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 MAD 设计的哈尔滨大剧院?

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 建筑日用指南,更多关于「建筑」的话题欢迎关注讨论。Harbin Opera House / MAD Architects
关注者
1409
被浏览
104417

58 个回答

像如何评价xxx这种问题,不分析一般也没什么可评价的,而且几乎每次遇到MAD的评价95%都是吐槽,然后捧Zaha的。

两年前在MAD工作,摸过这项目后期两天就被调到CY项目去了。(当时施工图都出差不多了)

这个项目曾今以老马为首的半个MAD员工们都在这个项目里工作过。

但是我不是MAD的死忠,我前后在五个公司工作过,包括都市实践,霍普建筑(万达专业户)等。所以想客观的从一个参与者角度说说MAD。如果先要评价这个项目,我只能说:作品像大家看到的照片鬼斧神工,接近完美,没有PS过。

——————————————————————————————————————————

说说MAD

人事乃万事之本,
MAD于2004年在美国成立,后来借着国内市场风起云涌搬回北京北新桥。合伙人最早有马岩松和早野洋介,不久合伙人党群的加入从市场、媒体、施工上给了马岩松很大帮助。副合伙人陆骏良在文化时尚多领域社交很广,即便有段时间离开MAD,但业务上也一直有帮助,直到成立洛杉矶分公司顺理成章得去掌舵。副合伙人赵伟,9年前加入MAD,去年离开自立门户,他长期负责建筑型态。副合伙人刘会英,负责执行诸多正在实施的大型项目,当初在山西建筑设计院时负责鄂尔多斯博物馆的施工,质量很好就被挖过来了。(这些信息从网上或者访谈里都能找到,再说可能就涉及商业机密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MAD里员工流动速度很快,不断的有新想法和有活力的怪人加入,不过风格和品质能控制成这样,不得不说核心团队很厉害。中国人和外国人各占一半。工作氛围愉快但是不轻松,我第一个月工作有20天是凌晨两点以后打车回去睡觉的(我建模速度比大部分建筑师快,直接导致我负责某北京项目模型整合,画分析图的机会很少主要是改DD,CD)。

图像来源:MAD


说说老马

马工,审美很好,手稿画风诡异,乍一看和柯布西耶的有点像。(创作方式也算商业机密)

Le Corbusier
Unité, print n°12, 1965,

第一次和他开会的时候做了个新方案给他看,老马:“学别人的时候要想着怎么超越别人,你丫就是看得太少。” 这应该回答了拿他和Zaha对比的朋友的问题了吧?

说到这儿,如果你们还以为他是Zaha的学生,你们就都错了。很多人说他是OMA的模式,也错了。看看Yale的掌门人是谁,兴许你能猜到。理论功底也很强,办公桌上就书和笔,连电脑屏幕都没。


说说From

我反对这句:

如何评价 MAD 设计的哈尔滨大剧院? - 建筑


婶子为了造型可以保持内外一样的空间体验和逻辑,这是一种极致
而马工也只做了外面的极致,对内部空间的处理上,并无太多新意

居然被顶到这么高……

大部分人都被形式所迷惑了,Zaha事务所的员工加学生前后500+人不止,现在混最大的就马岩松,所有人都以为是个造型的事儿?包括了从MAD出来的,觉得自己学了俩牛逼软件,会捏型了就可以自立门户,同学们真是很傻很天真呐……


说说平面


马工还是一样的老问题——空间,左侧横平竖直的空间其实与体量的动感毫无联系。

去年做Cirque du Soleil剧院后台就接触这个问题了,他们在Mirage的Love show弧形后台很难用,环形的走道让工作人员和演员在里面迷失方向……平面不排成这样整齐高效的,后台的人怎么用?表演开始了,如果走道是环形的或者“动感的”,入口是发射状的,工作人员知道从哪个门进?而且后场本身就是功能性的,整个跑场都是有顺序的,也就是说剧院后台的Layout和使用方式是绑定的。你说的那种灵动是公共空间,想做出花头来的往往也是这类空间,GSD前系主任Preston Scott Cohen一句话说得好:Architecture is the art of how to waste space.(有知友反映出自Philip Johnson,反正我是从Scott那儿听来的) 你看看藤本壮介那几个牛逼设计,有哪个是填充满功能的建筑?不都是模糊暧昧的图书馆,小住宅么?给你个塞满商业和住宅功能的楼盘,Layout固定的家乐福,你给我文艺一下?声学混响时间,材料选择都是有技术顾问的,毕竟不是小项目,好不好去听听就知道了。


说说技术

当CATIA盛行于飞机轮船制造的时候,很多人发现,其实建筑也可以这么搞,实际上,这也就是建筑的BIM

CATIA是Gehry在1980年左右用的这软件做BIM,也就在刚出来3-5年就进入建筑业了,建筑业最先锋的人其实并不落后。现在大家都转到DP上了,上个月和DP的技术负责人在LA的Gehry展上碰面,他们现在在研究空间定位技术,尝试把虚拟模型和现实最大可能重叠,DIGITAL PROJECT—Digital Project ,DP也会出现误差,所以一般40%是手动去调整而不是全自动生成的,DP哈尔滨项目上是YJ同学负责的,辛苦了。具体Panel,玻璃找了哪些厂家我就不搬到知乎上了。


———————————————————————————————————————————

12.22更新:既然说到了GT倒不如扩展下


比较MAD&Gehry
Gehry事务所至今的工作模式依然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手稿和手工模型(我都不敢相信),公司有专门的人转译Gehry的手稿给年轻的建筑师,一般刚进去的年轻建筑师都要做2-5年手工模型。Gehry热爱“Crap model”,这些过程模型成了公司巨大的财富,每次做新方案,设计师都会去看看半成品老模型找找灵感。

1980年代初期,Gehry还在做商业建筑,比如Santa Monica Place,你从旁边经过完全无法发现是他的作品,1987年左右公司开始转型成现在这样。重要的转变开始于Gehry自宅和他持续探索了七年的Lewis Residence,Peter Lewis先生是Gehry的大金主,虽然方案最后也没能造出来,但是在这七年里赞助Gehry做研究,也直接导致了在这之后的所有项目都从这儿慢慢发展出来。

Lewis Residence (UNBUILD), 1989-1995, Frank Gehry

从模型上能看出来这是个工作模型“crap model”,也能看出来这是早期CNC mill出来的模型。这个Horse head是公司的瑰宝,在后面的项目里有反复利用。灵感来源于Bernini的雕塑veil,Gian Lorenzo Bernini也是Gehry在公司里提及最多的名字之一。

The Veiled Virgin, year unknown, Gian Lorenzo Bernini

后期作品中的Horse head:

DZ Bank Building, 1995-2001, Frank Gehry


Q: 看到这里,一般都会有人问,怎么从工作模型变成Digital model然后被建造出来? A: 3D扫描,据我所知GT的人会用Hand-held laser scanners和Structured-light 3D scanner扫描手工模型,然后导入电脑建模细化。这一技术很早就被考古学运用到文物保护上。

如果再继续展开可能我还能敲5000字……

MAD的工作模式和大多数年轻先锋建筑事务所一样,手稿直接开始3D模型,背后有一套方法或者说是手感在控制3D模型,就像我前面说的,学会了出来也未必能做成功。设计和建模不能混为一谈,老马对设计有自己一套路,他不会把东西做得非常用力,而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去MAD参观过的人也肯定发现了公司没有手工模型室,二楼三楼的模型也都是展览模型,更别说crap model了。

不妨对比下都扭了一下的tower:

左:广州小蛮腰 右:梦露大厦

哈尔滨大剧院项目出来以后,后续还有两个大招等着,施工也是从头盯到尾。不过依然有很多人嫉妒不爽,还会跑去各种网站骂MAD,跑去谷德网吐槽,我也嫉妒老马。还是他那句老话,你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甭管别人怎么说。

多图预警。。这是我们之前研究所组织去调研的时候拍的一些照片
不从设计上单从施工上来看,甩哈尔滨木雕博物馆一年的香飘飘(你们可以看看哈尔滨木雕博物馆的效果图和实际施工照片,p.s.还有广州歌剧院),可以说算是中国当今最高的施工水平了。有时候施工单位为了赶进度或者省钱会私自修改设计,最后造成的就是面目全非,设计师的心血算是付诸东流了。我们研究所之前设计的大连体育中心的综合训练馆,就是在后期赶进度省造假的情况下被甲方随便修改,结果有点惨不忍睹。所以当时我们老师说其实设计单位应该选择一到两个设计一直跟到底,随时和甲方和施工方沟通,这样才能打造一些精品项目。
至于设计方面就见仁见智了,单就与周围环境融合以及市民的审美价值来看,应该算是不错的设计。目前应该没有投入使用,因此室内效果什么的还不太清楚,但是室内声学什么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