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经济学理论,在你了解真实世界运转后,才理解了其惊人的解释力?

关注者
18,571
被浏览
496,914

126 个回答

答个非常好玩的文章:Axelson和Bond 2015年发表在Journal of Finance的"Wall Street Occupations"[1]。这篇文章发现:只需要“付出劳动的多少难以监督”和“一旦失败,造成的损失很大”这两个因素,就足以解释金融行业岗位的很多特征。


文章模型:许多企业,提供两种工作。第一种工作:企业投入一大笔钱。员工一旦成功,企业大赚;万一不成功,打水漂。第二种工作,企业不用投钱,成功赚得少,失败了也不亏。员工越努力,成功的机率越大,但企业看不到员工的努力程度。用经济学术语,这里有道德风险


每一期有很多同样的劳动力进入市场。本着利润最大化原则,企业给这些人开合同,包含以下内容:这一期做哪种工作,拿多少工资;如果这一期成功,下一期做哪种工作,拿多少工资;如果这一期失败,下一期做哪种工作,拿多少工资,依此类推。直接放结果,推导可以看原文。


在这种设定下,企业会采取这样的招聘方针:对一部分劳动力,开较高的工资,让他们做第一种工作。一旦成功,继续做这类工作,工资也会上浮,一旦失败,转去做第二种工作,工资较低;对另一部分劳动力,开较低工资,让他们做第二种工作。即使取得成功,也没有转岗的机会。


对劳动者来说,相比于第二种工作,从事第一种工作的员工,拿的工资更高,工作的努力程度更高,最终获得的期望效用也更高。当然了,这些人也面临着”非升即走“的压力:一旦在第一种工作上失败一次,就会被转入第二种岗位,之后就再也享受不了更高的工资和期望效用了。


这一结果,可以解释金融行业的许多特征:首先,喜欢招年轻人。哪怕是金字塔顶端的企业,也常招应届生;其次,尽管工作本身未必困难,但招人的待遇比其它行业高得多,上涨的速度也更快;最后,无论是新人还是老油条,工作时间都比其它行业长,压力也都比其它行业大


这一结果的直觉在哪里?既然一旦失败,企业损失很大,最好的办法是双管齐下:最好吃的胡萝卜,就是高待遇;以及最大的狼牙棒,也就是毫不留情的贬斥。利用两种境况的差别,榨出员工的所有努力。而对于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胡萝卜“吃着更甜,”棒子“打着也更疼。


这个模型还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扩展。首先,如果在模型里引入经济波动——经济繁荣时,同等努力下,两种工作的成功概率都更大。此时的结果非常有趣:比起经济萧条,第一类员工在繁荣时投入的努力更少,拿的工资反而更多。反而是经济不景气时,他们为企业创造的利润更多。


其次,引入劳动者能力的差异——付出同样的努力,有的人在第一或第二种工作中更有可能成功。此时可能出现两种现象:一是第一种工作会吸走第二种工作的人才。尽管有的人做第二种工作才会最大化社会总产出,但由于第一种工作的待遇更高,他/她最后还是跑到第一个行业去了。


二是最出色的人才反而进不了第一个行业——即使他/她想。为什么?假设这个人在两方面都非常杰出:无论在哪个行业,只需要很少的努力,可以做到比别人更高的成功概率。这时候,企业反而没办法激励他/她了。即使失败,他/她即使跨到第二个行业,获得的期望效用也不会太差。


前面提到的经济繁荣时努力更少,道理是一样的。如果跑去第二种行业也有不错的收入,对提供第一种岗位的企业是坏消息:同样的合同,给员工的激励强度更小了。因此,哪怕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按照和之前相同的努力程度工作,企业也只能奉上更甜美的胡萝卜——成功时更多的薪酬。


总之,只要存在道德风险,而带来的相应负面后果又很大,这些岗位就得采取相应的激励措施。一方面,正面激励要做足——只要赚钱,荣华富贵滚滚来;一方面,负面激励要做足,最好是在这份工作之外,没有什么太好的退路。基于这个直觉,这篇文章的结论,其实都非常好理解了。


[1] 这篇文章拿到了Brattle集团杰出论文奖。有意思的是,在工作论文版本中,这篇文章的标题叫"Investment Banking Careers",可谓焦点更加集中。


参考文献:Axelson, Ulf, and Philip Bond. "Wall street occupations." The Journal of Finance 70.5 (2015): 1949-1996.

我来答个搞笑的。

我们知道,国际经济学中关于贸易的研究很系统,但是关于对外投资,尤其是跨国并购的研究却非常杂,没有一个统一的框架,不同经济学领域,乃至金融、管理学的东西乱用。烦的很。

我的老师曾经觉得Neary2007年发表在RES的一篇文章比较好,比基于Melitz的一些模型都好,但是过了两天,发现不对头:这文章说,跨国并购为啥提升企业的比较优势?因为两个企业合并之后,一个企业就可以不生产了,剩下的大企业获得了更大的垄断势力,所以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他说这显然是不对的。

简单来说,这篇文章其实是产业组织的视角看企业的并购。企业的并购,可以是“效率动机”,也可以是“策略动机”。效率动机,就是并购之后成本降低了、获得了“逆向技术溢出”等;而策略动机,就牵扯到企业之间的策略互动,也就是产业组织那一套。

我们知道,完全竞争的市场企业的利润为0,要想提高利润,就要有一定的垄断势力,企业合并减少了市场中企业的数量,无疑提高了利润。这么想是对的。但是,企业合并之所以有利可图,必须保证新的大企业的利润,大于老的分散的企业的利润之和。那么,这个条件可以轻易的满足吗?

用一个简单的古诺模型(Salant et al., 1983 QJE)就知道,这个条件满足非常苛刻。

假设需求是线性的,边际成本为常数,那么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教科书常见的古诺模型。假设这个市场一共有n个企业,有m+1个企业想要合并成1个企业,因此合并前有n个企业,合并后有n-m个企业,我们要看这1个企业的利润,是不是大于这m+1个企业的利润之和。

假设企业都是同质的,因此均衡时企业采取相同的策略,利润也就相同,问题就转化为下式是不是大于零:


其中,pi(n-m)就是合并之后市场剩下n-m个企业时,单个企业的利润,pi(n)就是合并之前市场有n个企业时单个企业的利润,而有m+1个企业合并了,因此合并是否有利可图,就是 比较二者的差是否大于0。

经济学的基础知识告诉我们,线性需求和边际成本不变的技术得到的利润表达式为:


其中,alpha为为边际成本,beta为需求函数的截距。从而我们可以得到g的表达式:


通过这个表达式,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合理的结论:

1、如果不合并,那么也就无利可图,也无损失。

2、如果所有企业合并成一个企业,变成完全垄断市场,那么合并一定是有利可图的。

3、如果想要合并是有利可图的,合并企业的产量必须占到整个市场的80%以上!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很多种方式可以解决这个难题,例如假设企业的是不同质的,如在Neary那里,发达国家的牛逼企业和发展中国家的低端企业合并,低端企业的生产率不行,关了也就关了,关一个企业的损失远远小于合并之后获得垄断势力的收益。

总之从产业组织理论解释这个问题,总感觉是强行用一个模型来得出一些符合事实的结论,但模型的机制不是真实的。企业并购的收益怎么可能来自被收购的企业就关门不生产了呢?

这是铺垫。

以下是正题:

前几个月实验室的人被准神拉出去吃夜宵,准神说,有一家煎饼果子特牛逼,和天津其他煎饼做饭都不一样,就在二嫂子煎饼旁边,于是我们就去了。

到了之后,发现整条街只有一家排起了特别长的队,已经晚上11点了,要知道南开大学西南村晚上8点半之后店铺就都关的差不多了,11点还排这么长的队,肯定特牛逼。

走进去一看,是二嫂子煎饼。

然而准神说的那个煎饼呢?已经不见了,原来的店铺位置的招牌,也写着二嫂子煎饼。

经过仔细观察,发现这条街一片的店铺,都写着二嫂子煎饼。

然而只有一家在营业。

虽然晚上11点还排着长队,但是只有一家在营业。

那个据说做法不一样的特牛逼的店铺,已经被二嫂子煎饼买了,但是大门紧闭。

忽然感觉这个模型竟然有惊人的解释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