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者
124
被浏览
19,105

9 个回答

专业人员说一句,商业情报远不是商业间谍,竞争情报不能这么搞。国家间的间谍行为没有超国家的执法机构管,公司之间搞间谍确有执法机构。一旦间谍被挖出,用谍公司就基本逃不掉官司。
商业竞争是低烈度竞争,用谍是高风险活动,商业用谍基本都是得不偿失。关键时刻想通过小动作得到些信息的话,可以同行猎头假装高薪挖人,三两下就套出实话了,风险低、取证难。当然,对于专业情报分析者来说绝大多数情况下公开信息就够了,这些灰色玩意真用不着。
总之,这间谍用的很没章法,间谍层次和职业素质也很低(难道高级间谍没挖出来?)。整个过程看得出用谍者的浮躁和冒进(也可能是谍战剧看多了)。

方萍(化名)做了错事,但还想成为一个“好人”。她选择站出来,重新站在“正义”的立场上。

不同于外界的判断,在方萍的“卧底”事实完全曝光后,她并没有被上级抛弃。相反地,她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她在“查博士”的上级答允她回到原公司的请求,并承诺为她安排新的工作。然而,这是需要等价交换的。“(在未来可能的诉讼里)我需要站在他们那边。”但方萍最终没有这么做。

事情完全败露,在方萍成为线人8个月后。

和所有的线人一样,她听从上级的指派、高效完成所有任务。其实,早在她被“选中”的那一天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可能会被(车鉴定)开除”,在这个20岁出头姑娘的概念里,这是能想到的最坏结局。然而,她还是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但指派她的“查博士”一方,显然早就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客服”这个岗位最不起眼,同时可以查阅所有客户数据,而不被轻易怀疑。更重要的是,比起技术、产品相关职位来说,客户服务的职级较低,也意味着“收买”所需要付出的成本更低。最终,8个月时间里,通过招商银行每月付给方萍4000元,“查博士”就轻易获得了竞争对手全部的客户资料、活动信息以及人员名单。而以上种种,是“车鉴定”30名销售人员历时一年半,所建立起的全部客户关系,包括人人车、优信二手车等大客户。

据康金良透露,2月15日,车鉴定就以公司名义向朝阳区人民法院发起诉讼,诉查博士不正当竞争,并向其索赔2000万。虎嗅曾试图联络“查博士”董事丛林以及大股东姚劲波,但双方均未对此事进行回复。

兵不厌诈

车鉴定COO康金良一直没有完全意识到方萍背后组织的严密程度,也低估了他真正的对手。

直到留有各种截图、对话证据的手机被人远程刷机,并删除了所有资料。看到早就被刷成砖的手机,这个技术出身的高管又一次觉得“出乎意料”。“对方真是高招。”康金良说。

然而先回到这场战争的开端。2016年9月,查博士产品正式上线。而彼时,康金良还没有意识到一个庞然大物的暗中迫近。

车鉴定成立于2013年9月,是一款提供车辆维修、保养等历史记录查询的产品,隶属于北京泰格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产品主要面向B端用户,用于二手车买卖场景,降低买卖双方的风险。而查博士的产品与业务范围与之基本类似,属于同类竞品。

起初,车鉴定COO康金良并没有把“查博士”这个后入场者放在心上,直到它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最开始是大量客户反映刚刚在“车鉴定”上使用查询服务,随即就接到“查博士”的销售电话,且报价明显低于前者。就连内部员工的亲戚在使用后,也未能幸免。不止于客户资料,就连公司的内部销售人员也全部收到了猎头公司争先恐后递来的橄榄枝。显然,资料外泄是全方位的。

至此,康金良不再认为这是技术漏洞或者单纯的黑客所为,而应该是公司内部有员工将详细信息主动泄露给竞争对手导致的。他们在明,对手在暗

随即,他暗中启动调查,开始让技术核查所有员工的系统足迹和浏览行为。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技术将历史记录整理成行为逻辑,才发现了客服方萍的异常浏览行为。

正常的客服操作顺序是接到用户的电话,在系统中输入电话号码查询订单情况,但方萍是每天都在下班之后浏览大客户数据。每天都从后往前翻一遍。”康金良说。

方萍说,为了确保不被发现,所有的查阅行为都是在下班后进行。她与她的上级王某某一般在晚上单线联系,并且有专用的电话和微信账号。

2017年年后,在康金良就泄密问题询问方萍的时候,她哭着承认了一切。“这件事本身就让我压抑。”她曾经在中途试图反抗,但她的上级总是推说,让她再“学习”一两个月。于是,她就始终本本分分地完成上级指派的任务,直到被康金良发现。

然而康金良没有想到,事情远比他想象得更有组织、更严密。

摊牌就发生在事情曝光第二天,方萍的上线王某某在发现难以与她取得联系之后,就要求“立即见面”。康金良为确保方萍的安全,决定与另一名同事一并参加。但整个见面只持续了十几分钟。“王某某在认出我之后,一直不停地接打电话。”康金良说,“随后大叫自己的姑妈去世,必须立刻离开。”

虽然康金良觉得这次摊牌非常戏剧性,可也暗暗松了口气。“就觉得既然已经都公开了,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事情了。”

但他没想到,这次会面1小时之后,方萍就被“查博士”的人带走。对于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方萍并不想说太多。只是向她上线的上线吴某汇报了整件事情已经曝光的情形,并且把手机交给了对方。“她们也只是说接下来律师会介入这件事情。”方萍说。而据康金良说,那一晚,方萍彻夜未眠。

“学习”还是“卧底”

2016年7月份,方萍在赶集网的上级突然联络她。希望她能回到原公司上班,但前提是要进入车鉴定,应聘客服岗位“学习三个月”。她没有细想就接受了这个条件。

对于“学习”这个稍显暧昧的词,方萍起初的理解是,感受一下这家公司的模式和业务流程。但很快就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方萍刚刚大学毕业两年,第一份工作是在赶集网担任电话销售。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业绩全靠转化率进行提成。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停地打电话中度过,就是那种所有人一接起来就想挂掉的销售电话。“客户的态度有好有坏,我早就都习惯了。”

方萍靠努力,每个月能谈下来4、5单生意,订单金额能够达到3万左右。4000的底薪加上订单提成,每个月工资最多能达到7000-8000元。“那个时候在西二旗上班,工作环境和氛围都比较轻松。”

改变是从58与赶集合并开始的。办公地点从西二旗转到北苑,工作时间也被拉长至996。“主要还是不习惯这个节奏和环境。”方萍最终选择离职。而转投到猎头公司,才发现自己也进入了完全陌生的领域,并不习惯他们的工作流程。于是,她再次辞职。“查博士”方面正是在这个时间点提出的“合作”。方萍出于对前任领导的信任,接受了条件。

“她对我一直都挺好的。”方萍说。但这种“好”究竟是因为出于善意还是出于利用,方萍摇摇头,不愿意去做判断。

在去年9月份之后,方萍就把车鉴定方面所有的客户数据、人员信息以及促销活动事无巨细的查询、拍照发给对方,有求必应。对方偶尔也嘱咐她“小心为妙”,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小心,只能等所有同事都下班后,自己提心吊胆地完成任务。

“查博士”的背后是谁?

查博士与58同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查博士作为产品,属于酷车易美公司。根据启信宝资料显示,酷车易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于洋,股东包括姚劲波、百卡(天津)网络科技合伙企业以及北京云企互联投资有限公司。而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姚劲波,持有该公司31.5%的股份

而同样根据资料显示,董事长丛林、董事李晓洋、崔金峰、何明科无一例外在58同城集团担任职务。事发之后,董事长丛林曾与康金良短暂会面,并禁止康金良录音。康金良说,丛林曾向他道歉,认为“这事儿办得不漂亮。”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以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何,丛林拒绝透露。

丛林任58同城副总裁; 李晓洋任58同城投资总监; 崔金峰任58同城副总裁; 何明科任58同城高级副总裁;

尽管58集团曾发文回应称:“查博士”一直处于独立运营的状态,但这很难令康金良信服。“这个回应根本站不住脚。你看(这个公司)所有的高层都和58直接相关。”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汽车是一个值得投入的市场。根据普华永道思略特预计,到2020年全国二手车交易规模将达到2000万辆,交易额达到1.5万亿元。而二手车交易查询服务这个垂直领域,门槛似乎并不那么高。获取信息的渠道基本只有两个:全网信息抓取以及付费信息渠道。对于“车鉴定”这类创业公司来说,一旦握有流量与B端商户资源的巨头进场,模式很容易被复制。

互联网是少数充分竞争的行业,而这也正是残酷所在。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创业公司除了必须要完善商业模式和自身盈利之外,也要防止巨头的无情吞噬。

这件事让“车鉴定”上下焦头烂额,康金良坦言,如果不是握有充足的证据,诉诸法律纯属是一场消耗战。“人家家大业大,我们哪里有钱可烧。”

而方萍在事情曝光之后,也陷入了低落的情绪。即便“车鉴定”并未启动刑事诉讼,但她仍然坦言因为这件事承担了很大压力。“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尽快结束。”她说。

因为这件公案,她感到自己同时背叛了两家公司,也背叛了两个对她很好的领导。

站在对方(查博士)的角度,我也是背叛了她们的。可是站在正义的角度上,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对的。

应受访者要求,方萍为化名。

作者:虎嗅网 常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