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发布的奥迪Q8“撞脸”大通D90,你怎么看设计越来越像?

[图片] [图片]…
关注者
210
被浏览
146946

51 个回答

是时候祭出JAC设计总监 @路迪的作品啦……
是不是也看着像一家的?大通跟奥迪车长得像前一阵在今日头条上被疯传过。我跟路迪在意大利都灵彻夜长谈了汽车设计为什么越来越难,为什么车越来越像。路迪跟我说现在设计学院的学生做得基本上所有设计,老设计师基本上都见过。这个行业除非技术改变,真正的创新很难出现。
车跟车撞脸其实都是外行人看的,内行人都是抄比例。我听以前红旗设计师贾延良说,欧洲最顶级的设计师乔治亚里曾经专门拜访过他。乔治亚里曾经设计过无数经典,但是没有做过红旗那么大体量的量产车。所有的设计细节对于老乔来说没什么探讨的意义,他对贾延良如何控制比例以及中国人对比例的理解很感兴趣。
同理,一个高水平的写手都是模仿别人的写作结构,一个高水平的摄影师喜欢看别人的构图。大的框架通常是审美的基础,设计细节代表了自家的品位。你看奥迪Q8的比例和大通D90其实蛮不一样的。
我在国内看到比较拙劣的“山寨”就是不学别人的比例,非要寨细节。嗯,还用我以前主编梁朝辉举的例子:吉利优利欧山寨奔驰。
至于前脸设计细节,我觉得大套路类型就是大嘴和大灯。
大嘴:大部分设计师都会选择大嘴,甚至有意识地夸张(这样识别性高)。无论你是用4边形大嘴、还是切了倒角的大嘴,其实都不算什么创新了。大家现在拼的细节是大嘴格栅里面的装饰。比如奥迪Q8是瀑布式的,大通D90是星空式的。
大灯:LED已经不是新想法了,如何让车灯与大嘴融为一个整体是设计师最近常常探讨的。有些想如何将大灯的灯眉延伸到大嘴上,也有些人想让大嘴格栅多出一块插到头灯里。大家看看奥迪Q8、大通D90和JAC SC9的路数。
如果只有大嘴和头灯肯定是不够的。中国消费者喜欢“过度设计”。
这是我的好朋友广汽设计师张帆的作品。大家注意GS8的头灯部分,是不是看着巨复杂。
再细看一下,是不是感觉到咱们消费者的品位了。
接下来我们看大通D90的设计。
车灯没有GS8复杂,但是它在下巴上做了夸张的设计。镀铬装饰重点强化车的宽度。看着很霸气吧。
让我比较意外的是奥迪Q8的设计。
这么多细节不太像几年前奥迪的作风。坦率说,奥迪受了中国消费者影响还是蛮大的。
同样是概念车,早期一点这款Crossover的是不是就显得更节制一些了?奥迪究竟在往哪个方向上变大家可以请教奥迪的设计师 @郭睿
好吧,最后做个总结吧
1 真的抄袭都是在模仿比例,那些正经搞原创设计的品牌,大家都在避免设计元素的雷同。文章中提到的JAC、AUDI、大通、广汽都是这样。
2 想在细节上不同也是很难的,在技术和成本不改变的前提下,创意基本上快枯竭了。
3 欧洲的设计师会越来越尊重中国消费者的选择。LESS IS MORE、包豪斯设计在中国未必行得通。现阶段大部分中国消费者购买了更夸张、更多细节的车。我觉得奥迪Q8像大通D90不是谁抄袭了谁,而是中国市场促使大家做了改变,哪怕是顽固的德国人也在变。
4 中国市场的汽车会越来越像。当往车身堆砌的细节越多,其实越难分别品牌上的差别。
比如,朋友,你看这8个杀马特细节多到已经无法让我分别他们的差别了。
PS 大通D90和奥迪Q8不要相互伤害哈。知乎的政治正确不是喷众泰吗?另外,我修改了一下原问题,感觉有有点误导的味道。
2017年1月15日更新:
今天我邀请了FMC的设计总监Benoit Jacob来中央美院分享设计。Jacob离开宝马之前设计了宝马i8、i3。我跟他还聊了下车的外形相似性的问题,欧洲口味与亚洲口味的不同。
他分享了这张照片:设计的进化。有意思的最右下角那辆车,很多欧洲设计师都不喜欢,觉得太花哨,看着很沉重……这好像是一款日本的概念车。Jacob的观点是社会(Society)对于设计的影响很大。过去欧洲的社会,美国的社会在决定汽车的品位,如今欧美的文化似乎带不动全球的设计趋势。中国的话语权变得越来越大。他还来中央美院寻找更年轻的中国设计学生来补充到他的团队里。
关于设计是否越来越像的问题,Jacob提醒学生下个时代的突破要看内饰。各个主机厂都有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

我跟Benoit Jacob的交流回头更新在我的专栏里。==更多文章请到汽车文化 - 知乎专栏==更多回答请看王洪浩 答过的问题
谢邀
最前:既然要和国际大厂叫板,那么大通拿出来的图从画工上起码要达到和奥迪差不多的水平吧……


————正经的分割线————
虽然大通最近几年的车从设计角度上讲都是不错的,但实实在在还没达到别人要来借鉴它的境界,更不用说引领汽车设计趋势的BBA。

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技术上大家都差不太多,应用的车身工艺都那样,买的也都是国际上那几个厂家的机床,所以主流厂商在工艺上的极限差距并不大。
而我在之前的一篇回答中提到的,人们对于审美是有一个循环周期的,同一个周期内,这个世界的主流审美就是这样的。比如现在就是大家看圆润的看腻歪了,开始找犀利有劲的。

今天,一方面,冲压工艺也已经非常接近钢材的极限,车身工艺很长时间没有巨大革新,3D打印虽然不是新技术,但距离普及还遥遥无期。另一方面,汽车还是动力单元+驾驶舱+行李舱这样的传统布局,所以在package上也都大同小异。
大家都在总布置和车身制造工艺共同围起来的场地内转圈圈。彼此越来越像也就不奇怪了。
大嘴的形状,能尝试的大家都尝试过了。除非像马丁和宝马这样格栅形状已经上升到品牌识别的一部分并且品牌力足够强大的厂商,否则很难让人绝对认可。从某种程度上讲,宝马和阿斯顿马丁今天的人一定要感谢前人留下的这份遗产。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因此而苦恼。

车是立体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雕塑。所以不能单纯的拿出一个graphic,好像你和我都用了大嘴的格栅,我们就一样。
新推出的现代也是大嘴格栅,甚至和奥迪一样都是六边形,但它并没有很奥迪。

我觉得一个品牌的设计语言最重要的是型面语言。各种二维化的特征可能会改变,但是型面语言则很难改变,它是一个汽车品牌的灵魂。之所以时至今日,在三维建模和VR已经如此成熟的今天油泥模型依然是世界上各大主机厂设计流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型面语言”。
比如A7和6系,相同定位、差不多的价格、差不多的尺寸。
让我们抛弃各种graphic: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来它们在型面上的处理方式是不同的。它们表达的“语言”和传递出来的感性信息也是不同的。宝马6系车身表面的曲率是剧烈变化的,像肌肉一样有的地方舒展,有的地方紧绷。而A7的曲率变化则没有宝马这样剧烈,A7更平顺,高光也非常的平直。所以相对的,宝马更有肌肉感而奥迪更追求舒展的感觉。

回到题目上,这样的二维图只是忽悠外人用的。评价一款车如何如何是要看照片的。
D90的整体比例和形态不太像欧洲风格的车,反而比较偏日系。类似的还有魔改汉兰达——GS8。车头比较短,车尾相对长一点。比较多的体量感都压在后面。
奥迪则依然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奥迪,姿态平稳,型面曲率均匀。除此之外,再加上近几年冲压大厂修炼出来的各种锐利棱线。
以上的一切就是一个设计语言成熟且稳定的大厂做出的示范动作。

大通和国内的绝大多数汽车公司一样,对设计开始有认知但还没有成体系。这体现在很多难以预测的特征上。
比如格栅和大灯一直到前门间非常凌乱的四道棱线,没有明确的主次关系,和车身上其他地方也没有呼应,似乎是为了做而做出来的一些特征。

特征线应该有始有终。比如从大灯开始有很明显的三条特征线,第一条在轮包上面,和后轮包呼应。第二条从大灯一直贯穿到车尾。第三条到A柱结束,和A柱上的棱线有对应关系。

回到前脸,让我们先看下同一个地方的细节。Q8这里涉及到车身色、灰色喷漆和碳纤维三种颜色的区分。这样的交叉关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同样的地方,依然是三种颜色的区分。在二维渲染图中无法看到的细节。这两台车的对比结果自然不用我来多说。


目前我们看到的奥迪大嘴最早量产在2004年的A6 C6上。
我在很早之前的一篇回答中提到过。
之后,2006年Q7发布。
2015年Q7换代,并采用了六边形的银色整体格栅。格栅作为一个整体在前脸中被突出强调。

跟进这一做法的还有Q5和改款Q3。这样的格栅可以叫做奥迪的2.0版大嘴。

事实上,2.0版大嘴最早在2012年Q3的概念车Crosslane Coupe Concept就出现了。而那时候恐怕D90还没有立项。

大通近几年推出的车从设计上讲都完全没有过去国内商用车简单copy或者毫无美感可言的感觉。比如对于MPV有需求但预算不够GL8的人来说可能大通G10就是一个选择。
前几天偶尔在路边看到了大通新推出的皮卡。也非常明显的和国内的各种“轿货”拉开差距,似乎有了一些国际感。只要稍加改装,比如换上更大尺寸的轮子,加几个海拉的射灯,装一个钢丝绞盘,绝对非常酷。

国内的主流汽车厂都开始重视设计了,这是个好事。取得了一些进步也都值得肯定。
奥运会上朝鲜举重选手上来就要全场最大重量,结果三次都失败,你说这是勇敢还是鲁莽?


以上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