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已故作家陈忠实?

只看过白鹿原的一部分,还记得曾经的自己一边谦卑的搜寻性爱的极致描写,一边战栗于其对人性的刻画。还望众知乎前辈详细介绍一下,以尽我这业余读书人对这位作家的好奇与敬佩。艾特不到的多多谅解,但凡见解,多多益善。@唐缺@豆子@张佳玮
关注者
2532
被浏览
247369

288 个回答

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无论这个事实多么残酷以至至今仍不能被理智所接纳,这就是:一颗璀璨的星从中国的天宇间陨落了!

  一颗智慧的头颅终止了异常活跃异常深刻也异常痛苦的思维。

  这就是陈忠实。

这是陈老在路遥先生葬礼上的告别辞,今天用陈老自己的这句话来送别陈老,愿陈老走好。
写的琐碎,随后慢慢整理与更新。


陈老师最近几个月遭了很多罪。
---------------------
2016.04.29
早上9点醒来,打开手机,有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朋友发来的陈老师去世的消息。我心中一惊,虽说知道陈老身体一直不好,但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
跟朋友D通电话,朋友问:“你说贾平凹会觉得孤独吗?路遥不在了,陈忠实也不在了。”
随后看到一张平凹老师的照片,很有感触,放上来


(图片来自华商报编辑谢永强微博)

可是我想,我想啊,平凹老师也许和路遥与陈忠实并不是一样的人。路遥在凑不够路费去北京领奖的时候说:“日他妈的文学”;
陈老对劝他体验生活学习讲话精神继续写作的官员说:“你懂个锤子”。

我看到的是路遥的绝望,是陈老的生冷硬倔。

---------------------
2016.04.30
中午跟师母见面,听师母讲,昨天导师和一众陕西文艺界陈老的好友去陈老家中安抚家人,很晚才回来,情绪极为低落。
他们和陈老师的交情极好。师母问:“陈老师人那么好,那么善良,从来都没做过什么坏事情,为什么要遭这么多罪呢?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陈老师去世前几乎说不了话,并且一直吐血)
导师沉默了片刻,说:“他泄露了天机啊。”(指书中所道出的“民族秘史”)

陈老师的家人告诉陈老的好友说,在陈老师去世前几天,一些人去看望他,拿着书说让陈老师签名,陈老师话都说不了,大多时间昏迷,醒来还会吐血,在短暂的清醒的时候,那些人就拿书让陈老师签名,陈老师笔都拿不起来,家人不愿让他签,陈老师倔强,不愿拒绝所谓的“读者”,便示意家人扶着他的手,一笔一笔的在书上写下了“陈忠实”。这些人啊,打着喜欢陈老师的名号,在陈老临死前过来讨陈老师的绝笔,真令人难过

---------------------
2016.05.04
今天中午去作协告别陈老,车子开到作协门口,还没停好的时候就看到作协门口有一大群人在门口摆着pose拍照,其中不乏笑容满面者,作协门口的书店把《白鹿原》搬到了门口,大力销售。怒气涌上心头,只想破口大骂。
停车,进入作协,戴花,走进灵堂,三鞠躬。随后情绪便崩溃,有点吓到灵堂内的工作人员,我急忙走出灵堂。
作协大院里有很多人。有拿着书前来的年轻读者,有坐着轮椅的老年人,有拿着相机走来走去的记者。有衣冠整齐意气风发的中年人,有衣衫褴褛的穷苦人,有来凑热闹的围观群众,有拿着手机就走进灵堂就要拍照的人。

听说陈老在白鹿原上住时,村里的农民们没事儿就会找他聊聊天,过年的时候也会喊陈老给自己家写对联。
过了会儿,我又走进灵堂,告诉工作人员我想在里边待一会儿。一位作协的工作人员让我坐在了两边的椅子上,我听到另外一位工作人员问:那个女孩儿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难过。 这位工作人员说:“没事,让她在这儿待着吧。陈老师的朋友,来看看他”。

在作协大院里遇到了邢小利老师(陈老师几十年的挚友,《陈忠实传》作者),邢老师看到满眼通红的我,问道:“你怎么来了?”,我说:“我来送送”。寒暄了几句,确定了明天早上去殡仪馆的时间,随后他便继续忙了,满脸的疲惫。
傍晚回家后看到邢老师在陈老去世后写的文章,感触颇深,推荐:《陈忠实最后的日子》(由于版权原因,请自行搜索)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