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杨舒平争议性毕业演讲?她的演讲是否存在问题?

题主在北美留学生日报微信公众号看到此条消息,原文链接: mp.weixin.qq.com/s/y8VZ
关注者
3,343
被浏览
2,192,833

909 个回答

谢邀。


不提是否爱国的话题了。我的看法:整个演讲的逻辑和手法,糟得让人尴尬,而且有刻奇媚俗之嫌。 更进一步:选择这个演讲的人——类似的演讲应该由马里兰大学的那位华裔校长甚或委员会决定吧?——品位实在不高明。 我还怀疑,演讲者对萨特有误解。 许多人会念叨说,她陈述的问题确实存在,所以这么说是有价值的。 很遗憾,类似的便宜话,是个人都会说。而且因为她有相当幅度地夸张失实,导致她的陈述并无实际价值。 这就像,我如果说“重庆人大多爱吃辣,无锡人吃口特别甜,吃多了可能对身体不好”,这算客观陈述,说不定还有劝谏之功;如果我说“重庆人顿顿离不开辣椒,无锡人连馄饨汤里都要放一勺糖”,这就属于夸大事实,导致本身言论无说服力。 俗称“黑都没黑到点上”。 演讲中除了包含夸张失实的叙述,还有些奇怪的句子,简直让人尴尬。如“空气是甜的”、“如果在故乡不戴口罩我可能生病”,这种还属于撒娇型歌颂。但像是“一到达拉斯机场因为空气太好我就摘下了口罩”这种叙述法,颇有些为了制造戏剧冲突反差而刻意造作之嫌。类似于有人写文章,“我在成都发现了三合泥,不由得大吃一惊:啊!四川人吃的不都是辣的吗?!”——这种故作夸张,小学生作文比较爱用。 至于“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感受到了自由。”从新鲜空气扯到言论自由,感觉像是为了蹭热点而蹭呢……

所以说选择这个演讲的人或者委员会品位糟糕,是因为……举个例子吧。 我在巴黎读书,随堂做过一个课题,关于CSR即企业社会责任。有位华人同学做了个案例,嘲弄了国内某著名无良搜索引擎。估计是材料不足,她就将这个话题直接扯到国内的许多原生问题上。 课上做演讲做到一半时,她被法国教授中止了。教授说了一段话,大意是: 我觉得您这么做,有刻奇媚俗Kitsch的嫌疑。可能您觉得我是法国人,对中国有许多成见,于是想利用一些我对中国的成见来渲染您的课题,但是您只渲染了情绪,并没有相应的论据来支撑。我觉得这样做,是刻意迎合他人对中国的偏见,是种花招,很不严谨。 在一个有点品位的地方,做这种刻奇媚俗,用情绪煽动和扭曲夸张,来代替实际论据的发言,实在不算高明。 而赞许这种演讲,很容易显得眼界不高、耳根子软、还没文化、偏听偏信,甚至没怎么看过世界。

比如,您在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上海老阿姨面前,大谈自己的苏北人邻居多糟糕,老阿姨可能听得击节叫好。但稍微有点涵养的年轻上海人,大概会觉得:啥呀。 比如,您去跟一个从没出过台湾的新竹老大爷,说中国大陆普遍吃不上茶叶蛋,那位大爷可能听得很过瘾。但如果您跟一个住在巴黎的台湾人说,中国大陆吃不上茶叶蛋,人家会瞪眼:“你不要鸡掰!巴黎春天跟老佛爷都要被你们包掉了好不好!”

为了讨好他人,将一种被妖魔化的刻板印象,刻意渲染,刻奇媚俗,拉一踩一,不仅不算聪明,还有点不要脸——这是针对演讲者的。 将这种刻奇媚俗当了真,挑出来示众,“哎看看,我们是救世主,刚捡到一个迷途羔羊来拯救呢”,这是花刺子模信使问题,只乐意听自己爱听的东西——这是针对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委员会的。

我深知许多华裔出了国,会走两个极端。要么格外爱本国,要么格外爱他国。两者其实都算为自己的立场和选择站台,也无可厚非。但这种站台一旦露出穷形极相来,很容易没面子。 言论自由当然是好的,值得用一切方式歌颂。川普当选后,美国许多读书人尤其爱歌颂自由,以至于矫枉过正,却也无可厚非。好声好气地谈论中国的空气和言论自由问题,也是好的。我们就需要这个。

身为一个写字的,我也渴望言论自由——但不是这种尴尬的倡导法。

若为了歌颂自由,强行扯挂,不惜失实,就很容易适得其反了。比如,我可以吹嘘无锡的汤包是世上最好吃的。但如果在一群无锡老乡面前,信口雌黄说淮安的汤包简直有点苦,杭州的汤包有一个脸盆大,进而推论出无锡菜也比淮扬菜和杭州菜好很多,无锡人也比淮扬人与杭州人好得多……这样听上去,不仅自己蠢,还很侮辱听众的智商呢。

对了。 演讲者为了显得有文化,谈论了半天言论自由后,演讲末尾还引了萨特的话,说:一如萨特所言,自由是一种选择。 那,事实上,萨特一般的观点是:人从来是自由的,人可以自由做一切选择,只是要为自己的选择及可能引发的后果负责。 我深觉演讲者应该是多少误解了萨特,但现在,她可以按照萨特的宗旨来: 她有自由做这种演讲,只是她选择做这演讲并引用萨特的名言时,也已经选择了为可能的一切后果负责,所以现在就准备接受为自由负责吧——这才是萨特那句话的本义。

(重新整理了一下句子以求通顺。5月24日。)

我是4岁就离开昆明,但以身为昆明人云南人为豪,出国七年目前在美国工作的时差党。我从个人角度说说她错在哪里。

恕此回答不会引用具体的截图和例子,因为作者看了一次视频已经被恶心的够呛,不想再看第二次。


这里引用微博上一个朋友的话:

『有些人似乎觉得,只要是“真话”,就可以不分场合、不分方式、不分对象地说;只要是“事实”,就可以无视背后可能有的潜台词和引申含义。』

请注意,这里并不是部分公知美分人士所说的『家丑不可外扬』,这里讨论的是『说话的方式』。我们留学生常年生活在国外,我们知道西方对中国的敌意天然存在,什么样的话应该怎么说,说了可能会被他们解读成什么样,我们一清二楚。 杨同学在讨论中国的一些问题时,使用的语句,表达方式从任何角度来看都不当。

仅就空气质量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拿柴静关于雾霾的演讲做对比,她的描述显然更加全面客观。我依稀记得柴静也在自己的演讲里面提过美国,提到过孩子在美国生活一类的事情(细节可能记不清楚,抱歉),但她可没有用类似『the air is fresh and sweet』一类显然很浅薄无知的语句来描述和概括这一整个问题。

可能你们要说,这是一个毕业演讲,不是关于雾霾的演讲,blablabla。。那么,杨同学在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演讲上,既然要提起这个话题,就应当完整适当地去表达。她没有做到,并且这样的言论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被怎么放大,我想一些同学心里是很清楚的。

我们作为留学生,从来不回避祖国存在的任何问题。我们中的很多人,也是曾经对祖国的一些方面有失望,然后想出来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出来以后,经过不断的体验,对比和学习,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想法,这很正常。但是,我且代表我个人对一切不为祖国着想为出发点发表此类言论的人致以鄙视。你可以批评,可以建议,但明眼人能看出来这样的批评和建议是否经过深刻的思考和总结,又是不是单纯的抱怨和抬杠,或甚至是反国家反民族,这两者有着事实上的不同。


批评和『批评』,建议和『建议』的区别,就看个人能不能理解了。

结尾引用一下百年前清朝留学生出国的宣言:

『此去西洋,应深知中国自强之记,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给看不懂大道理的人附上一位基友通俗易懂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