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土木工程的你,毕业到现在经历了哪些事?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入土木深似海,从此啥玩意都是路人!
关注者
792
被浏览
259219

87 个回答

我聊聊遇到过的大小安全质量事故

1.被钉子扎脚,工地最常见的伤害了。

工程部十个人有五个人中过奖,只有一个人打过破伤风,看着伤口不深就算了。

刚上班有一次下雨天我穿着一双运动鞋去了工地,遍地泥泞,就想铺模板踩过去,所幸鞋码偏大了,钉子蹭着袜子过去了,没有破皮,从此再不敢乱踩模板。

地上钉子不可怕,派专人找个棍子前面绑个磁石吸一吸,可怕的是模板上面的,切记,不要乱踩模板。

2.爬脚手架,技术员都要去检查钢筋模板。

小项目的脚手架我没见过搭的规范的,要么间距比设计大,要么就没有脚手板,密目网,如果你这都有,扫地杆、剪刀撑都按规范、方案搭设的,首先恭喜你,你遇到一个好项目,然后你问问自己,爬上爬下的带了安全带吗,几乎没有吧,有你也不带,不方便对不对。

我见过工人掉下来过,2m左右不算高,50多岁也够喝一壶,所幸是皮外伤。

我曾经在下大雪的夜里旁站打灰,站在脚手架上,紧紧抱着钢管,因为我知道掉下去了,打进灰里都没人知道,等有人找到你,强度都上来了,各位保重,要向不规范说no。

3.混凝土漏振,蜂窝麻面漏筋冷缝等现象,很多很多。

原因无非是工人不熟练,工人偷懒,混凝土塌落度与要求不符,一次浇筑高度太大混凝土离析..

我管过一个队伍,每次打灰都恨不得跪下来求他能不能好好干,我还年轻,就像八九点钟的太阳,我不想这么早蹲进去。但他每次拆模都要给我惊喜,我现在非常想把他们班组长塞进洞里。

他们请的人都是当地农民,便宜,毫无经验,刚放下手里的镰刀就拿起振捣棒,什么都不会,尽想着偷懒,背后吐槽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书呆子狗屁不懂,你还得哄着,不然他们就坐那罢工了,干个一个月,说家里麦子熟了,必须回家了,赶紧结钱走人,不给就来闹事。

有趣的是他们从来不跟小老板闹,他们就喜欢跟我们项目部闹,其实我们项目部是跟他老板签订的劳务合同,工程款按合同结算,跟工人没关系,但是没办法,柿子要挑软的捏,大家心里也清楚工人闹事到底是谁指使的。

珍爱生命,远离垃圾队伍。

4.池体漏水,漏振+漏筋=漏水,不解释了,赶紧打针堵漏吧。

堵漏的钱用来换几个好工人,好队伍既能提高工人待遇,又能把工作干的漂亮,何乐而不为,但就总有人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无所谓。

5.角磨机伤到手。

仅遇到一例,工人在家养伤两个多月,万幸手没坏,回来以后小心多了,再不鲁莽。

6.倒顺开关、民用插排、花线、破皮电缆,屡禁不止,偷着用,藏着用。

项目刚开始,有个队伍仗着有点人很嚣张,以上的东西他都敢用,我们说了也不听,你要没收他还要找你比划比划。

后来啊,来了一个更嚣张的安质总监,比队伍老板还嚣张,看见就收,晚上就罚款,这种风气才被压了下去。

7.私自使用行吊。

行吊安装完成后未经验收,项目部三令五申任何人不得使用,但就是有老板要省吊车钱,未经允许偷偷使用,结果这瓜娃子连基本的操作都不会,反而让吊物砸到了脚,导致脚骨骨折,又是讹行吊班组,又是赖项目部,搞的头都大了,后来我们也想明白了,靠嘴说没用,直接给几台行吊断了电。

8.井下作业。

什么通风、通气我就不扯了,你都知道。

我说一个事故,修路的时候上面铺二灰碎石,结果不小心弄了一点掉到雨水检查井里面了,工人就下井去掏,井不深,工人头刚好能能伸出地面,由于掏一个井二十分钟也差不多了,班组就没有设置警示标志,结果就这坏事了,一辆大挖机从这路过,驾驶员是刚从布鲁斯特大学毕业的黄毛高材生,意气风发,粪土我们这些渣渣,跟开坦克一样,也不看路,直接从井上压了过去,刚好这工人从井底把头探了出来,就听见一声惨叫。

我们全跑了过去,把工人拉上来,怎么形容,就那种嘴巴、鼻子、眼睛都出血,流了一地,简单包扎止血,立即送到了医院,万幸捡回来一条命,轻度脑震荡。

那是我刚上班的时候,第一次看见有人满脸是血倒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以为他已经死了,都快吓尿了,领导们也非常紧张,分头行动,一面去医院陪护,一面通知家属安抚情绪,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我师傅当时管路,我跟在后面打下手,平时辅助放个线,做个资料,报个验什么的,我师傅匆匆忙忙跑到现场,我问的第一句话我这辈子都记得住:

“师傅你交底里面写没写井下施工上面要做警示标志?”

“写了,别怕”

9.大雾天违规开塔吊。

当时年前抢工期红了眼,一切只为进度。

直接看图就这能见度,不是我手机像素差,是真的超过15m就看不见了,这么大雾也敢开塔吊,我也明白,抢工期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我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啊,我还不想死,最重要的是这塔吊使用交底还是我下的,我偷偷给安质总监发了照片,我清楚,要出事了,我判几年他要翻倍。

还是他嚣张,一分钟的时间直接让停工,司机很开心的爬了下来,他也不想干,他也想多活几年,但他也是被老板逼得,他要吃饭。

10.还是这塔吊。

我们项目有2台塔吊,安装方案我没有参与编制,毕竟才上班一年。

施工场地很狭小,但是又必须安装2台才能保证没有死角,这2台塔吊工作半径是有重合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给放开点,非得重合,这里不解释那么多了,客观原因限制的。

最后安装时折中一下,2台塔吊虽然工作半径重合,但安装高度差了8m,起重臂就不在一个平面上旋转了。

乍一看是不是觉得好有道理?

可是妈的忽略了一个问题,塔吊工作是有钢缆的,起重臂划出的不是一个平面的圆,而是一个三维的圆柱,2台塔吊工作的圆柱体有重合,根本无法避免碰撞!

于是再妥协,2台塔吊不得360度旋转使用,每台只允许固定的角度使用,我们给上岗的司机、底下的指挥员培训再培训,讲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可惜你培训的再多也经不住班组换人。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基坑底下检查底板钢筋绑扎,2台塔吊都在吊钢筋,那天也是命大,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忽然发现其中1台的工作角度已经超过我们的交底规定值了,并且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此时另外一台也转了过来,眼看小塔吊平衡臂就要撞上大塔吊的钢缆了,我他妈当时又要吓尿了,没办法胆小,拼命的吼,让他停下,工人看到我在喊,停下手头工作看了一下,赶紧喊那个指挥员,喊声很大终于让指挥员听到,抬头看了一眼估计也吓坏了,按着对讲机就让司机停下,最终停下的时候我感觉间距不到3m了,我上去强忍着怒气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今天来替班,刚才在跟旁边的人聊天,我发誓我当时都真想踹他下基坑。

我回去报告了一下要下罚款,领导说算了也没造成损失,批评教育一下就行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就这样吧。

11.与地头蛇的斗争。

项目上有一些多余的钢管,DN1800/1600,很大很粗很值钱。

施工场地有限,就堆在外面市政道路两边的绿化带上面,这里是工业园区,是开发区,这几年经济形势又差,厂子全是停工的,这里平时鬼都看不见一个。

但是有天突然来了一群城管,行头配齐了,什么汽车吊,平板拖全配齐了,看得出来是准备的相当充分,上来就吊钢管,有人看见了,我们赶紧出来阻止,可人家根本不理你,就要全部没收,理由是我们私自堆放钢管压坏了草坪。

我们说那你通知一下,我们不就给挪走了吗。

城管头头说早就通知了,我们领导问了一圈,都没人接到任何通知,我们就求通融一下,下午就给弄走,城管不答应。

这下我们也清楚了,这不就是抢吗,搞几台汽车吊了不起啊,谁他们干工程还没有几台机械啊。

领导让装载机、挖机、汽车吊全从工地开了出来,堵死了出口,今天谁要别想走了。

紧接着工人出动,来了大概有100多号工人,拿什么的都有,我们提前打过招呼,别动手,坐在路中间就行了。

城管一看不对,也叫了人,来个四个面包车,加之前来的一起大概有50个人,双方就对峙起来,互不相让,但是也都克制吗,没动手,就挤在一起相互推搡,互相骂。

我们这边也不想惹这些地头蛇,打电话报警,刚开始就来了1个警察,但带了枪跟警棍,腰里别的不知道是不是辣椒水,烟雾弹之类的东西。到了现场一看不对,感觉用对讲机请求支援。我很佩服那个警察,只身一人就站在两股势力中间,问明了情况后就开始劝,我们这边说人可以撤,东西必须放下,城管就不干,钢管必须带走,这就让谈判陷入死局,根本没得谈了。

警察开始劝城管依法办事,他们都脸别过去,不听你的。

警察又来找我们谈,让我们先把工人撤了,不要冲动,又去劝工人赶紧走,真动手打起来,无论是打死人还是被人打死,倒霉的都是工人自己。

可这时候哪个工人走了,以后肯定就不能在工地干下去了,他们要吃饭。

双方再次陷入僵局,城管不耐烦要发动汽车直接压过来,看你工人跑不跑,我们一听也火了,冲上去就要砸了驾驶室,又是一顿推搡。

当时大多数人都已经有了智能手机,都在拍视频,城管开始抢,就这样有了几个小规模的肢体接触,双方都拉偏架,狠踹对方不认怂,但都心里清楚,真要干起来,工人得死几个,城管一个都出不去,今天全都折里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大量的警车进场了,个个全副武装,跟电影演得差不多,但我一直期待的鸣枪示警没有发生,请了两边的主要领导去派出所喝茶,谁也没多说什么,去就去,谁怕谁,剩余的警力开始驱散工人跟城管,最终我们同意让路,但钢管留下,城管看本来就理亏,也就没坚持了,留了钢管,但放狠话要收拾我们。

最终还是餐桌上解决了问题,我们也找了很多人,费了很大劲,最终留下了钢管,但立即挪到工地堆料场并且恢复草地,其实哪有损坏什么狗屁草地,都是借口,上面长得都是杂草。

一个副经理的手机被抢,手被打伤,最终手机也没找回,城管说不知道,没拿,警察也没办法。

其余不多说了,影像资料也不放了,这件事连新闻都没有,纯当没有发生过。

过去很久了,我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热血沸腾,这种与恶势力斗争的不屈不挠的快感。

扯了这么多,工程技术口要想玩的转,你得牢记以下口诀,这是我在年底工作总结会上的发言。

编得了方案,下的好交底。

管得住现场,做得好资料。

买得对材料,记得清流程。

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考验。

扛得住压力,受得了批评。

敢爬支架抄标高,能下池底看渗漏。

钻进管道查防腐,力小不惧拧阀门。

风里来,雨里去,

测量仪器肩上扛,工程质量心中藏。

本人目前所做的是水利行业的施工方,从去年1月开始是在金华,造一个枢纽工程,总造价12多亿软妹币。包括了厂房、泄洪闸及上下游的航道疏浚工程,跨距600多米。是浙江地区最大的拦河闸工程。

之前在大学里学习的是关于房建的专业部分。毕业后其实是打算背弃自己的专业的,选择跟发小在老家一起创业,做了一年的婚庆,一年做下来挺累,赚得也不多。就感觉,创业这事儿开个头比较快(当然也不容易,生意谈好中途变卦的有,婚礼现场临时加想法的也有。婚礼前一天得把2车的舞台道具卸货、布置现场,白天开始,一天下来都忙不完,加班熬夜干到3、4点,躺舞台上睡个3个钟头就觉得很幸福了。然后白天起来来罐红牛提提神,接着干,到新人散场那会儿能稍微休息一下,然后下午,清场,清干净了还得搬进仓库。忙到晚上到家,平时睡个6、7个小时就够了,忙完那几天倒头睡能睡到第二天下午。中间也请了几个大学生来做兼职,有时候也有点毛躁,自己忙不过来还得去帮帮他们),想做大就比较难了,老的竞争不过,新的又一茬接一茬地往上冒,条件比我们好太多好太多。加上家里亲戚一直反对,说太累太辛苦得也没前途,最后没办法,帮我找了个机会做老本行了。我就跟朋友说明了下情况,他也理解,最后一个人做了仨月干不下去去另谋他路了,我就小转行做了水利水电了。这里提供个参考吧,创业一点都不轻松,你看到冒尖的几个笑嘻嘻,觉得很兴奋,一股脑的就想上去,但可能没看到有许多相应比例的后生创业人被踩下去的。

回到正题,如果你准备做施工的话,那还是不错的选择。施工方所操劳的事情很多,比设计、监理、业主方更能锻炼人的综合能力、团队协作能力以及抗压能力。年轻的时候还是多吃点苦吧,等哪天想清闲了再转行都可以。就我认识的设、监、业很多都不是从开始就做那行的,也是施工方积累了大量经验以再跳的。于我从事的工程来说,因为离市区还算近,一些省市的安全大检查、本省市质监站执法检查、业主单位信用评价、离休老干部途径参观、各级领导亲临查看工程进度等都很多,每当碰到这些事,项目部内业方面得忙前忙后的处理所需的档案文件,现场该暂停整顿的整顿。当然,检查的频率看政策而定,每年的次数还算固定。遇上特殊的情况还会停工,那就是国家级的了,比如去年的G20、江西丰城特大事故安全检查,今年的中(yang)纪(wei)驻环境保护部纪检组暗访督查环境治理、国(wu)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大检查以及每年年前的安全生产检查,这些检查那真是毫无准备,说来就来。毕竟,做工程的都知道,现场、内业部分没有一点毛病是不可能的。除非单位后台硬,能把这事压下来。

碰上检查忙是忙,但次数摆在那里。而每天的鸡毛蒜皮的就很多了,现场仓面(一个施工部位,少得几方混凝土,多得没上限)出了问题,就得跑来跑去看图纸、找施工、让工人干(无利不起早,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干除了钱别的也不好使)。每天还要满足监理的吃拿卡要,好吃好喝好玩招待着。人来办公室得寒暄客套着,有时候椅子桌子不干净不肯坐还要我擦。一群人呆我办公室里开黑王者荣耀,喊得巨响,打扰清修不说,指使起人来跟小弟一样,“倒杯茶,倒杯咖啡,买了啥好吃的,真抠分点啊”。(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得看受教育程度)就是这种环境,人还真学得很快,特别是笑脸迎人的那一套,没一定的抗压能力还真能直接掀桌子。虽然大学4年做了4年的兼职,推销、收银、服务员、外卖、扫厕所、端菜也做过,低三下四的多了。但开始接触他们那会儿很看不惯把人这么耍的,每次他们来我就走,有事走不了就跟他们对着来,爱睬不睬,给他们点反客为主,他们也不说什么。混熟了,发现他们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就捡好欺负的拎。当然,生活中跟他们谈谈心,打打球也能做做朋友的。但公私还是有别的,碰到仓面有一点点毛病,他们就抓着不放要好处,脸也是换了副面孔。我也只能看情况了,能用规范的套规范说服他们,理亏的地方低个头认怂,软下来求个绕,晚上出去吃个饭塞点烟一般也解决了;碰到想去会所玩的监理,我就找办公室的小年青,我忌口这些,就撺掇他出面跟他们玩去。有一次被他们骗着去了,到地了才知道不对劲,只能跟着上楼,他们点的“公主”过来陪酒我就推说酒精过敏,就干和她聊天,从老家哪里的到干这行的苦衷她给我挨个讲了遍,心事聊完她发现我没兴趣就照顾别人去了。我一个人在那边唱了一晚上歌,随他们尽兴到凌晨2、3点就一起回去了。后来老板觉得这些人喂不饱,业务费用窟窿有点大,于是天天晚上他一个人找他们总监和监理员打打牌,故意输点或者带出去玩玩,逢节假期送点礼,让他们开心开心。慢慢地他们找我们茬的次数也就少了,自己的事也能安心做了。

监理是施工绕不开的一道坎儿,能搞好关系就搞好关系吧,不然工作难做。扯了些监理的糟心事,再讲些施工经历有关的吧,我是从事内业技术方面的。像去年进来那会儿还是个质检科的技术员,试用期的2个月天天和资料相伴。早上去办公室扫地拖地,擦完桌子就开始做资料,边听歌边写,每天做到21点,然后就回寝室泡泡脚看会儿书休息了。2个月下来,留下了40多支空笔套,愣就把前年5月份的到去年2月的资料坑给补上了。之后的日子,我一般是把自己的事做完,就去别的科室蹿蹿问问,或者跟着他们屁股后面跑现场,做些力所能及的。这点经常被我科室负责人说自己没事多呆公室休息下,我说我闲不住,想多学点。后来因为我成长得比他快,也就不说了。闲下来的话尽量多看多学吧。

虽然是做内业的,但施工现场浇筑的时候还是需要去值班。值班过程中得经历还挺多。之前这边有个普工班组老板和他弟弟,仗着有点小资本,手下人多又很能干,经常会跟我们技术员吵架,也经常忽视我们,自己干自己的。像我科室的负责人,进来那会儿是管现场的,有一次因为浇筑问题,跟这老板争,被他骂得直接哭鼻子,然后才做内业了。有一天他们班组浇筑的时候跟拌合站吵了起来,集体罢工不干,但已经下料的混凝土被拖了几个小时,加上天气热,快初凝了。我那天路过,问了下情况,然后比较客气地叫了那个老板2次,他装没听到,第3次直接吼了他叫了他名字,他一脸淡然的转过头,我跟他说,谁的问题到时候再讨论,拌合站那边我会去沟通,你跟师傅先把活儿干了。他笑眯眯的:你说干就干啊,出了事情你负责咯。我:对,这事我负责,到时候就跟别人讲是我让你做的;但你再拖下去,混凝土硬化,出现冷缝出了问题这事你自己担着,先讲清楚。然后他就对手下人说:都听到了,那就动起来吧。后来因为处理得快,没出什么质量问题。工程上这种老油条很多,有时候不用太客气。然后我第一次值夜班是跟他弟弟一起值,刚见面我就递烟,他也给我我没要,然后跟他套近乎,聊了一会儿他看我比较懂事,也没怎么刁难我。那个晚上是第一次值班,头上是塔吊挂着10多吨的吊罐在那儿晃晃悠悠的下料,我和他就一直聊天,聊到4点吃不消了,两个人找了块泡沫板轮流休息去了。第二次值班出于工作考虑,我把我的蓝牙耳机送他了,他挺高兴的。第三次值夜班的时候,赶上了下雨,因为看不清,不小心把他备用的雨鞋从脚手架上踢到了下面,我望着17、8多米高的支架和黑乎乎的底部,没看到他的鞋子。当时记得头脑一热吧,就把值班穿的大衣脱了,顺着脚手架外沿,一根根的爬下去了。那晚天上下着雨,没灯看不清,手上因为雨水湿滑的很,背后又是10几米没安全措施的临空,每往下一层都很谨慎。最后爬到了底下,在一堆建筑垃圾里翻到了他的鞋子。然后一手拿鞋子,一手把着方向,又一层层地爬到上面。把鞋子拿给他,他还有点小激动,接过鞋子穿上,笑嘻嘻的说:这还要你亲自去帮我拿,真不好意思。我说:是我踢下去的,还让你去?从那以后,他就把我当朋友了。因为他是班组的二老板,我不好直接管,他们也不听,于是我说让工人师傅注意点什么,他就替我重复一遍,底下人也挺听话着照做了。每次值班都见我乐呵呵的,说这里有我,你晚上睡觉去好了。我说不用了,我是夜猫子晚上精神才好,其实是怕他们怠工,然后和他一起通宵到凌晨。

有一次,他回老家去了,剩下我一个,班组底下人见我一个也不太鸟,浇筑之前让他们去把钢筋保护层垫垫好,看看没有一个人动的,就坐在那边聊天。我就捡了十几个垫块,扔仓面里面,踩着模板边咣得一下跳进去,一个人掰着粗钢筋,把垫块塞里面去。垫了几根,跟他们讲,下来几个,早点垫完我就让拌合站发混凝土,别干耗着。他们在一边看着觉得耗我也没什意思,一个个也都爬下来,把保护层给垫了。多数工人师傅还是不错的,就是没人带头管会消极点。还有一次,是他的娘舅在带班,平日里见他就挺不灵光的,那晚还在他身上闻到了酒气,我说:大爷你还喝酒上岗呐。他说:没事,我酒一喝脑子很清醒的,你看吧。结果那晚是他负责拿对讲机指挥塔吊,一次下料的时候,那大铁罐子都快下到我们几个人头顶了,他还很淡定的拿着对讲机没有什么反应,我一看竟然睡着了。一边让师傅几个蹲下,一边喊他,他醒了,倒是让塔吊停止了下料,然后就指挥让塔吊的小车连着吊罐一会儿往前一会儿让往后,满载的10多吨重的吊罐吧,就在我们到脖子的地方荡来荡去,又在已经成型的混凝土结构物上撞了好几下。我骂了句娘,上去一把抢过他对讲机,让塔吊把小车往中间开一点,再往右边起高几米停住。检查了下连接吊罐的钢缆绳,没有断裂;看看吊罐刚撞过的结构物,就磕了几个凹痕,万幸。如果撞得严重点,断了算好的,能马上察觉,要是内部开裂,漏水了连验收都不好过,以后怎么样不好说。然后转过头跟他讲:你刚才差点捅娄子,我们几个的命险些搭在这里。旁边的师傅摘了帽子,松了口气,“你娘嘞,你想弄死我们啊?”我说:不过没事就好,你去那里醒醒酒吧,我先指挥一下。以后酒还是少喝点。他也觉得对不住,到旁边休息去了。我们几个因为受了惊,那晚上浇筑都很慢,后来我也没跟生产经理讲起这事,老师傅快60了,挣点烟酒钱也不容易。

其实,工地上面安全不能掉以轻心,很多事故也不是没有,只是多方面原因压而不发。比如还是我值晚班的时候,(所以以后得翻老黄历,挑好日子再去值班)我这边开始正常开始了没多久,对讲机响了,另一边有个10几米的脚手架塌了,上面原本还有人在工作。我听到后,叫了几个人,爬了一段脚手架,跑到事故点。原来是脚手架上重物太多,压垮了,所幸没有全部倒塌,塌到中间的时候被上部的钢管卡死了没有塌到底。但有2个人也一并跟着架子一并掉了下去,掉到一段胸墙上,2个人横躺在上面。我把强光灯照在他们身上,向下喊:师傅,人清醒吗。其中一个动了动:还好,就是腰没劲,伤着了。然后旁边一个师傅也动了:我没事,就是...是吓死了,以为命都没了。心里有点感触,我说:别急,先待着别乱动,会把你们弄上来的,人马上来了。其实我旁边只有4个师傅,还都没带工具,心里也没个底。我让他们先把在伤者上面靠边的一堆散乱脚手架挪个地方,以免掉落造成二次伤害。忙乎着呢,不知道谁跟生产经理讲了,他拉了项目部熟睡的一帮人过来了。大家一起把那堆脚手架清理了干净。然后讨论了下,决定让塔吊挂着吊篮,里面坐个人放下去,先受伤严重的,后救较轻的,两个人一起吊上来,送医院了。生产经理怕第二天被监理发现找麻烦,连夜带人把还没倒的脚手架给拆除了。那2个师傅因为没伤着要害,躺了半拉月也出院了。

工程做到现在,大大小小的事情挺多的。有师傅因为没挂安全带高空作业,失足从14米高空掉下,所幸有帽子没死,但人成了植物人,花了班组老板90多万还没治好。有一脚踩空,摔了6米,肩膀被钢筋插穿的。有因为基坑支护不足,使边坡发生塌陷,一套2百万的龙门架(当时我一个同事前一秒还躺在上面,后一秒被人喊走,然后就塌了)整个滑进大基坑中,被监理叫停施工,停工整顿了3个月。我自己也有几次,小得就是些高空落东西下来,都是安全帽挡着了。(那个到处是坑的帽子一直不舍得扔,护佑我太多了)有一次浇混凝土值白班,头上的吊罐太满,一块大石头从70多米高吊罐里晃了出来,从我和钢筋工中间落下,看着离我10公分被砸弯了的粗钢筋,我摸了摸脑袋,庆幸自己当时动了下身体。有一次验收仓面从上层脚手架往下爬,跳到下层脚手架的时候,正好跳到了烂竹脚板上,两条腿踩着下去了,还好身体卡在了钢管上,没掉到10几米高的廊道里。还有一次是在厂房吊预制梁,梁是提前浇筑成型然后吊装至10几根立柱上面,这就是以后的门机轨道梁。但因为高度较高,单单吊上去不行,还得定位焊接。于是我们生产经理叫上了我跟工人师傅,几个人跑上面负责给梁定位。下面的吊机负责起吊,等预制梁到我们头顶了,再指挥吊机往下降,把梁搁置在放好的边线上。不过要精确定位很难,因为吊机的本身误差很高,同时梁又重。没办法,只能在预制梁没到底前,用身体顶着,把梁抵到应有的位置上。站在那个地方,往下看一眼都害怕,人还得使力气把预制梁的方向掰正。但也只得双脚踩在晃晃悠悠的钢管上,用撬棍拿肩膀一点点的把16、7吨的梁往边线上挪,稍有不对就要重新起吊再复位。在给第4块梁定位的时候,正咬了牙拿肩膀顶着预制梁呢,双脚踩到了烂的竹脚板上面,然后板子破了,人直接掉到了下一层的脚架上。我坐起看着下面40多米处的廊道,整个人愣了几分钟。然后爬上去,把脏兮兮的棉衣一脱,大冬天的穿着衬衫继续干了起来。那一整天,把22根预制梁吊装完了,走下平地的瞬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回到项目部,因为时间太晚就自己炒了份蛋炒饭,一个人吃着吃着眼泪就落下了“好香的饭,活着真好!”


其中的一块预制梁,已经定位完成,在焊接中


已经装配完成的轨道梁和门机,人当时大概就在划红线的地方下去了。


从廊道里往最高的地方看,厂房部分的一个侧面。

因为没事的时候经常帮几个做测量的忙,时间一久都成了朋友。很多时候跟他们就在高空临边的地方校模,踩空一点点就下去了,比别的部门更危险。一次是在上游围堰合拢那会儿,一行人准备去测一段围堰,得趟过去,但围堰里的江水还未抽干,水比较急,漫到了胸口,几个人脱了裤子,手拉着手下去,走一步探一步,2圈回来,一下午过去,中间踩空了几次,还好几个人互相帮扶。一次是一个朋友,从7、8米高的围堰上踩歪滚了下去,胳膊上擦得都是血,手里还捏着仪器。回来的时候骂他人跟仪器哪个重要,干嘛不把仪器扔了去抓缓冲物。他笑嘻嘻地说仪器贵啊,我有事它不能出事啊。之前跟他聊天,他常说的就是:这是我们小伙子做得第一个大工程,都希望好好做,看它屹立不倒。有时候的确被这帮人感动到了。看看他们,在看看自己,有时候真就挺玩命的,大概都是抱着这个愿望吧。

虽然去年的待遇一直不怎么样,可同样干的热火朝天,或许有些事真投入了进去就不一样了。因为去年经历比较多,所以年底的时候给老板写年终总结用文言文记录了很多的记忆和心得,得到了他的认可,年底倒是补贴了我一些。年初上来让我做了质检和安全部门负责人。手下有了人,就不用像去年一样忙进忙出,自己也能闲下来,看看考证有关的书。


有关的经历还有很多,有空再更吧。说实话,当初从创业到进这行的时候很迷茫,找不到目标,找不准方向。后来也没想太多,一头扎进去了,现在的自己感觉很有动力。


迷茫的时候就多做事吧,成天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理想只在实践里。

土木狗,勉之,励之。


放些工程有关的照片,做水利一个好处就是风光好。

这是今年初的时候,来的那会儿有15孔已完成,剩余的18孔有6孔是我值的班;心爱的厂房也是一点点看着起来的,这是小伙子几个共同的梦想,虽然说很多今年已经不再做了。


15孔泄洪闸


廊道清理中,两旁的钢筋曾经是最便捷的通道


厂房的迎水面,跟朋友们在斜坡上玩滑滑梯,生产经理在上面看着笑


值完夜班,清晨6点人又冷又困,迎着太阳去小镇上买烧饼油条豆浆的十几分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