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促进特殊群体的教育公平?

本题已收录至知乎圆桌 残障:我和少数人的生活,更多「身障人士(残疾人)」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对残疾儿童的教育,是集中特殊群体特殊教育,还是和正常孩子一起学习或者其他?
关注者
94
被浏览
9029

我从文化资源使用权、特别是博物馆美术馆这方面的工作来回答下这个问题。教育除了在学校内发生,也在社会更广大的公共空间内发生。答案基于残障的社会模型,即残障中的障碍来自于社会,我们需要改善社会环境来为残障人士提供教育和发展的条件。答主的立场是融合教育,相关理论和逻辑已经有很多知友做过表述,比如@蔡聪 在本题下的答案,也可参考 YuviaXU — 残障学基本概念,脑洞大开不要怪我,这里不再重复,答案主要针对博物馆学理论及相关机构具体的实践工作展开。


国际博物馆协会对博物馆目的的表述第一条就是教育。

A museum is a non-profit, permanent institution in the service of society and its development, open to the public, which acquires, conserves, researches, communicates and exhibits the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of humanity and its environment for the purposes of education, study and enjoyment.

即“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

来自ICOM - museum definition


那么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理解博物馆美术馆在实现特殊群体教育公平上可以扮演的角色呢?

1. 首先,保障残障人士能够无障碍获得场馆所生产的内容是最基本的工作。根据我国《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等法律法规,新落成建筑必须提供无障碍设施。在我自己的参观体验中感觉设施建设可能能够基本满足(相比较而言民营机构在这方面还有所欠缺),但是会出现维护不足的情况,这点在国内外其实都很普遍……另外,无障碍设计概念的落实还有很多改善空间,比如展览的灯光、字体如何可以适应视障人士的需要。另外,无障碍标识缺失、展览之外鲜有提供针对残障人士的讲座等拓展服务等问题还有待改善。

现在国家政策层面也越来越关注从硬件到软件及意识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的施行是推动文化机构关注服务残障人士的契机,实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均等化、效能化。建筑无障碍,信息无障碍,文化无障碍,心理无障碍的概念也早已提出。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无障碍与文化平权部门经理(Access &Equality Manager)Jane
Samuels对博物馆无障碍工作作出的表述是:

 ●感官无障碍:博物馆要为观众提供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的多种感官体验,使观众能够通过多重感官了解展览内容。
 ●实体环境无障碍:安装无障碍设施,以及在展品设置或解说牌高度等方面充分考虑残障人士需求。
 ●智识无障碍:博物馆要通过不同的服务手段使每种残障观众都能通过其他方式轻松了解展览内容,参与到博物馆的活动中来。
 ●情绪与态度无障碍:博物馆需在各种软、硬件服务上表现出对残障人士的友善。

来自,什么是博物馆文化平权——听听英国博物馆的经验



我见过的几个服务落实的比较好的例子:

英国国家手工艺&设计中心的关于3D打印的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展览。我用几张之前听过的一个分享会的照片来说明:

从触觉和听觉方面理解展品的内容——关键是标识明显!否则潜在使用者也不清楚……


展厅设计上,用颜色鲜明的可触知的地标引导视障观众


服务信息如何传达到对象服务人群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以泰特美术馆的首页上关于无障碍服务的信息为例:


http://www.tate.org.uk/visit/tate-modern

从左侧目录点开我们可以看到包括无障碍停车场、轮椅、助听系统在内的硬件设施安排,以及为导盲犬提供喝水盆这样的附加服务 :P. 在展览导览方面,在大字体的展览说明、音频解说之外,还有由视障艺术家主导的讲解活动。


其实在我参加的博物馆美术馆专门为残障人士组织的导览活动中,参与者很多元,并不限于残障人士。将这类工作常规化也有助于促进沟通/挑战社会成见。


再放一个大英博物馆的截图:

http://britishmuseum.org.cn/access.html

另外推荐vocaleyes.co.uk/ ,一个视障人士服务汇总平台,可以通过网站知道哪些场馆提供了哪些针对视障人士的服务,同时也为许多博物馆美术馆及文化遗产建筑等提供语音讲解。


作为当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美术馆自身的展示、研究、公共平台优势,让教育工作可以同时在馆内馆外两方面发生:

例如从不同感官理解作品:之前看过中华世纪坛的一个雕塑复制品展览,当时有很多视障人士来参观,从触觉的角度理解展品:

《触·觉——从卢浮宫到世纪坛》

也有很多博物馆美术馆将“触摸“作为展览的常规元素,制作一些展品的复制品进行公教活动。当然,这些服务不仅可以服务残障群体,也可以让更广大的观众用不一样的方式理解展览。

例如社会倡导: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无声日,在助残日全馆“静音”,并与大学生志愿者、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学生一起为特殊教育学校的小学生进行手语导览

例如提供教育资源,例如:江苏省美术馆和南京特殊教育学院的合作

广东美术馆为视障认识开发的非视觉艺术课程

中国美术馆针对残障人士的馆外艺术宣讲活动


2.其次,则是在机构管理的层面将残障人士的主体视角作为机构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其中包含几个层面,第一是有计划地呈现残障艺术家的作品,例如苏格兰Tramway的Unlimited Festival,成都五彩基金发起的 国际残障艺术家邀请展。今年4月北京开放了中国首家专门展示残障人士作品的美术馆:中国首家残疾人美术馆在北京开馆-中新网

第二是成立专门的文化平权部门,并且雇用残障人士做无障碍工作的顾问来链接各部门的工作。还是以泰特为例,馆方让员工意识到服务残障人士群体不是一小部分人的工作,全部工作人员都要有意识在各自的工作细节中考虑到残障人士的需求。泰特还专门为有志成为导览的手语使用者设置了培训课程,教授研究方法、导览技巧等等。他们成为美术馆联结残障群体、拓展观众的重要桥梁。

这也引申出另一个话题,即文化机构其实是残障人士就业的一个良好渠道。即使不在美术馆就业,这样的经验也有助于加强实用技巧、信心、社会关系网络等。

另一个例子,广州市艺术公益倡导中心培养视障人士成为课程助教,对志愿者的口述导览服务提供反馈意见,也为残障人士多元就业做出尝试。


3.通过一些个案的观察,看到残障人士的社会保障,在文化艺术领域中,已经开始从传统的福利供养、慈善救助,逐渐的往平权赋能发展,用文化艺术的形式,倡导残障人士激发主体意识,协助他们提升能力,促成他们更多的社会参与,实现平等的享有文化权利。


合意融合艺术赋能计划

“融合艺术是一种不受艺术专业经验和身体条件限制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并自由展示和表达的艺术形式。目前融合艺术包括共生舞、应用戏剧、形体艺术、即兴音乐等艺术形式……在2016年的《合意·融合艺术节》中,以“我想邀请你”为主题,希望以融合艺术的手法让所有人理解融合、平等的世界在如何发生改变。我们支持了超过100名残障人士的自我成长,近1000人与残障人士现场互动、并理解残健平等融合”


展融文化空间:视障人士自己成立的自组织,从倡导通行便利、口述影像服务、多元就业等方面开展活动


4. 激发主体意识的工作也意味着博物馆、美术馆讲述故事的方法在发生改变。其实,对不同人群理解世界的方式多一些了解、掌握多一些“技能”不只对服务更广泛的人群有帮助,也对藏品和展览的内容挖掘设计有帮助。一位在美术馆做策展助理的朋友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专门去学习了手语,她说她的工作中经常会接触到患有听障的艺术家,她希望尽可能理解他们对作品的理解方式。

Stories of a Different Kind(暂且译为“别样故事”)这个项目也不错。艺术家与博物馆工作人员、历史学家及其他研究者合作探索博物馆有关残障的藏品并创造艺术作品,探讨对残障人士的文化认知。同时,以残障人士主体的视角对藏品进行重新阐释,以打破常见的围绕医生或医学史专家角度的藏品说明方法。


5. 现在国内很多非盈利机构在做的服务残障人士的项目其实对博物馆美术馆的工作有借鉴意义。作为政府财政资金支持的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少年宫等“事业单位”正和民间组织、民间志愿者团体开展公共文化服务方面的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共同推动对残障人士的公共服务。例如广州图书馆和志愿者组织“爱心读书团”合作,为视障和其他残障人士播放“无障碍电影”。

另一个例子:广州市少年宫、广东省廖冰兄人文艺术基金会、广州市艺术公益倡导中心共同组织的“当绘画被听见”课程,免费培训志愿者对艺术品进行口述实践练习。值得一提的是课程的平等客观理念,尽量避免主观性的理解和叙述,将志愿者定位为视障人士审美经验获得的协助者。同时,在课程设置上让普通孩子和视障孩子配对协作进行融合教育。

从另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口述影像的工作也能用在阐释博物馆美术馆藏品的工作中,是不是可以为残障人士提供多一种了解展品的渠道呢?


总结来说,发生在博物馆、美术馆等广义公共文化空间的工作不仅需要能够保障文化资源的共享,还要能创造机会使不同群体在馆内馆外共同协作、创造,发挥自身的优势和特长,进而推动平等的观念。强调残障人士的文化资源使用权,不仅是保障权益,更是进行社会倡导,同时也是在践行实现个人潜能、成为更好的自己(与成为“主流”或“精英”相对)的教育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