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陶渊明不写菊花源记?有什么典故吗?

众所周知陶渊明独爱菊,他关于菊花脍炙人口的诗篇广为流传,那为什么他不写菊花源记而是桃花源记呢 桃花源是陶渊明心目中最美好的境界体现而菊花正为其所好。相比菊桃花艳俗而招蜂引蝶没有与世无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清高,与后人认为陶所崇尚大相庭径,那么是史评有误还是另有原因?
关注者
1449
被浏览
203843

212 个回答

这个问题有趣:)我来解释下吧。

一切真是莫大的误会啊。


首先,题主亲,我们对《桃花源记》的理解,或是陶渊明的「美好境界」的理解,是不是有点差异?

似乎很多人认为《桃花源记》的描述,是出于清高、隐逸这样的初衷。但我却觉得它反而是陶渊明心中的俗世向往——管你外面发生了什么,我有我的滋味,我躲在花丛深处过我幸福美满的小日子,农妇山泉有点田。


而在陶渊明生活的那个年代,如果要找一种花来与「良辰美景」「幸福美满」相譬喻,是没有谁能超越桃花的地位的。

是啦。如今大家都容易觉得桃花「风流」「艳俗」「轻佻」,但要知道,在那时候,桃花的形象完全不是这样的。它象征的是幸福、美满、平安、吉祥、长寿。

前面有同学已经提到了《诗经》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除此之外,还有《召南》的「何彼秾矣,有若桃李」,《史记》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驱鬼辟邪,要用桃木符。
寿星手里拄着的也是桃木杖。

春来繁花满枝,花落了又有甜美果实。凡世里最好的一辈子,也不过是如此吧。
(顺便说一句,桃花被和「红颜祸水」「风流成性」联系在一起,是宋朝程朱理学之后才闹出来的。)



然后,关于菊花,这个因果顺序好像也有点不对呢。


并不是因为先有「菊花=隐士」这样的意象,才有「陶渊明归隐种菊花」,以及「需要找一种花,搭配着写一个隐居故事」的。
而是因为「陶渊明隐居,与菊花相伴」,后来陶渊明出名了,后世才确立了「菊花=隐士」这一概念。

而且这个行为跟《桃花源记》从头到尾就没太多关系。


先秦两汉时期,菊花的形象主要还停留在「时令风物」的层面,几乎从未与「清高」「隐逸」这样的意象联系在一起。不信大可看看当时的文献,大部分都是「季秋之月,鞠(菊)始黄华」或「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这样的平铺直叙。

是到了魏晋之后,才慢慢开始流行菊花。

因为菊花气味清冽,所以不与群芳同列;生于郊野,所以无拘无束;开于晚秋,花后无果,所以无牵挂于世俗羁绊。
在当时追求「羽化登仙」的文化背景下,名士们相信服食菊花和其他许多丹药一样,可以轻身、延年,甚至成仙。

何秋菊之可奇兮,独华茂乎凝霜,挺葳蕤于苍春兮,表壮观乎金商,延蔓蓊鬱,缘坂被岗,缥干绿叶,青柯红芒,芳实离离,晖藻煌煌,微风扇动,照曜垂光,于是季秋九月,九日数并,置酒华堂,高会娱情,百卉彫瘁,芳菊始荣,纷葩韡晔,或黄或青,乃有毛嫱西施,荆姬秦嬴,研姿妖艳,一顾倾城,擢纤纤之素手,雪皓腕而露形,仰抚云髻,俯弄芳荣。
——魏·钟会《菊花赋》

岁往月来,忽逢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是月律中无射,言群木百草,无有射地而生,惟芳菊纷然独荣,非夫含乾坤之纯和,体芬芳之淑气,孰能如此,故屈平悲冉冉之将老,思餐秋菊之落英,辅体延年,莫斯之贵,谨奉一束,以助彭祖之术。
——魏文帝《与锺繇九日送菊书》

(顺便说一句,钟会就是和姜维共事,据说还参与策划了嵇康之死的那个名将钟会;至于魏文帝大家就更熟悉了——你知道曹操有个儿子叫曹丕吗?)

So,对于当时人来说,菊花和桃花其实存在两个本质区别——

1. 桃花=富有历史积淀的传统文化代表;菊花=新兴文化流行风尚。
2. 桃花=幸福美满的理想生活;菊花=了无牵挂的神仙作风。

你说如果是你,要写一个关于前朝人的、美满生活的、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社会,你选菊花还是桃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让我们来讨论下「陶渊明喜欢菊花」这个命题。。。
不好意思,其实就目前看来,我真觉得陶渊明先生喜欢菊花并不是他的主动选择。。。
而是某种程度上的苦中作乐。。。

三径就荒,松菊犹存。——陶潜《归去来兮辞》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陶潜《归园田居》

一个因为看破仕途、心灰意冷而隐居的人,种啥啥不活,一家人肚子都填不饱。你相信他在这种情况下种各种菊花来玩(何况那年头能种的菊花品种真没多少)?反正我是不信的。

至于「陶渊明咏菊之诗」,更是个美好的误会。
陶先生写菊花的诗,和后来的诗人相比实在不算多。且大部分都只是「提及」菊花而已,并没有特别用情至深的描述。之所以「广为流传」「脍炙人口」,是因为之前从未有过的田园山水之气;而不是因为「菊」的存在。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饮酒》其五

和泽周三春,清凉素秋节。
露凝无游氛,天高肃景澈。
陵岑耸逸峰,遥瞻皆奇绝。
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衔觞念幽人,千载抚尔诀。
检素不获展,厌厌竟良月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世短意常多,斯人乐久生。
日月依辰至,举俗爱其名。
露凄暄风息,气澈天象明。
往燕无遗影,来雁有馀声。
酒能祛百虑,菊解制颓龄。
如何蓬庐士,空视时运倾。
——《和郭主簿》

说穿了,这只是因为在清贫得食不果腹的日子里,惟有的美好也只剩下菊和酒了。菊成为天地自然精华的折射,酒成为众人皆醉唯君独醒的手段。
若是鲜衣怒马时,陶渊明未必会选择菊。当然,那样的陶渊明,也就不是我们会记得的陶渊明了。
与菊花患难与共的日子,虽然别无选择,但也能让它流芳千古。这倒真是陶渊明的境界造化。

和《桃花源记》都只是他的精神折射,并没有什么非此即彼的执念,菊与桃,无非都是他的某种寄托罢了。



P.S. 那时候菊花的观赏资源不要太少。别看曹丕和钟会用了一堆形容词,实际上大部分都还是甘菊或野菊,后者也就是南京人口中的「菊花脑」(此处应有抠鼻孔表情)。
我们现在看到五颜六色、华丽丰满的菊花,大部分都是在唐朝之后才逐渐培育出来的。

所以从视觉效果而言。。。



你们懂的。
参见《葵花源记》: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闻葵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瓜子鲜美,落壳缤纷,吃饱而返。翌日,大夫对我说:“渊明,你这是有点上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