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链家最近被黑的这么惨?

最近感觉大街上满眼都是绿油油的链家广告牌,真土豪~不知道是专业喷子,还是家大业大以后链家出现不可避免的漏洞。感觉最近吐槽的声音此起彼伏,各位知乎大神,求科普,到底为啥链家被黑的这么凶。到底有什么不能忍的问题?(原谅我有一颗八卦的心,不过最近自己也在看房子,还是多关注一下的好)
关注者
1866
被浏览
977607

209 个回答

我是链家公司的一名客户,我的姓名是黄亮,这是我的真实姓名。之所以我要郑重宣布我的真实姓名,因为下面我要讲我在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真实的经历。

我通过链家知春里店中介,拟购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里小区房屋一处。2010年12月30日我们签订了《北京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并交付出卖方定金10万元,付链家公司中介费5.3万元。之后,我们因无法于2011年1月15日支付首付款而放弃购房,并于2011年1月6日正式通知中介方和出卖方。我和出卖方经过协商达成和解,于2011年1月15日签订了《解约协议书》,并支付给出卖方2万元作为解约金。我于2011年1月19日收到了出卖方退还的剩余定金8万元,并撤销了网签。现就这一过程中,链家公司知春里店经理束鹏程和业务员廖灵辉的诸多不规范的行为向公众曝光。

一、我妻子婚前买过一套房子,后又卖出,中介方在了解我们的情况之后,一直没有告诉我们是按首套还是二套房购买,而且没有向我们讲明二手房的贷款额是以评估价为准的。致使我们一直以首套房的首付比例准备资金,并按购房价来计算贷款额度。在签订合同当时,中介方又制造紧张情绪,致使我们仓促签约(具体手段见三)。当时告诉我们先签合同,贷款的方式和额度以后可以再改。最终导致我们忽视了2011年1月15日需支付现金90万元这一客观事实的严重性,仓促签下了《北京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以致于引起以后一系列的麻烦。

二、中介方和出卖方串通,虚报房价之后,再以较小的优惠引诱我们,致使我们决定签约。此房在2010年10月上市的总报价一直为170万元,12月30日业务员廖灵辉告诉我们总价为190万元。我们和出卖方见面后,出卖方又告诉我们总价为188万元。后经经理束鹏程谈判,告诉我们可优惠至182万元,我们欣喜异常,没有考虑虚假报价可能,立刻决定签约。在我们放弃购房之后,此房又以176万元转卖他人。

三、在签约当晚,中介方刻意制造紧张气氛,利用市场营销手段施压,导致我们仓促签约。2010年12月30日晚,在我们看房之前,业务员廖灵辉告诉我们此房已有我爱我家公司的客户看中,准备半小时后以185万元签约。并说出卖方非常喜欢和链家公司合作,如果我们看中房子,链家可以帮我们“抢房子”。在我们看房过程中,一再催促,说我爱我家的人马上就到了,让我们早做决定。在我们看房、交定金并离开房子,长达两个小时,一直未见到什么我爱我家的客户。在我们2011年1月6日决定放弃购买此房后,也没有什么我爱我家的客户来买房,最终直至1月15日我们才被告知此房将以176万元由链家介绍的客户购买。

四、在和出卖方协商房屋售价的过程中,经理束鹏程刻意不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商议价格,并浮动中介费,从中不规范牟利。在商议价格的关键时刻,出卖方被安置在一个房间,我们被引到另外一个房间,束经理来回通知信息。束经理先告诉我们中介费如果按3%,他可以帮我们压价到180万元以下。我们坚持中介费为2%。束经理最后告诉我们房价最低为182万元,中介费为2.5% 。我们现在也很迷惑,为什么束经理能如此控制价格?房屋总价本可以在180万元以下成交,而他为了牟取更高的中介费,恶意抬高房价。还有,最后出卖方也付了中介费0.5%,出卖方一般不付中介费,现在不知出卖方的9千元中介费下落如何。

五、和我们签合同的并非房主本人,我们至始至终也未见到房主本人,也未见到房主写的任何委托书,其间我们曾多次要求束鹏程和廖灵辉出示房主的委托书,他们都拒绝出示。和我签署《北京市存量房买卖合同》、《补充协议》和《解约协议书》的都是房主的子女,我不知道这样的合同和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而且,后来我们才得知房主目前业已离异,房屋产权是否归房主一人所有尚不明确,链家地产始终未出示相关证明材料。链家公司在这样重要的材料缺失的情况下,促使我们双方签合同,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六、在双方协商解除合同过程中,束经理和廖灵辉明显偏袒出卖方,失去了中介应有的中立立场。2011年1月12日,我们三方协商解除合同,出卖方要求全部扣除定金10万元整。我们询问束经理链家有没有这样的案例以供参考,帮我们确定赔偿额度,束经理说从来没有这样的案例,并说应该全部扣除定金。而且还说如果到了1月15日我们不能付足首付,就按违约处理,不只10万元定金要扣,就要按房屋总价20%即36万来付违约金(其实1月15日之后不算最终违约,之后30天才算最终违约,才需要陪36万)。我们忍着压力没有同意,全家人都非常惶恐。1月15日我们三方再次协商,出卖方又改为索要赔偿3.6万元,我们仍然觉得无法接受,提出我们只能赔付2万元。束经理又再次恐吓我们说:“你们不同意就走吧,明天就按违约处理,赔36万了。”当晚我们回家后,父母亲都很担心,真想忍痛赔3.6万算了。突然接到廖灵辉电话,说出卖方同意赔2万元解约,我们又于当晚八点多立刻再次赶往知春里门店,签署了解约协议,近22:00才离开。现在我还是非常迷惑,返还多少定金是出卖方和卖方之间的事,为什么中介方如此卖力的替出卖方要钱呢?

七、我对束鹏程经理在心理上恐吓和打压客户的卑劣手段非常愤慨。在签合同、解约过程中束鹏程经理的行为我不再赘述了。在解约之后,我们和出卖方就退还剩余8万元定金和撤销网签的时间问题发生争执。在僵持的紧要关头,束经理电话我,通话中诱使我说出“我同意解约”几个字,然后说:“刚才的通话我录音了,既然你同意解约,我们就可以去撤销网签了。”我当时异常震惊,觉得有种被骗的感觉,立即向链家总部投诉,并转至石军区经理处。现在我都对这样的行径感到愤怒,并不可理解,为什么束经理要这样不顾一切的替出卖方办事呢?

以上是我对链家公司知春里店经纪人行为的真实描述,本人愿意为所说的话负法律责任。鉴于我和出卖方在2011年1月15日签订了《解约协议书》,解除了购房行为,没有最终构成违约。链家公司的中介活动只是促使签订了《北京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并没有促使房屋最终成交,以产生社会和经济效益。而且在整个过程中,链家公司经纪人介绍情况有误,对签约所需重要材料的缺失不闻不问,虚报房价,并促使我们仓促签约;刚开始买房时,就要求我们一次付清中介费5.3万元,从中不规范牟利;在纠纷的处理中明显偏袒出卖方,手段卑劣。我不应该,不能,也坚决不愿意支付中介费用。

另外,北京市海淀区蓟门里小区的房屋已经由链家公司中介转售他人,为什么链家公司可以通过一处房屋的买卖获得两份中介费呢?而且获利的手段如此不规范,如果这样的行为在我们这个社会上大行其道,我们只会离“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越来越远!

我坚决要求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全部退还中介费用 5.3 万元,只要还有说理的地方,我就绝不放弃! 我在链家地产被忽悠的经历(转载自)
作为研究过房地产服务业的投资人,在这里有必要说两句

觉得链家服务不好的朋友,大多数应该没有体验过其他房地产中介的服务。体验过了,你会知道链家已经是管控最好的了。中国二手房行业的问题,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而是一整个行业的问题。之所以这个行业能这么让人纠结,主要原因我总结如下:

第一,中国的二手房经纪人,一开始就被定位于“居间”位置,而不是真正的“经纪人”,天生就是神经分裂的。在欧美,经济人大部分时间是为一方服务的,卖方有卖方经纪人,买方和买方经纪人,这样的划分非常明确,和律师的职能是可类比的。中国的经纪人因为历史原因形成了其尴尬的定位,理论上是需要为买卖双方服务,但实际上往往发展成为自己私利去坑骗买方、卖方、甚至双方。因为整个交易中只有经纪人才掌握全部信息。这个情况不改变,二手房经纪人谋私利的空间就一直在;


第二,中国的二手房经纪人,无法进行好的服务,和一直存在的“多重委托”机制也有非常重要的关系。所谓多重委托,就是买家或卖家将自己买房或卖房的任务不交给唯一的一个经纪人,而是多个,房源信息和客户信息同时也被多个经纪人获得。而在其他国家,比如美国,更多的是独家委托。独家委托的情况下因为经纪人不用担心抢单搭便车问题,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空间提升房屋质量,做最好的撮合。而多重委托的情况下,经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会用尽所有办法去快速促成成交,包括假房源吸客、谎报行情、隐瞒房屋问题等等。因为他如果不这样,其他人如果成交了,他就一无所获,这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如果多重委托的问题不解决,要提升二手房中介的服务质量难度巨大;

第三,中国的二手房行业缺乏一个类似美国MLS的公共房源信息系统,导致大量精力在房源上进行争夺,且匹配效率仍然很低。在美国的二手房市场中,只要加入协会的注册经纪人,都有使用MLS的资格,得到委托的卖家经纪人会将房源输入到系统中,而另外一边的买方经纪人则正在系统中搜索对应的房源,从而完成匹配。而在中国,房源只属于各个经纪公司,而市场环境又是卖方市场,因此对房源的竞争尤其激烈,各种坑蒙拐骗在所不惜。这个还不是核心痛点,真正的痛点是因为每个公司的房源信息都不足够,导致匹配效率低,从而不断增加了买卖双方的时间成本,也给经纪人本身带来了极大成本。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又怎么可能多快好省地买到满意的房子;

第四,中国的二手房经纪人是传统雇员制,分成率低,收入绝对值也较低,社会地位同样低,本身的群体素质尚难以达到国外同行的标准。中国的二手房经纪费率要大大低于国际同行,美国的交易费率高达7%,而国内只有2%,目前因为价格战更是到了1%。在欧美国家经纪人收入保障的情况下,大量经纪人年龄都较大,流动性极低,且对所在片区的房屋非常熟悉,甚至对房屋对应的住户都了如指掌,在当地具备很强的个人品牌。而国内的二手房经纪人,基本是刚毕业的三四流大学毕业生组成,平均年龄20多岁,流动性极高,无个人品牌,无信誉压力。这批人即使不做坑害客户之事,真心想为客户服务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综上所述,要解决中国的二手房中介服务问题,真的是需要时间,每一个点都需要解决,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最终我们需要什么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一个超级大平台,以超高控盘率来垄断房源,对流程进行强管控,然后自由经纪人在其上工作,并区分买方卖方。这些经纪人可以获得更好的分成,收入更高,地位更高,从而可以长期留存,服务由此自然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