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让人听起来像小说一样的现实故事?

或曲折复杂,或出人意料,或扑朔迷离反正就是本应在电影,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在现实里发生了。 相关问题:有哪些第一份工作很一般,后来成为大学教授或学者的
关注者
18669
被浏览
15998987

我爹老说我没接好他的代,浪费他的基因。



我爹记性好。我妈开店子的时候让他带烟,几十种烟名,不同的条数,听一遍就能记下来,那么些年没出错过。一副扑克牌五分钟能记下来顺序,玩跑得快很少输。

球类运动,足球篮球都甩我几条街。就连打弹珠都赢得我只掉眼泪。

游泳就更别提,他七岁就在江里游。我十岁的时候穿着救生衣去游泳池还点被淹死。浮是浮起来了,但人是趴着的,脸朝下。

我爹打架也是那条街里的一把好手,他的姐姐妹妹都没人敢欺负。

我只能和小我几岁的孩子拼个发育,遇见干不过的立马认怂。


而且,他比我热血,比我中二。



眼镜叔以前住我们家楼下。他老婆睡了个牌友,被提前下夜班的眼镜叔捉奸在床。

两口子闹腾了几个月便离了婚。可是只有一间房,是他前妻单位分的。眼镜叔索性在屋里搭了层暗楼自己睡,前妻还是睡以前的床。

可她前妻厉害啊,没过几个月直接把奸夫带回家长住了。于是三人就一个屋檐下生活,偶尔还能看见他们支个桌子在门口一同吃晚饭。

奈何这事把我爹气的牙痒痒:“我真是看不得啊,真丢我们男人的脸,还一个桌上吃饭,还碰杯,搞交接仪式呢?”

我妈一边笑一边数落我爹:“你真是个太平洋的警察,管的宽”。

“懦弱,一点骨气都没有。”



有天,我爹刚把我从托儿所接回来。

见眼镜叔正在门口的水池那撑了个砧板,满头大汗的剁排骨。奸夫和他前妻则在一旁有说有笑的收拾青菜。我爹踱步过去,本也没打算搭理。

眼镜叔见是我爹。笑眯眯的喊了声:“华哥”。

我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

“我今天买了点排骨,华哥晚上下来一起喝点?”

我爹哼了一声就上了楼,没走多远又转了回来,拍拍眼镜叔的肩膀:“我说啊,这刀只能剁排骨?就不能剁点别的什么?”说完瞪了他前妻和奸夫一眼,摸着我的脑袋上了楼。

眼镜叔没吱声,奸夫和他前妻看了我爹一眼,也回了房间。


往后眼镜叔也没和我家来往了。再没把饭桌摆在门口。


同年,眼镜叔的妈去世了,办白事的时候我爹去送了帛金。

没多逗留一会儿我爹就回来了。我妈说,你钱都花了,不吃个饭再回来。

我爹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和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是家里走了长辈,该出力还是得出力的。”



我刚去外地工作的时候,我爹生了场重病。

家人一直瞒着没告诉我。

等十一放假回武汉的时候,我见他瘦了好几圈,走路都不太稳。这才知道我爹住院三个月,刚康复不久。

我有些心疼,问他怎么瘦成这样了。

他皱着眉头抱怨:“那医院有病,每天一大早被疼醒,一睁眼就看见个护士在抽我的血,天天抽天天抽,换你你也瘦。”

我闷着没说话。

我爹看我一眼:“怎么?你别看我这样,你不一定打得过我。”



快吃晚饭的时候,我扶着他出门散散步。

走路上的时候碰见一对情侣吵架,穿皮裤的男的给了女的几嘴巴,穿豹纹衣的女的骂骂咧咧的任由他打。

我爹用胳膊顶顶我,“走,过去看看。”

我一把拽住他:“干嘛呀,人家小情侣床头打架床尾和,你走路都够呛,我们报警得了。”

我爹一把扒开我的手,算是没呸我一脸,直径朝他们走过去。

我立马上去撵我鲁智深附体的爹。

“松开!听见没,!搞邪了!”我爹走到跟前,怒目对着皮裤男。

皮裤男有些懵,看了眼豹纹女。豹纹女也有些懵,连连摆手,说我也不认识。

我心想这下尴尬了吧,别人不一定领情。

“别动手啊”。我爹一把将他们拽开,顺手给拦了个车,把豹纹女塞车里。

豹纹女坐车里半天不走,我爹回头吼了她一句:“等着他打你啊,还不走,分了算了”。

皮裤男想追,被我爹按着墙上了。

“打女的,真有脸啊你?”

待载豹纹女的车开远了,我爹才松开他的领子,独自往家的方向走了,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吃晚饭的时候,我爹气鼓鼓的,我敬酒他也当没看见。

我也有些不开心:“我又不是说碰见事情不管,我不是准备报警了么?”。

我爹把酒杯往桌上一磕:“呵,等警察来了,那傻婆娘都给打坏了,你长那么高个子有个屁用。”说完拿餐巾纸擦了擦手,"把老子红酒也磕洒了 ,嫌人。"



我没有狡辩。看着这个市井英雄,觉得有些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