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画漫画,作者要懂得很多吗?

关注者
557
被浏览
52814

67 个回答

是的。
上面有个答案说,安达充的文化素养极为丰富,这毫无疑问是事实。实际上国内流传着一种谬误极大的说法,就是80年代"是安达充漫画生涯的早期,作品不成熟"。这种说法直接导致这些作品在国内的评价被大大低估(当然这也仅限于国内,日本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实际上是造成这种风气的这些读者自己没有读懂,造成了非常大的误导。

对这种情况我还真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试举几例:
1.《最后的冠军》是安达充真正的惊世成名作,使得安达充一举从籍籍无名的小助手成为可以连续独立连载的漫画大家。一翻译文章对此作的评价是”漫画之神降临了,这就是《最后的冠军》“。该作打破了日本体育漫画过度渲染不要命式的打球的惯例,将重点转向球员场外生活;突破了当时棒球漫充斥”魔球“”必杀技“”超人选手“的怪圈,以中坚手为主角写平实的高校棒球。自成一派,引起了轰动。不知为何,可能是因为画风原因,此作国内几乎无人关心。

2.《阳光普照》是爱情漫的典范作品。通过男女主角本互无交集、因高中生活而相遇,欢喜冤家式的碰撞而逐渐产生感情,完美的表现了什么叫谈恋爱。故而此作受到电视台的极大青睐,几乎什么体裁都银屏化了一遍,动画收视率突破20%。后来该作读者、观众甚至多次抗议原作结局、敦促安达充给高杉勇作、岸本霞的恋情写一个交代,以至于TV版的OVA不得不自创了一个结局。

3.《美雪美雪》是日漫史上殿堂级的作品,卷均销量前十。是对弗洛伊德式的的由亲生情、亲中有情的经典诠释,也是青梅竹马模式的鼻祖作品之一,爱情剧情跌宕起伏,亲情台词发人深思。在国内却因为部分先导读者的肤浅理解,被斥为”妹控漫画“。

4. 《棒球英豪》的技术动作描写是教科书式的,对投手流派、球员风格和心理等方面有着相当独到的见解,部分比赛题材取自甲子园历史经典,并将”亲友期待和长期支持“、”引导球员打棒球的重要亲人去世“等真实世界中对球员成长影响不可估量的背景故事写神写活,是伟大的棒球漫画(参考:动漫中有哪些角色的死令人印象深刻? - 小虾汉斯的回答)。因此至今受到甲子园官方和各大电视台的大力推广,浅仓南/上杉达也在众多棒球名宿当中脱颖而出,连上朝日周刊两期百年甲子园特刊封面。
堪称日漫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却因为国内部分人的偏激理解,给说成了”披着棒球外衣的三角恋漫画“、”脱离现实的童话”、“还不如琼瑶”的爱情剧,并极大的影响了其相对于其它棒球和体育漫画的评价,说实在的,这是很大的悲哀。

至于有部分质疑这点的评论,请先理请两个概念:1.投球和打击技术动作算不算技战术;2. 球员的成长和生活经历算不算棒球题材。此外,《棒球英豪》还被日文wiki"棒球漫画“词条认定是”写实派“棒球漫画的代表作品,甚至是鼻祖之一。野球漫画

所以我对新接触安达充作品的新人们有个建议,喜欢哪部漫画就尽量读透,不要追求显摆阅历而一口气通读完,更不要只有一两遍的印象就草率下结论,这样只能使你错过非常多的东西。事实上,我对上述几个作品背景进行了几个月的研究,每天都有新发现,都不足于言之万一。
那些天看NHK关于宫崎骏的纪录片,很多片段让人impressive。
比如说这个:
“露齿是动物攻击性之表现”这种事情,不是说我不懂,只是以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细节。

还比如说《千与千寻》中白龙受伤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那一段,宫崎骏指出白龙撞到墙上时要像个壁虎,掉下来时要像竹叶青从树上掉下来的样子。而千寻给白龙喂药,白龙头被摁住挣扎的那一段,宫崎骏提议画者去仔细观察鳗鱼店里鳗鱼被杀时挣扎的状态。

事实上,这些都是常识。套用冯唐评曾国藩的一句话:“人事练达,世事洞明,依靠常识百事可做”。

虽然我不懂漫画,然而与创作类作品类似,它们都在反映或创造一个世界,这世界的质感从何而来?都是来自于细节处的常识。盲人摸马的雕塑,指出脖颈指出应有“回头纹”。亦或者是画一篮子鸡蛋,我想不同位置的鸡蛋对单一方向的光源也会有不同的反映吧。

然而,相对于漫画作者是否需要懂得很多,我认为更重要的在于,作者是否愿意懂得更多。宫崎骏作《起风了》,为了展示地震的场面,他亲自去地震灾区走访。米林宏昌制作《借东西的小人》,借用录像机体验一个“小人”的视角。吉普力工作室员工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以体验千寻给白龙喂药的感觉。

我认为为了做一件事努力去让自己懂得更多这种态度,正是国内浮躁大环境下所缺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