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知道自己陷入困境后难以寻求到解决方式?

一名体制内学校的大四学员,进入大四后,感到自己特别难受,就是不舒服,其实现在管理上对我们来说也已经很轻松了,而且大四现在每天课程也不紧张,毕业分配也基本上确定了,按道理我这个时候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来好好做点自己的事情,但是整个人面对这些自己原来想有时间做的事却不想动,比如以前觉得没时间练跑步,现在想好好练,但是却感觉不想动,以前觉得没时间学一些专业以外的知识,现在却不想去看,去学习,最后往往是浪费…
关注者
277
被浏览
18741

你以为正常人应当生活在理智下,但其实所有人更多时候生活在习得行为中,或者说生活在习惯中。你现在的困难在于,已经持续太久都不支配自己的时间,即使这一学期开始有了自我可支配的时间,却沮丧地发现并没有自我支配时间的习惯。

亚里斯多德说得好:卓越并非一次达成的行动,而是一生的养成习惯(We are what we repeatedly do. Excellence therefore is not an act, but a habit.

大部分时候你随波逐流,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而是所有人和大部分动物的天性。你不能持久地抵御环境,但是你可以干预自己持久处在怎样的环境。手机就是你最长时间沉浸的环境,买部键盘版诺基亚功能机,出门只带它,最大的环境成份就被干预了。出门带上好用顺手不省钱的纸笔文具,去图书馆霸占一块舒适的桌面。这个干预节点本身的操作时间很短,你有机会用理智、自制力、价值观的唤醒去克服这个短时点上的旧习惯,扭转后续长时段的环境,在长时段中顺从你随波逐流的本性,和谐地融入图书馆群体的学习行为。

关于习惯的心理学原理、操作上的培育,推荐读普利策奖得主 Charles Duhigg 的畅销书《习惯的力量》。既有行为主义层面的心理学阐述,又有近年的脑神经生理层面研究解读,还有社会商业生活实践的经验总结和应用引导。

此外,我的《幸福心理学》课程特别鼓吹一类很特别的习惯,学名 Ritual,差不多可以翻译为「宗教仪轨」但涵义又更广泛一些。比如,积极心理学文献鼓吹的,每天限三分钟写三、五条最简短的幸福日志,就是这样一种Ritual。光这么说可能不容易理解「宗教」在哪里,但如果你记录的日志准备遥远未来留给孩子读,你就好理解这件事情背后的价值观信仰支撑,这是中国人比较容易理解的家庭本位人生价值。其实幸福日志英文原文 Gratitude Journal 字面意思是感恩日志,特指面对上帝记录的幸福日志,这是新教徒社群原版的价值观信仰支撑。

Ritual创设很难,创设之后维持很容易;自律很难,从俗很容易。所以创设Ritual有这样的诀窍:明确的动作、严格限定的短时间——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过度依赖其实靠不住的理智决策、意志自制。越少的灵活性、越少地依赖意志,一个新的Ritual就越容易固化为习惯,一个已经成为习惯的Ritual就越容易持续。Tal Ben-Shahar 的畅销书 《Even Happier》在刚刚开头的部分(第2技)有短短不到三页安利这个重要的幸福感干预技能。


两本荐书: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en.wikipedia.org/wik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