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句话从汉语句子结构来说该如何划分?

今天没有课。 今天学校没有课。 我牙疼。 我眼睛快看不清了。
关注者
13
被浏览
1023

先用「语义格」来分析:

今天-时间 没有-存现动词 课-受事。 今天-时间 学校-处所 没有-存现动词 课-受事。 我-感事 牙-处所 疼-感知形容词。 我-感事 眼睛-工具 快-时间 看-感知动词 (东西)-受事 不清-补事 了-时态尾。说明:

说明:

# 我认为存现动词可以没有「施事」。那么,「学校-处所」能否是「施事」呢?能否给句子补一个隐含人物「我/我们」并将其视为「施事」呢?我暂时存疑。

# 「感事」就是涉及感觉或认知的动作者,因此后两句的「我」就是「感事」。「看」就是感知动词。而「疼」,则可以给他补一个感知动词「感到」(感到疼),这里则是用感知形容词「疼」作为谓语。

# 「处所」就是空间位置,身体部位也可以通过后加方位词来构成「处所」状元,比如「身上/手里」这些。所以,我将这里的「牙」也视为「处所」,相当于是在说「在牙的位置」。

# 对于感知动词「看」而言,视觉器官「眼睛」就是这个动作所使用的「工具」状元。

# 「不清」是「看」的补语。若我们给这句补充一个名词「东西」,那么,「不清」就是「补事」。又或者,「不清」是「方式」状元(用不清的方式来看)?暂存疑。

(上述分析仅供参考,欢迎商榷。)

再对应回一般的「主谓宾定状补」分析模式:

# 「时间」、「处所」的性质有争议,不同的语法体系对其有着不同的观点。于是,究竟例句中的「今天」、「学校」、「牙」是主语还是状语,大家各自判断即可。

# 类似地,工具「眼睛」是主语还是状语?也须大家依据不同的语法体系来各自判断。商榷点在于:身体部位/器官,究竟是感知的主体,还是感知的处所或工具?暂存疑。

# 对于汉语的一些语法成分究竟是主宾还是状语这个问题,现在的汉语语法理论里还未形成共识。如果是在学习语法课程,那么就按所使用的教科书上的「教学语法体系」的相关说法来分析。如果是自己出于兴趣而分析,则可以试试各种不同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