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人工智能能代替人类艺术创造吗?

如题
关注者
587
被浏览
97,413
收录于知乎圆桌 ·

人类艺术创造,本身是个很有趣的概念;因为曾几何时,远在AI选手30s后到达战场之前,人类对于艺术创造的垄断权力,就已经被各种小动物攻城略地的洗了几十年了:

仅以灵长类为例,自1956年伦敦动物园的“猿类塞尚”,名叫刚果的大猩猩开始作画起,世界各地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大猩猩就雨后春笋般的开始了他们的艺术之旅。从一开始相对拘谨的拿着画笔和颜料涂抹的传统画派,到后来直接用舌头调色与作画的布兰特,猿类在其几十年的绘画“艺术”发展史上,也经历了从工具到思想的长足发展。计算机AI替代人类进行艺术创造之前,也可以先和这些与人类赛跑的先驱们较量较量。

刚果作品1
刚果作品2

和猩球崛起里智慧超人的凯撒不同,这些大猩猩“画家”的艺术创作绝非深思熟虑的厚积薄发,而是一种近乎随机的涂抹与偶发,虽然其作品被拍出数万美元的高价,但其艺术创造的独立性与完整性仍然有待商榷。

布兰特与其作品

按照后现代理论,艺术本身也属于概念建构的一种。关于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什么样的艺术是高雅的、值得称颂的,什么样的艺术是革命的、健康的、积极的,其实并无绝对的客观标准。但关于艺术这一主观概念的建构,艺术创造与艺术审美是不可分割的一个闭路循环。

艺术家在艺术理念与灵感的引导之下,运用工具与材料,作用于客体从而形成艺术;而关注也是通过各种感官感受,基于自身的审美理念,对于艺术对象展开审美活动,从而实现艺术审美,与创造者/当时意向通过作品实现沟通。

脱离这一共谋过程谈论审美创造,仅仅关注对于客体的形塑则无疑是割裂的,或仅可以称为艺术制造、艺术复制。

但对于人类艺术创造的替代尝试,还是此起彼伏,

通常来说,艺术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用形象来反映现实的作品,传统上的八大艺术一般指文学、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建筑、戏剧与电影,近些年来新兴的设计、电子游戏、实验艺术等新兴品类也逐渐为大众所认可。

以对于艺术客体的感知方式划分,有视觉艺术、听觉艺术与视听艺术等方式;在物化形态上,也存在着静态艺术与动态艺术的分野;而以存在方式和具象程度论,又有空间艺术、时间艺术和时空艺术的区分。

艺术门类特点分野图

由上图我们可以看到,八大艺术与新兴品类大致如上分布。大体上,时间艺术更具动态且系统内部高内聚,即相互之间关联影响强烈;而空间艺术更具静态性,系统内部低内聚,内部关联性不强;从抽象程度来说,音乐、绘画到戏剧、电影、建筑各不相同,且随着纵轴抽象程度的变化在两端聚集起数据化红利。

较抽象的艺术门类因抽象而更容易被数据化概括(如音乐、诗歌)、或较具像的艺术门类因为十分具像而容易被数据反映(如建筑、设计、部分绘画);

从这两端开始,为了艺术品的记录、复制与传播,人们开始了艺术品的数据化,并大量生产和使用艺术复制品。在这一过程中,通过添加更多维度描述艺术品的创意过程与内在结构从而反推艺术创作,进而衍生新艺术品的尝试一直没有停止过。

我们看到的猩猩作画是其中之一,通过将作画步骤中颜料调和与画笔做画的部分人为加之于猩猩,人类将无意识随机性作为一种创作元素加入艺术创作中,而对于此种随机性大猩猩只是其生成随机性的工具而并非理念与构思之来源,本质上是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在不断生产编号客体3.1.X的艺术复制品而已,且从未超脱3.1抽象绘画艺术这一总目录,大猩猩“画家”不过是人类艺术创作的新工具。

目前的部分AI“艺术家”也与之十分类似,在极端抽象与极端具像的两个极限区域,同时也是数据化程度相对更高的两极,AI算法试图通过艺术作品反推出其中可被算法描述的作品形成规律,进而从结果上逼近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效果:

无论是试图学习巴赫的作曲系统、试图通过图灵测试的作诗系统,还是火遍全球的梵高滤镜Prisma,甚至运用AI进行自动服装设计的印度时尚电商Myntra,大家都如出一辙。(想知道哪些技术上的突破大大改善了这种模仿能力吗?下次再说 )

然而正如前文所说,艺术既是一种创作,同时也是一种共谋,需要欣赏者的参与与信任,展示者根据艺术意图,为创造物赋予意义;与此同时,作为艺术的接收者,人们以其受内外环境形成的审美观点与艺术品发生欣赏互动,从而形成概念、信息与思想交流,这一完整的互动过程确保了艺术创作的互动性和艺术品的有效性。

虽然AI一时无法成为独立的艺术家,但其早已无可阻挡的成为人们生活中越来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括但不限于艺术的创造与审美。不信问问你的XX云音乐,照照你的XX秀秀,关怀从未这样备至,照顾从未如此周到。

It’s your luck to have big brother watching you, in a good way.

*作者 : 明势资本投资经理孙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