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分子会成为部分中国人眼中幼稚的「白左」?

知乎上的人普遍不信任美国的「精英」,却又信任中国的「精英」。这是基于中国的现状比美国好而得来的判断吗?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出了问题,导致美国的「精英」在受教育过程中不能正确体会民情吗? 相关问题:古今中外的精英主义有何异同? - 小清新
关注者
7313
被浏览
2253343

517 个回答

一天,加州州长和他的狗在田间小路上慢跑。突然,一条小狼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并开始攻击州长的狗和州长。

州长开始时试图阻止小狼,但随着《小鹿斑比》电影中的镜头从脑海中闪过,他意识到小狼的攻击是其天性,因此没有阻止小狼,最后他的狗被咬死,而他也被咬伤。

他给动物控制中心打了电话。动物控制中心派人捕获了小狼,并给州政府寄了账单,其中疾病检查花费200美元,小狼重新安置支出500美元。州长还叫了兽医,兽医带走了狗的尸体,并要求政府支付200美元疾病检查费。州长去了医院,花费3500美元进行各种防疫检查并包扎了伤口。


这条慢跑道路被封闭6个月,加州渔猎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Game)进行了一项调查,以确保该地区没有其它危险动物,调查开支为10万美元。州长在当地居民中组织了一项“防狼宣传计划”,从州政府基金中拨款5万美元。立法机构制定了一个200万美元的研究项目,目的是如何更好地治疗狂犬病以及如何在世界上根除这种疾病。州长的保安因为没有及时阻止小狼的攻击而被解雇。加州花费15万美元重新雇用并培训一名新的特工,并让他接受许多特殊培训,比如小狼的天性。

善待动物组织(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的人对小狼的重新安置提出抗议,并向加州起诉,要求赔偿500万美元。

而德州州长也与他的狗在田野间慢跑,当一只小狼窜出来试图攻击他与他的狗时,州长用政府发给他的手枪打击了小狼,并继续慢跑。州长这颗380口径的子弹的成本是50美分。小狼的尸体被秃鹫吃掉。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讨厌白左。
现在正在逐渐掌握话语权的一代,西方的80后90后,他们是看着冷战结束、柏林墙倒掉长大的,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社会主义阵营”全面崩溃,美国和西欧站稳了政治、军事和经济第一,大量前社会主义国家通过革命或改革加入了资本主义阵营。他们相信自己是人类灯塔,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世界顶尖,而在顶尖国家接受顶尖教育的他们,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而他们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是最强大的,其他地区战乱频仍、经济落后,所以我们要帮助弱小,要实现人类大同”。在这种教育下,这些精英对于人类社会的责任感是无可比拟的。他们已经达到了“仓廪实而知礼节”的水准,因为他们不愁吃喝玩乐、衣食住行,于是他们看谁都是可怜巴巴的,需要帮助,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西方精英愿意接受难民的缘故。

2010年,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提出驱逐罗姆人(即无国籍的吉普赛人)的法案并提交议会,法国爆发了抗议行动,在巴黎我亲眼见到大量左派青年敲锣打鼓游行,声援“无依无靠”的罗姆人。而罗姆人在法国社会中是什么角色和地位呢?这么说吧,我被偷过两次、被偷未遂很多次,听同学哭诉惨痛的被偷经历无数次,作案者全都是罗姆人,从黄口小儿到垂垂老妪,无人不偷。我那个用手吃鸡腿的意大利同学的父亲是退休警察,一家人来巴黎旅游的时候在圣母院广场被一个罗姆小贼偷了钱包,老警察不减当年神勇当场抓住小贼,扭送公安机关,结果警察说我们不能抓罗姆人,抓了也肯定马上得放,让他把钱包还你你放了他得了我们懒得登记备案写报告了。还有一次陪一个在瑞士读书的同学去圣心教堂玩,路上去吃肯德基,两个长得极其萌的罗姆小女孩一直尾随,趁我离座拿吃的时缠上我那同学,甜言蜜语要吃的。我那同学差点就掏兜找糖了,幸好我及时返回,喝退两个小孩,才让同学免于被被偷钱。另有一次听同学说母亲在巴黎坐地铁被掏走一千欧元现金,也是一群漂亮的罗姆小孩缠着要吃的,老太太心生欢喜,翻包找巧克力,巧克力散完,钱也散了。

但是罗姆人看起来真的很可怜,四处流浪,睡在街角屋檐下,衣衫褴褛,罗姆小孩还长得特别漂亮可爱,眼神明亮清澈,像埃斯梅拉达一样可爱。这么可怜的他们衣食无靠,所以精英们一定要帮助他们,给他们一个家。

很好笑是不是?但是在西方精英眼里,这是完全没毛病的正确做法。

罗姆人尚且如此,中东难民为何可以大量涌入欧洲并得到优待也不难理解。

同时,西方精英也有另一个特点:西方中心论。他们不知道在世界另一端还有其他强大的国家,他们也不接受(或曰根本不相信)其他国家正在变得接近自己一样强大,尤其是和自己意识形态、政治体制不同的国家。为什么我在法国会上一堂课叫《中国崛起与西方的讨论》,就是因为西方精英根本不认为中国可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我在法国的时候,法国精英中有一个看法叫作“中国的新殖民主义”,指的是中国在非洲的大量基础建设和经济投资。法国对于中国的作为当然是批判一番,因为法国历来是非洲最大的投资来源和贸易伙伴,中国所作所为无异于动了法国人的蛋糕。可是平心而论,法国在非洲经营百余年,非洲是什么个鸟样子?而中国援非不过五十余年,非洲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发展有目共睹。但是精英不认,因为自己才是最强大的,自己做的事情才是善意,别人做的一定都是另有所图。

西方精英对于外部世界的了解少得可怜,有时候到了可笑的地步。欧洲尚可,因为毕竟与东方沟通交流了千余年,多少会知道一些。最好笑的是美国人,一次上国际法的讨论课,说到联合国安理会,讨论日本和印度申请入常,一名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大三的交换学生发言说:

“我不太明白,既然日本和印度都申请入常,为何中国不申请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呢?”

话音甫落,满座哑然。

这还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大三的学生啊!可见美国其他人对于世界知识的匮乏到了什么地步。

反观中国,被西方压制了百来年,一直以来都是知道天外有天,中国再怎么变强,中国人也不会固步自封、洋洋自得甚至到自大狂妄的地步,中国人更喜欢的做法是尽力了解外部世界的真相,探究这些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而自己又如何如何趋利避害。中国曾经吸收了很多西方思想并加以本土化且取得成功,最典型的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成为毛泽东思想,将阶级斗争、工人包围城市与中国实际国情结合起来,发展出游击战和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从而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这可以算得上是中国学习西方最大的一次成功。

中国的80后90后,生长在文革动乱刚刚结束、社会主义阵营崩溃、经济低迷、国际政局动荡的时代,我们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由一个经济制度不堪一击、政治局势风雨飘摇的国家成为了今天在国际上说得上话的大国。中国实在太大,大到一个国家里面会产生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可能产生的所有问题,流动人口、族群冲突、贫富差异、性别歧视、权力异化、阶层矛盾、地区分离主义、统独之争……可以说把中国国内政治研究透了,等于把国际政治也看了一遍。所以中国人,尤其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普遍比西方精英青年对于国际局势的认识更加深刻。哪怕中国年轻人中也有“用爱发电”的小清新人群,也迅速会被残酷的现实打脸。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很难出现像西方那样的“白左”的原因。

总而言之,西方“白左”精英群体的出现是时势造人,等现在的西方小孩长到二三十岁,或许西方的情况又会不一样。

此次川普被选举上台,精英们无不痛心疾首,美国各大高校的教授们上课上到一半泣不成声者有之,休假散心者有之,当即填写加拿大移民申请表者有之……可以说,通过民选上台的新总统川普,彻底摧毁了美国中产阶级精英的自信和政治信仰。

“白左”精英因为长期沉浸在优势中,有一种非常高傲的“只能赢不能输”的怪异癖好。我在法国时要修法语课,法国的非母语法语教育是为从0级到5级的,0是无基础,5是最高阶。我当时选了2级,因为我本身不是法语专业,在国内也学的有限,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算没基础的,就先选了1级,第二个学期升上了2级级。

到了2级课堂上,发现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同学,几乎全部是法语专业的大学生,而且是来交换的大三学生。法语专业大三学生的水平,怎么着也不能是我这个级别的吧?我也认识国内来交换的同学,几乎都是3级起,还有个别对自己有信心的同学直接上了5级。但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级别的自由,我也就没管这么多。


上了两三周以后,其中一个美国女生突然提出,我觉得课堂内容太浅了,准备问问大家的意见然后去和老师建议把内容讲深一点。其他美国欧洲同学纷纷表示赞同。我一听不对啊,就跟女生说:你觉得简单,但我不觉得,我刚从1级升上来,我觉得这个进度刚好。你觉得简单,应该换到3或4级,那才比较符合你的水平。

美国女生说,要不我们民主投票吧,如果多数人觉得简单,我们就和老师提要求。

我说这么小个教室,谁都认识谁,你让人怎么好意思投票?

那女生说了我应该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句话:

“那大家闭上眼睛投票,我来计票。This is democracy.”

这句话明显是说给我听的,因为我是中国人。

很显然,女生早就知道觉得课程简单的肯定占大多数,所以才敢说“民主投票”。而且,赖在2级不走,是因为她们的水平高,在2级能稳稳拿高分,而到3级以上就不一定了。至于真正需要帮助和支持的少数人?给你一张选票就不错了,你瞎几把bb啥?

结果当然是法国老师采纳了投票表决结果。

民主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想要赢,拿住大多数就可以了。精英们认为自己掌握着大多数的话语权,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的二十年里,大部分时间是这样的。而这次美国大选,精英们一看打共和党来了个“不靠谱”的特朗普,觉得话语权完全在自己这边,民主党一定稳赢了,所以high得不行。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觉察到,那些曾经被他们忽略的真正需要帮助的“少数人”,已经变成了大多数。金融崩溃,实体经济崩溃,大量产业工人由中产阶层滑落到下层,五大湖区处处鬼城。五大湖区几乎全都投了共和党,加上中部大农业区,这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民主党败选而哭泣、而愤怒甚至集会示威的精英们不知道吗?对,他们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们周围的世界究竟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而自己在这样一个新的结构中又是个什么角色——他们一直在象牙塔里,并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他们心里向往的是象牙塔里的那个美国,浑然不知象牙塔外的美国,早已经日月换新天了。

在那堂课上,我是那个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我也有我的选票,但这远远不够。那堂课的情况就像是曾经的美国,有人需要真正的政治上的扶持,而不只是一些看起来很美的政治口号,也不是用爱发电用爱反恐,他们特么要工作,要吃饭。用爱能创造就业岗位吗?用爱能让人吃上饭吗?爱是什么,去你大爷的。

我想那个让大家闭着眼睛投票的美国女生,知道希拉里败选以后一定也在哭吧。特别想对她说,别哭了,这就是你们引以为傲的制度,这就是人民的意志,you call this democracy.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