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内的居民普遍觉得看病贵?

具体补充: 看个不管大小毛病,动辄都要几百上千的诊疗费和药费,相比于人民群众的收入,还是很贵的是吧?感觉就是有泡沫一样,不值那么多钱,为何大多数人会有这种感觉?大家都在说,看个病真贵,到底是确实贵,还是我们的错觉?
关注者
5607
被浏览
913896

1044 个回答

昨天夜班,刚好有几个病人和家属和我聊起这个话题,我文笔不好,写的很琐碎,有耐心,就看完吧。

有个老爷子的女儿是个烧伤病人(上山祭祖时裙子被火焰点燃了),30岁,烧伤面积42%,III度烧伤面积22%,浅二度烧伤面积14%。目前住院1个月多点,花费大概14万多,已做过了一次植皮手术,在等待二期植皮。病人的老公和病人本人感情很淡,烧伤前就是分居2年了。这个病人的治疗费基本上都是募捐和亲戚捐助来的,家里经济比较窘迫,前段时间当记者的同学帮助她上了本地的媒体,造成影响之后大概募捐了20万左右。住院期间一直都是老爷子在照顾病人。(以下将此患者简称为募捐病人)

另外一个病人是个厂老板,男,47岁,农保病人,火焰烧伤,面积不大,但局部深度创面不可能快速痊愈,大概已经住了8天,花费目前是2万多,基本上天天看望的人成群。他很想早点出院,说厂里没人管理,少接了很多单,差不多每天大概净亏1万到2万。但是这个病人其实是个骗保的病人,在工厂受伤,常规上农保对于工作时间受伤的病人归到工伤范畴,不在农保报销范围之内的。(以下将此人简称为骗保病人)

第三个病人是个电工,男,25岁,工作时电火花烧伤,面积比厂老板还小,还全都是浅二度创面,属于可住院也可不住院的病人。单位有工伤保险。患者男性未婚,反复问我,医生,脸上不会留疤吧?不会变黑吧?不会毁容吧?用最好的药,不管能不能报的,反正都是单位出的,我还没有结婚的!我一定不能让脸上留一点痕迹!其实他的脸已经接近愈合了,我昨天早上查房的时候催他出院,他说再住两天,不愿意出院。(以下将此人简称为工伤病人)

这3个人那天晚上坐在护士站,刚好我也在护士站写病历,结果有一句没一句的就聊起来了。大意如下:三个病人/家属,一致认为现在的医疗费用(不仅限于烧伤病种,还谈论了生孩子,阑尾炎,拉肚子,孩子肺炎什么的)的确太贵了,让老百姓很无奈,也很愤怒。
募捐病人的爸爸说如果没有募捐的20万,病人基本上是要放弃治疗回家等死的。
骗保病人说,他的厂里曾经有个来自云贵的工人“故意”让自己的手压在机器里,损失了3个指头,让他赔了十多万,导致他损失了3个月的利润。
工伤病人说他哥哥的孩子前段时间肺炎住院花了2万多,两口子四处借钱,现在都没有还清。

募捐病人本来有农保,因为工作单位给她保了职工社保,村里的农保就没有继续交钱了。结果很不幸,单位去年倒了,结果社保也没有继续交,落到了完全自费的地步,家里经济不好,只好走募捐这条路,幸运的是病人的同学比较给力,媒体采访之后募捐到了20万,老爷子很感激募捐的好心人,也很感激我救了他女儿的命,但是同时也说医院真是个抢钱的地方。
骗保病人混迹社会多年,这一次在厂里受伤之后,来到医院谎称是在家里受伤,并通过了农保的审批。最终大概能报销一半左右。他厂里的所有工人,都没有上工伤保险,他说小厂,承受不起每个工人每个月大概600—700,一年十来万的各类费用,他说公、检、法、环卫、安监部门如饿狼一般。
工伤病人是电业公司的正式职工,大学生,文化程度不错,懂法,知道工伤所有费用都单位托底,当天就诊时我说可住,也可不住,他说必须住院,否则保险公司不给报销(其实是门诊报销比例略低)。要求我用最好的药物,我婉言劝说没有必要用太高档的药物(我们医院有自费比例/药品比例的限制,多了扣发奖金),普通治疗就行了,他有些不愉快,所幸我长相比较凶,镇得住小年轻,他也就没再说什么,不过要求我出院多开两个月的假条(有误工补助,带薪休假)。谈起他哥哥的孩子肺炎,我听着也是醉了,居然是在家里咳嗽发烧了一个星期才去医院看的。他说老家的儿科医生水平很差,孩子在医院花了2万多,出院的时候只是不发烧了,咳嗽还是没有治好,回家后孩子的奶奶给孩子吃了5天的炖雪梨,孩子就不咳嗽了,医院除了退烧和抢钱,根本没什么用。

这种话题我在这么多年的行医过程中听的耳朵都要起老茧了,一般情况下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附和着呵呵几句,不做争辩。那天值班护士居然也闲得慌,和这三个人八卦起来,论点是站在“虽然医院收费很贵,但是都没有到我的口袋,我们护士累的和狗一样,还穷死了”这个角度上的。我把事情做完,想去睡觉,嘴贱毛病发作,参与进去这个话题。

我发问:你们家里有房子没?
募捐病人:农村立地房,本想去银行抵押来治病,银行根本不理。
骗保病人:2套房产,村里一套别墅,县里一套学区房。学区房不住,出租,只是为了孩子上学用的。
工伤病人:刚打算和女朋友按揭一套房子,首付准备好了,装修款也留好了,但是现在女朋友关心的是脸上会不会留疤,犹豫分手的事情。

我再问:开什么车子?一年大概需要多少钱养车?
募捐病人:哪儿买的起啊?!
骗保病人:奥迪 q5。一年3万左右。
工伤病人:父亲的老马自达。一年8000多。

我又问:房子装修花了多少钱?
募捐病人:好多年了,5万多吧。
骗保病人:别墅50万+学区房12万
工伤病人:预留装修款20万。

别怀疑病人不会把这些比较隐私的事情告诉我,我是他们的经管医生,住院问“病史”和平时“聊天”,再加上多年的阅历,是老医生的基本功。我当然不可能是按照上文的顺序一个个问过来的。

募捐病人的一条命,仅仅相当于一个年轻电工的装修款,一个土豪老板的车,可以换3条大面积烧伤病人的命。土豪的别墅和学区房的价格可以挽救10个相当于Selina烧伤面积的病人。上感演变至肺炎的孩子,仅仅用q5一年的养车费用就救回来了。而“故意弄残自己的云贵省的工人的3个手指”,用十几万就可以摆平,而十几万,可以给这个厂老板工厂里所有的工人上一年的工伤保险。


乱七八糟说了一堆,结论并不重要,在我这个内心早已堕落的医生眼里,生命并非无价。

PS,我觉得国家未来的动作,有可能是两条腿走路。将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收费低,医生待遇一般,技术一般,是人才的培养基地,里面的医生发展到一定阶段,会因为经济因素跳槽到民营医院,民营医院盈利性质,收费高,医生待遇好,水平好。至于社保农保什么的,应该对于公立医院有偏斜性政策。
因为贵州某山沟沟里的一项重要工程,一批村民被迫搬迁,政府的赔偿金额是人均1万元多一点——这相当于当地一人一整年的收入。
而2015年北京人均年工资是10万元。

现在,倘若这些山区乡亲得了重病要到北京来看病,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们要用1万元的年收入,去面对10万元年收入地区的物价水平。

我认为,这就是中国看病贵的“真相”。

中国太大了,贫富差异,太大了。
贵州山区到北京市区,收入差距是10倍的水平。
考虑到现在猪肉10块一斤,1990年左右猪肉一块一斤,我可以认为这两地的发展有20-30年的差距。
甚至,你不妨把它们看做两个国家。
经济发展水平相差30年的两个国家。
——同时,也是医疗水平相差30年的国家。
就像中国和美国。

设想。
一个中国人,得了一种重病,大夫说“世界上只有美国能看这种病”。
这种费用,肯定不是每个中国人都能消费得起的。
如果真的是要出国才能看得好的病,有的人可能也就放弃了,听天由命了。
但是如果这病不用出国呢?如果只要花几百块钱车票到另一个城市就能去看呢?
这样一说,是不是一下觉得自己不仅不应该放弃,而且是理所当然地应该能看得起、活得下去呢?
——说得好,但是这毫无意义。


一个人,去追求更高一个“阶级”的医疗服务,会面对经济上的困难,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不过是,“同在一个国家”的事实,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口号,把阶级之间的鸿沟虚掩了起来。
虚掩起来,不代表不存在。只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依旧有效,一个国家最顶级的服务就不可能向所有收入阶层的人敞开;只要共产主义还没有到来,我们就无法期待最好的东西每一个人都能享受。
就像瑞典,人均GDP6万美金,每个公民交的税金足够他们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看病——而我们中国,只有人均5万人民币。
想靠某种调度上的奇技淫巧,让人均5wGDP的13亿人享受到人均40wGDP级别的公众医疗服务,无异于亩产万斤、赶英超美。
“人民公社”是必然的结果。

买不起奢侈品可以不买,这没什么不公平;
用不起私人定制服务可以不用,这没什么不公平;
但,用不上最好的医疗就会死,却用不上——这,又公平不公平呢?


或许不公平。但没有办法

——————
有人说,我这是把国家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麻烦重新再读一遍。
我们国家的现实是,人均收入低,地区差距大。简而言之,总量不足,分配不均。这是一切问题的前置问题,是国家要解决的最核心问题,也是国家真正的责任所在。
而只把问题归于医疗行业自身,无异于将无米下锅的问题归罪于媳妇巧不巧——
可以动动嘴出出气,但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最后,关于猪肉多少钱一斤:
这是APP在北京物美超市采购配送到家的价格。


这是北京今日白条猪成交价格。
实际上,今天我去附近的农贸市场转了转,现场分割的猪五花和前尖基本上就是11块一斤的水准。
那些拿着自家楼下超市分割好的品牌冷鲜肉谈物价的,还有那些分不清公斤市斤的,我觉得这个水平就不必来讨论问题了。于你于我都没啥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