假拼凑起来的假人,注定是经不起查的。卢恩光其实只断断续续读完了高中,随着职级不断晋升,他不断“完善”自己的学历,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文凭,都是或靠买、或靠送、或靠混得来的。卢恩光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一下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七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它五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它亲戚家。连卢恩光这个名字都不是本名,而是自己改的,恩光二字意思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

从上述材料也可以看出,山东的官本位思想的核心在于对权力有着执着的追求,很多人想入仕,想从政,但也做出了些成绩。所以尽管山东也有不少贪腐现象,但经济看起来还尚可。

从进入体制的动机来看,周围同学、朋友选择当公务员,一部分是追求稳定的生活,还有一部分的确怀揣着理想与抱负,想踏踏实实做点事。另外,大家也不要一提山东毕业生就贴上“考公务员”的标签,现在无论是父母还是学生的择业观念都在转变,就业方式也越来越灵活,思想也变得越来越多元化。(PS本答案只谈到山东的情况,对于东北以及其他地区,不是很熟悉,不敢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