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个中国人中有一个盲人,为什么平时很少看到他们?

本题已收录至知乎圆桌 残障:我和少数人的生活,更多「身障人士(残疾人)」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以前在城市街道还经常能看到盲人走动,现在城市的交通似乎不太支持盲人活动,以前我在的三线城市红绿灯有提示盲人听过的声响设备,没几个月就弃用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盲道就不提了。但我觉得这些辅佐设备也不是主要原因,因为以前没有那些,盲人也会出行,但现在的确难以在市区看到盲人。
关注者
1967
被浏览
205804

想过马路,红绿灯切换了,但没提示音,你说咋办?

沿盲道走着走着,就撞电线杆上了,你说咋办?

想乘公交,听到车来了,但没报车号的提示音,不知来的是6路还是5路啊,你说咋办?

......

我采访了一个先天视障的小伙伴——David。David是一个信息工程在读博士生。

以下是关于他的一些生活体验和感想的分享。在采访后记中,我还探讨了一些问题可能的原因与解决方案。

希望大家能借此了解一下视障者的需求,明白为什么其他人日常生活中很少看到视障者和盲人,并一起推进无障碍环境的建设。


我:David是什么类型的残障?

David: 视障

我:是从小就如此么?

David: 对,先天

我:作为没有这种残障的人,其实我很多细节都不了解。比如说,视障是戴了高度数眼镜就可以看得清了么?会不会看一会儿书就很累呢?

David:我的情况是视野非常窄,中心视力也非常差,需要高倍放大镜,或者读屏软件。

我:David平时主要有什么兴趣爱好?

David:读书,健身,到外面溜达

我:出门会受到视力障碍的影响,而产生不便么?

David:会,我一般用盲杖。我看不清红绿灯和公交车号。

我:外面的无障碍设施,有没有一些你认为不够健全之处?

David:我觉得红绿灯和公交车应该都配语音提醒。还有就是盲道需要规范。

我:确实,你一说我才意识到 红绿灯基本上完全没有提醒!

我:上学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呢?

David:主要是阅读上的困难,老师板书看不清完全要靠自学。还有就是考试时间比较紧,因为需要拿着放大镜一点点地看。

我:感觉难度比别人高了一倍...

我:上学过程中,老师、同学有没有因为你的视障,而对你态度不好过呢?

David:基本没有。

我:真好~那么和朋友相处,朋友有没有一些因为不了解你的情况,而需要慢慢解释、磨合的生活细节呢?

David:这个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主要是刚认识我的人一般无法想象到我视力这么差。不过我现在用盲杖就不怎么需要解释了。

我:能举个例子么?

David:我以前和别人解释视力不好,有人会说他也视力不好,近视多少度这样的,就觉得是我太在意这个。其实生活中还是有一些人会因为我视力不好质疑我能力,或者觉得我就算学习好也一定不开心,反正就是觉得我肯定缺少快乐。

我:家人会质疑你的能力,或觉得你会不快乐么?

David:以前会觉得我不需要那么努力,不过还是会支持我的选择。

我:你如何看待媒体上宣传的残疾相关的励志故事?

David:我觉得对于我们国家而言,这些励志故事还是有一定宣传作用的,通过一些例子让普通人看到残障人士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发展得很好的;但长远来看我希望残疾人获得成功被看成一件普通的事情,和普通人一样有各种人生。

我:你是如何看待残障这件事的?

David:我觉得残障就是残障本身,比如对我来说就是信息获取比较困难,所以我要做的事针对这个去想办法,眼睛只是做事情的工具。只要找到替代的方法就可以了,不必在乎和别人是否一样。

我:毕竟,不论残障不残障,每个人本来都足够不一样了。

David:对,残障只是人可能遇到的诸多困难的其中一种。


采访后记:

David跟我说,出行时,虽然能用一些辅助软件来告诉自己公交车号和红绿灯的信息,但比起即时的语音提醒,便捷程度大打折扣,更别提还不是所有地方的公交信息都能便捷地通过软件获知。


但若政府把红绿灯、公交车等的语音提醒纳入公共交通的规范,只是多付出一点点的在意与努力,对视障者来说,出行便捷度就会大大改善。


视障尚且如此,盲人在一个没有足够无障碍设施的环境中所面对的困难,还要比其他视障者更多。

David从小成绩优秀,完全不是一个人们眼中的“弱者”形象;但能实现这些,也有赖于他生活在一个相对包容的文化环境里,学校并未因为视力障碍而拒绝他入学,老师同学没有因为他与众不同而对他恶言恶语、施加校园暴力,父母也没有顽固地不信任他能做到这些。但若在一个糟糕的文化环境中,这一切都很难实现。

因为公共无障碍设施的缺乏以及整体文化环境的忽视与歧视,我国的残障人群整体在受教育水平上比非残障人群差了一大截。具体可见:知乎用户:如何促进特殊群体的教育公平?

中国有8500万残障人士
其中有约63.2%的适龄儿童接受教育
1/3是文盲
18岁以上残障人士中,只有0.5%有大学教育

其中,盲人不仅本来受教育就更困难,专业还常常被限制在按摩和音乐这两样很窄的范围。这与社会观念的局限脱不开关系。而受教育的缺乏,很容易进一步导致他们在各方面话语权上的缺失。

切身体会到的困难不能被很好地言说出来,让大众了解到,从而很难推动公共无障碍设施的改进,形成恶性循环。

这是昨天群里有人随手拍的。群里讨论如下:

魔幻

很多无障碍设施就是这样用来“看”的(你们看啊我们已经把无障碍做好了)

形同虚设

“虚设”至少不会撞到,这个存在感杠杠的

(你看,俺们的无障碍比盲人存在感还强呢)




其实,因为以前从没受过这方面教育,去大城市上学前,我也一直都不知道那些凸起的砖是用来做什么的。

小时候,我因为好奇,问过正在铺砖的工人,他们只知道要求他们这么铺路,却不明原因;问过父母,他们告诉我可能是用来按摩脚的(ノへ ̄、)......所以,这大概就是盲道会通往电线杆的原因。

据此,我提出以下可能的解决方案:

1、红绿灯有必要增设语音提示

2、公共交通有必要普及报车号、报站的语音提醒功能

3、把无障碍设施相关知识纳入义务教育阶段(小学语文或思想品德)

这样可以保证绝大多数人都有机会了解这方面的常识,避免出现建盲道的人 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 而将盲道铺往电线杆,其他人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 而将自行车停在盲道上 等情况。

4、完善公共无障碍设施相关法案,加入以上几项要求,若不合规,则受罚

5、教师也应具备相应的无障碍知识。

不仅在盲人学校有学生需要通过读屏软件来学习,在普通学校里,也有David这样的学生需要依赖放大镜和读屏软件去学习。目前很多地方的技术手段已经可以实现在线教学,当学生有此类需求时,老师若能用PPT代替写黑板,学生可以插着耳机在线跟进课堂内容,比起自学,效率就会大大提高。而用PPT代替黑板写字,对老师来说不仅不会更麻烦,反而是一种更便捷的教学手段。


想了解更多其他类型残障者的生活,请见我为本期圆桌做的其他采访:

知乎用户:作为残障儿童的母亲,是什么样的经历?

知乎用户:作为身障人士,是种怎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