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个阴间鬼差」的角度开脑洞可以写出怎样的故事?

请以一个阴间鬼差的角度开一个脑洞写一个故事,中西方人物皆可出现(比如乔布斯在下面开了个苹果20的发布会)。
关注者
7,437
被浏览
527,784
下次上坟的时候,多给亲人烧点纸钱,这名鬼差告诉你,死了之后还是得有钱,不然在阴间的日子也不好过······



见字如面,我已经记不得我死了多少年了,或许你还记得。


之所以写给你这封信,是因为明天,就轮到我投胎转世了,弟弟的苦日子,终于是过完了。


你知道么,我买的是六道中的人道轮回,这个选择性价比最高,我经济情况也能够勉强接受。


如果我有更多钱,我会买天道或者阿修罗道。我很中意阿修罗道,有人的情欲,又有神的手段,所以一生肆意妄为,喝酒做爱,岂不快哉。


可是,我只有这些钱了。你每年烧给我的纸钱实在有限,我打了份工贴补家用,才在轮回司减价大酬宾,回馈新老顾客的那天,买了份打折的人道轮回。


优惠幅度很大,可是特价轮回,不让挑不让选,美丑未定,男女随机。


即便如此,我并不怪你,因为几乎所有阳间的人,都不懂阴阳两间的货币兑率。


一般来说,在经济环境平稳,阳间没有因环境问题限制烧纸祭祀的时候,10块钱买来的纸钱和冥币,完全燃烧殆尽,我能拿到1000块钱,1:100的转化率。


如果超过一万块,也就是说你烧了一百块钱的纸钱,那么我还要交10%的税,只能拿到9000。


我给你算上一笔账,你就知道我在下面是怎样的窘迫了。


每年春节,正月十五,清明节,七月十五,十月初一,我的祭日和生日,你烧钱给我。每次五十块,到我手里五千,一年到头,只有三万五。


你知道么,即便畜生道轮回,也要三十多万。


也就是说,我想转世轮回当个屎壳郎滚粪球,还得不吃不喝等上十年。这日子真不是鬼过的,我艹他祖宗阎王爷。


看到这你是不是想说,为什么我没有托梦给你。其实,每一个托梦成功的鬼,都是折翼天使。


托一次前半夜的梦,要五千,后半夜一万,清晨的两万五,白天的最贵,三万多。


在此基础上,你要是想增强画面清晰度,添加语言,都需要额外花钱。而且,不管成功与否,交钱都不退。


我给你托过两次梦,第一次是前半夜的梦,一觉醒来你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次,我咬牙花了两万五,订了我生日的那天凌晨发送,又录制了音频,明确地告诉你,以后多烧纸,我在这边很困难,属于低保户。


负责发送托梦服务的小鬼告诉我,那天你打了一宿的麻将,俩眼瞪得溜圆,丝毫没有睡意。


将近三万块钱,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我真想上去,把你带走。操你姥姥的!


但是我要跟你说的,并不是这些。毕竟明天我好歹也再世为人了。


我只是觉得,人生在世,谁都有山高水长,关山路远的那天。


如果有一天,你来到这里,步我的后尘进入了咱们家的祖坟,或许你会看见这封信,当做弟弟临生之前,给你交代的遗言。



我刚死的时候,凭着记忆找到了这间房子,本以为,我会看见疼爱我们的爷爷奶奶。


可是祖坟里一个鬼都没有,几间房子空空荡荡,甚至生活过的印记都不存在。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鬼哭狼嚎了一整天,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后来我发现,大部分鬼都很孤单,只有极少数的鬼会在阴间和率先故去的亲人相见。


几年后,父亲来了。推开门的一瞬间,父亲看见正在屋子里发呆的我,老泪纵横,和我紧紧地抱在一起。


那段时间,是我在阴间最快乐的时间。至少不再是一个鬼生活,每天有个说话的伴儿。


父亲把这些年的事情都讲给我听,从你结婚生子,再到他患病去世。


你做得特别好,如果我活着,也不敢说能如你那般,对他多年悉心照料。


后来,我们爷俩合计着,总要赚些外快,尽早投胎,就找了个保洁的工作,在望乡台收拾新死之人擦眼泪的湿巾。


顺带着,给一些找不到家乡的人指明方向,挣点儿小费。告诉他们,哪里是上海,哪里是沈阳,哪里是南京,哪里是新疆。


每当有北京人站在望向台,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家乡时,我就会安慰他说,可怜的鬼啊,你向北望,雾气昭昭的那片灰色海洋,就是你的故乡。


工作之余,我和父亲并排坐在望乡台上,也时常望着远处亦真亦幻的故乡。


溪城不同了,不,不只是溪城,全世界都不一样了。


你们住上了楼房,开起了小汽车,手里总是那这个方块的东西说话,时不时地暗自伤心或者开怀大笑。


父亲总是说,你儿子也就是我的侄子,特别像我,而不是你。


他活着的时候,每当看见孙子,都会想起多年前去世的我。


你知道的,我被那个警察擦枪走火,从右臂穿透身体,子弹再穿出左臂,来了个通膛。


这个伤疤至今还在,但是有了别的用处,就不觉得它很难看。


我用一根铁签穿过身体,两头绑上黑色塑料袋,我们爷俩就不用扛着扁担或者推着垃圾车,打扫望乡台。


你不要觉得恐怖,阴间比我更恐怖的,数不胜数。有些人失去四肢,有些人胸前耷拉着脑袋,有些人五官搬家,眉毛下面是眼睛,眼睛下面是耳朵,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即使父亲,也因为脑干出血,时不时从眼角里淌出血泪。


为了尽孝道,为了不输给你,我让父亲先转世投胎。


起初,他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等着钱攒够了,和我一起走。


其实我知道,他想等母亲来,老两口再见次面。


那天夜里,我偷偷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私自买了人道轮回,填了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回到家里,我在父亲的床前,守了一整晚。我想,我又要回到孤独的日子了,不过,我不后悔,因为我弥补了在世时,没有尽到的孝道。


随后的日子,你应该也猜得到,我还是去望乡台上班,还是耐心地告诉他们,哪里是远方,哪里是家乡。


有个女孩儿给我印象很深,她漂亮极了,像我生前喜欢的那个女孩儿。


引路小鬼领她走上望乡台的时候,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反而笑着对我说,哪里有什么故乡,我十八岁就开始流浪,来到这里,不过是一个新的地方。


我想和她说些什么,刚想开口,才发现我已经五十多岁了,除了面貌不改变,阴间一天,和阳间一天并没有两样。


我还是会坐在望乡台看你,但是你一天比一天模糊了。


我问望乡台的台长原因,他摇了摇头对我说,你哥哥生病了,再不治疗,也快要来这里了。


幸好,你及时发现,嫂子带你去住院检查,你的身影又清晰了。


我看着你出门打牌,应酬喝酒,和侄子聊天,和老婆吵嘴,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我眼前。如此我才彻底安心,继续专心工作,直到现在。



刚才,我最后一次去望乡台,和大家道别。又看了看你,可我发现,无论怎么找寻,阳间都再没了你的痕迹。


台长给掌管生死簿的小鬼打了电话,告诉我,你已经在来阴间的路上了。


突发疾病,中午才走。我来不及道谢,就跑向轮回司,要求退掉那个人道轮回,可是他们说,来不及了,和阳间已经交接了手续,除非阎王爷下令,没有人能留我在阴间。


过了今晚,即便我不去转生池,也会被小鬼拉着丢进去,再世为人。


我就这样和你错过了,哥哥。只差七七四十九天,我们兄弟就能在阴间重逢相见。


可无论是人是鬼,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生死殊途,但同样无常。


一生的兄弟情义,就在明天,彻底断绝。我的新生记不得你,你在望乡台也找不到我。只有这封信,是连接你我的唯一途径。


已经不早了,你在来的路上还好么?恶狗追咬你的时候,有没有丢给他们吃食,有没有泪眼朦胧的,望着阳间你我的亲人,有没有和我一样嚎啕大哭,不舍人世。


我不想再劝你什么,生生死死,不是你或者我一个人的事情。


阳间也好,阴间也罢,总是不舍昼夜循环反复。


有位老者告诉我,其实,人活着就是一股念想儿,等你死了,身体被火化,户口被消除,名字除了刻在墓碑上,很少再被人提及。


要不了多久,这世上就在没有你生活过的痕迹。这并没有什么,因为新的生活总要来临,或早或晚,或悲或喜,你还是得坦然接受。


我没有阴钞留给你,因为我用尽了全部的积蓄。我把院子的杂草拔了拔,屋子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你想工作,就去望乡台找台长,我们是双胞胎,他看见你的样子,就会把我工作交接给你。如果你愿意,多等等母亲,女人孤身一人,无论在阳间还是阴间,都特别不易。


其实我想问问你,再有来世,你还愿意投胎成人么?记得以前你说,活着太辛苦,来世啊,就托生一匹野马,一道闪电,永远无拘无束。


我说,那我就化成一场秋雨,一道清风,也和你一样来去自如。如今我已经食言了,不知道多活了这么多年的你,最终魂归何处。


永别了,哥哥,我去再认真地活一次。愿来世可以和你擦身而过,虽然那会儿我们并不相识。不过,那依然是值得期待的日子。


爱你的弟弟。


·END·


作者: 梅珈瑞

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让你受惊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