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

名词解释: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 Basic income)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包括部分基本收入(Part Basic Income),“全额基本收入”(Full Basic Income),“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例如:芬兰国家无条件提供的每月560欧元基本收入,实验选定的560欧元发放水准,只是“部分基本收入”(Part Basic Income),而非“全额基本收入”(Full Basic income),后者在芬兰的标准在1000欧元以上。也就是说,56…
关注者
1,381
被浏览
334,697

61 个回答

没想到这两天内突然有大量回复/评论(估计是大佬引流话题的作用),感谢大家对本答案的关注。学业繁忙,可能无法一一回复,也请见谅。暑假前参加了个学校活动,其中有个主讲人提到了这本书,暑假买来看了,很受触动,加之个人观点上一直是偏向关注弱势群体,自然也会偏向UBI,知道自己难免偏颇。来知乎浏览这个问题,就是希望找到点不同意见,无奈当时这个话题不热,两边都没有太系统的答案,于是就以当时的心境站在Guy的角度写了这篇东西。

如今刚读完此书的热情褪去,自己的许多观点也在转变。越学习越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事情的复杂性,现在觉得自己更愿意采取一个中立的态度。看了 @司马懿 的答案,觉得说的很不错,逐条分析的很扎实。尤其同意他的第一段,探讨问题要谨慎。尤其是当今时代,各种‘主义’弥漫,我倒更愿意潜心学习踏实做事。

自认原答案还是把Guy书中的要点都讲出来了,希望对大家认识UBI有所帮助。

原答案:

加个视频,方便喜欢视听输入的知友了解UBI。

【TEDx】我们为何应给每人无条件基本收入?_演讲•公开课_科技_bilibili_哔哩哔哩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618385/?from=search&seid=14802677454932633704

间或听各种教授提起过Basic Income,总觉得听起来倒是好,会不会太理想主义?钱又从哪儿来?直到有教授推荐了本书《Basic Income: And How We Can Make it Happen》,作者Guy Standing,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教授。读过之后,觉得这个理念有其合理性和可行性,是值得去细细了解的,绝不是一句太理想化或者‘养懒人’就可以否决的。这书是2017年5月新出的,找了半天似乎还没国内版本,在此就搬运一波书中的主要观点结合自己的看法谈谈这个话题。先得坦言,我是比较偏向支持Basic Income的,因此难免有偏见或盲区,欢迎知友们的质疑,大家共同探讨加深理解吧。

(本文不少内容来自该书,推荐有条件的朋友阅读原著,部分词句翻译水平不高也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提到的一些数字和实例也源于该书,我尚未自己去查证,如果知友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查找相关资料。)

这个,一不小心写了上万字,知友们慢慢看吧,没时间的小伙伴可以直接跳到感兴趣的部分。

  • 一、什么是无条件基本收入(UBI)?
  • 二、凭什么要实行UBI? UBI的理论基础和合法性
  • 三、现实层面上实行UBI的好处
  • 四、UBI是‘奖懒惩勤’吗?--UBI与工作、劳动
  • 五、对典型质疑的回应
  • 六、钱够吗?
  • 七、总结

一、什么是无条件基本收入(UBI)?

作为一个悄然兴起的概念,媒体流传的UBI定义其实并不明晰,有些政府开始利用这个理念蹭热度,其实只是博取关注或者赚选票罢了。因此本文首先确定UBI的定义和它的主要性质。

Basic Income(基本收入)有许多种叫法,Universal Basic Income(普遍基本收入)用来强调针对所有人,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无条件基本收入)用来强调无条件,等等,本文就以题主所用的名词-无条件基本收入来指代这个概念,简称UBI好了。Guy对它的定义为:‘A modest amount of money paid unconditionally to individuals on a regular basis.’ 也就是:有规律地,无条件地,向个人支付的适当金额的款项。

从定义可以延伸出UBI的几条关键性质:

基本收入basic。什么是基本收入,量是多少,这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是要考虑好的。

普遍的,universal。有的人认为这个普遍应该针对全体公民,有的人认为应该针对全体居民,Guy的想法是公民和居住了一定时间的居民,我也同意这一点。

个人的,individual。这条很重要,因为现存的很多福利政策是以家庭(family)或者家户(household)为目标的,这就导致了家庭内部或者男女权利的不平等,资金难以到达真正需要的人手里等等的问题。UBI针对个人,就是不让人的家庭、婚姻、配偶等等状况影响个人的权利。

无条件的,unconditionally。这个又分三点,一是没有收入条件,不需要申请,只要是公民和时间够的居民,不管有没有工作有多少收入,一视同仁都发钱。现存的福利政策需要各种收入审查(means-test),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用在审查上。而且许多需要帮助的人不愿意接受这种审查,不想被分类和标签化,所以福利政策并没有达到其目的,这个之后还会仔细说。二是没有花费条件,就是把钱给你,你想怎么花怎么花,有人因为这条觉得会养懒人之类,之后会解释。三是没有行为条件,就是说直接给钱,不要求你必须工作或者必须做什么。所以说有些打着UBI旗号,说只要怎么怎么样就发钱的政策,并不算是UBI。

有规律的,regular。比如定了每月发,那就是每月发,保证按时发。这点很重要因为有没有规律会影响人的心理状态。有规律同时意味着这个是不能退,不用还的,这是为了政策的稳定性。同时,要持续不断的给,而不是一次给完。有的国家有那种成人之后给一大笔钱的政策,那个并不能算是UBI,还是心理原因,一次给一大笔和分段有规律地给对人的心理影响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点就是实行UBI政策当然是对福利政策的巨大改革,但不意味着废除所有其他社会福利政策,比如残疾或者特殊疾病补贴之类的。

二、凭什么要实行UBI? UBI的理论基础和合法性

许多人听到UBI的第一反应就是,扯淡,比现行福利制度还扯。现行福利制度已经被批评‘养懒养穷’了,无论贫富都发钱,那岂不更是浪费?真的是这样吗?

1.凭什么实行福利政策--福利政策与公正

在社会政策和收入再分配的领域,有两派主流思想,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和自由主义(liberalism)。狭隘地说,功利主义偏向‘平等’,认为社会政策的目的是让总体利益最大化,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个体利益;自由主义偏向‘自由’,认为社会政策的目的是保证个体利益的最大化,政府的职能越小越少越好(太具体深入的本文没必要展开说, 关键是我也不懂o(╯□╰)o)。两派都有渊源的理论基础但也有明显的问题,互相之间常常出现矛盾,实际的社会政策往往是不同派别博弈的结果。

UBI,显然功利主义者是不会反对的,关键是自由主义这边。自由主义者认为,个人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我自己的钱,是我诚实劳动合法致富挣来的,我可以选择拿钱来做慈善帮助别人,像比尔盖茨一样,但政府不能要求我做慈善,也不能给我加重税拿我的钱去帮助别人。同时,经济自由主义者也认为,富人税会打击投资者和创造者的积极性。但要注意的是,这条并不是自由主义者针对UBI的反对,而是对当今许多福利制度的反对。福利制度、收入再分配,多多少少是要富人多出点钱的,那么凭什么我们要收入再分配呢。

人道主义的角度用不着说,信人道主义的自然信,不信的这条就没有说服力。还有个角度是权力均衡角度,富人花一定的钱‘买通’穷人,不然他们不会从事低端劳动给富人服务,甚至要造反。这个角度也没啥可多说的,我是觉得,一方面,造反是很难了,又不是以前拼人数;另一方面,机器人大概是会大面积取代低端劳动者的,所以这条很勉强。

我个人觉得之所以要收入再分配,主要是两条。一条是,Guy也提到了,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无知的面纱’(veil of ignorance)许多人应该都知道。为了社会公平,我们讨论政策的时候,要假装自己带着无知的面纱,不知道自己在社会中会处于什么地位,这样对可能处于不利地位的人就应该有相应的倾斜政策,因为自己也有可能处于不利地位。当然了这条只对认同‘公平’的人有说服力,你要觉得自己反正已经生在豪门,踏破凌霄放肆桀骜,不用那么矫情还带个无知的面纱,那我就,恭喜你好了。

还有一条,就是富人财产的来源和合法性(这里用了‘富人’这个词,确实指代不明,就权当是拥有资源和优越条件的人吧)。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得考虑历史的进程吧?巴菲特的‘卵巢彩票’说的就很好。一个人积攒财富的过程,自我努力当然是很重要的因素,但绝对不是充要条件,往往会结合各种时运、社会因素。这个点我觉得不用多说吧,以贵乎的水准应该认得很清楚。

到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先达成一个共识,实行福利政策、收入再分配,是有道理的。

2、凭什么实行UBI--UBI与公正

我想许多人会觉得我前面说的全废话,大家同意福利政策,只是不同意给每个人都发钱罢了。不急,我们先理一理我们现在的共识:同意福利政策和收入再分配;同意‘公平’作为一个社会政策的制定依据;同意财产积累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那我们就着财产积累这一点往下说。财产这东西,现在是钱,是房,是银行账户和股市的数字,那以前呢,在地球远远没有被人类完全统治之前,财产主要是各种自然资源,当然现在自然资源也是极重要的财产。那么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也是自然资源的一种,但是随着人类的认知革命啊农业革命之类,人开始有了私有制,有了通过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获得的财产,那么问题来了。你的财产是你通过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获得的,那凭什么这块自然资源,你可以用我不可以用?你拥有所有权还是使用权?你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合法性又在哪里?(凭什么归你不归我?)

Guy在书中提到,对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主要有两派观点,一派认为,自然资源最初不被任何人所拥有,但是谁先声称一片自然资源的所有权,不需经过其他人同意,便可以获得这片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另一派认为,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人类,它的使用权则是由契约和民主方式决定的。仔细想想,当今社会的国界、领土、财产权之类,其实也是两派观点掺杂的结果,只不过达成契约有时候靠的是战争等暴力。

从前一派观点出发,我们人类共同的祖先,‘’声称‘’拥有了一片自然资源的所有权,然后子孙后代继承了不同的部分并加以扩张,形成了今天人类占据全球的局面,所以对于自然资源,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继承人,每一个人都应该享受合理的份额。同样,从另一派观点出发,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人类,只是使用权不同,那么,就像出租房子一样,这个大房子,所有人都是房东,租客们用这个房子挣了多少钱房东们可以不管,但是基本的租金总要出的吧。

这便引出了书中提到的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社会红利’(social dividend)论。Paine认为,我们今天的收入和财富很大部分源于我们祖先的努力和成就而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奋斗,因此每一个人都应该享受一定程度的我们人类共同祖先遗留的社会红利。Guy认为,这一点可以作为UBI的最最基本的理论基础。也就是说UBI的最最根本的合法性,是我们每一个人生来就应该拥有的社会红利,这是作为我们人类共同祖先的后代生来的基本权利

到这里,UBI和其他福利政策,或是私人慈善就有了本质的不同,福利政策和私人慈善的本质还是建立在强者同情和帮助弱者,不管怎么说还是把人分成了‘需要帮助的人’和‘不需要帮助的人’。而UBI则是一视同仁。

3、UBI与自由

说完公正的角度,我们再来聊聊自由的角度。之前也提到过,收入再分配有侵犯富人自由资产的嫌疑,但我们也同意了收入再分配有其合法性和必要性。但政策应该是均衡的,公正是我们人类承认的价值,自由也是人类的共有价值。那如何从自由的角度论证UBI的合法性呢?

自由这词很大,定义很多,我们尽量找一些简明的共识来说。最基本的,自由是人有权做自己想去做的事情。但很明显这个‘想做的事情’是有其限度的,正如康德所说,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同样,卢梭也说自由不仅仅是有权选择去做什么,而且还是选择不去做什么。举个也许不恰当的例子,自由不是你想胡吃海喝就胡吃海喝,那样的话你反而是自己欲望的奴隶,自由是知道胡吃海喝对健康不好,于是选择去减少胡吃海喝的次数。简单总结说呢,自由是在一定条件下,拥有选择做或者不做一件事的权力。

这还不是全部,以赛亚-伯林提出‘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分别,拓宽了人们对自由的实质的理解。积极自由就是上面说的,有自主选择权,有去做什么事情的自由;消极自由呢,是指人有不受别人干涉的自由,其实就是讲的削弱政府的权力。

那么这些自由的基本理念如何支持UBI呢?

从积极自由的角度说,UBI保证了所有人都享受相对自由的权力。因为所有人都有了能够满足基本生活的资金,所以他们不必要为了生存而接受自己不愿意做的工作。人们可以用更长的时间去探索真正适合自己的事情,而不用‘将就’。那有人说了,那样的话人也可以选择永远不工作,是的,从自由的角度说,选择永远不工作,是他自己的自由。UBI正是促进了所有人可以选择不工作的自由权,有人会说如果所有人都不工作那我们的生活需要哪里来,所谓‘奖懒惩勤’,这条我们之后会细说。

从消极自由的角度说,UBI极大限制了政府的权力。现存的福利政策,政府掌控着税收的分配,而需要帮助的人想要获得应有的帮助,可以说完全被政府靠着冗杂的条款和官僚主义把控着,而且申请这些福利需要各种各样的条件,申请到了又被要求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这样的福利政策是一种变相的家长制,它假定政府比受帮助的人更了解他们的需求。UBI则可以把人们从这种限制中解放出来。

三、现实层面上实行UBI的好处

到现在,我们也只提到了理论上UBI有其合法性,所谓促进公正和自由,但毕竟我们不是活在梦里,政策需要实打实的作用,那么UBI在现实层面上有什么好处呢?

1. UBI可以帮助低收入群体逃离‘贫困圈套(povety trap)‘和不安圈套(precarity trap)。

贫困圈套,是指在现行福利制度之下,身处贫困的人群只能世世代代地处于贫困之中,很难翻身。这个很好理解,就是没钱,没有医疗,没有教育,一代又一代困在贫困的处境之中。有人说了,不是有针对性强的福利制度吗?但是现存的有针对性的福利制度问题重重。其一,官僚主义和复杂的文书工作让许多需要帮助的人望而却步。其二,许多人不愿意接受贫困补助,因为接受补助意味着自己成为‘接受贫困补助’的人,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社会的蛀虫’啊,‘懒人’之类的耻辱烙印。其三,接受补助后的部分人,由于环境原因和外界的误解,受自我实现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简单说就是别人说你是怎样,你本来不是的,但慢慢就连自己也信了)的影响而放弃了生活,真的成为了‘社会的蛀虫’。其四,接受了补助但没有放弃生活的人,在寻找工作的过程中面临高昂的代价。西欧现行的福利体制,规定了有了一定收入就停止补助金的发放,可问题是领补助金的人群能找到的工作零零碎碎加起来收入根本比不上补助金,Guy提到对于这部分纠结自己工作还是领补助金的人来说,边际税率达到80%,从政策上说不公平,因为巨富的边际税率也就40-50%更别说巨富们往往有手段‘合法’避税,让税率低于20%;而对于补助人群,如果工作意味着80%的边际税率,那不如靠救济金生活。总而言之,低收入群体被现行福利政策困在贫困圈套里难以抽身。

但还不仅仅如此,贫困圈套往往使人陷入不安圈套。由于贫困,生活没有任何可预测性和安全保障,不为自己的未来负责。最简单的体现就是不学习、不培养职业技能、不考虑养老金。贫困圈套只是外在条件的限制,不安圈套则从心理上彻底断绝了人改变命运的可能性。

UBI恰恰可以改变这些不利因素。

其一,UBI省去了繁琐的官僚主义和大量文书工作,只需要每年根据通货膨胀预测制定好合适的金额,发放给所有公民和长住居民就好。其二,因为所有人都领一份同样的钱,没有人会受到与领钱有关的歧视。其三,UBI是无条件的,所以不会影响低收入人群选择工作。其四,UBI是有规律的,在经济上和心理上都是巨大的保障,人可以去着眼未来不用太担心眼前的困苦,有些人常常指责穷人鼠目寸光,但没想过人不是因为目光短浅而贫穷,而是因为贫穷逼的只能得过且过。在印度、纳米比亚等地的UBI试验都证明了UBI让人开始着眼未来,开始重视教育。在纳米比亚的试验更是有出人意料的利好,在没有任何提前计划或组织的条件下,当地居民竟然自发成立了UBI咨询委员会(Basic Income Advisory Committee),由当地的老师和护士牵头,建议居民们如何理性地花费UBI。

2. UBI对全社会的价值

UBI看起来是花了很多钱,但这些钱不白花。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一方面,UBI可以促进需求,提升购买力。有人说UBI可能会导致通胀,但是经济发展哪那么简单,又不是钱多了就会通胀,相反,人均购买力的增加和需求的增加,可以促使供给增加,供给的增加又需要劳动力,所以减少了失业率。另一方面,在经济衰退期,UBI可以保证一定程度的购买力,使得经济不会一蹶不振。在金融层面,在印度中央邦的试验证明,UBI可以降低借贷利率,增强货币的流动性。在实行UBI之前,资金匮乏,物资也匮乏,许多人需要借钱又没有几个人愿意借出钱,利率就被推高。实行UBI之后,他们有的人先把债还了,开始正常生活,即使暂时还不清,UBI带来的稳定性和资金流动性使得他们有底气去理性投资,选择更低利率的债务。不仅如此,UBI还可以促进投资和中小企业的成长。投资层面,UBI使得更多人有底气和资金去投资和冒险,亏就亏了,反正生活是有保障的。供需层面,更多人有更高的购买力意味着市场需要更多样的选择,这就给予了小企业和当地企业发展的机会。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来说,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述的各种发展、投资可以促进社会各方面的革新和繁荣。但除了经济发展带来的福利,UBI本身就裨益多层面的社会进步。

其一是平权运动。由于UBI是给予每个个体的,所以说没有任何家庭条件婚配限制,这就给了每一个个体自由选择的底气。我作为一个合法公民,有我自己的基本收入,可以合法地过我想要的生活而不受生存的担忧和其他的制约。比如,不得不承认,当今时代男权依然盛行,依然有许多女性尽管不愿意也不得不依附于丈夫,而UBI可以给她们离开不幸婚姻的物资基础和勇气。还是在印度中央邦的实验,在其中一个村,实验开始时,年轻女孩子注册的照片都带着面纱,但几个月后研究者回访的时候,发现没有一个年轻女子带面纱。一个女孩子被问到的时候说,以前长辈说什么她们就得做什么,现在她们有了自己的钱,自己可以决定去做什么。

其二是身份认同、公民权和社会稳定。接受这个社会共同的遗产,使得人们更加认同自己是社会的一份子,因此,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成为每一个人共同的目标。同时,由于这份稳定收入,使得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实践自己的公民权、

其三是生态发展。UBI使得人们拥有更多选择,去做有创造性的工作,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去做开采资源这类工作。而追根溯源,资源的开采和环境的污染是剥削社会而让少数富人受益,因此UBI可以看做是对社会的赔偿。这里就要配合给污染环境的产业和化石能源多加税了。Guy指出欧美财政支出中的化石燃料补贴应该挪给UBI,让人民自己去选择怎么花这笔钱。不然的话用化石燃料才有补贴,不用的话就没有。

从个人成长的角度说,就像之前说过的,UBI让人拥有更高的自主选择权,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或者选择先花时间在技能培训和教育上。Guy还指出,UBI的无条件和可预测性,有助于增强人们的‘大脑带宽’(mental bandwidth),就是更强的抗风险能力,更着眼未来等等。当然每个人的基本的生理心理健康水平也会提升。而每个人的个人成长,又会反过来反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UBI可以使社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了,UBI不是万能药,实行UBI也不是要创建乌托邦,实行过程中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到现在至少可以看出,UBI是比现行福利制度更好的一种选择。

四、UBI是‘奖懒惩勤’吗?--UBI与工作、劳动

‘奖懒惩勤’论看似简单直接,但其实有许多值得质疑的假设,从理论上和实证上都可以加以反驳。

1. 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有了基本收入人就没有了工作的动力和必要。许多人都毫不犹豫地默认了这个假设,好像这是条公理一样,但真的是这样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能多挣钱还是会多去挣的。人不仅仅懒,还贪啊。吃饱穿暖了,放着那么多空闲,真的就是混事情吗?纳米比亚和印度的UBI试验都证明UBI不仅不会减少工作量,反而会鼓励工作,而且促进生产力。

有一个调查非常有意思。在2016年瑞士的UBI公投之前,有过意见调查,仅仅2%人认为自己在UBI之后会停下自己的经济活动,但有1/3的人认为别人会。看了这个我真的是要笑出声,人们都认为自己不会偷懒,但是别人会,其实别人也不会的。在其他一些国家的调查有类似的结果, 人们都认为UBI之后自己不会变懒,但是别人会。所以说UBI会让人们放弃工作,只是一种对别人的不信任。

还有就是,什么叫工作呢?签合同收钱办事才叫工作吗?许多反对UBI的人喜欢举在美国1968到1980年间和加拿大1970年代做的一系列向贫困家庭提供最低收入的试验,试验中参与者的就业率有所下滑。哦,所以拿了钱就开始不工作了是吗。但是Guy指出,仔细研究这些试验会发现,许多参与者虽然暂时不工作了,但却是花时间在上学、陪孩子等等事情上,这些确实不是签合同拿钱的工作,难道你能说这些事情对他们个人,对整个社会没有好处吗?其他地方的基本收入试验都有类似的共同点,在开始的时候许多人会暂时不工作去学习,但这恰恰是理性地对未来投资不是吗?还有的人终于抽出空来陪孩子,孩子的健康成长,不仅可以减轻家庭和社会未来的负担,还可以提供更优质的人才。UBI让人们抽出时间来做个人的教育和陪伴家庭这类看似‘懒惰’但长期来看是高效的事情

换句话说,我们有时候会把工作(work)和劳动(labour)混为一谈。劳动是机械化的,是给钱办事,但工作不同,工作可以是出卖劳力,但也可以是一份事业。UBI可能会让人们不愿意再去出卖劳力,但不会影响人们去追求事业。而且,越是出卖劳力的工作,越是可替代的,AI时代就更加容易替代,所以说UBI让人们不愿意出卖劳力,并不会降低整个社会的生产力。

再退一步讲,人是不是非工作不可呢?我们现在往往把工作当成一个义务,一个责任,有工作总是好过没工作。但工作这件事情,应该作为一个权利,人应该有选择做或者不做,做什么样的工作的权利,UBI正是把这种权利归还给人们。

再说了,一点点的‘懒惰’又有什么关系呢?Guy提到,从伽利略到亚当斯密,许多学者能对社会做出贡献恰恰是因为他们在传统意识里‘懒惰’。达尔文说自己要不是不用担心生计就不会去加入航行,那也没有后来的进化论了;笛卡尔说,感谢上帝,他不觉得自己非得靠数学或哲学来维持生计。我们的社会现在只是重视工作层面,但人生不应该也有休闲层面的东西吗?而况创造力和生产力并不一定是从日复一日的繁重工作之中得到的。

2. 还有一条假设就是底层人会乱花钱,会去买毒品啊,赌博啊等等,发UBI就是浪费钱。

首先,实证上,几个例子反复提过了,UBI的试验里并没有人拿领来的钱去吸毒,纳米比亚甚至自发成立了咨询委员会,建议大家怎么合理消费。

其次,人是有权利去试错的。什么叫‘乱花钱’,那些指责底层人民乱花钱的人,敢说你们从小到大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理性投资吗?人花错过地方,才知道改怎么更好的花钱,UBI就是给更多人试错的机会。那如果有人就是吸毒呢,这种人毕竟少数,说难听点,也活不久,不会浪费多少钱(呃,政治不正确了一波,绝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无奈吧)。

再有一条,是我自己的推想,暂时还没有实验验证。在没有UBI的时候,吸毒赌博成瘾的人一旦沾染上这些恶习,慢慢地自己也明白自己出不来了,便多少放弃了自己。未来已经没有希望了,就混着算了。但是如果有UBI,一个人不论沦落到何种地步,都是知道自己每个月有钱领的,人生总是有希望走回正规,心理上就不太容易陷入死局。

五、对典型质疑的回应

Guy这里引用了Albert Hirschman在他的书The Rhetoric of Reaction里提到的,对于任何大的社会政策的新观念,都可以被三条规则反对:futility(无用性);perversity(邪恶性,这个政策会有不好的后果);jeopardy(危险性,这个政策会影响其它政策)。对UBI的质疑也不外乎此。

1.UBI是乌托邦,从没人做过

这条完全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哪件新事是有人做过的?以前没做过是因为以前没条件,现在能做是现在有条件。

2.承担不起

一般人的一听就觉得钱不够,许多人也会粗略算算,立马得出不够的结论。但说实话,这都是情感上不愿意承认够,所以怎么算都不够。Guy首先问了一个问题,如果细算算出来够,你愿意接受吗?还是你不愿意接受所以不考虑去算呢?这条我们之后会专门说。

3.影响税收

用新的方法利用税收而已。

4.UBI无法解决贫困问题,穷人不仅仅缺钱

当然了,UBI不是万灵药,只是相对来说更好的选择。

5.把钱又给穷人又给富人很傻

从基本理论上说,UBI作为社会红利,就是要给每个人的。同样之前强调过多次,给每个人才可以免除歧视、节省行政手续。有针对性的政策反复被证明是很低效的。而且富人是会上更多税的,钱会回来。

6.凭什么白给钱

已经说过了,社会红利。而且难道所有人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个人遗产是遗产,社会遗产也是遗产。

7.移民问题

这个要配合严格的移民政策。但UBI的好处是,移民者不会像现在一样受歧视,因为UBI会促进身份认同和社会凝聚力。

8.有政党会利用承诺提升基本收入这种方法操纵选举

基本收入数据的制定不归政府,有独立机构做。

六、钱够吗?

Guy是以英国为基本算的,具体计算我还没认真看,先不提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书里看,如果想看的人多的话我可以研究研究发上来。Guy提到了几个为什么钱够的点。

一个是改制后节省的行政支出。反复提到过,以前的福利制度有大量的文书、流程要走,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Guy提到2013-14,英国劳动保障部有1720亿英镑预算,其中80亿是用于行政流程,这些钱中很大部分花在了繁琐的福利制度审核上。不仅如此,有关福利的中介、私人公司靠着信息不对称等等挣的钱也有几亿英镑,这些都是现行福利制度的额外支出,可以靠UBI省下一部分。

第二是财政支出的划分。英国有超过930亿英镑的公司补贴,更有趣的是,越是大公司拿的补贴越多,而且化石燃料公司补贴也极多,这些钱都可以更好地去分配。

第三是税收。大公司和大资本家们不仅接受大量补贴,而且有各种避税手段,这些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是巨大数额的损失。哎。我觉得都不用论证,大家都知道钱肯定是够的,只不过分配不出来。

Guy也说了,所谓的钱不够,根本不是经济上的,而是分配上的。钱足够多,只是如何花的问题,可是既得利益者凭什么吐出来挣的钱呢?

七、总结

说到这儿UBI的基本情况算是介绍完了,说来说去,政治理论、道德理论、制度的可行性、对比现行制度的优越性、可负担性等等可以说都说过了一遍。我觉得可以说,UBI不是空中楼阁,不是乌托邦,不是幼稚的理想主义者的意淫。UBI可以负担得起,不会奖懒罚勤,对经济,对社会,对个体都有诸多好处是现行福利制度不能比拟的。但归根到底,其实我们发现,不是UBI不好,而是人们不愿意去做。Guy也说了,UBI最大的阻力不是哲学上的,不是经济上社会上的,而是政治上的。UBI是对全社会好的,但需要既得利益者的牺牲,但掌握权力的人又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凭什么牺牲呢?已经躺在了顶端又何必在意低端人们的生活呢?同情心?我觉得不是所有顶端的人都有比尔盖茨巴菲特裸捐而且去做慈善那种想法吧,大多人还是死死守住自己的利益才好。我不敢说自己懂美国医保,但最近川普要改奥巴马医保这件事,想想奥巴马一个医保八年定不了,定了又改,但其实改来改去,医药、保险、律师、政府围着医保错综复杂的利益集团,谁改也难啊。医保都如此了,更何况UBI这种福利制度的大变呢。

但也不必那么愤世嫉俗,Guy也说了,也许当今世界极右派的抬头会引发人们的反思,也许AI的发展会方便人们或者迫使人们做出选择。政治上和制度上确实难改,但是至少可以在思想上激发人们的讨论吧。讨论的人多了,也许未来真的有希望呢?即使UBI实现不了,讨论出更多的可能性也没啥不好。

收录于 编辑推荐 ·

关于这个话题,我的观点是:UBI代表社会对AI给人类带来失业潮的关注,是尝试找到解决方法的良好开端,但这还不够。仅靠UBI,远远无法让失业工人赢得一个稳定的未来。

根据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在未来的十年内,近一半的美国工作岗位将被机器人取代。这种情况在其他国家也不乐观

硅谷之外,对UBI的讨论已遍及全球。在瑞士、芬兰、法国、荷兰、加拿大等国家,UBI或已开始付诸实验,或被引为竞选纲领,甚至有望成为国家政策。

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因为大部分失业工人并不具备先进技术或人脉网络,也没有足以应付人工智能挑战的前瞻性。虽然可以凭借意外之财找到新工作,但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被辞退,或者再次被人工智能替代。

因此,我们必须努力寻找一种全面的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分配资金。只有这样,惊人的AI革命才会带领我们实现创造性的文艺复兴。


1、“全民基本收入”并不能刺激大多数人实现自身专业重塑

未来十年,约有一半的工作将不再需要人类劳动力。

在不久的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代全球范围内的普通职业和机械职业。

这一巨大的挑战为传统的“全民基本收入”(英文缩写: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这一概念注入了新的活力。“全民基本收入”,是指在不考虑每个人的需求、就业状况或者技能水平的情况下,政府为每位公民提供固定的津贴。

在这样的假设下,我们是不是还要盲目地向每位员工发10000美元的薪资呢?绝对不是。

“全民基本收入”能发挥作用实现价值,需要所有被辞退的员工,具备和硅谷领导者一样的素质。乐观主义者天真地认为,“全民基本收入”将会刺激员工努力提升专业水平。

但事实上,一个成功的硅谷企业家,拥有多项能力,以及企业家精神、经验以及人际网络,这些能帮助他们实现从赚取中等“全民基本收入”到拥有新一代科技帝国。

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普通的失业工人身上,由于他们的技术较为落后,肯定不会成为新一代科技帝国的缔造者。

分给失业工人的意外之财可能会帮助一部分人找到新的工作,但在多数情况下,这类工人在找到新的工作之后,在较短的时间内会再次被辞退。

多数失业工人并不具备前瞻性,无法预测人工智能时代社会还需要哪些岗位的专业人员,因此也无从了解如何理智地使用“全民基本收入”来为自己赢得一个稳定的未来。


2、表面是就业问题,实际是社会就业和分配结构面临转型挑战

我们必须努力寻找一种全面的解决方案,包括创造新的职业、价值和社会规范,而不仅仅是重新分配资金。此外,我们需要重新进行培训教育,确保所有人都能够在适合自己的岗位上工作。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下列五项是当前需解决的紧迫任务:

a:保障生存

当务之急就是创建并支持项目发展,确保所有人都能有所食、有所居,并享基本医疗保障。

b:提升创造性工作的价值

只有人类能够创造和提出创新项目。目前,人工智能还不能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只能根据人工设定采用最优化的方式处理问题。

因此,在早期教育中,我们必须确保教育系统不会成为好奇心、创造力、批判性思维和个性发展的绊脚石。我们要增加对初中和高中天才和资优教育计划的投资。而在高等院校方面,我们需要创建项目,帮助具有创造潜力的学生掌握人工智能工具。

c:增加社会就业

人工智能既不能表达爱意和同情,也不能建立无可取代的社会关系,但是人类可以。创造性工作虽然无法轻松学会,但社会职业培训可以。

我相信,随着人工智能将产生的数万亿投资,人与人服务方面的消费性支出也将水涨船高,需要人类接触的社会工作者、医生、教师以及人生导师等服务性工作的需求,将会高居不下。

此外,客户与人工智能之间的中介这类新型社会工作将会被创建。例如,医学顾问可能会使用人工智能诊断工具帮助患者解决问题并提供补充性建议。此类工作往往属于高薪工作。

d:鼓励志愿者服务

我们需要创建更多的志愿者服务项目,为对高技能专业不感兴趣或者拥有全套高技能的退休工人以及失业工人提供帮助。此外,我们还应该考虑向志愿者提供报酬。

e:重新定义职业伦理

每个人都有实现自我价值的需要,从而相信自身的存在是有意义的。然而,工业革命灌输了一种错误的社会规范思想,即自我价值主要源自传统职业伦理——如果你努力工作,就会得到报酬。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不断从事重复性工作的职业在未来将会完全消失。

因此,我们就需要根据新的工作模式重新定义职业伦理。一份工作的重要性不应该仅仅取决于这份工作的经济价值,也取决于其创造的社会价值。长期以来我们都认为工作时间越长实现成功的几率就越大。我们应该摒除这种观点,并摒弃对服务行业的歧视态度。


3、总结:

人工智能革命即将到来,与之而来的将是最好的时代或者是最坏的时代。革命的成果将取决于我们是选择被天真的乐观主义毒害,还是努力全面解决问题。

“全民基本收入”代表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很显然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认真探讨并在短期内进行实验。只有这样,这一惊人的革命才会带领我们实现创造性的文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