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钢锯岭为什么评价如此之高?和我们日常有什么关联呢?它里面思想内涵是什么呢?

关注者
1
被浏览
110

1 个回答

有几个朋友推荐我看电影《血战钢锯岭》,借此文跟朋友聊聊这部电影。

"Desmond Doss passed away at the age of 87 in March 2006(主角原型德斯蒙德·多斯在2006年3月去世,享年87岁)."

电影就这样结束了,然而我耳边依旧回旋着一些牢牢雕刻在我内心的语句:

"I don't know how I'm gonna live with myself If I don't stay true with what I belive(如果我不坚持自己的信仰,我不知该如何活下去).";

"While everyboby else is taking life,I'm gonna be saving it.That's gonna be my way to serve.(别人杀人,而我要救人,这就是我参军的目的)"

……

如果不熟知内情,我可能会认为,生于血流成河的时代志愿参军却拒绝杀人,就好比现代企业主要成为五百强却否认目标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理论功底深厚的经济学家却不赞成社会福利函数不能同时满足无约束的定义域、弱帕累托原则、不相关选择的独立性和非独裁性,荒谬至极。

主角多斯正是这样回答葛洛佛队长的质疑。

他拒绝拿起枪支,绝不玷污信仰,即使面临美好婚姻的诱惑和终生监禁的威胁。若置身于中,这着实令人毛骨悚然,颇为惊骇。

电影开头正是用大量篇幅交代这些。

他不阻止别人使用武器,甚至打心底丝毫没有要奉劝他们放弃暴力,他知道真正的信仰是对自己的要求,是和自己较劲,而不是别人。

多斯说,“当所有人都在为我战斗,我不能置身事外。”于是他选择参军。

从美国角度讲,美国参战之时,其军队规模在世界排第17位,仅有26万多人,还不如罗马尼亚军队。

装备充足能够作战的只有5个师,而当时德国有180个师。

经济大萧条使得美国人失去了男子气概,陆军招收身高1.5米、体重95斤以上,智力正常,有12颗及以上牙齿、无扁平足、性病和疝气的美国人,结果有40%的公民未达到这些基本条件。

美国急需正常的青年人入伍。

多斯的父亲参加过一战,正是一战导致从小玩到大的两个好朋友死亡,父亲每天不忘徜徉于石碑中间,悼念埋在地底的朋友的尸骸。

这些尸骸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战争必然导致牺牲的残忍事实,所以父亲其实极不愿意让儿子多斯上战场,他不想那儿又多一块碑。

我看过海明威写的《永别了,武器》,海明威是一位坦白的作家,有时候似乎是一个赤子之心的婴儿在跟你说话,直言不讳又极为幽默。

这类真性情的作家和张爱玲比较类似,生活就是作品,作品就是生活。

里面有交代一战的场面,叙述者是美国人,去意大利当志愿兵,负责医疗的一个方面。

后来在开救护车去前线的途中,突然炸弹袭来,他的同伴被炸死。

虽然作者笔调诙谐,对此轻描淡写,但仔细回味和构造场景,便可对一战的残酷窥见一斑。

我每次想到便毛骨悚然。

不过多斯还是义无反顾地参了军。

尽管他参军,但他并未违反信仰中最为重要的一条:绝不杀人。

年幼时,我喜欢看动画片《奥特曼》。

一群小伙伴围在黑白电视机旁,双眼都瞪着画面,我们的心怦怦直跳,因为谁都心知肚明,怪兽立马会出现。

它硕大无朋,双脚踏在安宁的城市上空,挪移之处便是一片废墟。

怪兽极度残忍,凶猛,正要毁灭一座城。人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都相信奥特曼会出现,最后会打败怪兽。这便是我们孩提时的信仰使然。

从表面上看,和我们孩提信仰不同的是,多斯的信仰和上帝相关。

他出行时,女朋友送给一本夹着她照片的《圣经》,后来在战场他被火药轰炸,受了伤被人抬走,嘴里却还在不停地嘟囔这本和信仰有关的书。

如果背景不是严肃真实的二战,许多人甚至会觉得这一行为颇为滑稽,好笑。

实在是对《圣经》的不了解。先举一个例子,以便了解《圣经》到底在写什么。

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见,就叫大儿子以扫来,说:“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现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往田野去为我打猎,照我所爱的作成美味,拿来给我吃,使我在未死之先给你祝福。”

上面是取自创世纪27一段话。

背景是,以撒和利百加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以扫,小儿子叫雅各,母亲利百加喜欢知书达理的雅各,不喜欢野蛮实干的以扫。

上面那段正是描写父亲以撒准备将自己的遗产全部交给长子以扫。注意所谓的祝福从历史角度讲实则是房产,《圣经》几乎都是使用的暗示手法。

除了几处由于宗教缘故不得不虚构外,《圣经》其实是一本严谨的历史书,同时又是一本古色古香的文学书。

有人可能看过电影《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电影改自恐怖小说作家斯蒂芬金的四篇中篇小说《不同季节》中的一篇,据说是作家倾注最多精神元素的作品。

我当时手头上有两本书,一本是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本便是《肖申克的救赎》。

因为我是看完杰作《了不起的盖茨比》,立马看的《肖申克的救赎》,两本小说都是用的双重主人公手法,但从思想深度讲后者和前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书籍,尽管后者也很畅销和伟大。

无论如何在畅销书的行列里,《肖申克的救赎》也是首屈一指的。

之所以提及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引用了《圣经》的思想,可见《圣经》里头包含许多优秀的哲理和醍醐灌顶的智慧,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

当镜头切到多斯手捧《圣经》时,我看到的不是宗教,而是人性。

很多时候,一提起宗教,很容易使人感到陌生和惶恐,甚至抵抗。

比如说,一个不信佛教的人看到寺院有许多人烧香拜菩萨,尤为恐惧,或者聪明点的人会嘲笑这一套狡猾欺诈;

一个无神论者看到一群基督徒去教堂朝拜,在一间屋子里守安息日,自己仿佛是一个异端似的被教徒驱赶和隔离,于是感到愤怒。

多斯侵犯其他战友利益时,战友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从画面和表象看,那一刻他妥协了。

但实际上,多斯没有妥协,或者根本谈不上妥协。

看到这一情节时,我的心像眼睛一样哗啦啦地落泪,滴在内脏表面,使我浑身上下在颤动。

因为这里面有耶稣的影子。

先大概介绍一下历史上真实的耶稣。

有一个人费尽心血,差不多用尽所有时间思考未来。

他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字:爱。

他爱朋友、亲人、邻居,他的爱沿着大马士革的道路播散于高山大河,他的爱辽阔、宽广,是对整个人类的爱。

当时施洗者约翰和犹太同胞们想象的救世主,就像严厉的耶和华一样。

而他所描绘的万物之父更为崇高,具有永恒的超越凡人理解的慈爱。

他就是耶稣。

对罗马历史比较了解的人,大概知道在罗马有许多人是奴隶。

他们苟延残喘,过着凄惨的生活,根本没有资格谈涉及宗教信仰,而只有耶稣平等地对待他们,让他们的灵魂得到救赎,忘记自身物质和尊严上的匮乏。

罗马人对宗教事务毫不在意,只要远离政治,不鼓吹公开叛乱,煽动闹事,就不限制言论和集会自由。

耶稣穿梭于各种人流之中,走过一村又一村,宣传他的思想。

然而,不到3年,他就被他的敌人折磨而死。

敌人不是罗马官员,而是利益攸关的同胞犹太人。

在当时犹太教有两个派别,一个是法利赛派,一个是撒都该派。

当耶稣主张可以在摩利亚山、大马士革、亚历山大崇拜上帝的圣灵时,这意味着人们可以不必去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一个宗教旅游城市,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是参加某种宗教仪式,他们肯定这些仪式是不能在其他地方举行的。

这为当地绝大多数人带来巨大的个人收益。

耶稣侵犯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最后被犹大出卖,遭到迫害,被定在十字架上。

把一个人定在十字架上,真的很凄惨,这在罗马一般是用来对付奴隶的。

人的手、脚被定在木板上,寒风凛冽,人在疼痛中饿死或者被火烧死。

多斯扮演的正是耶稣的形象,他宽容大度,因此被战友嘲笑为懦弱无能。

还好时代进步了,他靠那种永不言弃的信仰救活了75个人,最后不但没死还获得了世俗人们的称赞。

这与其说是称赞基督的伟大,倒不如说是赞颂拥有基督那颗爱的心的信仰的人的伟大。

耶稣的爱经历了二百五十多年才被人们普遍接受。

在这二百五十年间,往往是怪兽打败奥特曼,可是人类在不断前进,正如塔勒布在《黑天鹅》中所说,未来不会和过去一样,它不属于柏拉图的范畴。

所以从小我便相信奥特曼一定会打败怪兽。

文:倾杯男孩 | 微信公众号:倾杯男孩

倾杯原创书房,一个慢节奏的自媒体,一本很实在的真人图书,关注:创业,自我管理、生活和经典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