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中有哪些荤段子?

最近很多人都在讲荤段子,那么古人会不会讲呢
关注者
6721
被浏览
5107058
居然这么多人上车

坐稳了,老司机带你去幼儿园

一女未嫁,父母索重聘。既嫁初夜,婿怪岳家争论财礼,因恨曰:“汝父母直恁无情,我只拿你出气。”乃大干一次。少倾又曰:“汝兄嫂亦甚可恶,也把你来发泄。”又狠弄一番。两度之后,精力疲倦,不觉睡去。女复摇醒曰:“我那兄弟虽小,日常多嘴多舌,倒是极蛮惫的。”

一夫妇新婚,睡至晌午不起。母嫌其贪睡,遣婢潜往探之。婢覆曰:“官人、娘子,大家才起得一半了。”母问何故,婢曰:“官人起了上半身,娘子只起得下半身着哩。”

夫妻将举事,因碍两子在旁,未知熟睡不曾。乃各唤一声以试之。两子闻而不应,知其欲为此事也。及云雨大作,其母乐极,类呼叫死。一子忽大笑,母惭而挞之。又一子曰:“打得好,打得好,娘死了不哭,倒反笑起来。”

一妇临产创甚,与夫誓曰:“以后不许近身,宁可一世无儿,再不干那营生矣。”夫曰:“谨依尊命。”及生一女,夫妻相议命名,妻曰:“唤做招弟罢。”

妻令夫买丝瓜,夫立门外候之。有卖韭者至,劝之使买。夫曰:“要买丝瓜耳。”卖者曰:“丝瓜痿阳,韭菜兴阳,如何兴阳的不买,倒去买痿阳的?”妻闻之,高声唤曰:“丝瓜等不来,就买了韭菜罢。”

一翁素卖古董为业,屡欲偷觑其媳,媳诉于婆。一日妪代媳卧,翁往摸之,妪乃夹紧以自掩。翁认为媳,极口赞誉,以为远出婆上。妪骂曰:“臭老贼,一件旧东西也不识,卖甚古董!”

一老人欲娶,妈妈见他须发尽白,不肯嫁他。老者贿嘱媒人曰:“还他夜夜有事,如一夜落空,愿责五下。”妈许之。过门初晚,勉干一度,次夜就不能动弹。妈将老儿推倒,责过五板,老者伏地不起。妈问何故,老者陪笑曰:“求妈妈索性打上整百,往后一起好算帐。”

一人在枕边拾得一簪,喜出望外。诉之于友,友曰:“此不是兄的,定是尊嫂的,何喜之有?”其人答曰:“便是不是弟的,又不是房下的,所以造化。”

三秀才往妓家,设东叙饮,内一秀才曰:“兄治何经?”曰:“通《诗经》。”复问其次,曰:“通《书经》。”因戏问妓曰:“汝通何经?”曰:“妾通月经。”众皆大笑。妓曰:“列位相公休笑我,你们做秀才,都从这红门中出来的。”
以下为原答案:
看到很多人提到《笑林广记》,感觉污与污不同,有的也可以很含蓄

一女初嫁,哭问嫂曰:“此礼何人所制?”嫂曰:“周公。”女将周公大骂不已。及满月归宁,问嫂曰:“周公何在?”嫂云:“他是古人,寻他做甚?”女曰:“我要制双鞋谢他。”

有女嫁于异乡,归宁,母问:“风土相同否?”答曰:“别事都一样,只有用枕不同。吾乡把来垫头,彼处垫在腰下的。”

一佳人新嫁。合欢之夜,佳人以对挑之曰:“君乃读书之辈,奴出一对,请君对之。如答得来,方许云雨,不然则不从也。”新郎曰:“愿闻。”女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你爱不爱?”新郎对曰:“洞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你怕不怕?”

啧啧啧,我都没眼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