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审计三年想转投行,是否合适,应该主要提升哪方面?

目前四大所的审计一枚,985会计专业硕士,CPA目前过了4门还差2门备考中,审计干了三年,主要是做IPO的,IPO过程中,一个是特别累,另外一个就是觉得审计在整个IPO过程中做的事情比较低端,做的久了看问题格局会不够,已经确定自己以后不想从事审计行业了,财务行业也不感兴趣,因此想转投行或者PE的,不知道好不好进,进的话什么岗位会比较合适?因为目前CPA没有过,又是妹子,是不是进投行会有些受限?感觉高强度的加班出差的还…
关注者
2091
被浏览
309252

随便聊聊投行的面试。
有段时间领导很缺有财务基础的员工,就让我推荐几个有意辞职的前同事。
我反复斟酌,推荐了两个。
这两个学历没得说,在四大算顶尖一批,在投行也丝毫不弱;
智商也没得说,cpa专业阶段都是两年内考完;
努力程度也没得说,我自己带过,在我带过的小朋友里面算是一流。(不过四大里面傻逼固然有,厉害的小朋友也无上限,有非常厉害的)
求职意向?那就跟不用说了,在四大里厉害的小朋友会额外承担很多工作,但对应的回报要少得多。

我唯一担心的,便是情商不够。
而令人悲伤的是,他们都死在这里。我非常遗憾这一点,如果他们两个任意一个来我的项目组,我的财务核查速度还能再提高80%以上。

你知道四大和投行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在四大,同一个项目组,你的小朋友可能能力不亚于你,你的经理和老板能力一定比你全面,如果你倒下了,犯错了,你的下属,同事,或者上司随时可以接过你的底稿,可以做出比你更好的你的职业判断。

你也知道其他人阅读你的底稿毫无障碍。
但是投行,你很可能是作为整个项目组最懂财务甚至唯一懂财务的人的身份出现。所以你不仅要做财务核查的掌控者,还要做其他人与财务底稿的沟通桥梁。

我觉得四大的小朋友(3年及以上),做底稿有诚意的,不是满嘴跑火车满手放飞机的,tech的口碑在平均以上的,真的相信审计「可以」不走形式的(题外话: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审计只是走走形式而已,我不会去辩驳或者试图纠正这种认知,但是相当可惜那些年他们因为审计而吃过的苦,白吃了)说实话,这样的人的财务素养在投行已经是绰绰有余了,甚至可以说在任何一个财务岗位都是绰绰有余了。
其实用我认识的一个par的话说,senior及以上,四大已经没有什么财务知识可以教/培训给你了,剩下的学识和经验积累都是要靠自己。

但他们可能缺乏对解决问题的能力,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务虚和沟通的能力。

虽然问题有成千上万种,但是职场人士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有那么几种:

  1. 与上级沟通项目风险及解决方案,以及注意事项和工作方法(内部外部的例会,定期的总结报告,获得更高授权的方法);
  2. 代表本公司列席多方会议或者做重要沟通,做合适的发言乃至于利益争取;
  3. 制订完整的工作计划并确保可以复核,考虑如何争取总部资源;
  4. 定期了解进度并掌握核心瓶颈和风险,主动撕逼或者联合其他机构一起撕逼;
  5. 代表项目组进行外部汇报:不虚报瞒报,不落人把柄;
  6. 维护内部的日常的人际交往和沟通顺利。

可能还有其他特定的工作内容(公共关系处理、行业会议演讲,拜访监管机构和送礼之类的)但一个职场人士的基本素养,大致如此。
与四大新人要求100%的务实不同,一个投行的新人,也是会被要求上述工作内容。

而扪心自问,一个四大的小朋友,怎么可能拥有培养这些能力的机会。
1>你入职前三年经理有没有跟你讨论过这个审计项目的整体风险和解决方案甚至未解决的问题?老板有没有跟你讨论过最可能让他不敢签字的事情是什么?他们有没有问过你的意见?我知道他们可能会把你叫到面前跟你blablabla讲一个小时,但绝对不会真的倾听你的意见,所以你也没有培养出向上级完整顺畅表达意见的能力;
你知道你要说「嗯,知道了」就可以了,所以你也没有培养出在极短时间内分析一个项目和口述建议的能力。
而这个能力,马上就会在投行面试的时候困扰你。

2>你入职至今有没有列席过高级别的项目沟通会议,知不知道整个项目的利益相关方是哪些机构和部门,他们领导人是谁,对你是否信任?以及期待你做什么样的发言。为此你要做什么样的会议准备。除了少数项目经理自己没有掌握整体情况和细节,会叫上ic一起列席以外,其他审计狗实在是非常缺乏类似经验;
这个能力往大了说是分析形势的能力,判断接下来采用激进的工作方法(可能损害其他部门的利益),还是保守的工作方法(当面临其他部门的质疑)。

3和4是我最不担心四大员工缺乏的能力。然而这种能力很难在求职过程中体现出来。

5>很多审计一线人员可能很擅长发现具体问题并作精确的描述,但往往缺乏一个反向的能力:从项目总体上分析,这些问题对项目的影响,以及经过尽调后,这个项目总体风险如何。
老实说在事务所这个能力属于par专属能力,事务所大部分的员工精于发现具体问题,你让他说「整体上这个项目没有风险或者说风险可控」他是万万不敢说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能力的缺乏,导致很多审计人员的简历写的目不忍视。三五年的经验两行字写完了。
我说你多写写项目经验啊,他说我在项目上的确没做啥了不起的事。
这也是上文说的,缺乏务虚的能力,不是说只有做了什么底稿才能写在简历上,你平时带过多少新员工,管理过多大的team,跟客户做过怎么样的沟通都是你的工作内容。你的工作成果绝对不仅仅是working paper。
所以往小了说:审计人员可能缺乏整体全面又不空洞地表述工作成果的能力。毕竟我们也没有邀功的公司文化。

6>这个我也不担心,审计狗普遍nice。

说了这么多,有的审计狗可能不服,觉得这些都太虚了,无法细化量化评价。的确审计底稿是可以细化甚至量化评价的,我经常会跟小朋友说你这个底稿做的太棒了,就算是我来做也不会更好,就算潘序伦再世也不过如此。这里面隐含一个观点,即审计底稿是可以大致评判做得好坏,比较高下的。但是这些务虚的素质,往往只有出了事才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够。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思维是难以训练提高的。
这些工作内容,大概率是被经理和老板承包了,我也很庆幸,我还在四大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跟的经理相当放权(懒),从撰写邮件、与par面q、到开会撕逼我都要自己来(他大概率在旁边看着)。
对于缺乏相关机会的小朋友,能做的只有努力思考,多做正式的评价和总结。

我想起我刚入行的时候,带我的经理还是个非常好说话的导师,我做的项目基本上都是财务基础很差的烂项目。有一次我们出去吃饭,我问经理,这么烂的项目,如果要做内控测试,或者补足内控,要怎么办呢?
我旁边一个同事哈哈大笑,说这种项目要什么内控测试,不relay on划算多了,这种公司要什么内控,老板自己就是最大的内控。
这个话题当时就戛然而止,很久以后我又问了好多人才搞明白这个问题。而那个同事可能至今都没有明白内控测试是怎么回事,还认为那只是走走形式。

以前网上有句话说「认真你就输了」,我想我输了很多时间,而他输了可以在面试的时候侃侃而谈(说的对还是错其实没那么重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