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富豪需要海外资产配置,这个判断正确吗?

越来越多人选择移民,海外置业,或者炒外汇,是否是今天中产阶级理财所必须的? 本题来自知乎圆桌 - 理财达人,更多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 本题亦收录知乎圆桌 » 海外投资初探,更多「境外投资」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
关注者
9853
被浏览
697397

279 个回答

泻药

政治正确的答案部分:

俺的东家是美国的大买方之一,公司最大的一个资金池大约2000-3000亿美金,而这个资金池,在近20年的年化收益是8%左右。这并不稀奇,毕竟这20多年包含了克林顿时期的经济股市双涨期间,而同一期间的无脑S&P500年化收益还更高些呢。但关键是,同期S&P500的标准差(即“风险”/“波动”)将近20%,而我们这个资金池的标准差是1%,低于美国同期国债的标准差!


何意?简单说,一个国家的长期国债风险,基本上可认为是这个“国家风险”。而这个风险所对应的收益率,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无风险利率”。意味,你在这个国家进行你能想到的任何形式的投资,最起码也能有“无风险利率”的收益;而对应的“标准差”/“风险”/“波动”,因为你无从在这个国家内进一步降低,才姑且叫做“无风险”...而如果你有一个同期的投资组合,其标准差居然能低于这个国家的“无风险”/“国家风险”,那么就有且只有一种可能:这个资产组合中有一部分是其他国家的资产,即海外资产

背后的原因,对稍微学过点儿金融的朋友,很简单,无需解释:负ρ,或更小的ρ

对完全不了解金融的朋友,也不难解释:假设“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的长期收益都是8%,标准差都是15%,但经验发现,每当中国市场上涨时,美国市场完美下跌,反之亦然。那么,你持有100%“中国市场”或“美国市场”,投资结果均为“8%收益,15%风险”;但如果你投资50%“中国市场”+50%“美国市场”,投资结果就变成了“8%收益,0%风险” -- 风险被两国市场的完美负相关对冲掉了。

然后回到问题:中国人为什么需要海外资产?抛开各种各样的个案理由不谈,有一个理由是共通的 -- 对冲国家风险,顺便对冲汇率/利率/购买力风险(自由市场下,三者数学相关,但此处解释略过)


政治不正确的答案部分:


在“正常”的国家里,“国家风险”综合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政府财政能力、通货膨胀、经济表现等多个复杂的因素。同时,在“正常”的国家里,“汇率/利率/购买力”的数学关系是大体上成真的。最重要的是,在“正常”的国家里,一个人的“合法资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个人对其“合法资产”的自由支配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接下来,我无意对我国的一些政策,或者更准确地说,“风格”,做过多的批判,毕竟从理智上讲,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在“发展中国家追求效率”的角度讲,多少有一些合理性。于是,以下仅是客观描(tu4)述(cao2)现状。。。

我国目前最大的相关问题是,一个人,特别是一个高净值的富人,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财产到底是不是“合法”的。一个贪官必然是“黑色”的,而一个工薪阶层大体上是“白色”的,但夹在其中的企业家们呢?

他们的尴尬之处在于,其创富过程是在这样的一个法律环境中完成的:有些事情,虽然违法,但貌似也可以做;而有些事情,虽然合法,但其实也不能做;而你若想成事儿,百分百合法,几乎就是没可能;可你觉得自己“不合法”了,但貌似也没有真的违法,起码没人管你,甚至当地政府还主动跳出来支持你...

而当你成了大事儿了,又会免不了发现,自己陷入了另一个尴尬的境地:我看起来很有钱,但钱是不是我的,我也不确定。如果我跟beep穿一条裤子,那这钱可能还是我的;但如果beep哪天看我不顺眼了,我这钱可能就立刻成了beep的了。而最tm让人无奈的是,如果beep看我不顺眼了,大体上能从我发家致富的轨迹里挖出充足的小黑帐,然后定性我为“违法”,我还真就百口莫辩了 -- 当初你tm怎么不说?!当初你为何还腆着脸双手双脚支持我?!还美其名曰要“打破陈规”,要“有创新思维”?!

而到底是哪群人,把中国经济一路从90年的零头,带到了00年的一万亿美金,再一路带到15年的十万亿美金?庙堂上?我大体认可其英明的领导;草木间?伟大的中国劳动者万岁!但是,这群企业家呢?

于是,这群人需要规避/对冲的“国家风险”,还多了一些元素:政治风险/法律风险/充公风险。他们有充分的动机去进行海外资产配置,也就不足为奇了。





到底哪一个原因,是主要原因?政治正确的原因?还是政治不正确的原因?我想恐怕是后者,特别是考虑到如下的一个事实:对于一个中国人,中国是一个远比美国创富要容易得多的地方。你可以自己去投资于自己的产业,顺利的话,肯定不低;你可以炒房,前几年也常常翻倍;你甚至可以去把钱放在在我看来很扯淡的P2P里面,然后10%的收益算是正常(虽然没人知道风险是多高)。但在好比美国,略积极的金融投资组合,能给你6%-8%的收益,已经算高的了。而就算是如此,依然有很多人愿意去进行这种海外分配,原因何在?自然已经不是为了所谓“海外的高收益”了,而就是为了“安全” -- 只要美国认可我的这些资产是合法的,那这些资产就板上钉钉是我的了,没人有胆儿/有能力去打它的主意。

我之所以能在这儿略公开地谈论这些问题,也是因为我相信我国的庙堂之人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同时开始朝着更好更全面的私人财产保护制度去努力。如近期谈论颇多的定点开放个人资本性项目兑换额度的新政策。虽然貌似其仅是解决了人们投资海外的需求,而实质上并没有让个人资产真正出境(若不是为了对冲政治风险,谁没事儿干投资海外啊...),但起码这代表了一个方向:你的私有财产,就是你的了;在PRC境内,政府也打算要充分满足你的私有财产保护需求和财产支配自由需求。

我个人相信,这一方向对我国接下来的经济发展格局至关重要:第一批中国人已经完成了“创富”的过程,而国家尚没有发展至目标的高度,自然需要新一代中国人,继续更大规模的“创富”过程。而这一过程中,第一批中国人创造出来的old money,到底是会成为国外的old money呢,还是能顺利转变为新一代中国年轻人创造new money的规模催化剂呢,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自然就是是否能把这些old money留住。而留住的方法有二:1,人为制造一些明显赤裸裸侵犯个人普世权利的政策壁垒;2,让old money在中国感到无比安全的情况下,闻到创造更大规模new money的味道,从而根本就“舍不得走”。

哪一条才是长久之计?不言自明。

而到那时,相信还是会有很多中国人,对海外资产配置感兴趣,但那就纯粹是为了“政治正确”的原因了:纯粹对冲国家风险而已,或自由人的纯自由选择。

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同时也衷心希望我国众多意识形态偏左的朋友们,充分意识到这样的一个真理:我国远没有完成“财富创造”,于是现在就想着太多“财富分配”的事儿,实属自挖坑。而富人永远都不是敌人,更不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对象。他们恰恰是最为伟光正的榜样,于是人们才会梦想去重复他们的故事。而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一切阻碍未富者继续造富,从而冻结社会流动性的政策和力量。



附软文一篇,有关美国的投资种种。
人在美国,如何成为中产阶级,成为中产阶级之后如何理财? - Fan Francis 的回答

我相信朋友们看完这篇“软文”之后,产生的不是这样的一个印象:美国果然好,真是淘金的天堂啊! 而是:美国也不过如此嘛~ 若不是为了资金安全,为了好歹能穿条裤子,谁tm没事儿干把资产弄到海外去啊?!


----------------------------------------------------------------------------------------
顺便赠送“福利”:你若是有好比上亿美金的资产,那么,在A国参股个shopping mall,在B国弄个酒庄,或许是合理的;但你资产在好比几百万一千万美金,就想着去什么加州啊澳洲啊之类的“投资”个大房子,纯粹就是自挖坑 -- 在发达国家的成熟地段,与中国不同,民用房地产的短期增值,都是投机泡沫的账面浮盈;而长期增长,却都跟通货膨胀率看齐而已。建议谨慎谨慎更谨慎。

注:那些问Sharpe ratio的家伙们,首先,你们要对公式中的每一个部分有更靠谱的了解;其次,你们要对美国市场的历史有最起码的了解;最后,请关注本文的干货部分:中国应加强保护私有财产的安全。然后就不想多解释了~
在我的老家,有一个曾经辉煌的国企,亏了几年,政府想着还有一口气,把他趁早卖了,还能卖个好价钱。
于是经过中间人的牵线搭桥,国企被卖给了一个海外商人,成为了民企。3年后,某经济学家发文指控这是一起典型的“国有资产流失”,几个月后,该商人被逮捕,判刑十年,资产被拍卖。
这家国企就是科龙,90年代中期制冷家电行业的一哥,如今已被海信收归旗下。这名商人就是顾雏军,3年前出狱后开始了漫长的“秋菊打官司”申冤之路。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头戴着“草民完全无罪”的高帽子,愤怒的否认让他获刑的所有罪名,并且实名举报恶意陷害他的官员,指责郎咸平当年收了400万港元来撕他。

顾雏军的案子至今还在审理,谁是谁非,外人也很难说的清楚。
但这件事情绝非个案,在中国最近三十年的历史中,极为常见。以2001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为例子,因为涉及政治而倒下的商人不计其数:
第2名的杨斌,2002年被查,
第3名的仰融,2002年被查,
第8名的吴一坚,2015年被查,
第18名的徐明,2012年被查,
第20名的顾雏军,2005年被查,
第27名的黄光裕,2008年被查,
第37名的唐万新,2004年被查,
第39名的蒋泉龙,2015年被查,
第48名的刘绍喜,2014年被查,
第50名的楼忠福,2014年被查,
第53名的祝义才,2015年被查,
第57名的翟家华,2013年被查,
第63名的罗忠福,2008年被查,
第76名的周伟彬,2006年被查,
第86名的宋如华,2004年被查,
第88名的许宗林,2005年被查,
第94名的周正毅,2003年被查,
————
一百名上榜富豪,十来年间就有17名先后被查,这个数字是相当惊人的。并且还留在榜单上,不代表着就安全,定时炸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引爆。
这充分说明了中国经济的财富来源,和政治之手的紧密关联。中国不但是全球最快的财富增长地,同样还是全球最高的风险市场之一。以时兴的话来说,在中国赚钱,就是一笔“风险投资”,来得快,也有可能去的很快。

这当然给了骗子们许多的机会,但是不代表着你遵纪守法,就能够躲开风险。
比如上面榜单中第2名的杨斌,和第3名的仰融,就是两个对照鲜明的案例。这两名商人,都是在辽宁发迹,也在2002年同一年出事。出事的原因就在于2001年沈阳慕绥新、马向东一案的爆发。
杨斌是个典型的中国式骗子,通过吹嘘自己的荷兰高科技农业概念,圈来大笔的银行贷款和土地,甚至玩到了“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长官”的头衔上,其招摇撞骗的功力,也是天下罕有了。

但仰融就不同了。
90年代初,仰融在香港赚了一笔钱,想搞实业,投资造汽车。在那个年代,汽车产业是有严格的审批限制的,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和政府合资,这家名为“金杯客车”的公司,沈阳市政府控股60%,仰融占股40%,得到了出生证。
接着,仰融打算将金杯运作去美国上市,融资做大。于是就像后来流行的那样,他在百慕大注册了一家华晨中国公司,持有金杯的主要股权。这个时候,政府传话给仰融说:“你去美国上市的这家公司,大股东应该是一家中国实体,而不能是外资私人企业。”
为了满足要求,仰融又成立了一个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全权持有仰融在华晨金杯中的股份。这个基金会,名义上来说,是属于国有的,是为了规避法律限制,但实际上来说,都是仰融个人注资的私产。在官商关系融洽的时候,一切都不是问题,但是当权力支持者倒下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2002年,辽宁新政府宣布,基金会名下的所有股权,包括仰融在华晨中国的权益,均为国有资产,要求他将这些股份转让给省政府。仰融一声叹息,只能仓皇出逃。

这正是中国资产阶层的困境所在。
你想赚钱,就必须跟政府打交道,因为我们的政府之手权力太大了。你注册公司,拿项目,银行贷款,融资上市,几乎在每一个环节,都要得到政府的审批。政府的一张放行条,往往就意味着你的飞黄腾达,使一点小绊子,就能让你头破血流。于是在绝大部分行业,你都必须跟政府合作,或者让权力参与利益的分成。
即使你的手是干净的,也不意味着你的资产就是百分百的安全。谁知道是否会有那么一天,权力之手忽然看上了你呢?
这毕竟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

在上面的榜单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
17名落马富豪中,7名在2002至2005年之间中箭,7名在2012至2015年之间倒下,占了所有出事富豪的绝大部分。
这两个时间段,刚好都是官场的大洗牌时期,新政励精图治,旧官僚被清洗,也是资产的风险高发期。随着新政统治巩固,矛头指向新项目的“共赢”,风险就渐渐降低了。
一个时代十年,三年风险高发期,七年无忧赚钱期,这大概就是中国特色的“风险周期律”。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