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锤子科技 2015 年冬季新品发布会?

关注者
4048
被浏览
127787

看了昨晚的锤子T2手机的发布会,虽然大家还在争辩各种细节的好坏,但我想简单粗暴地得出一个反直觉的断言 ,锤子手机已经成了。他们已经通过了最危险的考验。


在去年遭遇由于追求硬件设计细节导致最初的量产危机后,锤子手机最大的危险,其实是弃难从易,陷入最可怕的结果,成为“另一家手机公司”,这样死得更快,而且会成为天下笑柄。而我们看到在这次发布会上, 老罗还是坚持他在设计上的冒险和极简主义路线(估计这个全金属连续边框还是会很影响量产),和用户体验上出人意表的贴心,保持了锤子手机一向的风格。单独看可能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要注意,这是在其他手机公司纷纷大众化和低端化的形势下。


中学时的政治课教导我们价格取决于劳动时间或是使用价值什么的,其实是取决于稀缺性。在市场上同类产品的稀缺性就是品牌和设计的独特性。 正如《从零到一》里说的,在完全竞争这种状态下, 每个公司之间没有差别,卖的都是同质产品。 而没有市场支配力的话,其产品价格必须由市场定。这样供给量上升,价格下落,长远看吸引这些公司的利润最后就荡然无存。《罗密欧与朱丽叶》开篇就说:凯普莱特和蒙太古这两家人“同样尊贵体面。”这两家人差不多,但是他们互相敌对。随着矛盾升级,他们甚至变得更相似。直到最后,他们自己也忘记了最初矛盾产生的原因。

所以我们会看到,小米-凯普莱特今年的销售中,几百块的红米已经占了大头, 而拿到阿里投资的魅族-蒙太古, 他们的魅蓝metal虽然在双十一效果不错,但因为配置太高,反而让人质疑贵了几百块的 MX5的价值何在,至于他们以前标榜的“侘寂”,那早就没影了。 所以两家都是往同质化和低价化的沃尔玛方向发展。 一时销售量可能很大,但是实际上是透支未来换取现在的销售。 乔布斯在2000年时说“这个行业,几乎只有我们和戴尔在盈利。他们赚钱,因为他们‘是’沃尔玛,而我们赚钱靠的是创新。”。而到如今,曾经不可一世的“沃尔玛”化的戴尔早就不行了。


所以,“模仿性竞争的危害也许能解释为什么患有像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有社交障碍)这种病的人目前在硅谷更占优势。这些人对社会动态没那么敏感,因此不会盲从跟风。”老罗倒是没有阿斯伯格综合症,但是他没有傻到集中对配置、参数、跑分这些硬价值的追求(这些追求既同质化又容易过时),而是专注设计感、价值观、品牌建设、交互体验之类的软价值,这就已经成功地实现了锤子手机的独特稀缺性。 要知道,智能手机不过才只有8年历史,已经搞得这么红海化了,过几年下一代主流智能设备水落石出(估计还是会发生在美国,中国跟随),那么,是已经平价化大众化的品牌比较容易承接这个新趋势?还是规模虽小但是以注重设计和价值观知名的品牌容易承接呢?

“一家公司最显而易见的垄断是对自己品牌的垄断,因此打造一个强势品牌是形成垄断的有力方式”


老罗的解析


当然,这公司早就不是老罗说了算了。那何以这几年的重重挫折下,老罗还能够(或者说,他的投资人和员工还愿意支持他)走这种特立独行之路呢? 我要再说两个反直觉的论点。


首先,老罗年轻时期的成就,比起他后来决定进入手机界,反而是更有突破性。迄今为止,老罗的生涯一直是由一个个极其有突破性的成就组成,这几年的手机事业并不算最难。我说的成就当然不是指金钱之类的东西,而是指这种成就是一般人很难达到的,而且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和障碍。到了二十七岁,这个一无所成的高中辍学生,成功进入新东方去教授准备出国的大学生英语,并且还以此成名,这个难度,其实远远大过2011年时,那个已经广为人知的公众人物准备募集资金,从事当时炙手可热的智能手机。仅仅从人生起伏的角度, 甚至可以把希特勒的生涯与他相对比。正如希特勒自己一再说过的,与他早年的勇气相比,后来的事功都不过一场儿戏而已。(在1919年,这个没有完成林茨实验中学的学习,也未能通过艺术学院的录取考试的退伍兵,决心进入政界,并迅速进入政治舞台中心,那时他已经三十岁了)


从这点出发,再说第二个反直觉的事实。 老罗给人的印象好像是擅长争执辩论,其实他真正的强项不是吵架能力强,而是取得别人支持信任的能力无人能比。在二十几年前,一个男孩能说服身为县委干部的家长同意他从高中辍学,没有什么激烈冲突,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而学历这么差的人,会使得俞敏洪同意他多次试讲,最后成为GRE教师;在办牛博网时,这个两个人运营的网站一度聚集了梁文道、连岳、柴静等一批名人都纷纷参与,包括后来吵架的方舟子,(可以反观同时规模投资远远高过的各个博客网站的情况);在汶川地震时募集到了大量善款,仅次于腾讯;在办老罗英语培训时算是第一次从商,也可以得到投资和各种舆论支持;在准备做手机时, 先是从不太熟的唐岩那里弄到1000万的启动资金做OS,然后在那个恶评如潮的OS发布会后,竟然还募集了新的投资,还把钱晨为首的硬件团队拉了过来; 就是在灾难性的T1延迟出货后,竟然也还是继续有投资,还有类似池建强这样的知名人物加入锤子。所以,表面上的彪悍和好斗,却掩盖了却证明了他的善于沟通和说服的能力。那么,老罗对他们的说服力或者是吸引力何在?


当然,老罗这个吸引力,已经有了现成的名词,就是他自己所谓的“理想主义”或“情怀”。这个因老罗经常饱受嘲笑和质疑的词汇 ,其实并不准确,所以会有很多误解。 而喜欢老罗的人呢,也不是所谓的明星的粉丝。那么,为什么很多人愿意没多少把握也会和老罗一起干呢?不是那种谆谆教诲的道德感,而是为他每次孩童般的兴高采烈的用心折腾。所以,表面上的彪悍和好斗,却掩盖了却证明了他的善于沟通和说服的能力。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很不以为然,你说得老罗多么讨人喜欢,这家伙这些年不知和多少人撕过,他还不是因此成名的吗?


老罗这些年的轰动, 经常是和比他强大得多的人或机构对抗,(除了去年和王自如的辩论是以强凌弱,结果就被批评很没有风度) 而他除了一定的社会知名度以外,其实一无所有,这需要比我们想象中远远大得多的勇气。勇气从何而来,我觉得来自老罗的少年所经历的臭名昭著的东北特有的中学校园暴力。(关于这种暴力氛围的更生动的描写,可以参考李海鹏的小说《晚来寂静》)。在这里,老罗学会了作为不够强壮的小孩的应对方法“ 大多数时候,小孩子打架最需要解决的,不是格斗能力,而是心理问题,简单地说就是要尽可能消除恐惧。 为了很好地掌握‘无畏表现’,为了不在紧张对峙的时候脑门上全是冷汗,你必须克服或至少是减轻对打架的恐惧,这种能力需要时不时打一些不太严重的架来培养 )。这一点我个人很有体会。因为我的大学舍友中有位黑龙江同学,虽然他当初也是全省高考第四的读书人,但是很自然地可以和人正面相对抗,虽然我知道他内心也是战栗不止。(虽然我觉得他因此经常卷入没必要的纠纷,不过某些时候我还挺羡慕这种气质的)我觉得有这种经历的人会具有一种“基于肉身的勇气”,你会意识到在冲突中可能受伤,但是也知道可以接受后果。 这种敢于控制情绪敢于正面对抗的气质, 我们这种被从小圈在教室和家里的南方人很难具有。 除了与人对抗,也正是老罗的这种被锻炼过的滚刀肉性格 ,才能在无数质疑和嘲笑声中坚持下来。因为创业不仅仅是像长跑一样的自我坚持,而是要不断激励同事,取信顾客,需要的是难以想象的强大内心


当然,在这种暴力氛围下, 大多数人会变得仅仅是粗暴强悍而已,除了老罗(“我用了那么久才把自己弄得皮实经揍,只是因为我花了很多的精力在如何把自己弄得皮糙肉厚的同时依然保持敏感的优秀品质这一任务上”)这确实是很难的。 就好像以前练习内家拳的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练铁砂掌之类的外门工夫,因为皮肤在变得厚实不怕伤害的同时会影响听劲过手所需的敏感性。


那么老罗是如何保持敏感性的?说到这里,我还想说老罗的一个反直觉的特点。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油嘴滑舌,其实是中国最大的书呆子之一。不是说他读书的绝对数量多,而是取书呆子的本意,就是说他其实很一本正经地相信书本上的理论并且会一本正经地执行。 比如他在办老罗英语时, 突击读了一堆商业书,然后一边执行,还一边忍不住和听众分享,搞得有些商业策略都不好意思使用了。 就连他最后那次《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V》中,反思他经常和别人吵架的原因,也很书呆子气地在《异类》里找到了“荣誉社会”这样的理论出来自我解释。其实呢,老罗这方面在其他国家反而是正常的, 美国的IT业的领袖都会大量阅读并且每年推荐一些书,中国在这方面反而是个特例,也许是因为在我们的教育制度下,读完大学后再经常读书让人不自在,或者是在学校被洗脑惯了,反而下意识地觉得书上的理论都是骗人的。


那么不用理想主义或情怀,要怎么解释老罗这个人?要怎么解释这个胖子为什么能在这么多年里在不同的舞台都可以吸引大众的注意,并且很自然地把关注他的人分成两个阵营? 为了向这位前GRE词汇老师致敬,我想用上两个比较生僻的词汇, 用一个生物学的词汇Neoteny (幼态持续)形容老罗的特质,用一个文学词汇SERENDIPITY(意外收获)形容他的生涯。


“幼态持续”----人格的解析


美国生物学家古尔德(Stephen Gould)提出的幼态持续(Neoteny)假说 ,人类的幼态延续是指人类在成年后,依然保有其他灵长类只在幼年才具备的很多特征,(从下图可以看出, 类人猿的幼仔与其说与成年猿猴类似,不如说和人类更像)。

这是人类进化的策略之一,因此保持了比其他灵长类更长的学习期和适应期。除了外貌意外,人类的幼年期也比其他灵长类动物长得不成比例。 在这种幼年行为特征里就包含:
这是人类进化的策略之一,因此保持了比其他灵长类更长的学习期和适应期。除了外貌意外,人类的幼年期也比其他灵长类动物长得不成比例。 在这种幼年行为特征里就包含:好奇,活泼有趣,热诚,无所畏惧,热情洋溢,精力充沛。但是,这个特质是有一定期限的, 正如《约翰克里斯多夫》里说的,“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读过,日复一日”。但是有些人却仍然仍然可以像美国心理学家卢格(James Lugo)所指出, 把儿童期的部分行为保持到成年期和老年期,类似欢笑、惊奇、信任、开放态度和好奇心。


从这个“幼态持续”的概念,更容易理解老罗的经历和他对青年的魅力之所在。


比如他所说的年轻时经过各种悲惨经历却没有变得犬儒(我印象最深的是不明真相地和一位妓女谈了好久恋爱,却内心没有受伤),那是因为他像孩童一样具有心理的自愈力。他在办牛博网时,不肯按照业内默认的自我审查的规矩为网站设立敏感词过滤,与其说是一种道德勇气,还不如说是孩童般的“试试看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好奇和“我偏偏不听你的”的执拗。 在做老罗英语培训时,做的各种创意十足的传播策略,和读完不错的商业书籍后忍不住到处推荐的见猎心喜, 其实是孩童般的贪图新鲜好玩。 到了锤子手机时期,我们也会发现他在不管硬件、软件、行销策略上都有各种各样的创意。 老罗到了每个新的领域都自然而然地不落窠臼的这些表现,我倒是觉得可以用沃尔特迪斯尼的自我描述来形容:“和我在一起工作的人说我是‘行动中的天真’。他们说我有一种孩童般的天真和不做作。我还是以‘未受污染的新鲜感’来看这个世界的”。这种“未受污染的新鲜感”,其实才是老罗所谓的“情怀”的解释---不相信成规,相信人性,相信童年在书本上读到的真善美在成年人的生活中也是存在的。


所以老罗在他的最后一场理想主义的演说上,把那个表现工匠精神的广告图, 改成一个孩子在好奇地摆弄工作台上的工具,这个图倒是更能表达出这种“幼态持续”的感觉。 而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 你会发现,老罗的这种特质,意外地成为当今中国奇缺而又急需的个人风格。

正如丹尼尔平克的《全新思维》指出的, 这个世界原本属于一群高喊知识就是力量、重视理性分析的特定族群──会写程序的计算机工程师,专搞诉状的律师,和玩弄数字的MBA但现在,世界将属于具有高感性能力的另一族群──有创造力、具同理心、能观察趋势,以及为事物赋予意义的人。我们正从一个讲求逻辑与计算器效能的信息时代,转化为一个重视创新、同理心,与整合力的感性时代。


即使是对老罗怀有偏见的人, 也不能否认,他这些年一步一步走来, 靠的正是善于讲故事和体察听众心理的能力。 你可以叫这个能力为说相声或忽悠的能力,也可以称为:

高感性 (High Concept) (指的是观察趋势和机会,以创造优美或感动人心的作品,编织引人入胜的故事,以及结合看似不相干的概念,转化为新事物的能力);

高体会 (High Touch) (则是体察他人情感,熟悉人与人微妙互动,懂得为自己与他人寻找喜乐,以及打破常规、探寻生活的目标和意义的能力)


老罗的每次演说,实质上都是在推销他的产品而已,却既可以吸引关注,还可以卖出门票(其他公司的发布会还是反而得给记者车马费吧),为何如此?就因为老罗长于体会受众的心理,而且可以把他的产品思路和创业道路都故事化,这其实是极其高明的艺术,只不过因为学校里没有教也不会教,所以很多名校生和理科生们感觉不出这种技艺的难度和伟大。


就好像钱晨说的,老罗所有的营销都是想有没有故事可写。“之前我们被认为是自吹自擂的宣传,其实是为了制造传播话题而做的违反事实的自谦。”老罗说。


老罗的造就


那么高中辍学,学历应该在大多数公司都介乎于扫地阿姨和总台小姐之间的老罗,何以会有这样的素质呢? 我觉得除了天赋外,正是他作为自我教育的高中辍学生的表面上看起来的弱点造成。


“按照那时候家乡人的习惯说法,我的这种退学行为是‘不读书了’,尽管还在‘读书’的同学们读的都是名著节选,我读的都是名著全本。每次我尝试指出日常生活的荒谬本质时,都会被那些习惯了荒谬的笨蛋们说成是’偏激’。于是我痛痛快快地读了三年闲书,感觉收获非常大,比在校园里的收获大得多。”当然,他读的多半是小说和文学书,这一点又要让理科生们鄙视了,老罗似乎也有点后悔。


但是读好的小说起到的作用,当然是比愚蠢的语文教育中读的那些片断要有意义。“小说的作用在于阐述经验本身。尤其是对于青年人,在没有机会接触社会的时候,就需要从小说中获得社会经验,这也是为什么读书多的人会比较成熟,因为他比同龄人经历得更多。在阅读过程中,读者其实就是随着作者的指引从主人公的视角经由感官和想象来体验事情,这些经验会深深满足我们平时未曾接触的部分自我,我们可以从小说在我们想象中所创造出来的经验中学习,领悟衍生的意义。”从文学作品中,而不是各种教条和成功学中,才能潜移默化地理解人类和世界的复杂。这样,在最好的情况下,就能够产生共情的力量。


共情不是同情,而是产生共鸣 ,是深入他人的思想从他人的角度体验世界。 具有了共情力,就能站在别人的立场、凭直觉感知他人的感受,即设身处地地用他们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体会他们的感受。共情力是设计感不可或缺的因素,优秀的设计师总是以消费者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的设计(这也是老罗对自己作为产品经理会很有信心的原因)。 同时,具有了共情力,就可以直觉地与 明白情境的重要性, 会从整体上审视一个人, 会把不同的片断综合成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


老罗在进入手机行业后,受到了严重的“智商歧视”,也就是他所说的“傲慢与偏见”,但是如果我们来分析“聪明”的真正含义,我们当然可以同意其实老罗反而是有资格对他的很多学历很高的批评者加以“聪明歧视”(“我们所谓的聪明,并不是指能在某些测验中得到高分,或在学校的表现特别优异。聪明是指一种生活的态度——一个人处于各种情况下所采取的行为模式。尤其是处于新的、陌生的、困窘的环境中,所抱有的生活态度。评估聪明的测验,并不是测验我们知道怎么做,而是测验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做时,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或行动)。


老罗在做手机时,自称的(以及被嘲笑得最厉害的)是他的审美能力。这个美到底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 其实永远都存在争议。 (《乔布斯传》里提到,他和他的某任女友莱德斯就对此争议不休)。但是按照我们上面的分析,创造出美的能力,其实就是要在了解受众的情况下达成一种内部逻辑自洽的风格感。 和罗素一起写作《数学原理》的怀特海,在他的一次《教育的目的》的演说中指出, 应该培养所有精神活动特质中最朴素简约的特质-----对风格的鉴赏。这是一种审美的能力,它建立在欣赏通过简约的方式直接达到预见的目标。艺术中的风格,文学中的风格,科学中的风格,逻辑中的风格,实际做某件事的风格,从根本上说,都具有相同的审美性质,即实现和约束。 按风格最完美的意义,它是受教育的文化人最后学到的东西;它也是最有用的东西。风格无处不在。欣赏风格的管理人员讨厌浪费;欣赏风格的工程师会充分利用他的材料;欣赏风格的工匠喜欢精美的作品。风格是智者的最高德性。


所以,争论锤子手机(或者其他手机)的哪些设计是绝对美的并不可能有定论,但是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至少可以承认,锤子手机的硬件、软件、公司文化、宣传中的价值观、发布会的PPT和音乐,都达到了一种中国公司里极其少见的统一的风格感。 这种极其容易辨识的风格感,其实就是锤子科技(不过以后它们还做什么其他产品)最大的价值。


SERENDIPITY---生涯的解析


老罗的这个由于“幼态持续“而导致的好奇心和学习力的爆表,使得他在起点极低、起步极晚的情况下多次跨界成功。这几次跨界并非有计划地蓄谋,而可以用 英语中一个表示“意外收获”的词语 serendipity来形容。 英国作家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在 1754年写的一封信, 将这个词的诞生归功于一个名为《锡兰的三个王子》(The Three Princes of Serendip)的神话故事。 三个王子出航去斯里兰卡岛寻宝,于是发生了很多故事,每个故事的主线总是他们需要找到一个东西,可是最终也没有找到,但这个过程中却因为善于观察、勤于思考 ,一路上意外发现了很多他们并没有去寻求但却很珍贵的东西。当代小说家约翰•巴思(John Barth)曾用航海用语来描述这一现象:“仅凭路线规划,你是不会抵达斯里兰卡岛的。你必须真诚地希望自己能抵达其他地方,然后意外地迷失了方向,才能到达斯里兰卡岛。”2004年,一家英国翻译公司将其评选为十大最难翻译的单词之一。

老罗本来中学辍学时,是想当个作家,但是没成功。 后来为了谋生, 意外地靠短期特训他最不擅长的英语成为新东方教师;在教学期间,意外地由于他的对各种时事的妙语连珠,成为社会名人,而不是普通的教师; 离开新东方后,因为这个名气(以及因此价值观和很多人比较契合),在办牛博网时成功地引进了大量高质量的作者,而同时因为不知轻重敢于放松审查,成为特立独行的榜样; 牛博网被关闭后,,办老罗英语来赚钱,又为了推广而出了自传,在各地办了很多演说,同时也意外证明了自己的创意和营销能力;在那其中发生的和方舟子和西门子的争端中,证明了他的道德感,意外地名声大噪;而决定做手机时,因为他原本处于好奇而对手机的知识积累而取得到第一笔投资,因为他原来的公众形象而找到第一批员工; 甚至他的产品发布会,也因为延续着他以前做英语培训时的风格,加上这几年开发中好几次掉链子的不顺,竟然成为一种品牌和社会现象,成为万人期待的年度盛事。


在这个serendipity的过程中, 毫无本钱的老罗是一步一步地自我证明的(“我的许多特质藏在那里等着被生活发掘”)。 新东方时代只是证明他的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强,对社会现象有一些独特思考;牛博网时期证明他的见识和胆识,并且开始进入了文化和商业的圈子;老罗英语时期则证明了他的营销能力创意百出,远远高出业界,也开始培养一定的管理能力和商业意识。这些当然还是不够的,所以进军手机行业时受到各种质疑。 事实证明了老罗的学习能力之强。对于他本来感兴趣的东西(交互界面那些),他下了很多工夫,至少做出来比较有特色的东西; 对于他不懂的硬件部分,至少他找个合适团队,最后做出可以得到国际大奖的产品。如果你还要质疑老罗作为科技公司老板的能力的话,我们可以看一下一位美国人的自我描述,老罗应当是能够做到这几点了:

我的目标就像一座房子,有待修理但是地基稳固。我愿意推倒壁垒,建设桥梁,点燃火光。我有经验,有精力,也有那么一点点‘远见’,不怕从头开始。我的技能就是:有一点‘远见’,擅长公共演讲,善于激发团队,还能促进设计真正激动人心的产品。 ”一乔布斯 (在me .com上发布的广告,2000年1月5日)


而在进入每个领域时,老罗都可以发挥出初学者的特有优点,就像音乐家家柏辽兹批评另一位作曲家圣桑所说:“他无所不知。他唯一欠缺的就是‘缺乏经验。’All he lacks is inexperience. 这种‘缺乏经验’作为一个特点,反而让他能经营出有特色的网站和培训学校,并创立有特色的手机公司。


老罗解释过他的动机,这也是serendipity的另一种解说:“这辈子做过的绝大多数看起来不错的选择,都不是完全被一个纯粹而又崇高的动机所驱使的:当我勤奋读书的时候,除了喜欢读书,我也知道这会换来一些现实的好处;当我择善固执和坚持原则的时候,除了清楚这是我希望坚持的,我也知道这会给我带来好的名声和影响力;当我努力把事情做得漂亮又敞亮的时候,除了确实想把它做好,我也知道这会让很多人喜欢上我;当我对朋友够意思、对女朋友关心体贴的时候,除了我愿意这样,我也知道这会让他们受到感动……”


其实,老罗的跨界有很多我国特有的不可抗力,这个就不能细说。按照他的性格倾向和才能,在其他国家也许会投身到媒体或NGO之类。 但是,我们也看到,牛博网是在多次封杀中消失的,所以他是不能碰这种行业的。至于英语培训行业嘛,老实说,只是由于我们中学成绩和推荐信的不可靠,才会使得这种把托福和GRE变成纯东方特色的应试机构成为一个规模和利润很大的行业,这种短训行业其实根本不能叫做教育,我觉得一个有思想的人在这种行业得不到成就感。最后老罗投入手机业,其实也是典型的中国特色, 受到瞩目的社会公众人物不再是来自媒体或学术界,而是来自商业界,这说来也是很复杂的社会现象。


锤黑和锤粉的解析


老罗做手机的这几年收获了满满的恶意和嘲讽 (“为公众人物的这十二年里,基本上无论做什么事情,在江湖上都是好评一片——你们可以回顾一下我在江湖上做的事情,做牛博网、做汶川赈灾、做英语老师,后来办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我基本上面对公众做的事情全都是好评一片——可是 –”)所以T2的宣传语也是一种憋了好久的反击。

那么为什么老罗做手机会引起那么多反感?就因为这个学历很低的胖子闯入了这么高端的手机界, 对于理科生和名校生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 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能够在考试竞争中脱颖而出,经常是要付出好奇心的代价的。这种压迫性的环境常常会使我们的视野变得狭窄,对确定性有更多的渴求。不幸的是,想要得到确定性就需要付出代价,很容易变得思想封闭,甚至当我们的信念有可能错误时,也会努力保护它。如果有人与我们看法一致,我们就会对他加以称赞;如果有人质疑或挑战我们的观点,我们就会批评、攻击或贬低他。有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相关研究结果:人们对于确定性的需求越大,就越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所以,好奇心程度较低的人会依赖于一些思维定式来描述他人,而且很容易把与自己信念不一致的信息当成是一种威胁。因此,他们会坚持自己的第一印象,即使这第一印象有可能是错误的。这种封闭的思维会造成偏见,并使人们抗拒与自己相反的意见,无法与他人达成一致。


所以老罗本身,其实是体现了改变的可能性,所以对于他的行为言论,有些人觉得耀眼,也有些人觉得刺眼。


不然的话,就是对老罗这个手机项目不看好,那就不买就是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攻击和嘲骂呢?因为老罗的这个行为突破了确定性的范畴。 “英语老师还能做手机”?(为什么不行?高中辍学生已经当了好久英语老师了).“国内品牌手机为什么敢卖2000元以上?“”(为什么不行?给个理由先)。但是这种把人和事业轻易标签化固定化的潜意识,认真想想不是更不可思议吗?引起这么大的激愤,说明这个情况突破了他日常的认知框架。 如果他接受了老罗的跨界,那他就得开始质疑自己, 为什么我必须做这份工作? 为什么我要呆在这个城市?为什么我要接受这个观点。。。。等等无数问题。所以这类人多半对于社会公共议题也没有多少想法,却会花时间对某些技术产品和商业人物爱的要死,恨得要命,那只是因为他们需要生活在一个确定性的迷梦里。


对于老罗多次的所谓“打脸”之举,其实有基本商业常识的人都不会纠缠不放,不断根据反馈做出相应反应并进行调整是任何生意(不,任何事业)的应有之义。2007年索罗斯在Google和施密特进行了一次对话时,一位Google员工问他,我的父亲一直追随你炒股,却总是亏钱,这是为什么。索罗斯的回答是“因为我不断地犯错误,当然我改正得很快。” 就这点来说,喜欢收集“打脸”段子的确实是可怜虫,在内心深处还是那个因为发现了他人错误而沾沾自喜的小学班干部。


在《禅者的初心》中,铃木俊隆说道“If your mind is empty, it is always ready for anything, it is open to everything. In the beginner's mind there are many possibilities, but in the expert's mind there are few. 如果能保持空空如也的初心,就能随时准备好去接受、怀疑,并对所有的可能性敞开。初学者的脑子里总是有无限可能,而一个专家的脑子里却只有零星几个” 所以,在老罗做手机的过程中,经常会被嘲笑说这个功能毫无必要,或者这个功能别人已经在哪里做过了。但是,也许评价者是被自己的专家头脑限制住了,也许需要呢?也许已经存在的功能,在经过不同的情景诠释后会有新的意义呢?


而老罗的所谓粉丝其实也是个特别的现象。在其他国家和时代哪里会有人专门去支持这么个做手机的中年胖子。不过解释了锤黑,自然也就解释了老罗的粉丝。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在老罗身上看到了改变的勇气和可能性。“他们不是我的粉丝,他们是某种信念、某种价值观、某种理想、某种人生态度的粉丝,他们来到现场,是知道从我身上能看到这些东西。”当然,这种其实不是粉丝的粉丝,其表现就是商业转化率很低。因为并不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群体,所以,除非老罗的手机做得好,他们是不会买的;如果老罗为了商业利益违背初心,他们也是会很快离开的。


就这点来说,老罗根本不是被崇拜的对象,也不是可以仿效的人生偶像,而只是一只蜜蜂,一株三叶草。“去造一个草原需要一株三叶草和一只蜜蜂,一株三叶草和一只蜜蜂,还有梦。 如果蜜蜂不多,单靠梦也行 ”(To make aprairie It takes a clover and one bee, One clover and a bee, And revery. Reveryalone will do, If bees are few.—Emily Dickinson )

发布会前老罗的微博说“发布会照常,Smartisan T2 按原计划发售照常,生产虽有波折......也照常。请广大锤友们放心。我们爱我们的倒霉工作 ,也爱这千疮百孔的世界”。 嗯, 或者可以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罗曼▪罗兰《名人传》)。这就是老罗作为自我教育的文青始终具有的精神力量。

---------------------------------------------------------------------------------------------


所以考虑到今天的成就(老罗的每次产品发布会已经成为科技界的盛事了),可以总结说,老罗在接近十年的中国来说是现象级的人物。我们发现这个胖子在不同的时刻,都站在社会舞台的聚光灯下 。在2004年之前,他是和芙蓉姐姐之类的人并列的网络红人,到了06年的牛博网,他就变成和冯唐、刘瑜这些京城文化人混在了一起。接下来的老罗英语时期,的时候,似乎要挑战俞敏洪的样子, 忽然又和方舟子和西门子打在一起,最后在一片不靠谱的呼声中进军手机界,现在变得经常和雷军黄章之类的人相提并论。 迄今为止,他好像也没有教出人才,写出杰作,或者在商业上取得确实的成就, 但是他每个阶段引起的广泛关注度与之完全不成正比。


所以老罗可以作为我们时代的一个反映,通过他的生涯,可以反映出我们这个时代的很多特殊现象。就好像《三体》的同人电影《水滴》中,通过三体飞船水滴的绝对光滑的表面,来反射出对峙的整个地球舰队。在其他国家绝对不可能有像老罗这样的人物,认清了老罗的意义,也就在某种程度上也就认清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缺陷和希望。


P.S. 写完感觉好像一篇粉丝文。 哈哈,其实,这是一个普通的厦门市民对老罗迟来的致谢。 2007年厦门市民在抵制PX项目时,发现在厦门的论坛网站上一贴相关的帖子就马上被删除,然后贴到四大门户也是一贴就被删除。是不是厦门市官员神通广大能控制四大门户呢?绝对不是,是四大门户为了保全自己,就主动删除。在当前的体制下,当局并不在事前审查媒体的每篇文章,相反,猜测自己你能多深入,是交给编辑自己做的。 这反而成为很特殊的压力。如同汉学家林培瑞的比喻: “如同巨蟒盘绕于头顶吊灯架,她通常不必有所动作,但是它闷不吭声但永远存在的讯息是‘你自己决定’。 接下来,活在其阴影下的人们通常会做出大大小小的调整,一切相当‘自然’。”对于那些专业的媒体,从纸媒到当时的各个博客网站, 揣摩巨蟒的情绪和灵敏度是工作的必要前提。 可是这个老罗, 做了个牛博网,竟然不设立敏感词,还天真着指望这个网站发展下去赚钱。.


所以很多厦门市民惊奇地发现 在这个牛博网上,贴PX事件的帖子从来不被删帖。于是他们就纷纷跑到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北京的小破网站来贴帖子 。后来这个PX项在强烈反对下被移动到人口很少的古雷半岛,在两年内已经发生两次爆炸了,最近一次是今年五月。 如果这个项目当初在厦门落脚的话,除了伤亡,城市环境和经济前景早就毁掉了。这也是老罗生涯中的一个serendipity。


老罗说“在我身上有很多闪光的优秀品质,有很多优点被低估了,但也有一些优点被严重地高估,那就是勇气。我从来都没有那么多勇敢,我只是有一点点勇敢,但是在普遍懦弱的中国,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了。”所以说,妥协很甜美,妥协很安全,妥协是椅子的靠背——可是有些人天生不喜欢妥协,这可能只是个性使然。


“幼态持续”的老罗,昨天虽然看起来老了很多,头发白了很多。但我相信,还是能够“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接下来继续带给我们serendip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