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阿里巴巴安全部门的月饼事件?

补充:不是利用漏洞,是几个程序员写了个js脚本(定时点击,原理和阿里旅行抢票类似)抢购月饼,并且最后并没有付款。(劝退的这五个员工都是做安全相关的,不是做开发的。) 补充:参与此事的第六人观点:如何看待阿里巴巴安全部门的月饼事件? - 匿名用户的回答 补充:阿里官方回应:阿里官方回应“月饼事件”: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补充:据阿里巴巴官方消息,涉事五人全部被劝退,包括阿里云安全的第五个员工。 背景介绍…
关注者
31656
被浏览
6027667

4575 个回答

作为一个前管理类咨询人士和在读管理博士,我想从企业价值这个方向评论一下:处理这个事件的HR有欠考究。我的核心论点:(1)任何行为都是复杂、多层的价值体现,在没有法规可依的情况下用价值观来赏罚个体行为,要先对行为进行细致、谨慎的拆分。(2)注意保护子文化/子价值

这里讨论有个假设,此事件没办法使用员工守则或者T&C来赏罚此行为,否则阿里就应该用“明文规定内网抢单不许用代码”或者“上班时间不能写这种代码”来开除五名程序员,这样既不会落得大家的口舌,也不会要“高层”反复复盘3-4小时才做出最终决定。用价值观直接进行赏罚处理行为决策,都是要尽量避免的,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动用。理想情况下,价值观应该直接指导的是法规(rules and regulations),再用法规来约束、嘉奖个人行为。类似道德和法制之间的区别。下文有提到,价值观本身就只是指导思想,而非行为准则,因为多个价值之间也会有冲突。

首先,写代码抢单(或者说不进行这行为)并不是一个价值。正直(integrity)、公平(Fair)、客户至上(Customer First)这种才是价值。的确,写代码抢单这个行为有违正直、公平的价值(如果这些价值是阿里的核心价值)

但是,任何行为都不是单一价值的体现。写代码抢单这个行为并不单一是缺乏诚信的体现。这里有个概念,企业子文化/子价值Organization subculture and subvalues[1]。每个企业,不同部门,不同职位,都有各自职责的子价值,这些子价值有的时候与企业价值有所矛盾,但是是企业生态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比如,一家以研发为主的高科技企业,主体价值是创新、探索;但是它的内部compliance合规审计部门却需要有谨慎、低风险的子价值。这些子价值在某些特定事件上会与主体价值冲突。

然后,需要注意的是,即便在主体价值之间,也会产生价值冲突[2],只要一个企业有超过两个价值(阿里好想说有六个)。比如,客户耍无赖诬陷客服,但是证据有不太明晰;这时候,公平和客户至上两个价值你要如何抉择呢?


(Schwartz价值图。这只是个二维演示,越靠近的价值约不容易冲突。注:这里是个人价值。)

回到阿里事件,写码抢单这个行为有违阿里企业的总体价值,但是却遵循了程序员这个行业geek、探索的子价值。对这个行为进行一股脑儿的惩罚,也是对程序员行业子价值的打压。这绝对会让内部码农感到心寒,工作缺乏探索精神;让市场上的其他码农对阿里望而却步,大大增加企业人力成本开支。

比较好的处理方法,把写码抢单的行为进行分割,抢单(抢一单无罪,30单就伤害他人利益的投机行为了)行为要进行惩罚(扣奖金、记过、通报、甚至开除等),但是对于探索脚本漏洞、并且上报的行为进行嘉奖(如果当中有人主动汇报漏洞,可以把月饼免费送个他,并表彰)。惩罚和嘉奖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结论,不要拿着企业总体价值一棒把所有行为打死,要尊重子文化和子价值。企业是一个动态生态圈。即便阿里是一家网络商业公司而非技术公司,也需要保持子价值多元化,这些子价值是企业生态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好的例子,某个国家曾经拿国家层级的文化和价值驱逐每一个子群,所有的行为被套上国家层级价值的放大镜审视(哪怕是学术行为),让无数教育工作者、科研学者心寒。

话说,阿里六脉神剑里不是也有一剑是勇于创新和挑战吗?

PS. 阿里惩罚甚至开除员工,只要不违反合同法,都无可后非,阿里只需要为自己决策的利弊买单,我们无权指责(参见1991年诺奖得主Coase的Theory of the Firm和2009年诺奖得主Williamson的Transaction Cost Theory,公司之于市场的优势,就是在合同法规模糊的情况下动用体制来防止钻漏洞的行为。如果这是一个对外的抢购活动,而没有触犯法规钻漏洞抢了几百盒月饼的程序员不是阿里的员工,别说惩罚了,少卖一个月饼阿里都可能吃官司,因为市场行为体制行为是不同的。价值观就是典型的体质行为,而非市场行为)。强化企业主体价值是正确的做法,只是手法(不进行切割)有待商榷。本回答完全是站在HR或者阿里管理层的立场,用另一个角度分析阿里团队决策对公司本身的利弊,以及替代方案。

PS2. 回来补充。让我用一个侧证阿里码农写码抢单的行为是多价值的体现:360、腾讯等高调给5位码农提供offer。如果写码抢单的行为只是单一体现了钻漏洞、谋私利、不正直这些价值,鹅厂的高调offer不就是在和内部码农说,“谋私利是值得赞赏的,你们赶紧了”,和市场上的码农说,“你们谁喜欢钻漏洞谋私就来我厂,这里符合你们的价值观”吗?显然不是。鹅厂等消费此事件,传递的信息是“我们是一家工程师价值、Geek价值的企业”,起码他们的意向是这样,(95%正常的)码农们的解读应该也是这样的吧。试想如果阿里有员工贪污,鹅厂等会给offer?

PS3. 再补充一个:为啥要保护子价值。在传统的资本主导的企业体系中(比如传统的、底特律系的汽车制造业,注意不是特斯拉这种;再比如富士康),资本实力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资本越多,建的厂也就越多、流水线越多、雇的员工越多、市场占有率越大、体量效应越高。因此,这类企业的核心是满足资本家、股东和融资渠道(比如银行),企业只需要有一个主题价值:股东利益;所有的价值都围绕这一个价值。更重要的一个现实:我们处在资本决定所有权的市场/法制体系当中(算是资本主义的一种表现吧)。但是,在新兴的知识/技能主导的企业体系中(比如FLAG,比如麦肯锡BCG),企业很大一部体价值现在携带知识和技能本身的参与者身(stakeholder)上,不同的参与者携带不同的知识和技能,HR、码农、销售、营销、运营、产品,甚至客户、政府,各个参与到企业生态当中的参与者都和企业的动态有不可或缺的贡献,子价值与主体价值之间的平衡就更加重要了。在资本主导的企业中,工人跑了,再雇就是了(富士康)。但是在知识/技能主导的企业当中,一个核心的码农跑了、或者一个牛逼的HR跑了,以及名声受损对人力资源成本的影响,是非常可怕的。保护子价值,可以平衡股东与参与者,以及参与者之间的利益。马云爸爸能把阿里做大,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的格局大,稀释自己的股权给参与者,把参与者转换成股东,大家都是股东,利益也就统一了。这也是一种平衡参与者利益的方法;但是阿里不可能永远稀释股权,近两年加入的年轻人也很少能分股了,保护子价值可以作为另外的一个平衡参与者价值的方法。参见Shareholder theory(股东理论) v.s. stakeholder theory(利益相关者/参与者理论),这里就不展开了。

Reference:
1. Edgar Schein. Organizational culture and leadership. Wiley(注:MIT Sloan的大牛教授,组织文化和发展方面的奠基人。这本书被引用了2万8千次。有趣的事,此人最早的研究是朝鲜内战中美双方对战俘洗脑的行为)
2. SH Schwartz. 1992. Universals in the content and structure of values.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注:价值观方面的大牛。这片文章被引用了1万多次,基本上管理方向的博士生都要读这篇文章)
(你们感兴趣的其他东西更新在最后)
曾经在阿里工作过一段时间,说个另外一件事。

当时入职时,我的职位是天猫某垂直类目资深运营(是销售额排名靠前的热门类目)。拿着所有市场费用承担该类目营销额,掌管类目内所有店铺和商品的曝光推广,懂行的人应该能看出我这个职位有多么“吃香”。

刚入职一周后,另外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给我发消息(级别比我高)。因为内部通讯录和旺旺都有我的职能级别,他不用见过我认识我,就能直接找到我。

当时他发了个商品链接给我,是我的类目某大牌的当季新品(价格可观),让我问问折扣。我没理解他真正意思,以为他想知道最近有没有活动,就简单问了卖家。卖家回复的也很正常,说最近没有活动,而且新品无折扣。

我照实回复了他,作为新人为表示友好,还跟他说下个月我们做大促时,我会尽量说服卖家把这款新品做活动,到时第一时间通知他。

结果他说:你是真不懂还假不懂啊?就直接跟卖家说我要买呀。

我一头雾水没敢多问,又去把这话问了卖家。因为我是用工作旺旺小二和卖家说话的,又不小心表明了职级。这回卖家立刻会意,说:好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做新链接改价,一折可不可以?

我顿时一脸懵逼,还能这么干?当时也不清楚购买功能细则,没多参与,就让同事和这位卖家直接沟通去了,为了避嫌,后面我也没问具体情况。

然后我才慢慢发现,我的职能有什么样的权限……在合理的范围内,我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在一个大促活动中影响一个店铺几十到几百万的收益。如果我有心帮某个店铺作弊,收益就更可观了……

可以说,在一小部分可控的合理范围内,我想让哪家店铺赚钱,全凭我心情,而且完全没有风险不会涉及违规。算算我能给他们的收益,就能知道他们愿意给我多么可观的“回馈”。评论区说的没错,只要你肯作弊踩线,随便做两年,车房都不是问题。(要说一下,并不是所有运营职位都有这样权限,只是小部分。当时我的职位算是油水最大的运营,因为直接掌控所有流量入口。而即使是类目内的店铺商家运营人员,也不大会遇到这类事儿,因为他们拿入口也要通过我。)

所以,这个类目所有店铺都在变着花样讨好我,想尽办法送点东西给我。也会陆续有各个部门不认识的人,找我要各种“灰色区域”的买法。假如我在食品类目的话,想要什么月饼,真是所有店铺抢着送到我手里,看到此事真觉得大巫见小巫……
(说真的,那时候对这种事避之不及,不是我有多清高,而是拒绝表态也是一件麻烦事,无形中增加我工作量。这么多店铺和商家,想受贿的小二们当然会挑人啊,又不是傻,不可能占那些容易暴露的小便宜,而且商家做的不够聪明隐蔽的话,想送好处都送不出去。所以大多商家接触到的运营小二,明面儿上都是正直廉洁的。)

如果我想贪钱,这也真是比期权来钱多多了……后来也就明白,为啥这个职位总是过一阵儿就换人而且总交给新入职的人。

内部其实会不停的出note,强调受贿和贪污的处罚有多么严重,每次例会也总提醒警告。但其实呢?

每个月被保密开除掉的受贿员工,不知道有多少……
因为贪够了钱,不辞职就直接消失的员工,也不知道有多少……
用着查不出受贿的擦边方式,边工作边贪点小钱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老大们睁只眼闭只眼,评估着某些员工带来的价值和受贿孰轻孰重,是否该开除,也是天天操碎了心……

对比一下这些,抢月饼算是什么事儿啊,只不过太显眼瞒不住而已吧。但以上我说的这些事,很难被大范围知情,而且揪一个出来就会牵扯一堆,集团要保护声誉,所以一般不会出公告。

评论区有人问我是多久离开的,其实我只待了几个月就走了,无法适应洗脑文化和这种现象。而且我当时的老大就是贪足钱后直接消失的其中一位。可能我太幼稚吧,没法冷静看待,没熬到换岗就闪了。

强调一下,已离开阿里几年,以上都是那时候的现象,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而且当时阿里内部一旦发现,虽然保密处理,处罚也是相当严重的,所有做电商的心里也了然吧。

------------------------------
看心情不定时更新哈~
看到以上这些就说阿里水很深的小伙伴们,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啊,我当时虽然职位“吃香”但也就是一P6,那些高层的玩法还不知道怎么深呢。这些都不能算是内幕,大多数阿里员工都心知肚明的。那我就扒点大家能接触到的踩线玩法。评论区大部分人都在说阿里现状更加变本加厉,或说灰色区域变窄更隐蔽,也有人说大部分员工都很正派,我没有立场评判现状,只说以前遇到的事。
(PS:我没删过评论,某些商家卖家、和阿里有合作关系的人在评论区更精彩哟)

先说上面提到那个人,评论区有人惊讶有人同感,有人反驳强调阿里氛围正直。你们都要注意一点,他是某热门部门的M1,能在我入职一周就准确找到我做这事,并且完全没有顾虑我会说出去,说明1.他以前干过很多次了,2.很多人干这事已经习以为常,3.大家都清楚我的职位去要这个“折扣”简直是算临幸商家,卖家巴不得。当时我年幼天真,把这事当奇谈告诉消费者事业部的一个朋友,结果朋友笑而不语让我三缄其口。有人说查聊天记录?呵呵,聊天里他问个折扣,然后商家秒懂,他用私人账号下个单,能查出什么?当然很多其他部门肯定有氛围正直的,但是大部分的职能和级别决定你根本接触不到这些灰色地带。而我不走运,满腔热情刚入职就是这个敏感极端的职位,一来就遇到一堆这样事。

关于大促入口。比如某个大促活动,通过正规审核,把90%以上的流量入口布局好,剩下的小部分就随我发挥了。一个小入口,我可以给店铺A的商品,也可以给店铺B的商品(当然还可以给小C小D),评估了觉得A的产品比B的好一点,如果给A可以给他店铺提升150W的营业额,给B可以让他店铺提升100W。这50W差额其实对我总承担的大促KPI没大影响,但B会给我20W回报,并且不会查到资金流很隐蔽。如果是你,入口给A还是给B?这还只是小店铺营业额,而且每个大促和平时各个地方的可操控小入口有很多很多哟。(举例而已哈,我从来没干过这事)

关于发红包。我那时候的红包还是个刚启用的新产品,某次大促结束后,我审批的红包总金额大于反馈的总获得红包数,怎么办?必须金额一致财务才能审核通过发放啊。重新核查获得人数和退回金额是来不及了,买家们都等着红包及时到账呢(现在红包产品成熟,即买即得,不会出现这种事)。我只能到处去要朋友和同事的支付宝账户,加在获得名单list里,把红包白送给他们,凑到金额一致为止。在红包还没有研发成熟的那段时间,我想给自己或别人发个几千几万的红包,那都不是事儿,这都是钱啊,可以直接买东西啊,是我手上的市场费用啊。虽然红包审批过程严格繁复,但没有人会去核对我名单list是否正确,也无法核对,因为当时红包系统频繁出错,客服不停的反馈有人投诉没拿到,还没有一个完善的技术通道去核查谁该拿谁不该拿。

一个小事。某次筹备半年会,我需要帮忙某个活动采购点东西,因为当时年会急用,我下单后,用工作旺旺跟卖家交代了声,急用希望优先处理,收货也写着公司总部地址。结果这个号称要订做一个月才发货的卖家,第二天早上就及时完美的送到公司,而且从头到尾没有点已发货,同时奉上高价详细发票,还祝我们年会顺利。如果我不坚持买单,那报销费用就可以直接落我口袋呀。

还有个让我有点介怀的事。那时候某品牌出了个限量设计款周边,只做为赠品,不售卖,就给我们寄来了几个用于做微博活动。这个小活动我就交给了一个实习运营小朋友,这个小朋友每天把那个周边抱在怀里爱不释手,我看在眼里知道他很喜欢但不敢开口问我要,就想着问问商家有没有多余的再多拿来一个。但还没等我来得及要,这小朋友就在微博上耍了个心眼,把其中一个给了自己。我当时想着私下里教育他一下就当送给他了,毕竟不算商品,不是事儿。结果让老大知道了,严肃批评,说他违背了阿里精神,在风口浪尖时还干这种事,不给转正,实习期完就走人。小朋友直接伤心的掉眼泪,但其实他是个特别聪明肯干的孩子啊。最重要的呢,后来老大受贿这品牌的数额,简直无法言表,呵呵呵……(个例哈,因为是我顶头老大,所以知晓内情,其他部门人后来都以为他老家出大事而辞职走人)

关于第三方公司。评论区各路商家抱怨,都说是把运营小二当皇帝一样供着,其实第三方小供应商才更悲催,把我们像太上皇一样供着。某次一个小公司帮我策划一个活动,公司老板战战兢兢开口要了一万二,很认真的帮我规划和执行了很久,期间一直小心谨慎试探我要不要“感谢”,我都婉拒了。活动结束后成果不错,我觉得对方确实策划的辛苦,就批了两万给他,这点儿钱在我每月的市场费用里根本不算钱。而他说了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太感谢你,这个月我终于能给我公司的员工发出工资了,大家都吃了几个月泡面了。”然而却有大把的策划广告公司拿了各类目大笔的费用,却做出鬼一样的成果,还在长期合作。那你们想象一下这些大笔市场费用里会有多少水分?

补几句关于市场费用的。做过电商的人应该都知道,天猫每个商家店铺都会有入驻费和每个月按营业额比例抽成的服务费,不同类目不同品牌级别抽成返点在0%-10%不等(小部分超大品牌第一年全免),不知道现在规则有没有改动。我在职的时候这些钱会全部作为类目的市场费用,而且逍遥子还会1:1贴补,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月我类目下所有入住费和服务费有2000W,那么我手上就会有4000W市场费用。每个月我最愁的就是这么一大笔市场费该怎么花出去啊,因为阿里要求每笔开销都要计算到ROI,投线下硬广的话还要市场部那边一步一步审批……这里面的猫腻就是我上层玩的东西了,宝宝还小,玩不动(天真脸~

关于我自己吧。当年入职时是P6,员工号2开头,阿里工作过的人应该能大致计算出我是哪一年在天猫。面试过阿里的人都知道,最后一面是闻味官,用各种方式来试探你是否符合阿里的气质和味道。其实我当时被闻味官否了,而我老大因为我的资历硬要HR留下来,后来证明我确实没有阿里味,不到半年就辞职。评论区有人说我在黑阿里,真是想多了,我在职的时候,还不叫天猫,叫淘宝商城,工作地点还在文二路,各类目老大还在为了双11大促要不要定死在11月11日会不会被别的电商钻空子而跟逍遥子拍板争论,我有关系很好的同事朋友,怀念小卖部五毛钱一罐的可乐,离职时老大对我说任何时候我想回阿里都敞开大门欢迎。特别巧的是,我有两次单独在电梯里碰到马云,只有我和他还有他保镖,还是马爸爸主动跟我搭话,问我手上的小包很可爱在哪家店铺买的,到现在我还留着他亲笔签名的本子……从某种程度的氛围来说,我对阿里还是有感情的。
你们可以算算,以我当时的级别和职能,如果我在可控范围内,不过度踩线的收受点好处,再加上后来的期权股票,这些年不辞职的话,现在我能有多少身家?没有多少人能经得住这么大的诱惑,而我不是有多么清高廉洁,只是觉得那样的工作生活很累很无聊,要在各种人面前不停的随时“变脸”,所以注定我没有阿里味吧。

看到有人在知乎万粉群里转了我上面那段说面试里有闻味官的内容,好像蛮多人会吐槽闻味官和阿里味这些文化的,那来说说这个。
我之所以能在本科毕业不到两年就顺利面到P6的职位,是因为我有两个好朋友在阿里工作,他们帮我模拟了好几遍阿里面试过程,可以说我是把技巧死记硬背着去面试的。闻味官就是表面上跟你天马行空的闲聊,实际上每句话都是陷阱下套,考察你是否会把公司当家当成自己生活的世界,考察你是否会稳定忠于公司,说白了就是看你的世界观价值观能不能被阿里文化洗脑。
闻味的整个过程很顺利,我栽在最后一步,当时闻味官起身说:
“面试就到这啦,和你聊天很愉快,我们会尽快通知你结果。”
我以为全部结束就整个大脑放松下来,在她送我出公司的路程中,她装作不经意的问:
“你从上海换到杭州工作,你男朋友愿意吗?会一块过来吗?”
我没过脑,随口说:
“无所谓啊,适应一个新城市很新鲜,我自由开心就好。”
万没想到这是个套,因为这句话我被否了,闻味官认为我爱自由不稳定不太受控,后来是我老大坚持要录用我。
但事实证明,闻味官是对的,我在入职7天的百淘新人集训中和其他同事们格格不入,他们听完阿里故事和文化后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而我当时觉得这些人都像神经病似的,从头到尾躲着他们走,百淘结束后我的打分也是最低的。你们看评论区有两个阿里员工亢奋的长篇大论,他们就特别“阿里味”。
不过当时的我年幼单纯,在工作最辛苦的时候,总幻想转岗去当闻味官,觉得他们每天工作就是和面试者聊聊天好happy……

祭出一张马爸爸给我的亲笔签名,现在大多数员工已经没见过这个古老版的笔记簿了吧……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