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谷孙编纂的《英汉大词典》有何特别之处?

既然外国的英语字典很多、为什么陆谷孙还要编英汉字典
关注者
697
被浏览
88,879

22 个回答

谢邀。作为一名资深潜水员,这是我在知乎上第一个回答。因为看到问题有关陆老神仙,所以想认真回答下这个问题。

基于“词典学”的知识,比如收集的词汇量、查词率等,其他回答都有,我想就不再赘述。又因我上过陆老神仙一年时间的课,与负责编撰《英汉大词典》的陆老的学生偶有往来,所以想从“片面的”私人层面谈谈陆老神仙和他的词典。

首先是老一辈人做学问的精神。陆老师编撰《英汉大词典》的缘起不难百度到,大意就是在困难时期临危受命,编一本中国人急切需要的词典。要知道那时的环境比较封闭,领导们又很“傲娇”,引进一本国外的词典,真是天方夜谭。那么大家会问,现在时代不同了,社会风气开放,为什么不省事点直接引进一本外国词典呢?这里涉及的原因多了去了,最明显的一点是,我们需要带有中国特色的词典——这并不是“黑”。中国网民智慧逆天,新词层出不穷,连汉语词典每次重编都得“拉下脸”加入一些新词,与国际接轨的中英词典,必须要跟上潮流,让老外也多多了解中国嘛。比如我看到一篇词典编辑写的悼念陆老的文章,其中回忆了陆老在突发脑梗前几天,还在与他们讨论如何翻译“学霸”“学渣”等词。(透露一下陆老建议学霸译为“the No One geek”/cum laude;学渣是“flunkee”"underdog")还有“小确幸”是a little happiness/bliss small but real,并且同时指明出处为村上作品。

说到这,要提到除了增加与时俱进的新词外,还有一个特点,相信大家通过上面的例子也看出来了,那就是词典的文学化很浓。这个在我上陆老的课时就感觉出来了,说的“文”一点就是陆老喜欢“引经论典”,大家可以去翻翻他的词典,是不是觉得里面的例句和别人家的不一样?陆老喜欢用“有出处”的(中国或外国的)句子作为例句,自己在阅读中碰到用词特别“恰当的”,都会记录下来,以备今后词典增补之用。

最后再跳回开头提到但之后跑偏的老一辈的“词典精神”,也是我最为感动的。陆老师生前一人独居在复旦的教工宿舍里,有一个烧饭阿姨,女儿和太太很早就到美国定居了。家人多次劝说他一块到美国。是什么让他坚守故土,放弃天伦之乐呢?我能想到的答案,一个是他的大词典,一个是他坚持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给复旦本科生上课。陆老师的身体并不大好,可以说每天都要靠药维系,2014年,他把词典编撰的重任交到了得意门生朱大学士手中。但他真的一直在为词典操心,找例句的活也没停下,大家可以去搜搜陆老为编撰词典做的笔记,这是最好的匠人精神的体现。

————————————————————————————————————————
最后上几张图,图片来自【复旦外语】

陆老师在词典编辑群里的发言:

陆老师的审稿:
------------------------------我是答主第二天补充的分界线-----------------------------------------

作为一个知乎新人,昨天的首答得到了很多关注,收获了很多赞同,实在是受宠若惊,十分感谢各位知友捧场!此外,我发现大家原来对陆谷孙老先生和《英汉大词典》很陌生,感到很诧异,昨天写答案的时候,我其实默认很多“大家都懂的”东西,所以都匆匆一笔带过。可能是自己所处的圈子,让我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因为这几天我都在被回忆陆老的文章和朋友圈刷屏。所以如果想继续深入了解的知友,不妨再看下去。

研究词典编撰其实有一门学科,但是即使在英专,这个方向的老师和感兴趣的学生也不多。毕竟大家更喜欢做的应该是文学类研究罢。如果说陆老神仙最初编词典是偶然、是时代需求,那么之后他的坚持和他培养带领的一批词典编撰者,我们给他们再多掌声和关注都不为过。我本人是上海某出版集团的一员(咳咳,希望领导别看到,看到也别去猜我是谁),虽然《英汉大词典》是重中之重的出版物,给它造的势也很大,但是据说给编者的条件很艰苦,有不少人不想干离职。(具体指什么条件大家都懂,我就不明说了呵呵)其他的话,例如编书是个辛苦活,成天待在书斋里blabla我就不多说了。200多块的大词典,即使再多遍重印,销量远比畅销书惨淡,畅销书可以一两年、甚至更短时间就出来,这却是大牛们很多年、集体的劳动成果。如果只追求效益,大牛们都去写畅销书好了(他们绝对有资本写),但是他们选择了编词典。(唉,感觉像是一个sad story)小结一句,编词典是一个濒临灭绝、急需保护的工种!

最后,我想稍稍为《英汉大词典》正名,因为我听到很多质疑纸质版大词典存在的声音,大家都觉得现在查字典,只需要上网或者用app就OK。以我个人观点,网上查词可以应对我们绝大多数的日常用语,写封email,写个报告,绝对够用,而且很迅速。但是如果稍微严肃正规的场合,比如出版书籍,网上的准确率真是堪忧!我不太了解现在的各类翻译软件是怎么work的,但是应该不会经过像陆老先生这样的审稿吧?然而纸质版的词典基本都会!出版方会请很多大牛把关审稿,毕竟纸质版的东西错了就错了,铁证在此,可以被万人耻笑 o(╯□╰)o 不像网上的东西,发错微博可以删,被网友截屏了还可以说是被盗号了。

最最后再打个广告(当然我不是出版方,纯粹义务之举),最新版的《英汉大词典》即将焕然一新同大家见面!除了纸质版,还将推出电子在线版,其中增加了与读者互动的环节。难道编者可以及时听到读者对某个新词的呼吁然后在线编撰翻译?(个人猜想)我觉得朱大学士(新版大词典主编朱绩崧)这一招真是绝了,完美解决了以上提到的纸质版词典的bug,当然也可以想见背后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工作!!
以下为2014年上海书展《英汉大词典》第三版的全新概念宣传:
“明年推出手机应用,5年后纸质版争取面世

两千多页的词典转化为屏幕上小巧的应用图标

把整个词条拆散重新构建交互友好的查询界面

全球华人读者通过互联网提供词典的语言素材”

以下是近期的复旦校园,可见陆老神仙过世在FD引起的地震级影响

Ending图是学生“偷拍”陆老师在校园里踽踽独行。陆老师好像每天饭后都会在FD校园里散步,我觉得他也同时在思考。
祝陆老神仙一路走好!他在天堂也会看着他的大词典不断被使用、不断与时俱进的!

----------------------------------------------------------------------------------------------
7.28 陆老师的遗体被送往殡仪馆。以下这篇报道集中了很多学生对陆老的回忆,傲人风骨,可见一斑。“老神仙”陆谷孙:“绅”之风流,“士”之风骨
-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隔行如隔山。
-
对于非语言专业、非翻译工作者而言,对于词典的了解,可能也就局限于知道几部词典的名字——《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
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就是最大最权威的英汉词典了,殊不知,在词典界,《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其实只是一本体量较小,专为母语非英语的学习者设计的“小”词典。其蓝本为 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母语人士一般学习英语,都不会用这词典的,正如我们不会用《现代汉语学习词典》、《商务馆学汉语词典》一样。最大的英语词典其实是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背后故事很多,这里就不展开了。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书前有序,能被请来作序的人,那都不是一般人,我们看一下都有哪些人: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 6 版[2005],陆谷孙、金圣华、余光中;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 7 版[2009],陆谷孙、金圣华、余光中;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 8 版[2014],陆谷孙、刘绍铭、苏正隆。
也就是说,《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 6、7、8 版,陆谷孙都有作序,且序放在第一位(注:每一版的序都是不同的)。《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按照官方的宣传语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8版 附光盘)》([英]霍恩比)【摘要 书评 试读】
热销的英语词典:销量超过5000万册,平均每分钟销售2.16册
weibo.com/1908538795/z8

为什么这么一部权威的销量如此庞大的词典,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请陆老神仙来作序?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英汉大词典》!那,《英汉大词典》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一道菜好吃,光听吃过它的食客、做它的厨师说是不行的,还得自己尝一尝。《英汉大词典》的好处、妙处、优点,也得自己用一用才能体会到,而且有一些妙处,确实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自己是天天在用的,谈一谈。

第一,收词量大,义项多,查得率高。
举例:make one's case 遍查无果的一个phrase :make one‘s case
字数比《英汉大词典》多的英汉词典,有,但是查得率不如。
几本大部头综合型英汉词典的字数[20160315]
假如您有翻译专业文献、书籍经历的话,就会知道查得率确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标准。
不过我个人觉得《英汉大词典》不是太大,而是还不够大,期待第 3 版。

第二,权威性强。
我个人觉得评价英汉词典,其英语水平是一方面,汉语水平更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英汉大词典》的汉语译文,读起来地道、简洁、顺畅,无数译者从中受益,有“不可一日无此君”、“衣食父母”等赞誉。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
《英汉大词典》存在的意义?
虽然美图秀秀够用,Photoshop 还是有市场的。
比较遗憾的是,由于版权、出版社运作等一系列原因,电子化、网络化滞后,卡西欧电子词典有收录,但是售价昂贵,去年才有微信版,因此陆老神仙的《英汉大词典》只是业内有名,泽被不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