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中国人鄙视受过高等教育的西方「白左」?

知乎上的人普遍不信任美国的「精英」,却又信任中国的「精英」。这是基于中国的现状比美国好而得来的判断吗?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出了问题,导致美国的「精英」在受教育过程中不能正确体会民情吗? 相关问题:古今中外的精英主义有何异同? - 小清新
关注者
8239
被浏览
2854763

582 个回答

看到评论里问Diva是什么, 说一个人Diva就是说这个人特别Drama Queen的意思, 我想换成中文应该就是: 小公举!


还有说我“给了他一刀”那个, 你们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完全没有意识到, 说实话后来我想起来了, 当时我其实给了他两刀。

---------------正文--------------

看到这个题目我就鸡冻了! 我与白左曾有过多少恩怨多少仇啊……

刚到美国的时候我的立场一直是很左的, 由于在艺术大学, 更是左派之中的左! 身边的朋友基本上就是很多同性恋, 变性人, 异装癖; 有马克思粉, 有每月都大把捐钱给慈善机构的墨西哥妹子, 有支持全美Open Border的西班牙共产党。


我一直是很喜欢这帮人的, 因为我觉得他们非常善良。 他们热爱小动物, 而且非常乐于助人, 回收垃圾, 要是哪个女生朋友被直男欺负了, 那她们肯定会让那直男生不如死, 看到路边的流浪汉在挨冻甚至愿意跑两个街区外去特地买条毯子给他。 我一直坚信她们是真心想做善事, 而我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后来我发现了几个疑点。


第一个疑点起源于我的几个反白人的花痴朋友。 他们特别讨厌白人, 开口闭口白人去死吧, 但是她们喜欢的明星全是白人, 她们的tinder date全是白人!? 即使有喜欢的亚洲人, 那也是有白人特征的亚洲人, 高鼻梁大眼睛棱角分明。


第二个疑点是女权主义者们对穆斯林的尊敬。 穆斯林极端不极端先不说, 可是古兰经里可是写的很清楚, 不信安拉的人活该被火烧死, 每个纯正的信徒死后会去有很多圣处女的天堂等等等等这些事, 她们知道吗? 她们都知道。 但是她们每次都会说“穆斯林中肯定也有好人呀!” 但是对基督徒就完全不一样了, 有一次我们走在街上, 一个饿肚子的流浪汉来问我们要钱买吃的, 我给了他一刀, 他亲了亲脖子上的十字架说了一句“there's only one god, and may God bless you.” 结果我的朋友就说“这人真是不尊敬人! 不知道宗教多样性吗! 万一我是穆斯林怎么办!?” 我当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啥。


第三个疑点就是她们对于金钱的观念。 她们都不穷, 但是她们都厌恶资本主义, 向往共产主义, 社会主义。 会砸钱买化妆品, 看展览, 看演唱会, 全世界旅游, 住曼哈顿高层公寓。 一边骂着资本主义, 一边毫不保留得享受着资本主义世界的成果。


第四个就是有关变性的问题。 我一直是支持变性人的权益的, 身边也遇到过变性的朋友, 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不以自我为中心的变性人。 为什么?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只能诚实的告诉你我的真实经历, 我遇到过的变性人都是Diva, 而且她们知道自己都是Diva, 并且非常引以为豪。 我原来有个关系不错的gay朋友, 后来他决定变性了, 我们大家都很支持她, 从此再也不管她叫he了管她叫she。她原来脾气就不怎么好, 大家就都让着她, 现在开始变性了, 她更是大家的小公举。 每天intake荷尔蒙之后脾气更是暴躁, 一点就着, 以荷尔蒙心情不好找借口, 到别人家里蹭吃的喝的, 蹭住, 然后还从不感激。 (别说我诋毁变性人, 我只是陈述事实, 我也知道不是所有变性人都是这样的, 我也是带着宽容的心态去接纳变性朋友的, 可是结果从来就不是特别好。)


再后来川普出来了, 我所有的朋友简直炸锅了, 我是正好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一个川粉, 刚认识他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这个川粉难道有病吗? 不是据说川普是这个那个这个那个无恶不赦吗? 后来在他的推荐下偶然的去看了川普的共和党辩论。 觉得川普虽然画风asshole了一点, 但是论点还貌似有那么一点道理? 他讲税高了很久就应该降低一点, 经济才能增长, 这不很正常嘛? 高中经济老师就说过啊?

后来我在Queens的某个小发廊(很朴素的小发廊, 剪个头发10刀的那种地方)遇到了一个波多黎佳的理发师, 棕皮肤, 竟然带着个川普的帽子。 我就纳闷儿了!? 欸? 我以为支持川普的都是白人racist啊? 我的三观收到了一些小小的挑战。 后来我越来越好奇, 川普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我开始上网各种搜关于他的新闻, 他的政治立场, 等等等等。

后来我开始跟我的白左朋友传教, 我说川普也许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好吧。 但是结果就是等我第一句支持川普的话冒出来了之后, 她们就闭耳不听, 然后愤怒的到网上找犄角旮旯里关于川普的新闻出来:“川普如何如何不尊重女人。 川普如何如何不尊重穆斯林。” 我再争辩她们就一句:“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 你要是再继续辩护他你就是变向歧视女人!歧视穆斯林! 歧视他七大姑八大姨! 你就是我们的敌人!” (真的没有可以夸张, 她们很多人的反应是非常激烈的, 搞得我都不敢告诉别人我支持川普了, 我也因此更加坚定的支持川普了)


我就意识到, 这群极端白左有个共同点, 就是: 不!讲!理!

他们活在自己的小团体里, 他们的老师, 教授, 朋友, 爱人, 跟他们的想法必须都是一致的, 若有人想法不一致那就是敌人!

而我原来发现她们的善良与友好, 也是一样的套路。 如果你和他们的观点一致, 那他们对你是要多善良又多善良, 一旦发现你与他们的观点不一样了, 那就是敌人!

可是他们不会想过, 他们给路边流浪汉塞的十美金, 下一秒可能就会被拿去买海洛因。(这个也是我从真正跟流浪汉做过朋友的人那里听来的, 流浪汉还会跟他炫耀自己如何装可怜换到钱去买毒品) 他们每天扯着嗓子拥护的穆斯林中搞不好就有人会因为性取向处死他们。 他们每天拥护的希拉里背地里抢了海地上千万的救助金。

最最气人的就是这些人由于身处于大学这样安逸的环境, 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他们每天喊着Open Border, 不知道真的Open Border了, 中国人和印度人能几个月内抢光他们几乎所有的工作?

我一向不认为大学的文聘是个能够衡量一个人智慧的标准, 读大学的过程就是一个接受别人思想, 接受别人教育的过程。 万一那个“别人”的思想有错呢? 有多少大学生敢顶着被围攻的压力站出来质疑老师?

之前忘记在哪里看到知乎网友评论当代的美国年轻人, 说他们都觉得自己特有主见, 自己的民主自由高于某些东方国家, 其实他们所有人的主见都一个样, 大同小异!

所以白左真正可怕的地方并不是他们天真, 他们圣母, 而是他们不相信他们是天真的, 就凭个大学文凭, 他们就真的觉得自己比别人要智慧多了。

很多白左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有当初那么左了, 跨入社会之后会发现社会错综复杂, 会认识各种各样的人, 在社会里很少还有那么极端的白左了, 大家即使政治立场不一样, 还是能围一个圆桌好好说话, 也许今天一个川粉说得对, 明天一个三德子粉说得对。

所以说, 那些长不大的白左们, 他们干不了别的, 只能给白左媒体文章, 要不继续当大学教授, 祸害下一代。


-----------------------------

打个岔, 川普的左右手班农(Steve Bannon)是一个典型的白左转白右的例子。 班农曾今也是民主党, 出生于民主党家庭, 后来也是发现民主党政客的腐败与极端主义, 怒转为右!

班农拍的一个纪录片Generation Zero里写到过, 从六七十年代开始的一种极端主义思想以及原则很多源于一本叫《Rules for Radicals》的书, 里面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果你的敌人是邪恶的, 那么你用任何手段打败他都是理所应当的”。

这不就是当今白左的“如果你是个racist, 你就该死就该下地狱。”一摸一样的逻辑么?


我相信正是川普现象让大家更深刻的注意到了白左圈里的各种胡搅蛮缠, 逻辑漏洞。 当然了, 川普的出现也导致很多白左因此转为了白Independent,形成了西方新的一股势力。

一天,加州州长和他的狗在田间小路上慢跑。突然,一条小狼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并开始攻击州长的狗和州长。

州长开始时试图阻止小狼,但随着《小鹿斑比》电影中的镜头从脑海中闪过,他意识到小狼的攻击是其天性,因此没有阻止小狼,最后他的狗被咬死,而他也被咬伤。

他给动物控制中心打了电话。动物控制中心派人捕获了小狼,并给州政府寄了账单,其中疾病检查花费200美元,小狼重新安置支出500美元。州长还叫了兽医,兽医带走了狗的尸体,并要求政府支付200美元疾病检查费。州长去了医院,花费3500美元进行各种防疫检查并包扎了伤口。


这条慢跑道路被封闭6个月,加州渔猎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Game)进行了一项调查,以确保该地区没有其它危险动物,调查开支为10万美元。州长在当地居民中组织了一项“防狼宣传计划”,从州政府基金中拨款5万美元。立法机构制定了一个200万美元的研究项目,目的是如何更好地治疗狂犬病以及如何在世界上根除这种疾病。州长的保安因为没有及时阻止小狼的攻击而被解雇。加州花费15万美元重新雇用并培训一名新的特工,并让他接受许多特殊培训,比如小狼的天性。

善待动物组织(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的人对小狼的重新安置提出抗议,并向加州起诉,要求赔偿500万美元。

而德州州长也与他的狗在田野间慢跑,当一只小狼窜出来试图攻击他与他的狗时,州长用政府发给他的手枪打击了小狼,并继续慢跑。州长这颗380口径的子弹的成本是50美分。小狼的尸体被秃鹫吃掉。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讨厌白左。


猎人群里传的,侵删。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