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腾讯互娱员工猝死,同事呼吁公司少加班》?

腾讯互娱员工猝死,同事呼吁公司少加班_IT新闻 我本身也是游戏开发,感觉长期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在天府软件园都见过几次,好像没上新闻 相关信息补充: ------------------------分割线---------------------- 在软件园见过几次救护车进去拉人,然后进去之后就很淡定的不叫了,之后就传出来说有做游戏的某某程序员猝死 腾讯要给我机会,我果断进了!
关注者
5384
被浏览
1012309

396 个回答

半年前在某司IT部门推行敏捷开发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实验:

6点下班必须关机。

实施的很果断,不管你还在不在coding,全部关机。程序猿们一开始是排斥的,需要赶,于是我们就直接扣笔记本。

结果是什么呢?

这帮原来动不动在公司坐到七点八点的程序猿们在经历了不加班的阵痛以后,工作效率反而提高了(我们保证他们回家没有工作)。

于是我们去问这堆程序猿:既然八个小时可以做完,原来你们为什么要拖到十个小时去做?
他们的回答异口同声:怕领导觉得他们不卖力。

我们又问:那现在你们能做完活了,今后敢不敢不加班?
他们的回答依然很统一:活肯定是能做完,班也要加。

从这个小实验里头我们可以窥见现在IT市场有多病态。其实加班的又何止程序猿,各种XXX工程师,XXX设计师都是没日没夜的加班。不错,有时候确实是项目需求紧,这种不得不加班的没啥好说。但是,需求紧已经扩展到全行业了么?其实不然,都是恶性循环了,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加班都成惯性了。

对于加班,方法论有用么,很多时候一点用也没有。因为占大多数的那部分群体,都在妥协。他们从来没有过定时定量的概念,他们难以估计自己的能力(推行过敏捷开发的同学们应该都清楚要普及估算这个概念有多难吧),他们在面对越堆越高的需求的时候连抗争的底气都没有——反正怎么样都要加班的,不是么?

这些人他们不看时薪,他们不关心自己创造了多少价值自己能分到多少,他们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扛得住;他们关心的是目前的薪水能不能付得起房租买的起房,自己的表现能不能让老板满意...

你叫不醒生活在恐惧中的人们,悲剧还是会发生的

=============补充分隔线==============

十分感谢大家的赞和回复。在回复中我并不意外地看到了一些关于领导和被加班的无奈,于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补充一些个人经验的分享。
首先作为一个敏捷教练,我不得不承认,是的,现实很残酷,也确实很难改变。但是我并不赞同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善加班这个问题的观点。

这里要解决好几个问题,我先罗列出来:
  • 我不想加班,领导给我派了一堆活,怎么办?
  • 我不想加班,但是我不加班有一大堆愿意加班的人等着替代我,怎么办?
  • 我所在的团队都加班,即使我一个人提前完成任务了也没用,怎么办?
  • 公司就是加班文化,不加班就不认可你,怎么办?
首先说前两个问题。
评论中很多提到了领导,领导如何如何乱安排工作导致了加班。但是在项目中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很多领导也跟我抱怨:他们的员工给活就干,到最后又干不完,结果害的大家都要加班,干不完还是领导受处分,结果是两边都是一肚子苦水。
于是我又去问团队中的小伙伴们,问题如下:
  • 你们为什么不主动跟领导明确你们的工作任务?
  • 你们明明干不完为什么不跟领导说NO?
于是得到千奇百怪的答案,剖心剖腹的那种是说,不敢啊。于是追问:为啥不敢咧?
他们说:因为说不清。
于是我懂了,这是一个标准的陷入了加班恶性循环的团队。这个恶性循环的流程是这样的:
员工平时总加班——员工完全不了解自己多长时间能做多少的事情——员工无法估算自己的工作能力——员工无法估算从领导派下来的活——员工无法/不敢解释自己其实负荷不了这些工作——领导获取不到真实的反馈——领导继续加活——员工继续加班
同时也因为员工对自身能力认知不足,导致了另外的恶性循环:
加班占用个人生活时间——无暇自我评估——无暇充电——无法正确评估自我价值——恐惧被其他人替代——继续被加班

这两个恶性循环导致了问题1和问题2,解决方案——明确具体工作/训练对于工作的估算能力。

在类似的项目中,我们让一些团队成员在开始任何一项工作前,先去找老板明确工作如何才能算完成(敏捷开发中类似的概念叫做Definition of Done),并对于这个任务设置一个时间点(Time Box)。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做给领导看的,不然味道就变了。
在几个月的实践中,团队成员最后都可以把一项任务熟练估算出一个时间范围。于是我们尝试让团队成员在发现项目负荷已满的时候,给领导汇报目前接不了更多的活,并且给出一直记录着的时间利用表以说明问题。
恶性加班有效收敛,同时领导发现自己团队人员配置不够,利用手头的时间表给上头打报告要了更多的人。

这其实已经是时间管理的范畴了,很有名的番茄工作法,大概也有类似的思路。但是对于加班问题,个人认为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同时也是另外一个道理的实践:用数据说话,用事实打脸。

从这里我也就带出了关于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别的团队拖我们后退怎么办?
哭!不哭别人怎么晓得你的难处。
接之前的故事,我说过最有趣的一些经历其实反而是很多领导们的抱怨。现在国内很多小团队的leader也很难做啊,因为团队成员基本不透明,干什么都藏着掖着。于是上头不知道下头的进度,下头天天揣摩上头的意思,最后大家啥都没解决,还闹了一肚子不痛快。团队合作难道不是重在沟通么?

但是还是有不合格的领导与猪队友的问题,最后也大多都会碰到公司文化这个终极BOSS。
说实话,这里我要很怂的说一句,改变公司我真的没有办法...
但腿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啊,为什么不跳呢?

正如原答案里写的,现状非常非常难改变,因为很多很多人,从来都不敢跟领导沟通,不敢跟不合格的领导翻脸,生活在别人的评价/饭碗的维护等等一大堆问题里,也自然而然跳不出恶性循环的圈子。很多人提到了劣币驱逐良币这个说法,即使是被劣币驱逐了,良币终究是良币,为何要妥协呢。
2013年,6,7月份,项目deliver。连续加班俩月,大脑缺氧浑身麻木被送到医院。从此以后工作的心态就变了,真的怕再来这么一次就真的挺不过来了。
换到现在的公司后,轻松了许多。也陆续拿到过一些offer,工资比这边也要高很多。不过每每想到那次的经历就感觉这样挺好。

一天之内收到这么多赞有点小激动。多谢各位的关心。
现在想想刚刚毕业的时候的生活确实不堪回首。那个时候每天吃食堂,经常不吃早餐,有的时候忙的过了晚餐点就吃泡面,每天经常加班到后半夜,园区里连出租车打不到,一个人走半个小时回家。
更可怕的是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很快乐很充实,跟女朋友异地,每次打电话都跟女朋友吹昨天又解了一个多么棘手的bug。
一切毫无征兆,一个加班的周末刚吃完午饭,坐下想继续码代码时,感觉大脑不太清醒,知道这几天有点疲劳就想出去透透气,刚走了两步就感觉头皮发麻,然后就开始手麻腿麻,呼吸急促。当时真的想到了死,面对死亡时也没觉得多害怕。只是感觉不值。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