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长辈认为日语里的汉字就是中文,不存在什么日文汉字,该说服长辈吗?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

家里长辈很喜欢中国文化,且自己认为对中国文化很有研究,我曾经提到日文汉字这个名词,被驳斥说没有什么日文汉字,那就是中文。长辈对现代汉语中引用的日本译外来词,例如化学、艺术、共和国等,和来自日语的外来语,例如干部、手续等表示,他们可以翻译成日语,要用中文翻译那就是中文,所以不存在现代汉语里大量的日语借词这回事。想问问知乎的大家怎么看待。
关注者
89
被浏览
28988

43 个回答

“家里长辈认为日语里的汉字就是中文,不存在什么日文汉字,该说服长辈吗?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

家里长辈很喜欢中国文化,且自己认为对中国文化很有研究,我曾经提到日文汉字这个名词,被驳斥说没有什么日文汉字,那就是中文。长辈对现代汉语中引用的日本译外来词,例如化学、艺术、共和国等,和来自日语的外来语,例如干部、手续等表示,他们可以翻译成日语,要用中文翻译那就是中文,所以不存在现代汉语里大量的日语借词这回事。想问问知乎的大家怎么看待。”


17年6月5日回答:

建议你先把你想说的“日文汉字”这个概念给理清楚,讲解此概念的用词给选用恰当了,再去试着与长辈探讨,会比较好。至于你说的“说服”,就算了吧,在东方文化的背景下,长幼有序,你可以试着去和长辈探讨一个问题,你也可以虚心学习长辈,你也可以很有礼节地给长辈一个意识到TA某些概念理解地不够恰当的但要给台阶下的时刻,但你要是想站在“说服”的角度上让长辈背弃TA个人的经验和信仰完全接受你的观点的话,在没有对自己所想要解释的观点做出全面地较低概率被长辈反驳的理解的话,想要“说服”,注定是被长辈的观点所反驳,又或是伤害到长辈的自尊心,吃不了兜着走的。


其次,就针对我的个人感受而言,当我看到你提出“日文汉字”时,我联想到的可能概念就一个“和制汉字”,结果看你的表达居然是“和制汉语或者日制汉语(此为日语中对此概念所命名单词的直接引用,用我对你所要讲解的概念去理解的话,用‘和制单词’会更恰当。虽然在日文中‘和制汉语’‘日制汉语’所指对象也是‘单词’,但‘单词’到‘汉语’的命名原因,不解释清楚的话,也不助与你向你的长辈清晰地解释你的观点。所以,直接抽出核心是‘单词’,会方便双方达成共识。)”,你这遣词都出现本质上的对概念认识的错误的话。会产生误会也是高概率的了。

其次,就我看到的你所描述的你家长辈的反应,我还真的很支持“他/她”(原回答里我用的是“TA”,经过和 @杜若 的讨论后,6月12日开始改用“他/她”)们的想法。虽然你举的例子是“和制汉语”(共和,科学,民主等单词),但是你所提出的概念却是“日本汉字”,落脚点是在“字”上,既然在“字”上,那么日本人所用的这些词的字确实是中文汉字,既然是中文汉字,又何来“日本汉字”一说?!显然,你家长辈没有直接指出你对“词”,“字”的理解有问题,反而是掉进了你观念中的漏洞,但他/她们本身的知识经验又提醒了他/她们“词”和“字”是不同的概念,所以才会出现,他/她们跟你的观念只跟了一半就停住的现象。但他/她们说话含蓄了,你的描述中也写到“被驳斥说没有什么日文汉字,那就是中文”,他/她们的含蓄就在于,他/她们只点到“中文”没有点到“中文汉字或者中文单词”上。你们的对话啊,真的,很可能出现了理解上的偏差,又因为大家都不想打压到你对此问题探讨的热情,又或是他/她们本身说话方式就含蓄,以至于给你的信息反馈不完整,得靠你去悟(误)。这个时候,在说自己感受想法之前,确认一下长辈说的是“单词”还是“汉字”,确认一下长辈是如何解读自己的观点会比较好。


如果你要说“和制汉字”,那么例子就该是“峠”,“鞐”,“榊”等,这些字确实是曾经的日本人在对中文汉字的理解上所创造出来的字。

但你要说“和制汉语”的话,那么落脚点应该在词上,而有一点要明确的是,这些词所用的字是否是“和制汉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字还是中文汉字,词的话,却是曾经的日本人在对汉字,对某个特定概念的理解上所组合出来的新词,而这些组合出来的新词,将它视为中文里自古以来就有的单词去理解的话会有所不妥……按照这个思路去解释的话,会有助于对问题进行深入地探讨。


其实,我挺佩服你家的长辈的,至少在你的描述中,我没有感觉出“他/她”们顽固不化,没有感受出“他/她”们不接受你的观念。相反,正是因为“他/她”们认真地听了,认真地接受了你的观念,才点出了你所说内容的不合理的地方,才找出了你的破绽。

我挺喜欢和这样的长辈聊天的,很多时候我对一个概念,有一些认识,但是认识的往往不够清晰。正是因为认识的不够清晰,在解释时,遣词上就容易出问题,而正是和那些有经历有学识的长者聊天,才能很快地找出我自己的这些漏洞,才有助于我去更好地理解那个概念。

就我个人的经验来对题主提个建议吧,在说不过(“说服”)长辈的时候,虚心点,听听“他/她”们为何无法对你的解释做到心服口服,会有助于你找到问题点。

和家长有什么好吵的,两代人,很多观念不同,不合,很正常,以前我也喜欢去纠正他们,但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未免不是一个笑话,所以,各自保留各自的意见,和睦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