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境」,你写过哪些精妙绝伦的故事?

关注者
4,258
被浏览
551,911
1.

奇异的光芒从枪口激速射出,把怪兽轰击成一团团血雾。林莫一刻不停地扣动扳机,怪兽却丝毫不见变少,反而更汹涌地袭来,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倾泻而出。

林莫抿嘴一笑,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圆球。圆球周身闪烁着金属的光辉,还阴刻着细小的铭文。

林莫把小球奋力一扔,直直抛向高空,大吼:“必杀技,核遁·种太阳之术!!”
激光炮随意向上一指,一瞄,一射,正中小圆球。

巨大的金色光芒瞬间映射下来,怪兽们四处逃窜,但为时已晚。光波冲击开来,一圈圈的能量阵以小球为中心发散,城市瞬间随风而逝,土崩瓦解。怪兽们在钢筋水泥中挣扎嘶吼着,烟消云散。

林莫站在原地,捡起一块被爆炸冲击引燃的残垣断瓦,点燃了一支烟。

“不是我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

还没等林莫完成战斗装逼的仪式,一团巨大的黑影,铺天盖地般笼罩下来。

废墟上竟凭空生出一个遮天蔽日的巨人。

巨人高高瘦瘦,穿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皮衣,人中两边儿,留着一撮不对称的小胡子。

妈的,小胡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大!?

巨人一言不发,只是慢慢抬起邮轮般巨大的脚掌,对着林莫,轰然落下。

“哎我操......!!”

林莫呼喊着醒来。枕巾,已被汗水湿透。

“咋的了莫儿啊,又做梦啦?”上铺小铭的声音迷迷糊糊传来。

林莫应了一声,使劲揉了揉脑袋。

“不是我说你啊莫儿,这都大三了,专业课那么多,就别老上课总看那些奇怪的书了,整的晚上都睡不好觉。”对床的老三也嘟囔一句。

林莫摸出一根烟,颤着手点上。
猛吸一口,压着嗓子道:“别逼逼了,睡觉!”

2.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林莫就老是能梦见一个人。

这个人高高瘦瘦,穿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皮衣,人中两边儿,留着一撮不对称的小胡子,眼睛眯缝着,头发乱蓬蓬的,像一大把未燃尽的干草。

他出现在林莫梦中的各个场景——
跟朋友在飞机的头等舱吹着牛逼,喝着冰啤酒的时候,
跟喜欢的女孩儿玩互相扒裤子游戏的时候,
手里拎着超大号激光枪瞄准恐龙脑袋的时候,
在天上踩着云朵追棉花糖的时候......

总之,各个梦境的场景,这个小胡子都出现了。

他一言不发,就那么歪着脑袋,在旁边一杵,像个木墩子。两个眼睛眯缝着,挤成一条缝,就那么盯着林莫瞅。

以至于林莫每次做春梦的时候,都觉得是在给人家拍小电影。好像这个男人突然张嘴喊“咔,换下一体位!”,他就得马上撅起屁股,调整姿势。

有一次林莫正趴在姑娘身上喘着粗气,回头望到他,顿时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第二天早上醒来,林莫只能又悻悻地换了个干净裤衩。

一开始,林莫觉得无所谓,这一定是自己在平时看到的一个骨骼惊奇,印象深刻的路人罢了,毕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但是慢慢地,他发现事情,好像愈发不对劲。
他先是发现,小胡子在他的真实生活中,似乎从来没见过。而且,让他异常恐怖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小胡子在他梦里能做的事,好像越来越多了。

小胡子似乎不再安于像个歪脖子树桩般傻站着,而是想在这梦里,跟林莫来点互动。

他一开始,先是学会歪着脑袋,悄悄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胡子,后来,他的动作渐渐大了——悄悄伸直了胳膊,趁林莫不注意,抻个大大的懒腰;
他偶尔也会张大了嘴巴,望着天,打个长长的哈欠,手背在身后,打出个声音发闷的响指;
还有一次,林莫发现小胡子竟在给自己的激光炮偷偷充电。
这次,居然他娘的直接变成了巨人!

这让林莫隐隐有些不安。
为什么一个梦里的人,会像超速进化一般,逐渐入侵了自己的梦境?
他究竟是谁?


3.

“所以,你是经常梦到同一个人,而这个人你却完全不认识,或者说从来没有印象?”
说话的是本市的一位心理咨询专家,宋教授。
他带着精致的金丝眼镜,端着褪了色的搪瓷茶缸,倚在窗台边缘。窗外的阳光射进来,把他的影子拉长,显得无比虚幻朦胧。

林莫点点头。

“你在半年前开始,只要每一次做梦,必然会见到他,一开始,他只会盯着你看,但后来他却变得复杂了,开始跟你有互动了,但是不会跟你有语言的直接交流,对吗?”

“对。”

“别担心。”宋教授起身坐下。“梦没什么好怕的。在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梦可以有很多理解的方式,它们可能是你现实心理的一种映射,对现实的影响,微乎其微。”

“可是这个傻逼老是出现在我梦里,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休息了。”林莫打断大夫的话。

宋教授微笑着摆摆手,示意林莫让自己把话说完:
“关于梦,弗洛伊德认为,梦是人们潜意识欲望的满足途径,人在现实里,可以有效地压抑潜意识,使那些违背社会道德的欲望不能为所欲为。也就是说,法律,控制了你在现实中的道德底线,但梦境,是没有道德约束的世界,你的欲望会展露无遗,而又可以肆无忌惮的放纵。”

看着林莫一脸懵逼的表情,宋教授接着说:“简单说来,你可以在梦中随意杀死你讨厌的人而不受法律制裁,你可以随便的挥霍无度、花天酒地,你甚至可以飞。而现实中,杀人只会被警察枪毙,没钱就是没钱,人类就是不能自己飞上天。”

林莫仍听得一头雾水:“您的意思是?”

“有没有可能,你在潜意识里,就想变成那个小胡子的样子?留着小胡子,穿着皮衣......?而你的梦,又帮助你映射出了这样一个形象,供你去模仿他?”宋教授说。

林莫摇头:“这不可能......我最讨厌脏兮兮的胡子,像长了一脸护心毛。而他老是眯缝眼儿的样子,想想就他妈的恶心。”

宋教授不再说话,眼睛一直盯着桌子上的茶缸,沉默了一会儿,他继续说下去:“梦还有一种讨论的热点,那就是,假想的演习。比如说,你做噩梦时,梦见有恶犬在追着撕咬你,即使在梦里你也会下意识的逃跑,下意识的躲避,甚至抗击恶犬。

但真的有恶犬吗?没有。它只是一个虚幻的形象,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在真实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候,能迅速的做出反应,保护自己。也就说,像是一种假想的敌人,让你在梦境中反复的训练,来做到真实世界中也能应对类似的突发状况。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原因,导致小胡子的出现,那他会不会是你的大脑给你设计出的假想敌?让你在与他的对抗中使自己更加强大?”

林莫沉默了半晌,似乎明白了。他问道:“那既然是假想敌......那为什么他不会消失,而是一直存在于我的每个梦里?我的意思是,即使是噩梦,也早该换人了吧?”

宋教授摸了摸下巴,说:“或许......你的大脑认定为,你没有杀死这个对手?所以持续的把假想敌映射给你,让你去打败他?”

“打败他?”

“对,或者在梦里杀掉他,让你的大脑接受他已经被你打败的信号。这样,作为假想敌的他,应该会彻底消失。”

林莫脑门沁出了汗,问道:“什么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

宋教授微笑着,指了指房间角落的躺椅——

“现在。”

4.

林莫半躺在椅子上,调整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耳边传来了宋教授的嘱咐:“催眠之后,直接找到他。然后杀死他。一定要确认他真的消失了,然后努力的憋住一口气,憋气不会对梦境中的你有任何影响,但是反应在现实中,你的呼吸会有轻微短暂的急促,这将是我唤醒你的信号。”

林莫刚要回应,却意识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我要怎么杀他啊?”

宋教授笑道:“你自己的梦境,你随便想象,自由发挥咯!”但他又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说道:“这样吧,我通过催眠引导你,让你进入一个空旷虚无的梦境世界,或许能让你能更好的找到他。”

林莫想问更多,但催眠的信号,已经开始了。

宋教授声音宁静悠长——

“放松,
深呼吸......
想象你在一个白色的房间,
一个纯白色的,房间。
你能看到,
房间里,有一个太阳。
它散发着耀眼的白光。
随着你的每一次呼吸,
太阳愈发的明亮……”

林莫睁开眼。

炫目的日光,毫无阻挡的直直射下来,刺得他连忙伸手遮挡。

隔着指缝,他打量了一下四周。

白色的房间空无一物,而那刺眼的光源,竟是一个迷你太阳般的光球。

小胡子呢?他无暇顾及别的,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小胡子难道躲起来了?难道他知道我要杀他?林莫突然有些慌乱。

突然,一个黑影倏地一闪而过,林莫定睛一看,正是小胡子。
小胡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飞快的从林莫身边掠过。林莫定了定神儿,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

小胡子跑的极快,林莫在后面死命飞奔着,虽然在梦境中不会有一丝疲惫,但速度的势均力敌,让林莫就是追不上他。

林莫追了一会,鼓足一口气,大喝一声:“站住!”

话音未落,小胡子竟一个急刹,直直站住了。

林莫也连忙收住脚步。只见小胡子转过身,胡乱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眯起眼睛,徐徐开口说道:“终于......”

林莫惊讶地长大了嘴:“你会说话?”

“我不仅会说话,而且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但是动手之前,你一定要先听我解释。”小胡子的语气不温不火。

林莫不耐烦的摆摆手:“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他妈到底是谁?我的大脑给我制造的傻逼假想敌?”

小胡子苦笑着摇摇头。

“我是你的医生,我是来帮你的。”

5.

林莫厌恶地看着那两撇上下颤动的胡子,不禁血气上涌,大骂道:“去你妈的医生,我还是你爹呢!”

话音未落,林莫双手一抓,手里竟凭空多出两柄银灿灿的大刀。他腰身发力,顺势挥刀,飞身向小胡子斩去。
小胡子一个不留神,林莫已窜到眼前。只见林莫一刀像向下劈去,另一刀则打着横,朝小胡子身侧刺去。这一招,正是打他个措手不及。

小胡子一惊,他连忙倒脚,往后一撤步,刀尖贴着他鼻子扫过,空中留下两道闪闪寒光。

林莫一击刀锋未红,顿时减了几分锐气。小胡子双腿不歇,飞速后撤。

“在我的梦里,你怎么跟我斗!我今天就要让你彻底消失!”林莫大吼着,把双刀胡乱扔出去,随即手心朝天陡然一翻,一挺机枪瞬间端坐其上。

林莫怒吼着朝小胡子的方向扣动了扳机,随着千万发子弹的爆鸣,白色的房间瞬间翻腾起一阵剧烈的烟雾,地面炸裂开来,化为无数雪亮的砂石飞溅而出。

直到枪管泛出灼热的红光,林莫才松开扣动扳机的手。巨大的房间也顿时安静了下来。对面,已是一片烟雾缭绕,雪白的地面早已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洼。林莫微笑着把枪扔到脚边,这下,小胡子恐怕早已被轰杀至渣了。

半晌,烟雾中,一道绿光闪烁着,破影而出。

林莫心底一凉,飞身而起,左右手二指一横一画,一面巨大的镜子腾空耸立,硬生生把那激光转换了方向。

只见对面烟雾里突然人群耸动,紧接着,几百个小胡子从滚滚浓烟中飞了出来。,每个小胡子,肩膀上都扛着一把巨大的激光炮。

几百个小胡子同时高声大喝——
“醒醒吧!”

语毕,几百发激光弹发出耀眼的光芒,呼啸而至。
林莫的镜子没来得及调整角度,就被巨大的能量冲刷着化为齑粉。
在被激光束击中的瞬间,林莫好像被活生生撕的粉碎,又胡乱拼凑起来,这种扭曲的巨大冲击力让他痛不欲生。

他颓然摔在地上,想努力支撑起身体让自己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连手指都动不了。

一团巨大而冰冷的钢铁,像一块坚硬的烂泥,将他的身体紧紧包裹住。

他输了。

恍惚中,他看着几百个小胡子化为一束束轻飘飘的白光,白光互相吞噬融合着,钻进一个小胡子身上。只见那个小胡子轻轻拍掉皮衣上的尘土,慢慢向林莫走来。

小胡子的脚步异常轻盈,没有一丝响动。

林莫,却被恐惧爬满了全身。
他想干什么?
难道我会......死在梦里?!

6.

小胡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烟。食指拇指轻轻一蹭,一个跳跃的火苗,绽放在他的指尖。他狠狠吸了一口,低头对林莫说道:“你终于肯好好听我说话了?”

林莫咬着牙,愤恨地说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大不了我晚上回去再睡一觉,弄死你丫的!”

小胡子哼笑了一声:“还睡啊?你睡得,够多了。”

林莫气急败坏冲小胡子啐了一口,被小胡子灵巧的躲开了。

小胡子不气不恼,原地坐了下来。
“让我告诉你,这梦境的真相吧。——
你现在所在的现实世界,是假的。你一直都在做梦罢了。”

林莫楞了一下,在脑海中反复咀嚼几遍小胡子的话,还是没能理解。半天只憋出一句:“呸,放什么屁!”

而小胡子接下来的话,却像一壶开水,直直灌进林莫的耳朵里——
“其实,你根本就没考上大学。
高考失利,对你的打击太大了。
你疯了。
而你的大脑,为了保护你不伤害自己,强行把你拉入睡眠状态,为你制造了一个你考上大学的梦境世界。
你已经,睡了三年零五个月。”

每个字,都像一把沉重无比的巨锤,狠狠砸在林莫的心脏上。

三年零五个月?那不正是自己考上大学的时间?

林莫努力调动着脑子里的记忆,高考出分,报考成功,升学宴,大学的开学典礼......每个时间节点,都像一帧帧电影胶片摆在自己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做梦?

他眼前浮现着一张张脸——他的室友们,他的大学同学们,包括那个寝室楼下笑眯眯的老大爷,这些脸原本无比清晰,却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像一张张照片突然蒙上一层稠密的雾。他们,也都是假的吗?

“做梦?高考......高考没考上?你他妈究竟在胡说些什么?!我现在就在做梦,我会相信一个我梦里的傻逼说的话吗!”林莫扯着脖子大吼。

小胡子也急了,狠狠把烟头摁灭:“你可以不信。但你的父母,他们已经为你操碎了心!我是他们请来的医生,我要做的,就是把你彻底唤醒,回到现实去。别逃避现实了!”

“那我的室友们呢?!小铭,老三,大老刘......他们跟我一起朝夕相处了三年,怎么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他们就全变成了假的?!你他妈分明就是一个骗子!”

小胡子仍然眯缝着眼儿,但目光却变得无比犀利。他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千万别小瞧大脑的力量,别说是凭空想象几个人,就是制造一整个以假乱真的世界,都绰绰有余。没错,你的室友们,都是你的想象产物罢了。”

“去你妈的,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说老子一直在做梦,那现在这里又是哪?”
林莫想挥拳狠狠打爆小胡子的脸,但却又意识到自己动弹不得。

小胡子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也是梦。不过,这是二层梦境,也是你大脑为自己编织的谎言罢了——在梦中做梦,才会有最真实的欺骗效果。”

“二层梦境......?这他妈......就算......就假设我的现实都是假的,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小胡子轻轻一摆手,一张白色的卡片,浮现在他手心。
他把卡片立起来放到林莫眼前。

上面赫然写着——高级心理咨询专家,莫时教授。

7.

小胡子把卡片收进衣服,道“我是你的心理医师。我通过在外界催眠你,进入你的梦境,目的,就是为了唤醒你。让你回到原本的世界。”

“原本的......世界?”

“对。我带你回去......回到真实的世界。你的大脑,为你精心编织的美梦,也该醒了。”

林莫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止不住的颤抖。“那我在真实世界里,是......?”

小胡子怔了一下,重重点了点头:“没错,是个植物人。永远沉睡,永远无法自然醒。”

林莫心中坚强支撑的那堵墙,终于轰然倒塌。
就像你安然享受着作为鸟儿飞行的乐趣,但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不是鸟,你连翅膀都没有。发现真相后,只有疯狂挣扎着,坠入无尽的黑暗深渊。

林莫想象着病床上沉睡的自己,床边头发花白的父母,终于没有住制止眼泪的崩落。

林莫哽咽着哭喊:“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为什么不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对我说?!”

小胡子摊了摊手,露出一副疲惫的表情:“我也想啊。可是我怕你的潜意识没有发现我,强行对梦境主人公沟通,对大脑恐怕会有不可逆转的危害。

我努力的刷新存在感,就是在等待你与我的主动交流。

而你今天主动对我说话了,这恰好让你的大脑,完全感知并接收到我存在的信号,让我作为你的意识主体的一部分出现。而我,也终于可以把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了。”

林莫惨然地点了点头,哑着嗓子问:“那我......要怎么回去?”

小胡子微笑地大手一挥。包裹在林莫周身的钢铁一扫而空。

林莫把眼泪擦干。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那个最初的,真实的世界。

“别忘了,我可是心理学家。尽管你被你的大脑催眠了,但我可以在这里,把你彻底唤醒。直接回归最”小胡子微微颔首道。

“那就麻烦您了。”林莫冲小胡子一点头,径直躺了下来。

“放松,
深呼吸……
眼前的世界,
被你剥离解析,
你将看到,
真实的一草,一木。
你将看到,
真正的河流,山川。
真正的城市,
真正的水泥和钢筋……
你回到那里,
所有的梦境都毫无意义......”

8.

林莫还没睁开眼,就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液味。

他贪婪的大口呼吸着这充满真实感的空气。

他竖起耳朵,听到了母亲在和父亲小声嘀咕着林莫小时候的趣事,末了还伴随着啜泣。

他再也忍不住,猛然睁开眼。

父母正惊讶地望着他,眼里还闪着泪光。

“儿子,儿子你醒了!!”

“爸妈......!我回来了。”

林莫一头扎在父母怀中,抱头痛哭。

半晌,他隔着父亲的肩膀抬头望去——

小胡子身披一身干净的白大褂,站在他窗前,微笑着冲他点点头。

窗外,一队鸽子,带着脆明的哨音儿飞过。


真实的世界。
如此美好。



9.

“莫儿,你这做噩梦的病都半年多不犯了,咋还添新毛病了呢?”
老三盘腿坐在床上啃着苹果,嘻笑着对林莫说。

小铭接过了话茬:“可不咋的,还他妈留上胡子了!咋的啊,学人鲁迅呢啊?哈哈哈哈人家那是一字胡!傻逼了吧!?”

“你们这群没有文化的,林莫老师这是致敬《无间道》里的梁朝伟啊,哈哈哈哈......”

林莫没吭声。

他披上那件崭新的黑色皮衣,眯缝着眼,径直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