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否毫无意义?

好担心会不会有人看到啊… 看标题可能很多人不屑地一晃而过,对于还是很单薄的我们而言,是个在面对矛盾很影响的问题… 朋友因家事缠身数年之久,影响甚大,昨儿矛盾爆发后,情绪崩溃,表达了自己很多对人生的看法,作为朋友的我安慰不成反而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贴出下列记录,希望知乎上经验丰富,学识渊博的人能够解惑。 这是否是种错误的想法?真实的又是如何? 如果有心理方面的朋友认为我的朋友可能过于消极或者抑郁,希…
关注者
23
被浏览
2667

13 个回答

看到被邀请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本来不打算回答,但是看到又被邀请了一次。我来说说我的观点吧。

我从来不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讨论人生是否有意义本身就是个没有意义的事情。人生就是人的一生的简称。我觉得人生不能说毫无意义。只不过看是什么意义而已。

我认为至少有下面两个意义。

因为第一,我们的人生是无法选择的,是父母为了自己的私欲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至少在我们儿时,我们的人生都是被他们控制的,成为了他们的某种情感的寄托和发挥控制欲的对象。所以如果说我们的人生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意义,那就是父母的情感释放和控制欲发挥的对象。甚至可以说,在父母的眼里,我们人生的意义就是帮助他们实现他们没有能力完成的梦想。

第二,如同题主的朋友说的,从环保的角度来说,人类的降临就是来制造污染和垃圾的。即使是发明创造而是最终创造的是各种化工垃圾和污染。所以全球角度来说,从人出生那天起就是来消费地球资源和污染地球的。因此可以说,所有人类的人生意义就是最终为毁灭地球而奋斗不息。不断的繁衍,而且繁衍的趋势是劣币驱逐良币。在毁灭地球的路上贡献最大的就是劣质生育狂。昨天的沙尘暴,今天的雾霾,明天的不明原因的更严重的污染就是最好的证明。

别提什么为社会创造财富就是人生的意义。其实为社会创造财富的过程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生存的需要。比如需要金钱,需要成就感,需要社会认同感,需要安全感等等。而最终的结果,依然是制造更多的垃圾,污染和排泄物。

第三,就我个人的观点,既然我们被迫降临到这个人类社会。我们因为怕死,或者因为觉得人类社会还不错,暂时不想死,不得不延续我们的人生。那么我们能做到就是想办法让自己活的快乐,活得死而无憾。这样我们也对得起我们自己。所以我的所有努力都不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多么有意义,而是为了让我在活着的时候,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活得快乐,最好让我周围的人因为我的存在也感到快乐。当我能够让我周围的人感到快乐的时候,我对他们就有了很重要的意义,他们就会回馈给我积极的爱和喜欢的回应,我因此就得到了快乐。仅此而已。

讨论人生的意义不过就是讨论自己是否实现了父母的梦想,因为这是他们生养我们的主观意义。是否为加速地球毁灭做了贡献,这是我们的存在就体现的客观意义。而这些我都做到了。所以我人生圆满了。oh yeah!!

不请自来。
被这个标题吸引了,看了一看又被里面说的“各种无意义”也吸引了,所以想来简单一答。

你的这位朋友,有一部分说的没错,这也许也是你觉得有点“难反驳”他的点。
比如,人类繁衍生息,大肆破坏环境,也许有一天导致毁灭,就好像曾经做过的一切都被抹掉了,那么当下为之奋斗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呢?

繁衍生息,破坏环境,是的,这都存在,且正在我们眼睁睁看着的状态下发生着,
但,这就能导致最终的毁灭么?
说实话,我不知道。对这一点也许会有专业人士比我解释的更清楚,但我想抱着“不确信”的态度,毕竟,这是我们当下的认知程度给到我们的一种可能,却未必没有未来的人们发展出新的可能。
另一个来说,就算抹掉,也未必都能抹掉,未必不会给未来再次发展的文明一点点“需要去探索”和留下信息的点,或成为下一次的开端。

简单来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不会都否定。
因为我的存在就是有局限的,我又怎能知道太多,那么你是否一样呢?你全能全晓么?
而都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如此,你就敢谈“这一切没有意义”么?这前提还有多大存在的必要?

曾经有来访者问我,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我非常担心,我总担心自己做错了会怎样,会导致糟糕的结局,
我说,是的,在没看到结局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你的选择会带来什么,但即便有错误的可能,也不乏正确的可能,你,却为什么在心里没有给“我做的正确”一点点的空间和存在呢?

焦虑,往往是对“没发生”持有一种担心,一种负面的心态,一种基本看不到“好的可能性”而抱有的都是惴惴不安。也正因如此,焦虑也常常伴随着抑郁,两者总是不那么容易分家。。
但焦虑,总归还是一种“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心,因为想让事情变得好或变得更好,才会不断的为各种而担心着,也因此会做很多去应对焦虑的法子,有时莫名的就在推着自己前行了,于是,适度的焦虑是合理的存在,很多厉害的人追究下去都带有一定程度的焦虑。
而抑郁,或较严重程度的抑郁,破坏性就极大了。
比如,事事无意义的判断。。
因为无意义所以还有存在的必要么?这会令人绝望到极点。

说了这些并不是就给你这位朋友下了诊断了,完全不是。因为只有这点篇幅,没有他本人去面对医生做各种检测,没谁敢给他下定论。
只是,针对于他的说法,你可能会看到比较多的无望之心,但同时也带着“很自我”的心态,比如,“无论怎么不能推倒我的认定”,这样的感觉,本身就带着“谁也不必劝我,没用,我只坚持我自己”的心,只凭这一点,你还能做什么呢?

而其实他的问题本身,有太多可以去辩驳的点。
关系的维系就是为了不让人去死,社会规范,道德准则,婚姻制度,都是为了不让人去死,
这是想说“社会做了这一切是在对抗死亡焦虑”么?
是的,死亡是必走之路。但社会做了这一切,是否单单只为了这个,还是让你“在生”的路上时过得更好?比如亲密关系,只是“结伴能有安全感”还是“你会因此获得更多精神上的满足”?只讨论生死,这有没有点“回到原始社会还在茹毛饮血”的意思,我们发展出来的文明,难道没有给到你更多的体会与所得么?
还是,你目前的所得,真的没有给到你这些,所以才会看待这些只用一个观点来总结?

讨论大而空的问题,
有两种。
一种是这个人真到了可以去讨论的程度,经历的足够丰富深刻,让他不断的在为自己的人生去审视深思与体悟,形而下的积累给到他形而上的可能。
一种是,内心真的是只有“大而空”的。期待自己“足够大”,认定自己“足够大”,于是会去不断的考虑这些,并不给自己“落到地面”去经历的可能。
因为,往往经历了,感受了,付出了也得到了,酸甜苦辣走过一遭,谈论什么,和谈论的角度往往就变了。


有时我也会想,活着有什么意义,
想来想去也能说出点“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话来,但最后还是一点最能说服我,
有意思,
活着有意思,
所以,开心的活着。

这样,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