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理解《大鱼海棠》讲了同志爱情?

而湫和鲲正在谈恋爱。这么说好像脑洞很大,但是请仔细想象,湫为什么知道鲲在哪?肯定是族里有人和湫谈过此事,湫求族里的人放过鲲,答应族中高层不再和鲲相恋,所以才没有一刀杀死鲲。只是把鲲放在鼠婆子处囚禁。 故事发展到湫被毒蛇咬伤,椿的爷爷救了湫,湫带着康复身体见椿和鲲,这时候,电影出现了本片最为激烈的互动,鲲一个飞扑到湫身上嬉戏,这是恋人独有的嬉戏啊。无论是椿和湫还是椿和鲲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互动,创作…
关注者
203
被浏览
119557

26 个回答

戏言《大鱼海棠》:同性恋的战争


电影拉开序幕,女主角椿尚未登场,她的一句独白就已传出:“有的鱼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们属于天空。”观众只需稍作翻译,即可知晓此话之意:有的欲是永远管不住的,因为它们属于自然。


而后,银幕上出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的字样,是借由《庄子·逍遥游》对自然与自由的想象,来再次点题:有欲之大,不知几千里。显然,本片意在解决的问题已和盘托出:欲望、自然与自由有怎样的关系?


故事正式开始,片中一位身份鲜明的同性恋者露面。她是嫘祖,女同之祖——嫘祖缫丝,嫘丝即Les(Lesbian的简称)。她坐在河边织出的七色布匹,不就是彩虹旗吗?而她身后站立的萌宠,正是LGBT社群的吉祥物,彩虹小马和独角兽。



椿和她的好友湫为准备成人礼,特向嫘祖借马。为什么成人礼会和女同之祖以及彩虹小马扯上关系?难道电影是在告知观众,两位主角所要经历的,实际上是一场确认自身性取向的考验?湫被马粪灌顶,莫非是个预兆,即湫在探索性取向的过程中必将经历一番屎样的情绪,也就是伪直男突然发现自己是gay时无法避免的困窘与痛苦?


湫曾游历人间,他告诉椿:人间“好玩”,“去年我差点就不想回来了”。海底世界绚丽而安乐,湫却更留恋人间,原因何在?如果他真像多数观众以为的那样喜欢椿,就会甘心守在海底,岂会对椿说这样的话?难道人间曾给予他莫大的喜悦,而这是海底世界永远不能满足他的?倘若如此,这种喜悦又是什么?


成人礼当天,椿和同伴们化作海豚来到人间,遇见人类少年鲲。鲲的妹妹说,这群红色的海豚每年都来。鲲热情地呐喊,向海豚们打招呼:“你们又来啦”。观众由此不难得知,去年湫来的时候,也曾被鲲见到。那么湫留恋人间的原因,会不会与鲲有关?


鲲的配音者是许魏洲,今年初凭借BL网剧《上瘾》走红。鲲的声音里,沉淀着这样一段同性之爱的影像记忆,意在何处?难道鲲也是gay吗?鲲潜入水中给海豚喂食,与其中一只灰色的海豚轻轻相吻——据生物学研究,在动物王国中,50%以上的宽吻海豚皆有同性恋行为——那么鲲与海豚的这一吻,是否影射着鲲的性取向呢?鲲眉宇中央有一块倒三角形红色印迹,难道是在化用纳粹迫害同性恋者时使用的粉红三角形标志?鲲佩戴项圈与脚链,这与现实中男同性恋的饰品风尚是否有关?至于鲲时常吹奏一只海豚形状的竖笛,吹笛与吹箫之间的互文隐喻,恐怕就无需言明了吧?



鲲为救椿而殒命,椿返回海底世界,经爷爷之口得知,好人死后的灵魂会化作小鱼来到海底世界的如升楼,由灵婆看管。椿睹物思人,吹奏鲲所遗留的笛子,不料惊动了灵婆。在这里,影片出现一处颇可玩味的细节:灵婆与椿尚未谋面,只能听到她讲话的声音,椿刚说自己害死了一个人类男孩,灵婆就立即提出帮椿。显然,灵婆在诱导椿。但在不了解椿对人类男孩怀有何种感情的状况下,灵婆怎么知道椿需要帮助?又如何保证椿会受其指引?难道灵婆已经清楚椿与鲲的关系了?倘若如此,灵婆从何处得知?椿的声音中含有的信息太少,灵婆应该有其他的信息来源吧?这一来源莫非就是已经落入灵婆之手的鲲的灵魂?灵魂中蕴涵记忆与感情,而在鲲的记忆与感情中,出现的人是谁?是刚刚结识的椿,甚或去年就已相遇的湫吗?了解这一切的灵婆,究竟有何计划?


椿受灵婆诱导来到如升楼,见面后说要救活鲲,灵婆反而说:“逆天而行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无论是谁。”灵婆身为海底世界的老者,明明知道逆天而行会带来灾难,却依旧允许椿这样做,其目的何在?灵婆说:“我在此修行了八百年,也还没能还清当年我欠下的。”影片又一处关键的线索在此浮现出来——灵婆当年经历了什么?亏欠了什么?当他感慨:“我告诉你什么事最可悲!你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诚然,这是灵婆的经验之谈;是非总关情,灵婆的冤情孽债究竟萦系何人?


“灵婆”,初闻这一名号,观众自然而然将其认作一位老年妇女;但灵婆的嗓音与外形,却显现出男性的特征。如果观众注意到灵婆点烟这个细节,则不难发现,灵婆使用了一系列柔媚娴雅的女性化动作——那么,灵婆到底是男是女?灵婆初时提议椿拿眼睛过来交换;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灵婆的心灵是男性,怎会试图拥有一双女性的眼睛? 于是在这里,我们几乎可以断定,灵婆的本真必是一颗女性心灵。椿问灵婆“为什么养这么多猫“,实际上也提醒了观众回想“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的民谚,再度证明灵婆不是男性,是女性。既为女性,何故以男性身份示人?灵婆这种跨性别的身份,又与她无法还清的情债有什么关联?



椿将自己半条命交给灵婆,换得鲲的灵魂,即一条小鱼。她计划将鱼养大,送回人间重新化生为人。当椿给这鱼起名字时,湫忽然出现,建议她称鱼为鲲。这个情节令人不由地想起《红楼梦》中宝黛初见时宝玉给黛玉取字“颦顰”一事——天缘前定,重逢即为至爱;那么,湫给鲲起名,莫非也同样有一段注定的姻缘与情爱缠绕其中?经前文分析,我们已经知道,湫与鲲一年前曾见过面;而湫留恋人间,想必是鲲与他缱绻难分所致。湫发现椿偷偷养鱼的时候,必然认出这条鱼是鲲的灵魂,所以他明知养鱼违反族规,也没有阻拦,反而鼎力相助——毕竟鲲是他喜爱的人类少年啊!


那我们不禁要问,既然湫喜欢着一个男孩,又为什么时常追随椿呢?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部分男同性恋者在成长过程中,比较愿意同女性建立亲密的友谊,因为他们对女性形象怀有天然的认同感,甚至会羡慕和模仿,而这正是本我的一种投射。就湫而言,他在十六七岁的年龄阶段,朦朦胧胧感觉到同性性取向的骚动,这促使他下意识地寻找外在参照物以反衬自身,而椿正好适合这一角色。许多观众无法理解湫为何对椿痴迷,实际是错会了二人的关系。男闺蜜通常最容易成为少女们的绯闻男友,而湫对椿的友谊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蒙蔽观众的。


古楼月夜,椿再次吹奏鲲的笛子,湫躺在楼顶听见,回味这当日他去人间游历时也曾欣赏过的音乐。这音乐属于人间的鲲,而鲲今时正在海底慢慢长大。椿母发现鲲并将其丢掉,湫在第一时间告知椿鲲的去处,这说明湫时刻关注着鲲。为找到鲲,他义无反顾跳入恶臭的地沟。恰在此时,鼠婆登场了,她嗅嗅湫的手臂,赞叹“原来这是爱的味道”。鼠婆要求湫与她共舞,并告诫湫“要管好自己的小老鼠”。这是一段费解的情节——舞蹈作为男女交际的一种方式,在此处有何用途?鼠婆提醒湫要控制下半身的欲望,这些举动难道是在试探湫的性取向吗?可她为什么要试探?她怎么知道湫有同性恋的嫌疑?是有人提供给她相关的信息了?如果确有人要她留意此事,又会是谁?——对,是灵婆!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湫的性取向——灵婆曾掌管鲲的灵魂,从灵魂中读取到鲲与湫暧昧的过往,因此怀疑两人的性取向,而后通知鼠婆来试探湫,以确认她们的猜测。但是,灵婆此举用意何在?她和鼠婆为什么会合作?


在这里,通过鼠婆的描述,我们了解到她和灵婆之间保持着一种对偶关系:灵婆掌管好人灵魂,鼠婆掌管坏人灵魂;灵婆以猫为伴,鼠婆以鼠为伴。前文提及灵婆的情债,而她所亏欠的人难不成就是鼠婆?联系到灵婆的跨性别形象,我们难免会猜测,她和鼠婆之间会不会存在着爱情纠葛?如果她们是一对女同,那么灵婆就是T,而鼠婆就是P吧?当鼠婆感慨鲲“将来可是一条大鱼啊”的时候,她的神情与腔调极为诡异——这几乎就是在告知观众,她和灵婆已然密谋设计好一个巨大的圈套。



鲲险些被后土等人发现,湫将鲲及时转移。但湫被二头蛇咬伤,身中剧毒。二头蛇对湫发起进攻,呈现了一个精神分析意义上的隐喻。弗洛伊德认为,蛇是男性阳具的象征。影片中的二头蛇,代表两根阳具合在一起,指涉着男男性爱。由此可见,湫身中二头蛇毒,是寓意湫已陷入同性之爱的危机,困于剧毒般的痛苦与死亡般的恐惧。湫为何如此痛苦与恐惧?难道在海底世界的道德秩序中,同性恋被视为一种禁忌?椿爷爷救活湫,鲲欢天喜地地扑到湫身上,与他频频拥吻。此情此景,无疑是鲲在表达他已深深爱上湫。如此激烈而狂热的场面从未在鲲与椿之间发生过;尽管椿对鲲情意渐浓,她却未能获得鲲的爱情。


天象异变,凶兆接连出现。暴雨骤降,水味变咸,盛夏飞雪,季节错乱。此类天气现象都与水有关,而掌管水的使者是谁?是湫奶奶与湫。“椿”即春木,“湫”即秋水,若天灾由椿造成,应表现为花木凋零、寸草不生才对。椿爷爷深知椿本无过错,所以不仅不责怪和制止她,反而在遗言中对她表示支持和慰勉。海底世界出现的是水患,这必定是湫家族的责任;而后土等人一再强调鲲是不详之兆——两条线索合并也就表明,鲲与湫的爱情感应才是灾难的源泉。湫对此有所觉察,开始感到痛苦、恐惧与惭愧,特别是在椿引咎自责之时,湫知道她替他背了黑锅,愈加内疚。等湫得知椿用半条命换回鲲时,自然就想用自己的命再换椿的命。椿替湫承担罪责,湫必当抱愧;椿拯救湫的爱人,湫必当感恩——思量至此,湫只能去找灵婆进行交易。


灵婆这次要的不是半条命,而是一条命。她为什么涨价?显然这是阴谋的一个环节。那么她的阴谋到底是什么?据前文分析,灵婆与鼠婆很有可能是一对恋人,而海底世界作为同性恋的禁区,绝不会容许二人相爱——八百年前,灵婆与鼠婆被迫分手,各在一处,才能避免灾难、逃脱惩罚。鼠婆因此精神失常,疯疯癫癫;而灵婆作为T自然对她的P满心亏欠,同时亦对海底世界的宗族势力产生巨大的仇恨与怨愤。为报仇雪恨,她足足等候八百年,终于抓住一个绝佳的机会——鲲的灵魂负载着有关椿湫的记忆,落入她手中;她诱导椿复活鲲,给湫鲲相爱提供机会;她深知湫鲲之恋将引发极大的水灾,这不仅能颠覆海底世界旧有的格局,而且可以给鼠婆一个去人间的机会。至此,真相已浮出水面——影片所讲述的,其实正是一场同性恋的战争,即一对les利用一对gay来冲击异性恋霸权以获得自由的故事。



湫与灵婆达成交易,心灵沉陷在深深的痛苦中;酒后吐真言,湫第一次坦陈自己对鲲的爱:“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一个天神的爱!他背叛所有的神灵去爱你,为你忍受一切痛苦,给你带来欢乐!”诚然,鲲接受了湫的爱,而这份爱却是世所不容、悲喜交加。湫鲲之恋于此到达最炽烈的阶段,灭顶之灾也就随之到来——海水倒灌,天水倾泻。湫既已决定通过牺牲自我来挽救鲲和成全椿,便凭借尚不高强的法力打开海天之门,让鲲与椿一同去往人间。鼠婆的封印被后土解除后,她唱着“大水淹了千万家,旧家没了换新家”,恢复青春与容貌,以鲲的笛子作为人间的信物,沿海天之门飞升,大笑叫嚷:“终于可以回到人间了!”显而易见,鼠婆原本就属于人间——八百年前,灵婆去人间游历,与鼠婆相爱;鼠婆随灵婆来到海底世界,被禁锢至今。现在事态按照灵婆与鼠婆的原定计划发展,灵婆清理海底世界,鼠婆重返人间——她们成功了!


在抵挡水患的过程中,祝融和赤松子之间的爱情线逐渐清晰。赤松子搜寻廷牧时,胤问道:“松子哥,今天怎么没和祝融哥在一起呀?“童言无忌,可知平日里祝赤二人总在一起,如影随行。但他们的关系并未引发灾难,因为二人的感情尚未完成从友谊到爱情的过渡,换言之,就是性取向的意识还没觉醒。惟其如此,祝融才对鲲如此愤慨,直斥鲲是“怪物”,毫无物伤其类的表现;实际上,像祝融这种阳刚粗豪的攻,性取向的觉醒一般都较为滞后。然而面对滔天巨浪,在命悬一线之际,祝融终究是义无反顾地牵起了赤松子的手,大有“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之意。所幸灾险过后,世相更新,海底世界对同性恋的态度将转为宽容,而祝融和赤松子的爱情未必不会传为一段佳话。



椿投水而亡,灵魂化作巨大的海棠树,挡住洪水,挽救了海底世界。在灵婆的帮助下,鲲椿湫三人重逢,湫问椿:“你想去人间生活吗,和鲲一起?”在这里,湫再一次表达了对椿的羡慕,所以他又说:“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都很好看!”是啊,如果湫像椿一样,是位美丽的女性,就不必遭遇种种阻挠,尽可名正言顺地同鲲相爱、去人间生活。椿此时已大概知道湫的心理,便回应“你对我就像哥哥一样”,意思是:尽管你是同性恋,但你是我哥哥,是男性——你只要接纳自己就好!湫听到椿说“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不禁想到他让她一直遭受着不白之冤,因而愧怍难当,潸然垂泪。湫想告诉她一切真相,终究做不到,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所以才有之后那句“我很后悔最后那天晚上没能紧紧抱住你”的喟叹,为自己没能给她真正的安慰而懊恼。


海陆已经连通,鲲告别椿湫,经南溟天池回到人间。湫不能同鲲一起走——一则他不知鲲和他的爱情会否给人间带去灾难;二则他自知欠椿太多,不忍再夺走她喜欢的人,导致她错失爱的机会;三则椿只剩一半生命,湫不忍其早早死去,便决定补全她的寿数。思虑种种,湫终于吞下灵婆给他的金丸,将自己的生命让渡给椿;而他的灵魂化作风雨,将在人间陪伴椿,也陪伴鲲。



【补充】


1)龙王护身符的来历和寓意


这枚护身符第一次出现,是湫中蛇毒后,自知生死未卜,便将它赠送给椿。当时海陆尚未连通,若去人间,必须通过海天之门。鼠婆说,经海天之门去人间,需以人间信物为证,方可成功。若椿要和鲲一起走,就得有两件人间信物。当时,鲲的海豚竖笛还在椿手里、没有丢,但只此一件信物,另一件从何处来?


湫当然能看出椿爱鲲,所以在弥留之际,他想成全椿——如何成全?湫作为家族继承人,日后将负责掌管水以及海天之门,那他应该是知道海天之门与人间信物的奥秘。所以他要给椿一件人间的信物,也就是他的护身物。护身符既为人间信物,必从人间得来——谁给他的?显然是鲲——这也是两人前缘有定的一项证据。


一如鼠婆所言,鲲是“好纯洁的灵魂”。旧年邂逅,鲲以璞玉相赠,寓意他将自己纯洁的心交托给了湫。湫中蛇毒,最是危险而痛苦的时刻,这块璞玉上现出龙王的模样,端然是鲲湫之恋的灵性感应——彼时,鲲已确证,湫占据了他心灵的全部;鲲以玉托心,心系湫,则玉成龙首,惟愿保湫平安。

鲲给湫这枚玉石,湫又转赠给椿,使它经历了从人间到海底世界再到人间的三世轮回——换言之,这是一块“三生石”。三生石是姻缘的象征,准确地说,是同性姻缘的象征;其典故出自唐代的李源与圆泽,男男相爱、离别与重逢的故事(参见苏轼《僧圆泽传》)。

综上,龙王护身符在影片中的寓意,既是鲲的心,也是鲲与湫穿越前世、今生、来世的同性之爱。


2)后土的身份


影片中海底世界的实际掌权者,无疑是后土——发现“怪物”,要向他报告;遭遇灾险,要由他下达指令;甚至免除椿的罪责,都全凭他一句话——后土对椿说:“孩子,你走吧。”椿当时是众人公认的犯罪嫌疑人,他说放就放,毫不追究,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灾难不是椿造成的。暴雨、早雪、海水倒灌、天水倾泻,这类险情皆是水患,是湫家族出现的异变。后土能成为宗族的统领者,必然阅历丰富、经验老道,他应该已经洞察,是湫性取向的觉醒和湫鲲的爱情感应引发了天灾人祸。


但他没有将湫捉拿归案。为什么?因为同情——他也是性少数派一员。


“后土”,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专指大地之母,故称“后土娘娘”,其形象历来是女性,今次何以成为男性?——因为,这里指涉着男身女心的跨性别现象。后土英文名Queen TIA——Queen即Drag Queen(变装皇后),T即Transgender(跨性别者),I即Intersex(双性人),A即Asexuality(无性恋者)。


后土的性取向并不引发灾难。因为在海底世界中,性取向本身无危害;只有在性取向觉醒、实际的同性恋体验引发心灵感应时,才会出现灾难。同理,这也是灵婆鼠婆分手后不再引起天灾的原因。鼠婆原本是人,在海底历经苦难,精神失常,心中的爱情可能已不复存在;或者存在,因封印之故,灵婆也感应不到了。


无论后土是否知道八百年前的灵婆鼠婆之恋,但作为海底领袖,他必然了解并服从宗族的规矩,其中一项即反对同性之间的恋爱行为。影片中的后土,不像其他人那样有家庭有亲眷,可见他一生未婚,孤独终老。在这种意义上,他是个悲剧人物——遵守宗族法度,自我压抑,规避不检点的举动,从未真正享受过爱情。


(3)封印的隐喻


灵婆是女不是男,本来无需过多证明,因为鼠婆谈起灵婆的时候,电影字幕上打的一直是“她”。鼠婆的封印解除后,其形象从老太婆恢复为妙龄美女;据此可以推断,灵婆由女变男,应该就是封印所致。


鼠婆说,解除封印才能见阳光;而灵婆的容貌与装束其实也体现出避光的需要。灵婆长着一双蝙蝠耳,表示她中封印后身体变为蝙蝠,惧怕阳光。她现在的皮肤是红色,唯独眼睛那一片是白色,仔细观察可发现,那片白色其实是一块眼罩,用以遮光;眼罩上的一只眼睛应该不属于她,而是类似于墨镜之类的配置。因为需要远离阳光,灵婆总是夜间活动,所以才豢养猫这一典型的夜行动物来作伴;她和鼠婆都避免光天化日与人交流,故而分别借助貔貅石像和留声机传递声音。


显而易见,“封印”与“见不得光”在这里是种隐喻,指同性恋者遭受禁锢、压抑与迫害的历史处境。鼠婆要求后土解除封印后,灵婆第一次走出如升楼,这意味着他身上封印的作用应该也是随鼠婆的一同解除了。她自言自语道:“这下边的脏东西不少,该好好洗洗了。”当时是洪水最严重的阶段,灵婆此语无非是说:异性恋世界的霸权、恶法、偏见与谎言,只有经此一难方可消弭。


之后水患退去,海晏河清,果然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灵婆的计策都已成功,而在她身上未得成全的生命与爱情,将寄寓在下一代身上。


(4句芒与鹿神的秘密


句芒,古代神话中的春神。“句”(gou)古义为弯曲的草芽,而“芒”则指草叶上毛茸茸的细刺;“句”“芒”连用,指代新草,引申为草木、春天。影片中出现盛夏飞雪的异相,句芒叹道:“季节错乱,怕是有大难要来!”所谓“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句芒担忧,大难和春天将一起来,换言之,他怕春天就是大难,怕他作为春神无法掌控春天而成为灾难——他为何无法掌控?因为,他的性取向渐趋觉醒。


句芒怀疑眼前的天灾是自己造成的。除去敏感于气象异变之外,句芒在影片中的戏份,都是在做同一件事,即与椿的母亲互相帮助。他猜测灾难关乎自己的性取向,而椿作为犯罪嫌疑人可能只是无辜受他牵累,出于责任心和愧疚感,他自然要照顾好椿母。另外,他也怀疑鲲,所以在面对鲲时才疾呼“别让他跑了”,为的是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谁的错。


既然他已微微觉察自身的性取向,那么这种悸动来自何处?前文提到,“句芒”指的是草,结合《诗经·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等句可知,鹿赖草而生。影片中鹿神经营酒肆,其中鼓瑟吹笙的嘉宾必是句芒——句芒应该是喜欢琴瑟音律的,所以总是身背木琴;至于吹笙与吹箫的互文隐喻,则再度影射了男男之爱。


湫陷入同性恋的危机,去鹿神处求取慰藉。鹿神平静如常,对湫说“忘不了就别忘了,真正的忘记是不用努力的”“痛苦有时候是好东西”——鹿神看上去不过是个青葱少年,怎会有如此深沉的感悟?显然,这些都是经验之谈,他也曾拥有痛苦的记忆。他拿出孟婆汤给湫,留下一处疑点——鹿神为什么会有孟婆汤?


孟婆汤是种罕有的神水,唯孟婆一人负责保管和支配。鹿神获得孟婆汤,是求的、买的、偷的还是捡的皆不得而知;但他一定能意识到,随意声张此事是甚为不妥的。若非出于至深的理解,他不会将孟婆汤给湫;显然,鹿神与湫同病相怜。鹿神的性取向未曾引发灾难,恐怕就是因为他得到孟婆汤并饮下一些,于是恩仇俱泯、悲喜皆忘,只剩一张清冷淡漠的扑克脸。


爱情的“痛苦与美好”,鹿神都已遗忘;他与句芒之间的灵魂感应,初初显露之时便被他刻意扼杀。海底世界的旧有格局终被冲破,真心相爱的人必将执手偕老——而句芒与鹿神,还有机会再续前缘吗?



(5)爱情的镜像


祝融赤松子之恋与句芒鹿神之恋,是一组爱情关系的镜像,彼此对照呼应。


祝融与句芒同列上古四方神之位,前者作为南方火神掌管夏季,后者作为东方木神掌管春季。影片里的外形设定是,祝融粗壮俊朗,怒发如炽,颈挂兽牙项链,肩纹火焰图腾,黑袍不遮右臂,以猛兽为仆;句芒清癯英锐,横眉如剑,头戴燕形冠冕,背负木质琴瑟,青衫未及双膝,以飞燕为伴。在追捕嫌犯、抵抗灾患的过程中,祝句二人可谓主力。祝融暴躁,见椿母收手便加以指责;句芒温厚,见椿母倒地则施以援手。


赤松子的座驾是鹤,鹿神的躯体是鹿;鹤与鹿同被古人视为祥瑞象征,有“鹿鹤同春”“鹤鹿回春”之称。观其品貌,赤松子温雅飘逸,眉纤如月,头上几缕碎发,耳边双股细辫,蓝绫冉冉,半露平肩;鹿神纤秀冷峻,色凝如铁,颅前两簇巨角,额中一痕尖髻,玉带袅袅,略束长腰。赤松子心地慈悲,当祝融主张绝不放过“怪物”时,他面露犹豫不忍之色,提醒祝融“救人要紧”;鹿神性情淡漠,一边听湫自叹愁苦,一边擦拭酒杯,仿佛置身事外,即使是拿出孟婆汤和酒的时候,也不曾试图劝阻或宽慰湫。


对比可见,祝融赤松子之恋是帝王攻圣母受的爱情,而句芒鹿神之恋则是暖攻高冷受的爱情。


赤松子将廷牧妹妹带回安全地点,准备再去搜救廷牧时,祝融立即要求同往,一来人多力大风险小,二来祝融守护赤松子更能保其周全。但祝融忽略了一件事,就是丹顶鹤载不动他、赤松子、廷牧三人。开始鹤背上是赤松子、胤和湫奶奶,廷牧见此便要求先救妹妹,否则鹤承受不住;现在鹤背上是赤松子和他,他身体高大健硕,自己的重量不低于一名老妪加两名幼童,若让已经成年的廷牧再上来,恐怕鹤还是载不动——可见他情义虽厚,到底天性粗疏,不会瞻前顾后。惟其如此,祝融对他和赤松子的感情才不予分辨,一路糊里糊涂,甚至为表支持和鼓励,公然牵手而不避嫌疑,何其热烈莽撞。


前文推断,鹿神喝过孟婆汤,因而遗忘了他和句芒暗生情愫的往事,以至心如止水、面若严霜。那么句芒是否知晓鹿神的这个举动呢?凭他对事对人的敏感与温情,想必是知道的。心仪之人为斩断情丝而自毁神魄,句芒岂会不心痛?岂会善罢甘休?他是春神亦是木神,与掌管植物的椿家族同属一脉,特别是椿爷爷统辖百草,也许能向他提供灵药,以消解鹿神体内的孟婆汤之毒。在影片中,椿爷爷亡故,与他交好的还有椿母,或许也能助他一臂之力?——且留一线希望,聊慰将来。



6)《湫兮如风》考


湫兮如风


吉田洁作曲,梁旋作词,徐佳莹演唱


日月星辰悄悄升了又落,我却不知白天黑夜的存在,世界消失


有你在我心里真美好,有一天想成为你的骄傲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如月之恒,为你守望每次日落日升


我一生都在用歌声寻觅你,为你享受着生命的悲喜,请跟我乘风而去


歌名为“湫兮如风”,毫无疑问是以湫为主题,与椿鲲的关系无涉。那么湫在这里是歌者还是听者?根据“我一生都在用歌声寻觅你,为你享受着生命的悲喜”一句可知,歌者长享天年、历经世事变幻,这不同于湫是少年亡故,所以不难推断,湫不是歌者,而是听者——换言之,此歌是由某人为湫而唱。


那么,给湫唱歌的人是谁?是椿,还是鲲?歌中“见此良人”的“良人”指美人,古时多用作妻子对夫君的爱称——椿何曾将湫视为夫君?观众都说湫是椿的备胎,本文认为是好友、闺蜜;无论如何,椿从未将湫放在男友或爱人的位置上,没有理由称其为“良人”。由此可知,为湫唱这首歌的人,不是椿。


是鲲。歌中“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如月之恒”一句,出自《诗经·唐风·绸缪》和《诗经·小雅·天保》,其中“今夕何夕”亦见于《越人歌》——中国最早的同性恋诗歌之一,涉及越人与楚王子、辛庄与襄成君两段男男之爱(参见刘向《说苑》),显然是呼应鲲湫之恋;因此可以断定,此歌是鲲为怀念湫而唱。


“日月星辰悄悄升了又落,我却不知白天黑夜的存在,世界消失”


日与白天是阳,即男性;月与黑夜是阴,即女性——时间流逝,鲲从少年长成青年,仍未刻意分辨阴阳与男女;世俗压力仿佛消失,通行的恋爱法则对他无效。


“有你在我心里真美好,有一天想成为你的骄傲”


骄傲,Gay Pride,同性恋者对自身性取向与情爱偏好的自豪——鲲心中有一位理想的伴侣、一段完美的爱情;他期待遇到这个人,即使是同性也将互相认可。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如月之恒,为你守望每次日落日升”


良人,美男子,乘龙快婿,佳偶——湫来人间的那一年,与鲲不期而遇;两人缱绻七日,寄予彼此天荒地老的愿景;从此之后,同怀过往的机缘,共勉未来的日月。


“我一生都在用歌声寻觅你,为你享受着生命的悲喜,请跟我乘风而去”


乘风而去者,是天神、龙王,以三生石护身符为信物——三生轮回,寻寻觅觅,今世会否重逢?死生契阔,以歌言情,唯求忧欢与共。湫,我会和你在一起,乘风而去。



END

01

我叫郁。

出生于这个村庄,在这个红色灯笼掩映下的围楼里,大家睦邻友好,亲若一家人。

和所有人一样,我也拥有与众不同的法力,但和所有人又不一样。他们醉心于花草树木和百鸟万物的繁茂生长,控制着人类社会的欣欣向荣,甚至风雷雨雪的四季变化,为人间带来不同的景色,不同的风情。

而我的法力,是掌控万物的死亡。

虽然我们生而为神,掌握了人间的自然规律,但是无可奈何,人类甚至连同我们也终将面对死亡。母亲在临终之前将她的力量传承给我的时候,她说:“郁氏家族,因万物对死亡的恐惧敬畏而生,我们作为掌控者,世世代代都名为郁,都向来被世人排除在外,你将来习惯就好。”

那年我十岁。

整整十年来,我都与本族人住在属于郁氏的围楼中。我们的围楼没有红色的灯笼,没有喧哗的人家,有的只是黑暗笼罩下死寂一般的氛围,和楼檐黑面雄狮的雕像。

就好像被整个世界排除在外。

02

眼前的少年白发,红衣,眉目之间俊朗不凡。通过墨的眼睛,我看到他缓步走进如升楼,赤着脚,这点倒颇像他的上一任。

“乖,墨儿,有贵客要来了。”我抚摸着墨光滑柔顺的皮毛,它乖顺地走进一旁的小屋。

“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您啊。”我坐在檀木花雕的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核桃,“贵客来访,有失远迎,不知您来,所为何事?”

“我来赎回椿剩下的寿命,用我的寿命交换。”少年的眼眸间的坚定让人害怕。

我悄然一笑:“少年郎,你觉得我会做赔本的生意吗?你若是想救她,我便要了你的全部。”

少年直直地冲过来,我的手指轻轻点住了他的额头。

一切,仿佛光影重现。

03

今日是个好日子,阳光明媚,连围楼里都是阳光的味道。只可惜,我家背阳,阳光从窗户里硬生生挤进来一点儿。我坐在窗前的檀木桌上,望着窗外欣欣向荣的一切。

“咦,你是谁?我为何从未见过你?”

窗外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我探出头来一看,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正坐在对面围楼的屋檐上。隔得有些远,看不清眉眼,只依稀见得一头在阳光下极其美丽的银发。

“我叫郁。”一个人的生活甚少有人打扰,我也不太喜欢他人进入我的生活。想必她知道了我的名讳之后,就会远离我吧。

不免又是苦笑。

“郁,你喜欢阳光吗?”少女摆动着她的红裙,在屋檐上轻快地走动着。

“喜欢。”看着少女翩跹的身影,我不由自主地回答了她,“只可惜郁家围楼背阳,有阳光的日子甚少。”

“这倒不难办”。也不知这个少女拥有怎样的法力,她竟直直地飞了过来,站在我身边冲我笑。面容姣好,明媚得就像阳光一样的女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的纤纤玉指轻轻一点,我的房间里便充满了阳光。

“你好,我叫烁,掌管阳光。”

猝不及防,我便握住了她的手。

04

恍惚片刻,少年似乎恍了神。

我给他斟了一盏茶,轻轻地摆在他的面前。

“我这里的规矩就是如此,少年郎,你愿不愿意,就看你的了。”

“好,我愿意。”

“果真?你死她活,你再也无法陪伴她,你也甘愿?”

“心甘情愿。”

“少年郎,其实你有更好的选择的。”

我抚摸着手中核桃细碎的纹路,俯身探向了少年的耳旁。

05

我与烁很快成为了朋友,甚至更为亲密的朋友。

她让我脱下黑色的长袍,换上带着好看花纹的长裙,而她依旧一身红衣,美得不可方物。我们一起去看后山海棠花开,一起去逗弄路边的百花繁草。我将刚刚枯萎的一捧残花捧在手心,她用阳光照耀着那抹残红,好像连死亡都变得不再让人恐惧。

她就像我的阳光一样。

时间匆匆,转眼间我和烁就到了十八,是该去人间历练历练了,看看我们所掌握的自然规律在人间是如何作用的。

烁牵着我的手,我们化作两条鱼奔赴人间,紧紧缠绕。

到达人间的时候,身旁却不见了她。

我发疯似的去寻她找她,都杳无音讯。我甚至化作人形来到人间的人家、集市,却都搜寻无果。

第七天的夜里,我抱着唯一一丝希望,带着我送她的礼物,来到了海中,顺着漩涡回到了围楼。

终于,在第八天的夜里,我见到了她。

06
夜晚的如升楼里宁静如水,却向来无人拜访,死寂得犹如年幼时的围楼。

墨是只乖巧伶俐的小猫,她也同样是我的眼睛。

纯黑色的瞳仁里,我看到那个少年和少女一起,带着那条长角的鱼,四处躲藏。

我望了望天,天色乌黑,是大凶之兆啊。

07

第八天的夜里,她来到我的房间,从窗户轻盈地跳了进来,轻车熟路地睡在了我的身侧。

我欣喜若狂,甚至来不及问她去了哪儿,就着急忙慌地将我藏在怀中的礼物拿出,颤抖着手为她戴上。

“这是什么,挺好看的。”她摆弄着手腕上的红绳,眼神里满是好奇。

“只是联系人间姻缘的红绳,传说中只有一对恋人才可......”我兴致勃勃地说着,轻轻地抚上自己手上的那一条。

“来,咱们不说这个。”打断我之后,她狡黠地一笑,“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不知为何,对她将要说的话,我竟莫名有些害怕。

她说,我在人间,遇到了一个美妙的人。

08

天神发怒了,天之裂痕正在迅速扩展。

不久之后,洪水泛滥,大难将至。我看着墨清澈的瞳仁,仿佛依稀看到那个少年为了女孩献出了一切,他化作一团火焰,熊熊燃烧。

“少年郎,你啊,比我勇敢多了。”我浅笑两声,抱着墨,坐在这永恒的囚笼里。

09

一条赤红色的小鱼被渔民捕获,颜色颇为靓丽夺人,渔民们瞧着稀罕,便直接送入了郡王府。郡王府的小郡王自幼身子虚弱,喜养些花花草草,摆弄几条小鱼在缸中。一从渔民那里得来那条赤色鱼,他便爱不释手,整日悉心照料。

小郡王年方十六,剑眉星眸,再加之温润儒雅的性格,城里的女子都对他青睐有加。就更别提第一次见到如此俊美之人的烁了。

加之几日的悉心对待,烁竟对他动了心。

第五日的月圆之夜,她趁着月光化作人形,来到了小郡王的身边。烁对着小郡王欠了欠身子,说她是化作人形来报恩的赤鱼。小郡王也从未见过如此妩媚动人的女子,他痴痴地看着她,直到她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

朦胧月色之下,万物皆多情。

可是,你是我的烁,我的,烁啊。

10

洪水来袭,淹没了所有的围楼和田地。

如升楼远在天外,无论如何也恼不到我的清净生活。我抱着墨,看着那个女孩变成一树海棠,拯救了苍生。

多么伟大,只可惜,她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是那个少年给了她生命。

给了她永无止境的爱。

11

烁说,她这次回来是为了再见见娘亲,待明日天神开天之时,她会偷偷顺流而上,回到人间,和小郡王厮守一生。

烁说,郁,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好的朋友,我走之后,你要多多保重。

烁说,我会想你的。

我强忍住眼泪,她却哭个不停。

夜深人静,她眼角仍留下未干的泪痕,却沉沉地睡着了。我轻轻地用臂弯环住了她,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一如既往。

可是烁,我该怎么告诉你,我爱你。

12

少年郎,你还是让她走吧。

别让自己后悔。

13

第二日,烁试图出逃被天神逮个正着。不仅如此,连与小郡王的事情也一并暴露了。

天神勃然大怒,将她的法力废除,流放到冰河之地,还剥夺了她的美貌,让她化作七十岁老太的模样,永远被囚禁在没有阳光的冰河之下。她原本是那么耀眼夺目,可如今却要变得阴暗生冷。

我向天神求情,自愿流放如升楼,愿我的道行可以帮她赎去一点罪过。

天神说,好,此后,你便流放如升楼,管辖好人的灵魂,而她将永远留在冰河之地,与鼠为伴。

她在我面在被带走的时候,面目狰狞,冲我嘶吼。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不见得我与郡王长相厮守,你嫉妒!

就是你,告诉了天神,还装什么好人!

此后,我们永世不再相见!此生再无羁绊!

此生再无羁绊,好一个此生再无羁绊。

腕上的红绳,竟无端断了。

14

少年化作人间的风雨,陪在女孩的身边。

而她,在浩瀚的河海泛滥中,恢复到了年轻时的样子,跟着奔腾的洪水,回到了人间。她还是那么美,红衣银发,就像我初遇她时一样。

最后,我还是收下了少年郎的灵魂,他定会是一个好的接班人。

至少比我要好。

因为我的罪过,根本就还不清呐。

15

“你不后悔?”

“我从未后悔。”

“那小郡王日后的确定会负她,你为何不直接告诉她呢?”

“天神,你懂什么是爱吗?”

“我是天神,无需懂爱。”

“她爱他,我怎么忍心让她亲眼见到他抛弃了她。”

“那她会一直误会着你,直到老死。”

“那又何妨?”

“也罢,看在你告诉我烁的事情的份上,我许你一个诺言。”

“什么诺言?”

“当你找到接班人之时,我准许你去到人间,以怎样的模样都可以。”

“好。”

16

小郡王的寿命终于三十六,死于战乱。

匆匆六十年过去了,想必烁连他的一魂一魄都找不到了。

可是没关系,烁,我马上就来人间找你了。

我会化作小郡王的模样,陪在你身边,一生一世,永不分开。



只是多可惜,最终还是不能告诉你,我爱你。

以郁的身份,永远爱着你。

来自我的另一个答案,灵婆和鼠婆的脑洞…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