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中国人鄙视自认为受过高等教育的西方「白左」?

知乎上的人普遍不信任美国的「精英」,却又信任中国的「精英」。这是基于中国的现状比美国好而得来的判断吗?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出了问题,导致美国的「精英」在受教育过程中不能正确体会民情吗? 相关问题:古今中外的精英主义有何异同? - 小清新
关注者
8658
被浏览
3195950

619 个回答

好友Bri是个白左,跟她合住时,每天喋喋不休的灌输我天下大同,难民可怜的理念。
巴黎恐怖袭击前一天,我们买了下一个礼拜去巴黎的车票,爆炸后,因为两个人都很抠门,舍不得退票金,所以硬着头皮去了。
在火车上,她突发奇想,跟我说现在大家都开始互相敌视了,她要发起一个拥抱MSL的运动,也就是她在巴黎街头随机找人,然后拥抱她们,发到FB上,再@她所有的好友,让大家一起来拥抱。
她幻想自己从此名声大噪,发光发热,说不定会因此得诺贝尔奖。
我首先表示拒绝,咱们中国人不拥抱,我爹娘我都不抱,更何况路人,而且万一是个人体炸药我会死。
她很鄙视我,说等这个拥抱运动像冰桶挑战这么火的时候,我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于是她在街上找到了三个大胡子小伙子,她跟其中一个人拥抱,让另外一个给他们拍照。第三个小伙子帮她拿包。
然后第二个小伙子拿着她的iPhone跑了,第三个拿着她的包跑了,跟她拥抱的小伙子说,我不认识他们哟。
从此她再不提天下大同了。

一下子过千了,难道被大V垂青,鸡冻啊。

这里说明一下,

B的爸爸在联合国工作,从事艾滋病疾控,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带全家去非洲工作。
跟我从小受到的利己主义和弱肉强食的教育不同,这样的家庭里,B和她的兄弟姐妹既善良,又天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心里爱太多了,总想着要分出去才好。
很多白左,也就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吧。所以在我们看来的愚蠢,在他们却是理所当然的价值观。

再更一个小故事,

多年前第一次去欧洲,跟土耳其的好友Osman结伴出去环欧旅行,他的性格非常温和善良,思想开通,是我见过最nice的人之一。
每每经过欧洲一个个城市,就会看见很多或年轻或年老的人坐在咖啡店、河边、街角,什么也不做,晒太阳,画画,聊天。
我感叹,这生活也太舒服,太闲散了吧,为什么我从没有过这样的生活。
身边的Osman突然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气说,这些国家的人,过去和现在,一直在suck我们的血肉,才过的这么好,总有一天,要他们,还回来。
在那一瞬间,河畔冷风吹过,我抖了抖。
在我看来,白左分两种,必须区别分析。

第一种是以政商界精英为代表的统治阶级,这些人不仅不幼稚,并且对我们时常批判的问题,内心雪亮得跟明镜似的。对他们来说,喊口号搞运动,都是为了真金白银的切身利益而已。
举一个简单的栗子,Facebook的扎克伯格,算是代表性白左了。但是人家顶住全公司的压力,没有删Trump的帐号;顶住股东会的压力,留下了Peter Thiel的董事会席位。现在Trump当选,人家照常开门上班,半点影响都没有。
更厉害的是,这位老兄嘴巴上口口声声说不能建墙,不能自我隔离,可是在自家门口建墙,可比谁都欢快呢!富豪那么多,真把墙建起来的可也没几个,连邻居都抗议了。
Mark Zuckerberg Builds A Wall, Pisses Off His Island Neighbors
这就叫做: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希拉里本人。你可以给她贴100个负面标签,但绝对没有人敢说她幼稚。这类白左的特征是,人们想听什么,他们嘴里就说什么,他们甚至都未必相信自己说的话,只要口号喊得响就行了。
对于这种人,左与右并没有意义,只是利益驱动下的选择而已。我们不会说他们幼稚,我们厌恶的是他们的虚伪。

另一种白左,就比较可惜了,他们与上一种人接触太多,耳濡目染于统治阶级的舆论导向,把自己也绕进去了。这类人多数以在校或刚毕业的学生为主,也包括一些大学教授。说白了,这类人缺乏社会经验,对现实问题的认知度非常浅薄,整天沉迷于“世界和平、人人平等”这样空洞的口号。
为什么受到高等教育的人尤其如此呢?这与美国教育的意识形态是分不开的。美帝的文化是“自我憎恨,自我阉割”(语出自Pierce Brown,这位老兄貌似还是支持民主党的),对少数族裔心怀愧疚,这与他们在历史上的行径确实是分不开的。单独拎出来讲,他们愿意反思、愿意补偿,这总比日本那帮人要好。但是我们亚裔表示,你们去反思你们的,与我何干?买卖黑奴的又不是我们?
这几十年的发展里,让白人们发现这种姿态可以有效调和与少数族裔的矛盾,并且满足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我们放低姿态,跟你们谈平等,你们还不快点感激我们白老爷?
于是,这批人乐此不疲的自我洗脑,最终把智商都给搭进去了。

这些白左的特征就是,成天光忙着喊口味,但是对实际问题缺乏基本认识。
比如难民问题,温室里的白莲花们从未体会过难民带来的动乱,无法理解中东难民与恐怖份子之间的强相关性,满脑子只有平等博爱的空话。真让他们切身体会一把,三观都崩坏了,君不见,来一个奥兰多枪击案,佛罗里达这不就翻红了吗?
在这些人中,我最不理解的就是支持难民计划的女权主义者。中东穆斯林是一个从文化上压迫女性的族裔,娶四个老婆、随便殴打妻女、强迫女人蒙纱、甚至Honor Killing,这叫systematic bias,其恶劣性远远高于任何私人行为。
这个时候女权斗士们反而都看不到了,这不是精神分裂是什么?川普说两句脏话被女权斗士骂得狗血淋头,遇到行动上迫害女性的反而都一个个睁眼瞎了?
据我观察,有些白左斗士,不是装作不知道,他们是真的不知道。从主流媒体里他们只能看到川普的各种丑闻,看不到世界另一个角落发生的实际动荡。你给他们看新闻,他们反射性的装鸵鸟:这些都是独立事件,我们引进的难民都是好难民。
这就叫做幼稚。

这里有一个非常搞笑的视频:twitter.com/michaelkeye
这个反对Trump的小伙子,抑扬顿挫掷地有声地对屏幕说:“Trump全家都是移民,他老婆是移民,他父母是移民,他要把全家人都赶出美国吗?” 我建议大家都去听一听,一股龙傲天的气势油然而生啊。
然后主持人就说了一句话:“他们搬过来时候是合法的。”
小伙子顿时懵逼了:“OK... You're saying... just because......” 然后就转移话题了。
你看,很多白左口口声声说Trump反对移民,可是自己却连合法和非法的问题都搞不清楚。
这就叫做幼稚。

还有就是像楼上匿名用户说的,嘴巴上喊着节能环保,实际上电灯空调24小时开放,一面吹空调一面窗门大开,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最厉害的是,我之前接触过一个环保组织,大概就是免费到你家来,给你把灯泡换成节能灯、龙头上装个限阀之类的。我本来觉得也挺好,美帝难得开窍了。可结果呢?那位黑人大叔到我家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停在门口的车,全程没有熄火。
我真是整个人都思密达了。
所以说,很多白左嘴巴上口号喊得响,实际只是流于表面而已。你自己做的好不好我也懒得管,可你天天拿口号来道德绑架别人,自己不脸红吗?
你别说,很多人是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一辈子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深信着美帝是自由民主的灯塔,全世界都错了我也是不会错的。
这就叫幼稚。

这两类白左其实是非常不同的,就比如中东战争,第一类人非常清楚,就是冲着利益去的,为了石油、为了掌握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第二类人呢,则可能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是为了拯救中东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不得不参战,因为只有他们是中东的救世主。
遇到这种人,你跟他讲美帝与中东烂摊子之间的黑历史,他以为你在说天书。所以他宁愿相信ISIS是因为川普宣扬反穆,所以才会攻击美国。
这就叫幼稚。

这一次美国大选,让我尤其气愤的就是,希拉里团队编造出来的川普支持者都没文化,居然还能有那么多人买单。
所谓受过高等教育,培养的是独立思考的能力,是新鲜事物的接纳能力,是对不同意见的包容能力。遇到想法不同的人就口口声声骂人家没文化没受过教育,仗着学历沾沾自喜,连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都认识不清,这种人有什么脸自称精英?
这真是美国名校集体被黑得最惨的一次,我为之感到深深的悲哀。

最后引用大刘的话: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
更多留学、时事相关,欢迎来同名微信公众号(bingdengxing)找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