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韵与谆韵区别?

关注者
8
被浏览
824

謝邀。《切韻》無諄韻。從真韻裏分出諄韻,體現的是唐代的演變。在切韻系韻書裏,最早是《唐韻》分出了諄韻,另一個切韻的五代增補本也如此,《廣韻》、《集韻》仍之。其中,《唐韻》殘卷剛好能看到入聲術韻(諄韻入聲)的具體轄字,其所轄的音節大致同《廣韻》。 真諄的分野是:舊真開>新真開,舊真合(喉牙重三/莊組)>新真合,舊真合(其他)>新諄合。

至於擬音,則須要首先釐清擬的是甚麼時代的音,畢竟這涉及了演變。對於陸法言所記錄的《切韻》而言,並無諄韻,因此不必爲諄韻擬音。而對於《唐韻》《廣韻》《集韻》而言,從真韻裏演變出了諄韻,但同時整個臻攝的各韻部會不會也有所演變?這時要給諄韻擬音,是不是也要考慮對其他相鄰韻部也進行改擬?

比如,演變之後的格局,其中一種可能的擬法是: 真iɨn/ɨn/ʉɨn,諄iʉn,臻ɯɨn,欣iɯn,文iun,痕ən,魂uon。 這時,真/諄、欣/文剛好擬得平行,ɨ/ʉ、ɯ/u剛好是兩對相配的非圓脣/圓脣。

但另一方面,這個擬法又與押韻矛盾。從唐代科舉用韻到宋代《禮部韻略》的通押規定,一直是真諄押、不與文押的。如果諄擬iʉn,則聽感上應該與文能押韻,就與上述用韻情況不符了。這是科舉用韻滯古仍舊使然,還是諄應該擬其他音值?以及,演變之後的格局裏,臻攝各韻會不會有一些韻部已經演變爲韻腹相同?就是說,若想同時兼顧「各韻韻腹都不同」、「真諄押但不與文押」,擬音還是有些難度的。我暫時沒有想到較好的方案。真變真諄、歌變歌戈、寒變寒桓,都是《廣韻》相對於《切韻》有所演變的情況。若要擬演變之後的音系,戈、桓還算容易擬,諄韻則有些難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