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毕业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 2017 年毕业典礼的发言?

该人发言包含具有对中国负面新闻的歧视性言论,被认为涉嫌辱华。该女生毕业致辞视频youtube.com/watch?
关注者
6,070
被浏览
3,415,498

1,371 个回答

在我出国留学之前,我爸嘱咐过我一句话:

“人要走大路,大路越走越宽敞。”

--

对于留学生来说,踏下心来走大路很难,一路有很多诱惑,很多指示牌写着“捷径”: 和一个自己并不真正爱的人结婚,读一个自己并不真正喜欢的专业,诉说着自己并不具有的学术理想,以及自绝于自己无法真正割舍的祖国。

我没有用“诋毁”或者“侮辱”这个词,因为我不是当事人,无法窥测此人的真实想法。或许她说的有一部分实情,或许这是她的真实留学目的,这都有可能。

我不否认,中国的空气污染是事实,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在公众演讲中适当的自黑也是常用的调动氛围技巧。我一个广州人,在和北方朋友逛野生动物园的时候,自黑一句“我们那边管这叫菜市场”;我在明尼苏达州上学,遇到德州的朋友来访,说一句“今天摄氏12度,准备夏天的衣服”,这样的“自黑”即使放到公开演讲场合还是比较可以接受。然而,当这位讲者将对中国的负面评价作为演讲核心论点的论据之一时,这就远远超出了就事论事的范围。

有一点可以确定: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番话,看似走上了一条捷径,但这条路会越走越窄。

利用婚姻获得绿卡,就是放弃了和自己爱的人组建家庭的自由;利用学位获得留美资格,就是放弃了遵从自己兴趣的选择;利用攻击祖国获得在异国的机遇,以此来“融入”别的社会,就是放弃了在自己的国家获得荣耀的机会。

古代人被生活所迫,不得以上山落草为寇,这时占山为王的头目往往会让新来的人纳一个投名状,

去杀个人,才能成为我们之一。

背后的道理很简单,杀一个人,从此就再也没有办法光明正大走在大路上,放弃了其他的可能性,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你说,这多可怜。

--

我没有资格去教别人走大路。

《白鹿原》里,黑娃恨恨地说, 白稼轩的腰杆挺得太直了。

如果一个人,一生中全都是顺境,从不需要弯腰,却整天规劝别人永不低头,这就难免引起抵触情绪。我必须承认,自己能凭成绩就获得国内一流大学的教育资源和美国学校的全额奖学金,能够在两地都有机会体面的生活,有太多在我自己努力之外的幸运成分,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幸运。

我知道今天没有任何资格去给这位演讲者指一条路。我只是觉得,如果她本来能够拥有更多的选择,却抵挡不住诱惑走上了捷径,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惋惜的事情。

同样是感谢美国的大学教育,去年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JIANG HE也是从自己出身的中国某贫困山区的落后开始讲起,但引出的是世界范围内很多贫困地区科技传播的不通畅问题,感慨自己的幸运并表明要努力改变这种现状的决心,还倡导顶尖学府的毕业生们也努力去这样做,让自己做出的科研成果能够被更多急需它的人们应用,为人类造福。为什么格局就差这么多呢?

她确实没有恶意诋毁中国,但配合言语中夸张的修辞手法和恰到好处的微笑,以取笑自己出生地的方式来歌颂美国的自由与民主,实在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