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缺少好的编剧?

中国有好点演员好的导演但是电影总是让人没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或者是让人走出电影院还在想自己刚看的电影
关注者
2,319
被浏览
150,520

倒不是发牢骚,看到这个问题突然想聊聊最近几年的经历。


一、


前一阵子接了一个网络小说的IP改编项目,题材是我比较熟悉的都市武侠系列,时间比较紧,一个周的时间,小一千章的小说得看完,并且还得想好改编方向。


马不停蹄的看小说,然后做修改意见。原小说作者估计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故事进行了一百多章,女主角才出场。???这尼玛……而且各大门派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世界观也不完善。行吧,谁叫自己是专业编剧呢,强行改。


后来跟甲方聊得时候,各大门派的世界观、包括女主角怎么出场、情节怎么修改面面俱到都策划ok了,会议期间甲方一直点头,几个策划不停地记笔记,满意的不行。后来推进,甲方对我各个环节都特别满意,我把团队攒好,就等着签合同拿定金开始干了,甲方不用我了,给我的理由是我很多改编的点有些偏颇,不好过审。???what???作为职业编剧,谁不会规避审核啊,而且这不就是一句话修改的事儿吗?用这个理由敷衍我,太简单了吧?


后来死缠烂打非让甲方给我个交代,死也让我死的明白啊?可能甲方有些良心发现吧,最后好不容易透露给我,这个东西平台方看上了,然后我的框架写得也很明白,平台直接指定自己培养的编剧接手了。


唉,不就是被骗构思了吗,能理解能理解,反正也没签合同,做这行这么久了,懂。挺好,至少死得明白。


二、


几年前吧,一个对我特好的姐姐,想提携我,把我介绍给她的一个制片朋友。那个制片手里正好有一个关于狗的剧情片的项目,制作方是香港某影视公司。大哥河北人,操着一口北京话,拍着胸脯把我这个弟弟认下了,并给我承诺了一大兜的荣华富贵。


当时小,听哄,而且是姐姐的朋友,啥话也别说了,签啥合同啊,自己家兄弟,撸起袖子干呗。熬了几个大夜,自己打着车去了北京城郊的几家狗场,最后把这大纲给写了出来。交给制片,把他满意的不行。发给香港那边,人家二话不说把五万块钱定金打过来了。


然后大哥一分钱不给我哄着我接着写,what???我确实蠢,但是我说我自己可以,你不能侮辱我智商啊?你都告诉我钱到账了,结果扣着不给我,还哄我接着写,你逗我呢?


然后我就不乐意了,一直催着他先付定金,结果大哥一拖再拖,拿着我的钱去泰国玩儿了一圈,气得我直接告诉我姐姐了。我也不知道大哥脑回路怎么长的,可能是我表现的太蠢了?反正他根本没想到我吃亏了真的会告诉我姐,让他人品一下子暴露出来。大哥和我姐闹翻了,然后说我黑他,打电话威胁我说要找人打死我。听着电话都把我气乐了,我说好啊,你不是也带我去过你家吗,你现在码人,你家门口见。


结局就是我码好人在他家门口堵了他三天,然后屁都没抓着,大哥不知道到底有几个窝换着住。啥钱没赚到,掏了不老少车马费。电话微信全给我拉黑了,我姐那边也是,加上之前没签啥合同,我找我放高利贷的那帮朋友都不知道这账从哪儿给我要起。


算了算了,黑社会还要讲基本法呢,权当我买个教训。


三、


我是不是一个好编剧,不敢当,这牛逼放我大学的时候还敢吹,现在根本不敢想。


但是我至少敢说我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编剧,写出来的东西至少都是及格线之上的水准。出来摸爬滚打几年,虽然钱没赚到,但是至少现在让我出一个梗概,整个剧作结构,整个故事的节奏,包括剧本中的笑点亮点,样样都能上手就做。但是锐气这个东西,确实已经被磨得平了。我现在拿到一个故事,想的不是人文内涵,而是市场的反馈,还有甲方爸爸会不会买账。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了如何与各种不靠谱的项目、甲方爸爸斗智斗勇中,如何能既让甲方爸爸看到我的能力,又不至于写得太清楚人家拿走直接用。


蝇营狗苟,人活得不大气,做事儿不大气,情怀这东西早就放在我家养的三只狗的肚子里了。


至少跟我聊我是不是一个好编剧之前,我至少得做一个活着的编剧。


四、


我一直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怨妇,也不想发牢骚。所以虽然很久没进账,但是我依然屁颠儿屁颠儿乐乐呵呵的觉得自己是一个编剧,自己能行。


前一阵子在老家和妈妈看《四重奏》,有个情节,是主角们开开心心的以为接到了让他们给钢琴伴奏的演出活儿,结果因为排练时间的问题,为了演出效果,直接让他们假拉了。假拉完,感觉自己的艺术被玷污的几个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剧场负责人看着他们的背影,跟旁边的人说:“有志向的三流,就变成了四流”。妈妈看完了还在感叹,说这个金句写得真好,话还没说完一转头看到我已经满脸都是眼泪了。看着手足无措的妈妈我硬是挤了个笑。


回京之前妈妈跟我说要不别干编剧了,你这文字能力找个地方做文职哪怕是回家考个公务员呢。我心里打着退堂鼓,但是妈妈这么说了,我哪能这么愉快的答应,我还是回到了北京。


然后我就因为编剧这个职业遇见了我媳妇儿,感觉老天爷是摸了摸我的头,“可怜孩子,熬不出头啊?我也没办法啊,算了,补偿你个媳妇儿,再熬熬吧。”


咋办,就算是不赚钱也还是得熬啊,毕竟老天爷为了留你做编剧,媳妇儿都给你补上了。


五、


至今我还是个有着三流能力踹着一流梦想喝着顶级鸡汤的四流编剧。


依然不赚钱,依然分分钟想着转行。


但是没办法,我爱讲故事这个事儿爱的深沉。


至于行业为啥没有好编剧,时候不到呗,你看看电影史,好莱坞电影史上也经历过这么一段时期。行业总会规范,现在行业大佬、其他高赞评论也都在聊行业畸形的问题,既然大家都知道,那改革也是早晚的事儿。


像宋方金老师、史航老师这种行业大佬呼吁着编剧维权,发发编剧难得牢骚,这是整顿行业的好现象。但是小虾米编剧,像我这样的,也跟着发牢骚就是纯自己找不自在了。


踏踏实实做事,磨炼自己的技术,别把自己折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头,也别光明来了,发现自己没穿裤子。


那就尴尬了不是?