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b站上看见了关于911的视频,一大堆人会拍手称快?

恐怖主义难道不是人民公敌吗,为什么还要说拉登是人民斗士,良心呢,一提这就说又要给美国洗地?
关注者
7,340
被浏览
6,725,108

2,132 个回答

恰好90年代三大恨我都经历过。

我还记得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我的学校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们包括认识的甚至陌生路人,都对此表达了极大的愤慨,学校门口的黑板上写的全是抗议的内容,好像还有人申请过游行,我们班的同学也想去的,但被校领导以学习为重劝回了。

在情势下,2001年911事件那么多人拍手叫好,是很正常的反应,因为大家秉持着最朴素的情怀:恶有恶报。

至于死伤的是无辜平民之类充满人道主义光辉的想法,是在拍手叫好后渐渐冷静下来才会考虑的东西,面对一个曾经伤害侮辱自己国家的“大恶棍”突然遭遇同样的事,第一反应是快感,很正常。

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认为叫好是不人道的,我也能理解,因为事情过去了,或者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在可以完全冷静客观的看待,但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几乎不可能。

而如今回忆起当年之事,作为亲历者,我第一反应依旧是愤怒,只是如今的我不会说活该,也不会拍手叫好,因为我已是年近40的中年人,我甚至可以说很漂亮的场面话。但B站年轻人居多,拍手称快,用年轻人的眼光来看,也是正常的。

我根本不需要通过b站看911,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是经历过这个年代的。

2001年我读大三,当时刚开学没几天,天很热,那天晚上11点前后,一堆同学很兴奋地在走廊上叫嚷着,说“美国被炸了啦美国被炸啦”。那些年美国的大使馆倒是经常被袭击,我们这些在宿舍等睡觉的同学都没有太大的反应,直到听说伤亡几万人的时候,我们才从不信变成震惊。没错,地球的反面,世贸双塔刚刚倒下,新闻是紧急插播的,当时说的确实是估计伤亡可能有几万人。

宿舍是没有电视的,那时候的宿舍更没有宽带,几乎半栋楼的人挤到一楼门卫的房间里看凤凰卫视的新闻,里三层外三十层。我大概记得当时新闻好像还是鲁豫播报的,没错那时的鲁豫还没有约,还在播新闻。

十一点钟宿舍是要锁大门的,但是很多同学高呼着要出去庆祝,还有很多人,包括我,吵着要出去上网吧看新闻。门卫是个老大爷,一个江西抚州人,老大爷说你们去,今晚我不锁门。没错,平时胆小怕事的门卫老大爷,那天晚上异常开心,私用了那唯一一点权力,放我们出去了。

我们跑去网吧看新闻,实话说,去看新闻就是想知道的更多,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当时的门户网站,搜狐,雅虎,新浪,飞机撞向美国的新闻挤满首页,真消息假消息扎堆,而且当时撞向华盛顿的那个航班还只是失联中,大家异常期待。我们同时也点开了央视的网站,整个网站毫无动静,首页头条还是北京又召开了什么什么大会。

后来几天所有人见面唯一的话题就是911,一直持续了好些天。

这就是2001年的我们。没错我们那时候是由衷地拍手称快,没错。


在这之前,读大二时,小布什赢得美国大选,我这里不说“美国准备战略包围中国”这种后话了,只说我们当时的直观感受,陈水扁上台一年不到,已经在台海掀起了极大的风浪,坏消息不断,随后就任的小布什对华态度极其强硬,没过几个月,有一天发生了南海撞机事件,我们每天看着寻找飞行员王伟的新闻,几天后,新闻上宣告王伟失踪,我们的飞行员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再也找不回来了。


再往前,1999年,那年我在准备高考。天气由寒转暖,电视新闻上,南联盟的形势日趋紧张,美国人在联合国不予授权的情况下,向南联盟发出最后通牒,然后带着北约动手,发动了空袭。

1999年的美国处于军事经济政治科技的全盛时期,而南联盟作为一个连年内乱并且不断在分裂的小国(联盟),军事上据说只有少量米格29能勉强拿出手,而当时因苏联解体贫弱不堪的叶利钦俄罗斯,只是在黑海象征性地进行了军演,表达了一下不满。

在战争没有爆发之前,全世界都知道南联盟没有可能打赢。南联盟拒绝了美国的最后通牒,作为一个冷战时敢与苏联叫板的国家,幻想着带着尊严战死。在空袭前几天,南联盟抓获了三名美国战俘,于是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亲自斡旋,美国的人权领袖也亲自来了(我把人权两个字画了重点,让你们好嗨起来),随后南联盟释放了三名战俘,并带去总统米洛舍维奇写给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一封信,你懂的,求美国别打了。

然并卵,没错,用在这里极其准确。

十动然拒,用在这里也极其准确。南联盟连抓来的战俘都放了,空袭还是照常发动了。

我说的这些,都是当年电视新闻上一天一天亲眼看到的,不是某些键盘政治家某天睡醒后从些个野史论坛里贩来的。当时每天新闻就是北约今天发射了多少多少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南联盟人民如何坚强不屈,如何在战争期间照常工作生活,如何在空袭的日子里开摇滚音乐会……

然后新闻看着都习惯了,然后过了不知道多少天,我们的大使馆被炸了。当时我每天都读大人的《参考消息》,《参考消息》上都是外媒文章摘录,但是那一段时间,某一版会不时登载新华社前方记者邵云环的文章,我一直在报上读着这位记者写的前方报道,直到那一天,我在新闻上看到这位记者被炸死了。

又过了不知道几天,南联盟宣布投降。就这样,幻想着带着尊严战死的南联盟,连试图抵抗的机会都没有,投降了。


再往前,1996年,我在准备中考,中美台海危机,美国第七舰队开到了台湾海峡。那时候有一本书,叫《中国可以说不》,我们年轻人都读过。


说的这些都是之前的事,再说说911之后的事情。

2001年,前南联盟领导人米洛舍维奇被抓到海牙,开始接受审判。

2001年,看到从小时候起一直活跃在新闻里的阿拉法特被软禁。

2003年,小布什发动属于自己的伊拉克战争,彻底消灭了萨达姆政权。我们的电视上头两天还在夸共和国卫队表现不错,过两天巴格达就被美国占领了,然后萨达姆蓬头垢面地被人从地窖里揪了出来。

2004年,阿拉法特逝世,死因不明。电视新闻发回的直播画面,几万人守候在阿勒斯坦,高呼口号,流泪不止,等待他的遗体被接回,激动的人群翻进阿生前所在官邸的高墙。很多人整天吵着翻墙翻墙,有多少人翻过真墙?

2006年,米洛舍维奇是在海牙法庭狱中去世,死因不明。

2006年,萨达姆被吊死。

对了,还有2011年,已经是微博时代了,卡扎菲,从小看各种军事杂志上那个著名的卡扎菲,那个几十年前用高射炮打下美国轰炸机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跟美国人较了一辈子劲的卡扎菲和他的政权被推翻了。70岁的卡扎菲被士兵抓住后,遭受非人的折磨和侮辱,注意,电视新闻就说到此为止了。


所以,回到2001年那个夏末,当时那个还在念书的学生的我们,在一天晚上看到飞机撞向美国的新闻,为什么会拍手称快。

我个人完全不是狭隘民族主义者,也做不了五毛自干五也不是公知,也少来说我被洗脑,说抵制谁谁我都懒得搭腔,我还时不时说一句你国你国的,我还时不时嚷嚷一句药丸药丸的,但实际上我现在关心的最少的可能就是政治。

我更不是说对于911事件我们应该拍手称快,我恰是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说出来的这些都是我的真实而朴素的感受,这些就是当年我拍手称快的那个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