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奥巴马的医保法案,美国明年医疗保险费将暴涨,对2016大选有何影响?

关注者
1,218
被浏览
724,788

56 个回答

被带逛了 @vczh ……

这个问题需要一些考据:

以IL为例,这些医保分为大概三类:

第一类属于低保费,高抵扣线的“健康贫民版”。特点是,只要平时不生病,一生病就是大病这种丧心病狂的体质,这个保险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但是平时的开销不得不说挺沉重的,这是大家吐槽奥巴马医保的主要原因,最便宜一年也要2~5千啊!


第二类属于高保费,低抵扣线的“久病缠身版”。是属于那些那些已经赚了钱的老爷爷老太太们的,基于美国这边屁点小病都要几千的尿性这个还是能接受的。但是如果老了,没有养老保险,没有收入,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第三类属于,高保费,高抵扣线,但是有很多额外copay福利的“急诊猝死版”。咱们矿工估计挺适合这个的,没准哪天写着代码就得被送急诊了(黑猫上学的时候累倒送急诊过,保险赔了5000……但是自己还是掏了1000+腰包。即便如此,上学时的保险简直比奥巴马保险好阿列夫倍,只要2300!)


按照奥巴马医保这么玩儿,他的意思是:美国没有正常体质的人,不是爆发大病,就是小病不断,要么过劳猝死,其他人活该交钱
总而言之,虽然对某些特殊体质的人可能是福利,但是:

贵,是不用洗地的。
封贴更新:


哪边人多?我们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 :)

==========================================
我是来挂人的。


然后,贴个公司 HR 昨天发的邮件 (敏感信息已涂黑):

看到高亮部分了吗?开公司的不是做慈善,做慈善的也不会一直做下去。谁告诉你奥巴马医保只影响没工作的人?在你脑子里,面临涨保费,是不是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雇主,都不会把负担传递给员工?就像面临成本上涨,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超市都不会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一样?

原因是什么?因为奥巴马医保要求不能因为"pre-existing conditions"以及年龄拒保,保险公司难以正确估计风险,导致巨额亏损。奥巴马政府怎么吸引保险公司参保的?用纳税人的钱

2017 will be the real test. The law contains two programs that will expire at the beginning of that year: "Risk corridors" and "re-insurance." Both programs conceal health insurance's true costs – costs that truly have skyrocketed under the ACA – by subsidizing insurance companies with taxpayer money. Risk corridors give insurance companies money if their customers spend more on health care than the insurer estimated; reinsurance allows insurance companies to bill the federal government for particularly expensive patients.

来源:Opinion: Obamacare pain will hit in 2017

2017 年,这两个巨额政府(发音:nà shuì rén)补贴项目终止,参加奥巴马医保的公司如果不想破产,就只有两个选项:
  1. 大额涨保费
  2. 退出市场(退出奥巴马医保)

不参加奥巴马医保的公司呢?开什么玩笑,全美医疗保险网络就那么几家,有不参加的巨头?已经亏了钱的公司,东边巨亏了,西边不会补么?

感人的是:
对比题图:

我在2016年10月28日查了一下


数据来源:Red states and blue states

好像新墨西哥是浅蓝州吧?(涨幅 93.2%)纽约州是深蓝州吧?(涨幅 80.5%)明尼苏达州是深蓝州吧?(涨幅 66.8%


更酸爽的是:
数据来源:联邦劳动统计局 bls.gov/web/cewbd/table

看到了吗?全美 500 人以下企业解决了 53% 的民营经济的劳动力市场。而 500 人以下的中小企业,恰恰是风险抵御能力最小的企业,最经不起奥巴马医保的折腾,最有可能把奥巴马医保导致剧增的成本转嫁给雇员。那么全美多少人在民营经济工作?一亿两千五百万(数据来源:联邦劳动统计局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Data)。假设大企业雇员以及政府雇员都不涨保费,那么两项结合,全美至少六千六百万民营经济雇员的保费面临上涨,占全美人口 20.6%,占全美就业人口 34.5% (就业率 60%,数据来源:联邦劳动统计局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Data),占2016年全部注册选民 (2亿人)33% (假设受影响人口全部是注册选民)如果考虑到单职工家庭,那么受影响范围将超过 20%。以上受影响人数仅考虑直接受影响人群,不考虑受非直接影响人群(比如有同理心的人)。

现在,川粉 请看着上面的数字跟我念:
我不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学生党;
我不是一个没有同理心的人;
我的智商没有问题;
我没有撒谎;
我拿钱发帖死全家。

完毕。

======================================
继续挂:

当然啦!某国政府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不可信,但这可是美国政府啊,美国政府啊,美国政府啊,毕竟不是所有的政府都需要提防的,对不对?更何况同一个美国政府还做出了把 contractor 和 part-timer 算入增加的就业率的创举呢!



既然你不喜欢后面,那我就从正面来:
  1. 没有人反对美国的医疗体系不合理。没有人反对要改革。但奥巴马医保是不是这个改革的唯一方案?大额增加政府赤字是不是实现社会正义的唯一手段?全社会分担成本是不是意味着必然要承担超过 50% 的涨额?是不是有其他改革的着手点?(比如:诉讼文化导致的巨额医疗成本、法律成本;保险公司不合理的、一个乳胶手套可以收费100美元的surcharge;州际保险市场壁垒导致的垄断;急诊室滥用导致的医疗成本转嫁。)没有人反对社会正义,人们反对的是用不合理、不公平的手段来实现社会正义,并将不合理、不公平的手段粉饰为唯一合理的手段,并将反对不合理、不公平的手段污蔑成反对社会正义,并将反对不合理、不公平的手段的人从人身上判定为反社会分子。
  2. 大家看好,这是一个 flag。我们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Just vote.
  3. 是的,这是理念的差别。差别在于,我们不仅想到了自己,也想到了公平:为了实现所有人的公平,是否需要 all give some?但现实为什么会朝着 some gives all 的方向走?加税是实现社会正义的唯一手段吗?你们是不是用行动来暗示所有人“社会正义 == 低效” & “为了社会正义 == 必须忍受低效”?你是从哪受的教育?这两个是天然矛盾的吗?即使是天然矛盾,也必须矛盾到如此地步吗?在那么多人 living paycheck by paycheck 的今日,在一个全民储蓄率个位数的国家,你哪怕指责华人都是上中产整天以受害者心态活着,但让下中产通过奥巴马医保跌出中产阶级,是实现全民社会正义的正确手段?


Give me a fucking break.


说到底,我们最大的理念分歧不在于是否实现社会正义,而是是否应该以给税负最重的群体加税的方式来实现社会正义。毕竟我们都不想看到这个系统被玩崩溃,所有人都失去社会正义的那天
“The problem with socialism is that you eventually run out of other people's money.” -- Margaret Thatcher

你用行动回答了,你确实是个没有工作的学生党。享受着学校(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提供的免费/低价高质医保,却反过来讽刺给你出钱的一整个阶级“记得医保套餐买好一点”,有句名言是怎么说的来着?——


——呸。


======================================
继续挂:

4. 这是个(正义战士),从头到尾搞错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什么(见上回复1)。问题的关键不是“要不要X”,而是“要X的前提下,X是不是只有唯一的实现方式”。

5. 我们——至少是我——反对的不是要交钱。
(1)第一,你自抽嘴巴而不自知——“全民医保,成本就要全社会分担”——全社会包不包括那4300万人?生老病死是一件很大程度上跟社会经济地位没有关系的事情(某些高危职业排除在外)。不管你营养多好多差,有钱没钱,到了一定年纪肯定会生病死亡。那么,凭什么面对这种天灾一样的险种,对不同人群征收的绝对税负差别远大于其税后收入差别?这不是变相鼓励不纳税么?我反对的是歧视性的税负分摊,对医疗以外税负成本最重的人征收比例不合理(不成比例)。是为不公。
(2)第二,我们反对的不是交的钱我们有脑子的人评判一件事情的对错,既不看你过得惨不惨,也不看你出钱多不多,只看是否公平合理。是为不智。
(3)第三,这是个阅读障碍症患者,从头到尾搞错美国医疗系统的真正问题所在(见以上回复1)。但我们要关爱(正义战士)的阅读理解能力,所以以下是一个极为粗浅简略的解释,问题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4300万人没有医保?——因为医保太贵。为什么医保太贵?——因为医疗费用畸形。为什么医疗费用畸形?——因为保险公司、医院、律师、讼棍通过医疗诉讼天价赔偿,结成了一个默契的利益集团:
(a) 讼棍——有时候是主动,有时候是受到闻风而来的专做风险代理的律师鼓动——起诉医院谋取不合理的巨额医疗赔款(典型案例如有人因18年后考不上大学起诉当年的妇产科医生因接生不当导致其智力缺陷——俗称脑残),导致医院、医生被诉风险上升、且被诉后果严重;如果说中国式医闹是武斗,那么这种美国式医闹就是文斗
(b) 医院、医生为了自保,不得不购买高额的、保费最高可以占到收入 1/3 的执业险(为了防止终生积蓄因一场 malpractice 诉讼而倾家荡产);
(c) 教育体系不合理,培养门槛长期高于实际需要,实质性减少了医生供给,抬高了医生价格(医学院的巨额学费,医学生的巨额学生贷款以及长达十五六年的无收入的培养周期);
(d) 面临财务和法律的双重风险,医院用过度医疗的方式来分摊(比如开明显不必要的检查,防止讼棍后来起诉治疗不周;又比如对硬闯急诊室没医保的人,费用全转嫁到有医保的人身上,等于变相鼓励不买医保);
(e) 保险公司出于各种目的,不管是为了降低风险还是为了获取利润,通过串通或者默契配合医院给患者账单注水(比如一副乳胶手套成本价2.5美元但账单上收你100美元)、通过游说国会不立法打破州际垄断(形成隔离的势力范围),抬高了账面医疗成本;
(f) 律师通过给医生、医院、保险公司、讼棍服务赚律师费。
最后谁来给这一切买单?——你,患者/纳税人,不管你是不是那4300万人之一。你收到100元的手套账单先是一惊,看到保险给你报销了90%又是一喜,于是忘记掉了你为这副2.5元的手套付了10元。这7.5元的利润被保险公司、医院、律师、讼棍四方分吃。
现在,有个(正义战士)跑来告诉大家:美国医疗系统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有利益集团宰人,而是居然还有4300万人没被送去宰。这个(正义战士)一想到还有4300万人没被送去宰,就对着镜子里那个正义和进步的化身痛哭流涕。他只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为了解决4300万人的医疗问题,就必须继续养肥利益集团?为什么全民医疗就只有ACA一种方案?为什么不去解决问题的根本——通过系统性改革降低系统性医疗成本、从而达到即使没有全民医疗也不至于因病致穷?最后一个问题,对政客来说很简单:动了利益集团,政治生命就没了。但对(正义战士)来说这又太复杂:他的脑子只够用来热泪盈眶,应付不了这种复杂度的思考。

系统性改革谈何容易(涉及到医疗、金融、法律、教育四个行业),而相较之下,宰纳税人的代价又是何等轻松——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最好糊弄了。于是我们可爱的联邦政府就弄出来个 ObamaCare 交差。阴谋论一点说,ACA 堪称是政府和利益集团达成的双赢好deal:通过宰全体纳税人,4300万人得到了医疗(本质上是天大的好事,却在这个deal中最不重要)、利益集团得到了利润、政客则得到了名声,并且免费附赠一群(正义战士)的摇旗呐喊。

6. 这个社会总有那么一群 brain dead zombie,凡是超越自己脑力范围的问题都可归因为别人是 selfish prick。他们永远无法理解,用一个不可持续的方式去解决一个十万火急的问题,结果会得到两个十万火急的问题。如果下中产因为不合理的医疗税负不停地跌落成贫困,你将得到两个数字:越来越大的税收依赖(穷人只能依赖奥巴马医保看病)人群,以及越来越小的税基(纳税人,因为低收入免税)。如果不改革医疗成本,ACA 是注定要破产的,它不会按你的白日梦涨价到一定程度就自动停止,而是在不断涨大的低收入人群中双倍速吞噬联邦预算,把整个联邦财政推向破产边缘,然后所有人都看不上病,达到终极平等。——只要懂数学的人就可以看出,这是个加速的正反馈过程,一旦开始难以停止。

对于没有代入感的同学,有一个接地气的例子:这种人,像不像那种高速公路拦车救狗、在微博上大骂旁观者冷血、后来却发现无力承担流浪狗收容费、最后溜之大吉销声匿迹的某种神奇生物?大家看明白了吗? brain dead zombie 的思维是直线式的。他们如果被锁在自家门外,就只会想到把门砸坏进去,而且砸坏前还意识不到没门的后果是什么;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一开始可以砸窗的。


继用行动回答了你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学生党后,你用行动回答了,你的智商确实有问题。有句名言挺适合你的,是怎么说的来着?——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