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与山东人谁的官本位思想更重?

关注者
1,599
被浏览
970,549

209 个回答

山东的官本位思想是骨子里对仕途的渴望,对官员的崇拜。去年中央查处的“五假干部”卢恩光的事迹将这种思想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这种官本位思想更多的是局限于自己仕途的的升迁,和大家认为的贪腐横行,政治生态败坏还有些不一样。一方面,卢恩光制定了三个狠抓,两个满意。三个狠抓就是“狠抓工作、狠抓领导、狠抓群众”,两个满意就是“让领导满意、让群众满意”,说明卢还是做了些实际的工作;另外,在他的材料中,只提到自己掏钱当赞助,说明他只是在行贿,没有受贿。

(应部分知友要求,又补充了相关材料,以下材料节选自央视新闻公众号。)

20多年前,卢恩光在老家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其实是个小有名气的私营企业主。这家现在已经半停产的工厂,当年生产的诺亚双层玻璃杯畅销全国。卢恩光脑子灵活,爱搞小发明,双层玻璃杯这个点子让他迅速攒下上亿身家。但他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一心只想当官,而且达到了痴狂程度。

1992年卢恩光看到乡里有的企业老板名片上印着“公司党委书记”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党内的念头。他找到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的李恒军帮忙,李恒军收了卢恩光5000元钱,突击发展他入党。混入党内后,卢恩光又通过工作经历造假混入公职人员队伍。卢恩光的企业当时挂靠在高庙王乡中学,他请托时任校长帮他出具假的民办教师履历材料,再用它申报转为公办教师,获得国家干部身份。

1993年,聊城地区出台“民营企业家挂职科技副乡长”政策,卢恩光觉得机遇来了。他通过一番又跑又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很快,卢恩光又被任命为乡党委副书记,职务由虚变实,实现了仕途真正起步。1997年底,阳谷县四大班子换届,卢恩光觉得解决副县级将是关键一步,于是不惜花重金多方请托。高庙王乡、阳谷县、聊城市的多名主要领导干部放弃党性原则,在用人关口上开绿灯,卢恩光顺利当上了县政协副主席,成了副县级。

满脑子封建官本位思想的卢恩光,制造了和企业脱离的假象后认为完成了身份转变,又开始了向上一级的“冲刺”。这一次他的目光投向了省城,开道手法仍然是大把撒钱。1999年5月,山东省政协因人设岗,增设鲁协科技开发服务中心,将卢恩光调任中心副主任。一年多后,又任命他为中心主任,成了正处级干部。

卢恩光:
“就是觉得干什么事,都没有当有身份。尤其是那个年代,不管你多大的企业老板,跟县里科局的人一快吃饭,企业老板都得做下面,科局的上得让到上首去。”
<当上副乡长后>“那时候就觉得,我已经光宗耀祖了,到我父母坟前,那真是好好祭拜一番,谁要是在喊我卢董事长、卢总,那时候就心里觉得TMD不懂事。”

卢恩光有了完整的档案,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进京做官。中国残联下属的华夏时报社成了他进京的第一块跳板。2001年,他安排自己的企业拿出500万元,通过其它企业捐助给报社,谎称是自己拉来的捐款,因此得以调入华夏时报社任职,成为副局级。2003年为了能顺利提任正局级,他再次拉来了1000万所谓“赞助”,其实同样是自己企业掏的。1997年到2003年,是卢恩光仕途的高速发展期。这段时期,他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再到省再到北京,从副科级到正局级,火箭速度的背后是金钱助推。

虽然已经进了北京,成了正局级,但卢恩光认为报社不是党政机关,不是从政的主战场,一心想调入政法、组织、纪检等系统。为了实现目标,卢恩光把钻营升迁当作事业,把所谓的商业成功模式复制到政治生活中。调到司法部后,卢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时间很少回家,一门心思投机钻营。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当天情况,多年来每天睡觉前默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奋斗”,默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一个靠各种造假拼凑起来的假人,注定是经不起查的。卢恩光其实只断断续续读完了高中,随着职级不断晋升,他不断“完善”自己的学历,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文凭,都是或靠买、或靠送、或靠混得来的。卢恩光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一下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七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它五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它亲戚家。连卢恩光这个名字都不是本名,而是自己改的,恩光二字意思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

从上述材料也可以看出,山东的官本位思想的核心在于对权力有着执着的追求,很多人想入仕,想从政,但也做出了些成绩。所以尽管山东也有不少贪腐现象,但经济看起来还尚可。

从进入体制的动机来看,周围同学、朋友选择当公务员,一部分是追求稳定的生活,还有一部分的确怀揣着理想与抱负,想踏踏实实做点事。另外,大家也不要一提山东毕业生就贴上“考公务员”的标签,现在无论是父母还是学生的择业观念都在转变,就业方式也越来越灵活,思想也变得越来越多元化。(PS本答案只谈到山东的情况,对于东北以及其他地区,不是很熟悉,不敢妄言。)

原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奈何半天就看到了三次,就在这里说一说吧。官本位是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的一种价值观。人说官本位在中国古代是很严重的,事实上,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代,生产力低下,或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就难免出现“官本位”的现象。古人知道商人再能耐,也不如得一官,因此大商到最后都求个顶戴,由普通的商人成长为总商,最后拿下布政使的名头。有时候官场人员因权力,又溢出为商。旁的例子不讲,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复苏,就是官倒最牛的时候。你一个小贩求人批条子,你不如自己当官,那么您就会成为最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

一旦为官所获得的利益远远大于经商,则本地官本位思想浓厚。一旦经商所获得的利益远远高于为官,那么本地官本位的思想就很淡。

长三角、珠三角,官本位思想就非常淡。这两地得天独厚,经济自由、发达,为商则香车宝马,为官就不一定了。此时为官获利,就要换一种方式,就比东北为官的巧妙,不那么简单粗暴。即便是也获利了,官场斗争复杂,想得到足够利益,所费的劲还不如下海当个小老板。到最后都是走向人生巅峰,被人瞧得起,在经济发达地区并不算非常难。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经商、做事业。

东北则不一样,东北经济下滑厉害,这是不可逆的,谁都救不了。经济不行了就是不行了,就跟山东胶东半岛经济比鲁西强很多,中国东部沿海比西北地区经济强一样,不行就是不行,提着裤子跑也还是不行。这时候,为官就既安稳,又荣耀了。

东北国企多,当年国企退休的都领养老金,使得东北率先形成养老危机。国企效率低下,思想陈旧,挤占空间,导致东北经济氛围越来越差,私企进一步被薅羊毛,人们就越倾向于进国企,或者当官。

当个小官,买进去要花很多钱,可能得几十万,一月工资就2000多,咱花的这笔钱不能打水漂,得捞回来。进消防的,就给各商家、企业找茬,没毛病也得找出毛病罚款,作为一项“创新型收入”。进办事厅的,就不为民办事,懒散不负责,你要是走后门,送点礼,我可能就给你办了,让更多人意识到求我办事是要交钱的,我是见钱眼开的,付出是要有回报的。这种情况渗透到每一个细节,大有大的后门,小有小的后门,从上到下,务求至少不赔本。

于是,人们说,东北腐败,东北投资环境恶劣。

能不恶劣么?

越恶劣,企业越跑,经济就越差。经济越差,各类商家、企业招人,找员工,工资就越低。资源越跑,无论是人力还是运输、制造,就都衰落,物价就越高。企业说不定就让当官的给罚倒闭了,没法干。于是,东北人就知道还是当公务员、进国企好。国企的话,倒闭是不可能的,工资不是很高就对了,但是还是要花很多钱进去。

有个有趣的事要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国古代县官,越穷就越更换频繁,历来如此。民国时期,贵州最穷,真的是太惨了。民国贵州很多县的县令(县长),属于三个月一换(旁的都是数年一换),非常准时。县长都是花钱买上去的,买县长当,自然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有利可图。从本地搜刮钱财,搜刮数倍于付出之后,便要下岗了,由下一任接替,可见当县长也是非常热门的一门专业。县长管着县尉(警察),管着工商,管着百姓的赋税,那就使劲搜刮。和东北官场一样,查不出毛病也得查,找茬罚死他们,县长大人能想出很多好办法讹人。省政府的高官将县长一职作为奇货,自然不允许某人待那么久,仨月就换,再赚一笔。

东北似乎也陷入了这类情况。前头有同学说,东北的官本位不叫官本位,叫腐败本位,大略就是这个意思。

山东经济条件较好,虽然比不过长三角和珠三角,但也算很不错的。不过,据我和我的中老年朋友们观察,山东的官本位,着重出现在鲁西,尤其要点名菏泽(菏泽的朋友对不住了)。我认识的几个菏泽的中老年朋友,都深深地、认真地认为,干买卖和去企业,不如考公务员,就算你一月数万,你不考公务员,那也是不行的,是没前途的。这种说法,在济南、淄博、潍坊、青岛等地,很久之前经常听见,近几年真的是很少听见,但在菏泽,依然是这个看法,根深蒂固。菏泽的中老年朋友们,三番五次一提工作,就说公务员,很认真地建议我去考公务员事业编,劝了我多次。所以,我认为,并不是说菏泽的官本位导致了经济发展不好,而是菏泽的经济困境,让人们意识到,唯有做官才会安定且有收入。

山东城市夜景地图(点开可看清细节)

谁是官本位的敌人?

经济。

谁是官本位的朋友?

落后。

可这往往无可奈何。

东北人口流失,以黑龙江最为严重,这是公认的事实,有一份黑龙江省的报告中,还吹牛逼说统计结果有问题,人口并未流失。到了这两年,情况更严重,就遮不住了。

黑龙江省也很着急,想办法招商,结果入彀的企业家悔得肠子都青了。

招商的时候把你当爹一样供着,入驻后就开始薅羊毛,直至吸干你的血。眼见着高楼起,眼见着楼塌了。

怨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