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生物因人类威胁发生了明显的演化?

关注者
1362
被浏览
995657

物竞人择,适者生存。

我隐隐觉得目前的答案肯定都不太符合题主的心意,因为列举的都是人类对各物种主动选择,比如用抗生素或者育种来选择,或者人类活动改变了环境导致的被动选择,人类充当自然选择之手,物种们适应人类选择而生存,这些有些确实是演化(基因频率发生了改变),但有的其实不是。

有没有物种主动改变的?

其实是有的。

演化的时间尺度一般来说都比较大,而题主所要的是可观测的、“针对人类这一威胁而进化“的进化,我猜更可能是表观遗传学,一种适应性的遗传学:

表观遗传学是研究基因的核苷酸序列不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基因表达的可遗传的变化的一门遗传学分支学科。表观遗传的现象很多,已知的有DNA甲基化(DNA methylation),基因组印记(genomic imprinting),母体效应(maternal effects),基因沉默(gene silencing),核仁显性,休眠转座子激活和RNA编辑(RNA editing)等。

多快好省:

表观遗传学的研究发现,男性的身体状况和生活方式会对他未出生的孩子造成影响。他们吃了什么、吃了多少,他们摄入的有毒有害物质,他们经受过的创伤,他们的贫穷或者无力,还有他们生育时的年纪,都会影响他们未出生的孩子的健康。其实,食物和毒素对人的改变作用还不是那么让人惊讶,虽然这个作用能往下遗传那么多代确实让人意想不到。真正出人意料的,是表观遗传学还能在心理层面上发挥作用。 来源:guokr.com/article/34853

根据行为表观遗传学的新见解,我们过去的创伤经历,或我们最近几代祖先过去的经历,会在我们的DNA上留下分子伤痕。一些犹太人的曾祖父母在俄国犹太人小村中被追捕;一些中国人的祖父母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蹂躏;非洲裔年轻移民的父母在大屠杀中幸存;与酗酒或者虐待孩子的父母一起长大的成年人,无论他属于哪一个民族,他们身体承载的都不仅仅是记忆。

就像海啸退去之后沉积在精密校准的机器齿轮上的淤泥,我们的经历及我们祖先的经历是不会离去的,即使他们已经将这些经历遗忘。这些经历变成了我们的一部分,一种紧贴在我们遗传骨架上的分子遗迹。DNA仍是一样的,但是心理和行为倾向将被遗传。你可能不止遗传了你祖母那骨节分明的膝盖,还遗传了她在初生时因为被忽视而导致的抑郁倾向。来源:guokr.com/article/43729

这种遗传不需要很多代的选择,见效极快:

研究人员把体型很小的普通雄性田鼠和体型很大、脾气暴躁、过了繁殖期雄性小鼠关在同一个笼子里,每天让小鼠攻击田鼠大约 5 分钟。如果用透明板将田鼠和小鼠隔开,板上便会留下施暴方(小鼠)为了攻击弱小的一方(田鼠)而留下的爪印。内斯特勒博士说,所有这一切都让这些普通的雄性田鼠体验到了“一个可怕的压力水平”。这一过程会重复 10 天,每天都会换一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不同小鼠来折磨这些田鼠。当这一过程结束之后,大约 2/3 的雄性田鼠都表现出了田鼠意义上的抑郁、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而且这些症状都是永久性的,可以被测量。然后,研究人员将这些不幸的雄性田鼠跟正常的雌性交配。它们的幼崽长大后,往往会对社会压力做出过激的反应,变得非常的焦虑和沮丧,连糖水都不喝。这些鼠二代也会尽可能地避免和同类接触。 来源:guokr.com/article/34853

你看到卖萌的熊猫、猫,可能并不一定是发生了演化(基因频率改变),也有可能只是基因甲基化了来讨好/逃避人类而已,毕竟卖萌有糖吃和被拿着枪追都有可能遗传给子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